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30-31回

《码农故事》第三十回

快乐的时光总是显得特别短暂,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离开的时候,段倩还有点依依不舍,要求明年还来这里玩,赵川笑着答应了。

到了周一上午,赵川正在办公室和莫楠讨论陈呆子的数学模型如何实现的问题,他的电话响了。赵川一看是孟荷的电话,猛然想起今天孟荷要带她男朋友过来谈投资的事情,可是自己那天打完电话就把这件事给忘到了九霄云外,一点准备也没有,这可怎么办啊?

犹豫片刻,他还是接听了电话。电话那头孟荷兴高采烈的:“赵川啊,我们到你楼下了,你是在几层啊?”

赵川赶紧告诉她自己的楼层,孟荷答应着挂了电话。一会功夫,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孟荷和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一起进来了。赵川马上起身迎接,孟荷给他们俩互相介绍了一下,来人叫tony,是个台湾人,在大陆做投资差不多有四、五年了。

赵川和tony握了握手,tony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似乎想仔细地打量一下赵川,一边嘴里还恭维着:“久仰了。听Lily说过很多次,你的技术和经验都很strong。”

哦,孟荷还搞了个英文名字叫Lily,赵川心想,真俗,现在满街都是Lily,Maggie,Helen之类的,哪怕你叫Julie也好一点啊。他回过神来,对tony这种客套已经很习惯了,于是熟练地伪谦虚了一下:“哪里哪里,我只不过在这个行业做的时间长一点而已。”

tony点点头说:“你们的社交平台做的不错,我前一段时间有注册账号去用你们的功能,focus在健康方面是个很不错的想法。”

赵川微笑着一指小会议室:“谢谢你的关注,咱们去会议室谈吧。”

就在三个人互相介绍和寒暄的时候,裴曼悄悄地凑到段倩旁边,赞叹道:“这位大叔好帅呀,真是风度翩翩。”

段倩眼睛看着屏幕敲着键盘,撇了一下嘴说:“我对这种白白净净、衣冠楚楚、身上还带着香水味的男人不感冒。”

裴曼附和道:“也是,感觉有点娘。不过呢,帅还是蛮帅的。”

会议室里,孟荷借着和两外两个男人都比较熟的优势,把自己变成了会议主持者。她先让赵川展示用户数、访问频率、停留时间、数据量等业绩指标,介绍当前的团队成员情况,谈自己未来18个月内的资金需求和业务发展目标,然后让tony提问。

tony边听边在一张纸上做了一些记录。这时他抬起头,问道:“你们现在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是谁?”

赵川如实回答:“绿社会,现在和我们做的内容最相似的就是它了。”

tony评价道:“绿社会这个名字蛮好的,绿色代表健康,社会表示是一个社交的平台,合起来还有一点幽默感。你们可能需要一个响亮的品牌名字,只是叫大众健康社区是不是有点古板的感觉呢?用户不容易记住它。”

赵川心里有点不服气。他总觉得把功能做好才是第一位的,创业初期就谈什么品牌宣传,总有点忽悠的感觉。他勉强地点点头说:“品牌是需要考虑一下。其他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tony又问:“我看到你未来18个月的目标是让用户数增长3倍,我想问的是,有没有可能让它增长10倍?”

赵川惊讶地张大了嘴:“10倍?这不可能。3倍我其实心里都不是太有把握。”

tony胸有成竹地说:“如果有2千万的投资进来,10倍增长就不是问题了吧?”

赵川愣住了。他确实没想过这么大的一笔投资。就算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花。

赵川思考了一会,反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快的增长呢?2千万换10倍增长,可能未必划算吧?现在用户基本不带来收入,我们对用户数据的利用也还刚刚开始研究,短时间内要把用户数增长的量转化为收入增长的量还比较困难…”

tony微笑着听赵川讲完,简单明了地答复说:“我是从投资回报角度考虑的。因为,18个月如果能增长10倍,你的A轮融资就能拿到上千万美元,足以抵消你在这18个月里的成本,而且IPO的希望就很大了。”

