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32-33回

《码农故事》第三十二回

赵川又想起莫楠。他是联合创始人,这件事也必须听听他的意见。虽然以他对莫楠的了解,莫楠对这些经营管理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在这方面完全信任他,但是毕竟这是个重大决定,也许莫楠会有自己的看法。

他找莫楠出来聊了聊,顺便也把高爽的秘密告诉了莫楠。莫楠开始也搞不明白有什么风险,听赵川转述了朱斌的看法后,莫楠倾向于赞同朱斌的意见,但也表示会尊重赵川最终的决定。

说完了正式意见,莫楠又开始犯贫:“其实啊,咱们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哥几个的工资都涨十几倍,再把咱们的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朋友都招进来,18个月光发工资就差不多把2千万造光,要有多余的都找狐朋狗友们随便采购一堆东西弄点回扣,然后关门大吉,哥几个拿着钱回家娶媳妇买房子花天酒地,这是最实惠最没风险的方案。怎么样?”

赵川大惊失色,还以为莫楠是认真说的:“这不是胡闹吗?职业操守问题可不能胡来。我看tony的意思,他会直接来抓运营,也许会派个财务主管进来,你想骗钱,哪有那么容易啊。再说这么干一次,咱们在这个圈里就臭名远扬,以后就别想混了。”

莫楠哈哈大笑:“老大你这么聪明的人,咋可能搞不定那个假洋鬼子。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

赵川这才搞明白莫楠又在瞎扯,懒得理他,摇摇头自己回了办公室。

到了下班时间,段倩背着包先走了。莫楠知道了赵川的安排,也就暂时不再费神去网上查文献,正好有一帮打篮球的朋友约他一起打球,他一下子来了精神,把电脑包直接放在柜子里,就空着手跑去赴约了。

赵川在办公室里焦急地等待段倩的消息。到底高爽会不会愿意帮忙?这个模型这么复杂,高爽会不会也束手无策?或者高爽的身体状态还没有恢复到能解决这么复杂的问题?赵川心想,三个问题的概率如果都是一半对一半的话,就是50%的三次方,看来高爽解决这个问题的概率也不会超过15%。希望不大呀!

等了一个多小时,手机一定动静都没有,赵川有点着急。他给段倩发了条短信:“进展如何?”

过了十来分钟,段倩回复:“我们在逛家具城,一会去吃饭。”

赵川郁闷地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明天就周五了,火烧眉毛的时候,怎么还逛个没完呢?家具城有什么好逛的?

赵川扔手机的响声把旁边的裴曼吓了一跳,她从上周开始负责官方账号的维护,每天都在进行网上客户沟通、在线答复咨询,也对业务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赵川扔手机的时候,她正在忙着整理近期用户反馈的一份PPT,打算发给赵川作为参考。

看到裴曼惊诧的眼神,赵川不好意思地对着裴曼笑了一下。裴曼关心地问:“老大,出了什么事吗?”

赵川摆摆手:“没事没事。你怎么还在加班啊?”

裴曼指了指自己的电脑说:“我正在整理用户的反馈,你什么时候有空看一下?”

赵川站了起来:“现在就有空啊,我看看。”边说着边走到裴曼背后,拉了把椅子坐下看着裴曼的电脑。

裴曼首先解释道:“嗯,我还是用的PPT来写这个总结,因为用PPT比较习惯了。写的会尽量简明扼要,主要是一些数字,还有几个要点。”

赵川赞同说:“可以,形式无所谓,突出重点就好。”

裴曼开始给赵川说明自己的总结:总体的用户满意度和以往相比是基本持平的,最近用户的反馈比较集中在健康知识库方面,而且用户普遍对健康知识库的评价不高,对内容也不太满意。

赵川感到有点意外。健康知识库是他自己感觉很好的一个模块,而且在早期,用户对这个功能是非常认可的。

他打断裴曼的讲解,问道:“那用户觉得理想的知识库应该是怎么样的?”

