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34-35回

《码农故事》第三十四回

赵川把段倩送回家后,心里还是想着数学模型的事。因为高爽给出的方案太出乎意料之外了,他越想越兴奋,顿时睡意全无,忍不住又回到公司,掏出那几张餐巾纸继续琢磨。

正在他研究高爽的方案的时候,莫楠的电话来了:“喂老大,那位高大师的方案出来了没?靠谱不?”

赵川兴奋地说:“靠谱,相当靠谱。你在哪?正好过来咱们一块研究一下。”

莫楠不满地嘟囔着:“老大你也不看看时间,都几点了?我刚和球友吃完饭,正在茶馆里打牌呢!一会该回家睡觉了,我可不是属夜猫子的,明天再说吧!”

赵川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喂,你小子别废话了,赶紧过来。明天就周五了,咱们得抓紧时间。”

莫楠犹豫片刻说:“老大啊,今天真的不行。我一会还得送一姑娘回家,今天打球刚认识的,和我特聊得来,她也是科比的粉丝,我今天和她聊起科比那是如数家珍,她老崇拜我了!不说了,我得回去抓紧时间再陪她打几圈牌去。挂了啊!”

还没等赵川说话,电话那边就挂断了。赵川忍不住骂了一句,心想莫楠也是个不靠谱的,碰到有姑娘夸他几句他就走不动道了。算了,还是自己先做个总体设计,明天再交给他编码实现吧。

赵川拿起一张纸,在上面开始画数据流图,这是他编程的习惯,总是要先把所有数据关系都看清楚了再动手写代码,他觉得这个习惯给他节约了很多时间,写出来的代码也很少返工。

莫楠就更毛糙一些,大概齐在脑子里想一想就开始动手。不过这小子也算是有点天赋,虽然修修补补比较多,但是大体框架也很少做错。他曾经给莫楠传授过自己的秘诀,但莫楠觉得这样太费时间,不如自己速战速决来得痛快。

赵川画了一阵之后,发现数据处理的复杂性比自己原先想象的要高不少。一是图结构数据在关系型数据库里的表达和查找都不太方便,另外原始数据的归并整理也比较麻烦。

他打算把图结构放一放,先整理好现有数据再说。可是各种用户信息和动态都分布在不同的表结构里,构造时间序列数据要写的代码相当复杂,而自己对底层数据结构已经不太熟悉了,一个一个表查起来真是件费时费力的事情。

正当他在吃力地查着文档的时候,有个人推门进来了。他抬头一看,来人正是莫楠,他穿着一身运动服,浑身的汗臭味,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一边嚷嚷着:“我真是苦命,加班想躲都躲不开。你猜怎么着?那姑娘家居然住在咱们这楼后面那个小区!哎,我这哪是送她啊,分明就是赶着来干活了!这就是命,我认了!”

赵川哈哈笑着说:“住得近好啊,以后你加班都能顺便约个会了。我说你这浑身汗臭的,没把人家姑娘给熏跑了?”

莫楠不屑一顾地说:“这就叫男人味知道不?我看那姑娘对我挺有感觉的,今天晚上被我逗得都合不拢嘴了。”

赵川笑着说:“得了吧,你一向是自我感觉良好。行行不说了,反正你来了就好,正好我需要帮忙。你来看这部分,构造时间序列的后台接口就交给你了。”

莫楠拉了把椅子坐在赵川旁边,两胳膊交叉抱在胸前,听赵川详细讲解了高爽的方案。听完莫楠也感慨道:“真是世外高人啊。要是把他拉进来,我就啥也不用干了。老大,你可别抠门,多给点期权呗。”

赵川摆摆手:“别做梦了,段倩说这事想都不用想,一点可能都没有。”

莫楠瞪着眼睛奇怪地问:“段倩?这小丫头片子的话你也当真?”