赵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还没敢想过IPO的问题,也没想过一轮融资拿到上千万美元,这样就等于给公司估值几亿美元了。这位投资人是个大忽悠吧,可看着又不像,看他说话还挺有谱的样子,从气质方面看也像是有经历有见识的人嘛。

tony从赵川的神情看出了他的心理活动,他笑着说:“Too good to be true huh? 现在在硅谷很多公司都是这样做的,种子阶段拿到的钱以最快的速度花掉:雇人,买服务器,做广告,甚至收购小公司,用钱换growth,18个月增长10倍,A轮投资就能拿到一笔很大的钱。”

赵川迷惑地说:“哦,硅谷的事情我不太了解。我们以前拿到的投资很少,都是习惯了量入为出,尽量少花。再说,IPO我们也没敢想过,这太难了。”

tony笑了:“Sure,IPO很难。但是每天都有公司成功上市,其实回到他们创业的时候看,他们的技术和产品并不一定比你们强,差别在哪里?运营?对,运营是重要的一方面。但还有一个更fundamental的关键东西,那就是对于成功的渴望。”

赵川坚定地说:“运营确实是我们的弱项,但我们肯定不缺乏对成功的渴望。”

tony举起两只手:“OK,我说的渴望是,不惜一切代价,集中所有能量,带有最强烈的目的性去追求成功。在互联网世界里,成功就是说IPO。所以要把全部的工作都围绕着IPO来进行,对上市的所有要求了然于胸,然后分解到每个工作中去。”

赵川若有所思地说:“哦。这个,可能我们还不够符合。可能我们会更理想化一点,更重视用户体验。”

tony接着说:“好吧,没关系。我现在的问题是,如果给你投2千万,18个月能不能增长10倍?”

赵川诚实地回答:“我现在还不知道,因为没有估算过。最近我们做了一个数学模型用来分析用户增长的模式,但是数据分析结果还没出来。也许一周之后我拿到这些数据就可以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了。”

tony满意地点点头:“赵先生,你是一个诚实的人,我很尊重你。今天我在你的产品上看到了有很多潜力,下周如果你能证明你有10倍的增长空间,我可以投资2千万,换取20%的优先股股权,并且我可以personally involve你的业务运营。”

赵川心想,这位投资人倒是痛快,看上去也是一位互联网的内行。他还没来得及答复,孟荷就插话说:“tony以前是美国ISB投资银行在台湾的投资经理,后来做PE,一直针对互联网产品投资,对于营销也很有经验,他投过的公司里已经有两家去Nasdaq上市了。所以我觉得tony应该能给你们帮上不少忙。正好我们下周度假回来,可以约时间再来讨论一下。”

赵川听完有点动心。资金是一方面,他现在确实特别需要一个在运营方面有思路的人帮忙,尤其是那种知道怎么把公司一直带到IPO的高人。要是有高人能经常来指点一下自己,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以前想让朱斌帮忙,可朱斌没兴趣,这位tony看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他还是习惯性地提醒自己要慎重,等数学模型出来以后再表态吧。于是他礼貌地说:“非常感谢你们这么好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等下周有了数据分析结果,我一定马上通知你们。”

这时tony站了起来,主动向赵川伸出右手:“OK,赵先生,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一周后我们的讨论能确定我们的合作。”

赵川也站起来和tony握手:“谢谢,今天和你讨论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受益匪浅。下周我们再见。”

孟荷也挺高兴,在会议室里给赵川和tony照了几张合影,然后挽着tony的胳膊,和tony一起告辞走了。 <待续>

 

《码农故事》第三十一回
赵川把孟荷和tony送走后,裴曼就凑了过来,好奇地问:“怎么样?有希望吗?”

赵川心情愉快地答道:“有希望,关键还是要看你和莫楠能不能分析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具体点说就是有没有可能在18个月里让用户数增长10倍。”

裴曼惊讶地说:“增长十倍?我没听错把?”看到赵川肯定地点了点头,裴曼马上扭头看着莫楠那边说:“莫大师,你的模型做得怎么样了?”