裴曼显然对这个问题有所准备,她很干脆地回答:“大部分用户只是抱怨说,知识库功能比较鸡肋。目前知识库的主要功能是根据用户页面的关键字,从库中查找相关词条,然后在页面的侧边栏弹出。用户觉得他们其实不需要弹出这样的词条,他们想要了解这些概念可以自己去百科网站查。而且有的情况弹出的词条太机械了,比如有的帖子里有人开玩笑说到‘某人是神经病’,帖子打开后总会弹出“癫痫”词条,导致用户产生抱怨。但是他们也没提到如何改进,可能就是觉得应该去掉这个知识库吧。”

赵川挠了挠头。去掉知识库?他觉得用户抱怨的问题是存在的,但是去掉知识库肯定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何提高知识库的智能程度,为用户提供更精准的资料呢?这个问题也不容易解决。用户的意见的确很有启发性,毕竟社区系统最关键是要利用好用户贡献的内容,尽可能做到个性化,而不能做成百科。健康知识库要有更灵活的结构,能够针对每个用户的特点,每个帖子的核心主题,来生成个性化的提示信息。这个事情可不容易做到啊。

裴曼看到赵川在发呆琢磨事情,就干脆把PPT打印出来装订好,递给赵川:“老大,要不咱们先出去吃饭吧?吃饭的时候我可以拿这个纸面的报告继续讲。”

赵川接过报告快速翻了几下,觉得裴曼的建议不错,就和裴曼一起下楼,去了街边的一家中式快餐店。他们一人点了份煲仔饭,就坐下来一边吃饭,一边接着讨论起来。

裴曼又提到了用户活跃度的一些分析,最近有几个主题群组的活跃度明显下降了,比如健身房群组,这个月的活跃度比上个月下降了60%多,从图表上看起来非常明显。

赵川惊讶地问:“这个数据可靠吗?原因是什么?”

裴曼肯定地说:“数据是从系统后台的月度统计报表换算过来的,肯定可靠。我开始也不理解原因,后来进去查看了一些流失用户的个人主页,发现有一些人发了帖子告诉好友,自己转到绿社会的健身俱乐部版面了。”

赵川恍然大悟:“绿社会的健身版面做得是不错。我听说最近他们花钱请了一些专业健身教练开专栏。”

裴曼赞叹地说:“哇,老大你的消息真灵通。我是进他们版面看了很久才发现的,然后大致看了一下,最近一两个月他们健身俱乐部的访问量翻了好几倍。说明他们这个策略的确是有效的。”

赵川感觉这些信息对自己很有启发,他赞许地看着裴曼说:“Amy,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最近的工作的确是深入下去了,也让我看到了你独特的价值。我想让你以后专门负责客户沟通和服务,其实互联网业务里真正的市场工作就在这里。”

裴曼被赵川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一边低下头拿勺子拨拉着煲仔里的菜,一边表态说:“嗯,我也发现客户沟通是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的工作,比较适合我的性格。另外,对于竞争对手的分析也很重要的,以前咱们在这方面好像比较疏忽,以后应该加强一点。”

赵川表示非常赞同裴曼的总结。他决定把这部分工作全部交给裴曼,并且以后把从裴曼每周的分析报告中提出的需求作为最高优先级任务放进开发计划队列中。

裴曼有点感动,她说:“老大你这么信任我,我太激动了。不过我有点担心,我提的需求可不一定对啊,毕竟我对业务的理解还刚刚起步。要不……还是我把建议发给你,你来决定更好一些。”

赵川沉吟着说:“没关系,开发计划队列我也能看到,如果有问题我再提出修正,到时候咱们一起讨论,一般情况下就按你的建议来做了。因为我们其他人和你相比,在客户沟通方面的精力和经验都是有差距的。既然你最了解用户需求,我们不听你的还能听谁的?你就大胆地去做吧。”

裴曼还想再谦虚一番,赵川的电话又响了,是段倩打过来的,电话里她的声音有点兴奋:“你在哪呢?高爽他们回家了,我现在过来找你。”

赵川一听赶紧问道:“怎么样?他愿意帮忙吗?我在公司旁边的中式快餐店,你快点过来吧。”

段倩没回答赵川的问题,只是答应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赵川放下电话,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段倩在电话里也不说高爽到底帮忙没帮忙,卖什么关子啊。

裴曼听到给赵川打电话的是个年轻的女生,就主动向赵川说,既然要负责提需求,PPT的内容就需要再充实一下,争取把需求定义准确,避免歧义,所以自己还要回办公室再改一下PPT然后发邮件给他和莫楠。赵川觉得裴曼考虑得很周到,表示完全赞同。于是裴曼起身先离开了餐馆。

过了十几分钟,段倩走进了餐馆,坐到了赵川的旁边。 <待续>

 

《码农故事》第三十三回

段倩刚一坐下,赵川就急切地问:“怎么样?高爽是怎么说的?”