赵川看着莫楠认真地说:“必须当真啊,人家和高爽两口子现在关系铁得很,要不是她出马还未必能让高爽帮我们呢。别想那么多了,咱们赶紧分头干活吧,你就按我给你的接口规范把后台批处理弄好就行了。”

莫楠眨巴了眨巴眼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回到自己座位上干活去了。

有了莫楠来构造时间序列,赵川感觉轻松了很多,开始考虑图结构的问题。可是他在纸上尝试了几种方案,觉得都不太理想,思路有点僵化了。在这种状态下,他一般都会让自己休息一会,让思维可以发散一下。于是他站起来,在办公室里随机地踱步,一会又随手拿起那几张餐巾纸,随意地翻看着。

当他的眼神扫过第三页的时候,突然感觉开窍了:高爽的要点里其实已经提示了实现的方法,那就是用一个双向链表结构来构造图,莫楠生成的用户表中的每条记录都相当于一个用户节点,每个动态相当于一个动态节点,节点之间的关系再用关系表来保存,关系表保存两端节点的id形成一个链条,这样就可以用结构数据库来模拟一个图。

赵川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样的方案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以内的,居然也想不出来,看来自己花很多时间在运营上,写代码的感觉已经退化了。

赵川看了一眼莫楠,大块头正在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已经写了不少代码了。赵川也坐下来开始写自己的代码。

到4点钟的时候,莫楠把自己负责的服务接口写完了,就趴在桌子上打盹。赵川看到他的测试结果是正常的,就让他回去睡觉,莫楠趴在桌子上没有反应。

等到赵川把自己的那部分代码写完,天已经微微亮了。赵川把两部分代码合到一起跑通了测试,就把代码布署到生产环境上运行。看着后台的进度提示,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数据库访问的速度太慢,占用CPU的比例也很高,这样会影响生产系统的正常运行,问题出在哪里呢?

赵川叫醒了莫楠,莫楠一听有问题赶紧就起来了,揉了揉了眼睛,盯着控制台看。

赵川指着控制台的信息问:“你看,数据库访问的速度很慢,你的数据提取还有合成的算法有问题吗?”

莫楠继续揉着眼睛:“按说没啥问题啊。我这些算法都是现成的东西嘛。你先查着,我从数据库控制台做个查询看看问题在哪儿。”

几分钟后,从莫楠的座位处恶狠狠地传出一句脏话。赵川赶紧走过去,看见莫楠正一边在数据库控制台里敲打着命令一边骂着:“我他娘的脑子被门夹了,居然忘了给生成的新表建索引。这么多数据,你查询能快就怪了。我真是猪脑,奶奶的。。。”

赵川不知不觉地也跟着骂出了一句脏话。还以为是多么复杂的问题呢,原来就是个索引的事。看来熬夜的工作效率真的会下降很多,大脑疲劳了以后很多简单的问题都会想不清楚。莫楠能这么快发现问题,大概是因为他趴着睡了一会吧。

莫楠给新表加上索引以后,重新启动了统计分析任务,这次果然速度快了很多。

莫楠一看数据库恢复了正常,就又趴到桌子上打盹去了。赵川则怀着急切而激动的心情等待着。

等了十几分钟之后,统计分析数据终于出来了。<待续>

 

《码农故事》第三十五回
看到统计分析数据,赵川激动不已。他盯着屏幕仔细地看了一会,发现陈呆子模型的趋势预测结果和自己的经验估计值差不多:18个月的用户增长差不多是2.4倍。可按高爽的模型来模拟的结果,在用户数不变的情况下,只需要三个月就能让平均用户活跃度提升到原来的3.2倍。

很显然,陈呆子的模型是被动的预测,高爽的模型才是他们努力的方向,因为根据他们的经验,用户活跃度的提升才是吸引新用户最高效的途径,平均用户活跃度每提升一倍会在半年内带来成倍的用户增长。