莫楠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摆了摆右手。赵川看到莫楠的左手托着腮帮子,愁眉苦脸地看着屏幕,知道他碰到问题了,就走到莫楠背后看看是什么情况。

他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莫楠嘀咕着说道:“用户的各种动态数据其实是有关联的,比如某个人发布了他最近一周的健康数据,然后在社区里引发了朋友圈里一系列的分析和评论,还延伸到了朋友的朋友中。这些动态在实践上是相关的,但类别不同,这是个大问题。硬凑到一起吧,性质不同,权重也不好设定;分开吧,数据的关联就看不到了,分析结果都是孤立的。他奶奶的,这个模型从理论上是很明白了,可具体实现没办法操作呀。”

赵川表示初步赞同莫楠的分析。他看了一会,也觉得不好下手,不禁有点发愁:数据模型再好,实现不了也等于零嘛。

莫楠又骂了两句脏话,回过头对赵川说:“要不请老陈再来讨论一下?”

赵川摇摇头:“陈呆子最近肯定是没空了。而且他的算法功力可能还不如你。他数学好,英语好,学东西快,但是编程序的水平其实一般。”

莫楠一言不发地回过头去,继续盯着屏幕发呆。

赵川盯着莫楠的屏幕,也是一点思路都没有。他自嘲地想,模型都有了,因为不知道怎么实现,2千万投资就泡了汤,这情节也太荒诞了吧。

他突然想到,投资的事情得先和朱斌通个气,毕竟他也是股东啊。而且这种大手笔的玩法他自己心里没底,需要找个人问问。

赵川拿起手机给朱斌打电话,朱斌正好在家里忙活他的生物试验,听赵川说了tony的设想,表示这总体来说是个好事,但里边还是有风险,需要考虑两天再给他回复,就把电话挂了。

赵川回到莫楠身边,看到莫楠还是一筹莫展。他嘱咐莫楠别着急,可以上网去找些相关的文献资料参考一下,莫楠觉得有道理,于是就开始搜索资料去了。

莫楠找了一天资料都没有发现任何能给他启发的内容,开始变得有点急躁。周二下午的时候,赵川也加入了查找资料的行列,甚至段倩也抽出了很多时间来帮忙,但是到了周四,他们还是没有显著的进展。莫楠开始失去耐心,从找到的几个方案里挑了两个,开始编写程序逐个尝试了一番,可是结果都不理想。

赵川有点灰心。他想,也许可以让陈呆子把这个模型再简化一下?手里拿着电话想找陈呆子问问,可又有点犹豫不决。自己还号称在创业呢,可连这么具体的数学模型都实现不了,岂不是让人笑话吗?再说了,简化之后可能实现起来是更容易了,可是效果肯定会打折扣,分析结果不可靠,实现了又有什么用?

他拿着手机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屋里踱来踱去,一时拿不定主意。踱到段倩旁边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一个人:高爽。对啊,也许高爽能帮得上忙!而且自己也有好多天没见到高爽了,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可以去看看。

赵川凑到段倩旁边,轻轻地问:“最近你和宋琳还有联系吗?”

段倩本来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没注意到赵川,被他这么一问吓了一跳,一下子捂着胸口责怪地说:“哎呀,你吓死我了!”

赵川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解释说:“不好意思,我以为你看到我了。我是想问问,高爽情况怎么样了?”

段倩慢慢缓过神来,又想了想才回答说:“挺好的。现在小学刚放暑假,他每天在家教几个小孩学编程。这些小孩都是那个村里的,其中有一个还是房东的儿子。宋琳说他特别喜欢孩子。”

赵川惊奇地问道:“难道他教小孩编程不会失眠吗?”

段倩笑了笑:“头两天有一点失眠,但是他们两口子现在心理放松了,失眠也不紧张,到第三天就恢复了正常休息。”

赵川又问:“他免费教啊?农村的小孩恐怕不会给他交学费吧?”

段倩嗯了一声:“免费的。他们说小孩学会编程给他带来的快乐是钱买不到的。”

赵川觉得有点难以理解。快乐固然重要,但是没有经济来源,怎么能快乐得起来?他隐隐感觉,虽然高爽的状态在恢复,但是自己恐怕未必能指望他帮上多少忙,他们俩完全是两条道上跑的马车,凑不到一起去。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他还是想死马当作活马医,试一下碰碰运气。于是他问段倩:“我现在有个技术问题想找他问问,你觉得合适吗?”