只见段倩笑嘻嘻地从衣服兜里掏出几张餐巾纸递给赵川,说:“高爽一听是对你很重要的事,可热心了。他在家具城就和我聊了一路,在饭桌上又跟我讨论了一个多小时,怕我记不住,把要点都写在餐巾纸上了。”

赵川赶紧接过餐巾纸,只见上面画了一些图,还列了一些要点,在每张餐巾纸的一个角上还标上了页码。赵川感慨地说:“没想到高爽这么热心,而且还很细心,连页码都标好了。”

段倩马上打断他说:“喂,页码是我标的好不好!”

赵川干笑了几声:“哦哦哦,谢谢,那什么,我又欠你一个人情了。”

段倩撅着嘴,嘟囔着说:“谢什么谢啊,连杯水都不给我喝。你就让我这么一直坐着等你看啊?”

赵川一拍脑袋:“对对对!我急着看高爽的方案,忘了!我给你买去啊。”

过了一会,赵川拿着一瓶可乐一瓶矿泉水回来了。段倩一边接过可乐,一边指着旁边裴曼留下的碗筷问道:“你约了人?”

赵川拿起餐巾纸一边接着看,一边答道:“哦,刚才和裴曼在这里吃饭,聊了会用户需求的事情。她已经回去改PPT去了。”

段倩喝了一口可乐,盯着正埋头看餐巾纸的赵川看了几眼,偷偷做了个鬼脸。

赵川看完餐巾纸抬起头来,看着段倩疑惑地问:“高爽这意思是要推翻陈呆子的数学模型?我有点看不明白。”

段倩拿过餐巾纸,庄严地咳嗽了一声,用手指指着第一张上面的图,开始给赵川解释:“也不是完全推翻。高爽的意见是这样的:老陈的模型可以用来找到一些关键的里程碑事件,比如某个热点概念的出现,或者某个名人的加入,但是这些事件有很大的随机性,对于市场活动的指导价值有限。更有效的办法是…你看这上面画的关系图,找到关键节点然后减小它们之间的最短路径。但是可以用老陈的方法来做预测,因为有拟合曲线,给投资人看趋势还是很有用的。”

赵川沉吟了一会又问:“这么说有点未卜先知的意思了。我也不确定他这样的想法是否准确。直觉上看是有道理的,但毕竟没有统计数据的支持。而且我关心的是陈呆子的模型如何实现的问题。”

段倩看了看餐巾纸说:“他说实现不难,要对模型做一点小小的修正。构造两个函数,一个是时间序列,纵轴是所有动态合并到一起,找到活跃度的时间变化;另一个是动态数和用户数的关系。可以根据这两个函数的相关性来找到里程碑事件。”

赵川频频点头:“真巧妙。我没看错,高爽的水平确实不同凡响。看来,他新提出来的思路是可以和陈呆子的方案互补的,主要在找用户和群组节点之间的关系,对吗?”

段倩点点头:“是这样的。他说社交网络从结构上看是一个有向图,也许是非连通图,其中往往有某些节点的度很大,他说这些节点才是最关键的节点。把这些度最大的节点找出来,然后在整个图中看这些节点相互之间的最短路径。市场活动的目标就是尽可能缩短这些最短路径。”

赵川问:“那如果两个节点之间没有路径怎么办?或者说,两个节点分别处于两个非连通子图上。”

段倩歪着头想了一会,不太确定地说:“这个我有点忘了。我看一下笔记啊。”

段倩拿着几张餐巾纸翻来翻去,最后拿起来标着第三页的那张,看着中间一行,嘴里念道:“非联通节点之间可以虚拟添加一
条邻边,其路径长度初始化为无穷大,然后合并到整个图中进行计算。”

段倩念完,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接着向赵川解释道:“这个意思就是说,非联通图也可以转化为连通图,就是整体作为一个图结构来计算。”

赵川盯着餐巾纸发了一会儿呆。他觉得高爽的方案有点难懂,为什么要找这些节点的关系,如何缩短最短路径呢?他和莫楠都已经接受了陈呆子的数学模型,而且做了大量的调研和实验工作,现在又另起炉灶做完全不同的事情,岂不是太浪费时间了?而且高爽的方案可行性如何都不清楚,有可能做出来的结果更加意义不明。

想到这儿,他又拿起餐巾纸看了一遍,然后问段倩:“高爽的方案我大概了解了一下,但是具体做法还是不太理解,他有没有给你举例说明?你是不是理解透了?”