没想到段倩非常痛快地说:“就是咱们数学模型的事儿吧,这个交给我了。”

赵川喜出望外,本来只是听听段倩的意见,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找高爽帮忙,没想到段倩直接就把事情揽过去了,而且听起来把握还挺大的。他叮嘱道:“很好。这件事比较急,最好今天就能听到他的思路。”

段倩点点头说:“我知道。今天下班后我本来和宋琳约好了一起去逛街的,让她把高爽也带上就行了。”说着她马上就掏出手机开始给宋琳发短信。

赵川看着段倩心想,这小丫头年龄虽然小,但做事挺有决断,这一点很令人佩服,自己在这方面是自愧不如啊。

正想着,朱斌的电话来了:“老赵啊,我想了两天,觉得投资这件事还是得你自己决定。有2千万进来是好事 ,但是投资人的期望很高,也有相当大的风险。”

赵川问道:“老朱,你说的风险具体是什么?我有点不明白。”

朱斌答道:“他的投资周期就是18个月,策略就是要么进入A轮要么死亡。他只给你描述了成功进入A轮的美好前景,但是却没有警告你如果增长达不到预期的后果。”

赵川感觉越听越糊涂了:“18个月增长达不到10倍公司就会死亡?为什么呢?我怎么觉得最坏结果是回到现在的状况呢。”

朱斌肯定地说:“一旦走出这一步就回不来了。这个策略是使劲花钱换增长率,投资一进来就开始扩充人员,购买设备,做广告宣传,很快地把钱花出去,摊子也铺得很大了,如果最后增长达不到预期,现金耗完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赵川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们现在的运营模式确实和它差别很大。”

朱斌回答说:“是这样。我一直希望公司以稳健的方式来运营,量入为出,逐步扩大规模,不急于追求退出。不过客观地说,tony这种套路也很常见,成功的也不少,而且在你的这个领域增长空间确实还是很大的。我只是提醒你要有风险意识。经济学上有个规律,回报和风险是成正比的。总之,公司是你的公司,还是你来决定吧。”

赵川打完电话心情很复杂。对于这种重大的决定,他内心有一种恐惧感。未知的东西太多,决定之后会出现各种变数,对于他这样一个追求确定性的人来说就像是要在漆黑的夜里跑百米冲刺一样,心里忐忑不安。如果对方投资的是200万,他肯定就推辞了,可这次是2千万,任何初创公司都不会不动心的一个数字,加上tony也算是这么长时间里遇到的最有水平的投资者了,是继续求稳健,还是冒点风险赌一把?自己还真得花时间琢磨清楚。

赵川叹了口气:创业太难了,还是做个程序员比较省心。

这时段倩凑过来告诉他,已经和宋琳高爽约好了,问他是不是也要去。赵川听段倩的口气,似乎并不希望他参与,自己想想似乎也和他们没有太多话可以讲,每次见面都是客客气气的,很拘谨,远远不像段倩和他们在一起时随意,于是就托辞还要和莫楠一起查资料,说自己就不去了,让段倩转达他对高爽的问候和祝福。

他接着叮嘱段倩:“今天关键是要先让高爽完全理解我们的数学模型,这个你一定要给他讲明白。要是没讲清楚,他给出的方案肯定也不会有效果。所以啊,你可别光顾了逛街买东西打游戏,把正事耽误了。”

段倩斜了他一眼:“谁光顾买东西打游戏啊?耽误不了你的正事。要是不放心,那你还是自己去和高爽谈吧。”

赵川赶紧解释:“放心,你办事我放心。我就是提个醒,你就当我没说啊!“

段倩撇撇嘴回自己座位了。赵川心里想着朱斌的意见,觉得很矛盾:朱斌的做事风格是稳健至上,肯定是倾向于不接受这笔投资的,自己呢?他不得不对自己承认,2千万是个很大的诱惑,而且听完tony的分析,自己有一种多年的梦想即将变成现实的激动。他想,这次干脆就赌一把?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