段倩放下可乐,指着第一页的图举例说:“我觉得他的方法很好,这个图里面就是一个例子。比如这里是一位心脏病专家,活跃在心脏病群组里,那个是减肥明星,主要在减肥群组活动,他们都有很多关注者,发出的动态和数据都会引起很多的讨论和新动态,甚至能吸引新用户加入。可是他们的领域没有太多关联,比如图上画的,只依靠一个病人和他的一个朋友才能连通起来,这个病人关注心脏病,他的朋友关注减肥。所以这两个有影响力的人之间的最短路径长度是5,如果能把它减少到2以内,那么他们之间的互动就能对两个人群起到很大的杠杆效应。”

赵川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个思路确实精妙。可是5已经是最短路径了,用什么方法减少它的长度呢?”

段倩拿着第四张餐巾纸边看边说:“高爽说有几种途径,一是在推荐好友算法里进行处理,但这样可能会过于机械,推荐得不合理会导致用户反感,所以最好不用;二是市场和行业方面的专家一起分析这个图,设计一些话题、活动甚至开放新的群组,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三是寻找他们感兴趣的主题之间的交集,花钱邀请专家开一些专栏,通过专家来推动这些交叉领域的互动,吸引他们加入。”

赵川托着下巴盯着几张餐巾纸,心里对高爽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的方案不但解决了如何分析当前活跃点的问题,甚至还为设计市场扩展方案提供了很准确的目标,相比之下,陈呆子的方案确实就流于形式了。真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呀。

段倩突然又不好意思地补充道:“哦对了,他给我讲了个计算最短路径的算法,我当时好像听懂了,现在又忘了。我明天再找他问问,回来跟你说。”

赵川听到这个问题头也没抬:“不用了,不就是迪杰斯特拉嘛,这个我还是会的。”

段倩点头说:“对对,他说的就是这个,还说好多地方都能查到。”

赵川确定自己已经理解了高爽的思路,但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再考虑一下。他小心地收起餐巾纸放到自己口袋里,抬起头问段倩:“他还说了什么吗?”

段倩摇摇头:“他给我讲解完之后显得很累的样子,加上时间也有点晚了,宋琳就赶紧陪他回家休息去了。”

赵川叹了口气:“看来,他的身体状况还是没有完全恢复,以后还是需要注意。可能你们逛的时间太久,他本身就已经疲劳了。对了,你们怎么还逛家具城?”

段倩解释说:“他们的房间太小,孩子们来听课就挤不下了,还要放电脑更没地方,所以他们在家具城买了几套塑料的桌椅,打算放在院子里给孩子们用,上完课电脑收起来,桌椅就留在院子里,反正都是塑料的挺便宜,也不怕风吹雨淋。”

听到这儿,赵川突然想到他们库房里放了大半年的三台旧笔记本,就问段倩:“他们还缺电脑吗?咱们库房里有三台旧电脑,可以送给他们用。”

段倩高兴地一拍手:“好呀好呀,他们现在是两三个孩子共用一台电脑,加上这三台,就能一人一台了!我明天告诉他们,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赵川很高兴:“总算有机会实在地感谢一下高爽了。我明天去库房看看咱们还有什么宝贝,都送给他们好了。我好像记得有一台旧交换机,还有一台旧工作站,要是还能用,可以给他们搭个局域网。”

段倩兴致勃勃地说:“太好了,明天我和你一起找,顺便把库房整理一下。”

赵川看了看表说:“行。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在送段倩回家的路上,也许是因为悬而未决的大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赵川的心情变得非常轻松,和段倩开起了玩笑。

俩人刚哈哈大笑了一会,赵川又想起另外一件他觉得是死马当作活马的事情,问段倩有没有可能让高爽加入他们的公司,段倩想都没想就说这是不可能的,高爽想过的是另外一种生活。赵川失望之余,也只好暂时把这个想法先放下了。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