他想,应该把两个模型结合起来实施,用高爽的方法设计市场活动来提升用户活跃度,再用陈呆子模型预测用户数增长,并在关键节点投入一些资源。用这样的方法,看起来18个月增长10倍的目标还是有可能实现的。这样的话,下周约Tony见面谈投资的事情,他心里就有底了。

赵川看了一会数据,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眼睛,仔细对照着看了几遍各项数据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发现逻辑上不通的地方,就想叫莫楠也来看一下。他往莫楠座位那边一看,看见莫楠睡得很熟的样子,又不忍心叫醒他了,于是坐下按照统计数据开始整理一套图表,打算发给莫楠和裴曼,让他们也从各自的角度来核实一下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套图表赵川做得格外得心应手,然后他又洋洋洒洒在每张图表下写了一段详细的说明,仔细检查了几遍,就放在邮件里发出去了。干完这些活,他才感到自己眼睛有点睁不开,大脑也开始罢工。

他想,这状态开车回家恐怕是不行的,干脆就在旁边的快捷酒店凑合睡一会吧。他站起来,又觉得应该把莫楠也叫上,中午睡醒了正好一起回来找裴曼讨论一下。

他叫醒了莫楠,俩人晕晕乎乎地下了楼,到快捷酒店开了一个标准间。莫楠一进屋连衣服都顾不上脱,马上栽倒在靠进门的床上,倒头就睡了。赵川看着莫楠的邋遢样,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自己进浴室洗了个澡,刷牙洗脸之后,才躺在另一个床上睡着了。

一觉睡醒后,赵川睁眼一看窗外,已是夕阳夕照,他赶紧抬手一看表,都下午5点多了。往旁边一看,莫楠的床上却是空的。他想,肯定是莫楠先睡醒了,不想吵醒他,就自己先走了。这小子不会直接回家了吧?或者是跟昨天那个姑娘约会去了?还有裴曼不知道会不会下班先走了?明天就周末了,可正事还没讨论呢!

他赶紧坐起来,到楼下退了房,就直奔办公室。进屋一看,莫楠正坐在他的座位上,给身后的裴曼和段倩讲解他早上做的那一套图表。

段倩眼尖先看见了赵川,朝他招了招手,莫楠往他这边瞟了一眼,还是接着给裴曼讲解:“你看,这几个节点的路径缩短之后,会带动整体用户活跃度,这就是市场活动的主要着力点。”

赵川走到莫楠身后,对裴曼示意继续听莫楠的讲解。这时段倩站起来把赵川拉到一边,兴高采烈地给他看地上摆着的东西:“你看,咱们公司的宝贝都在这儿。你中午不在,我把库房整理了一下,旧笔记本、交换机、工作站都整理出来了,还有一台旧打印机也能用,我换上了一个新墨盒,还有一些网线。我昨天自己还买了一个无线路由器,可以给他们搭个无线网,都放在一块儿了,一会儿就可以叫快递给高爽送过去。”

赵川开始听得有点发蒙:找出这些旧设备干什么用?听到最后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和段倩商量好的事,自己怎么一晚上就忘了?看来自己还是不适应多线程的并行工作,再过几天恐怕更想不起来了,幸亏段倩做事有点雷厉风行的劲头。

他看着段倩露出了微笑:“辛苦了。是不是咱们亲自送过去比较好?顺便再表示一下感谢。就是今天事情比较多。。。”

段倩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用不着。高爽他们两口子都不太喜欢那些礼节,心意到了就行。”

赵川觉得段倩说得有道理,心里也就踏实了。他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这些设备都已经被段倩擦拭一新,看上去很整洁,稍微长一点的线都被叠好扎紧,不由得对段倩细致的做事风格暗自赞叹。他放心地让段倩去安排快递的事情,自己又走回到莫楠和裴曼那边。

莫楠已经给裴曼讲解完图表,俩人正指着屏幕在讨论着具体实施的思路,看到赵川回来,俩人中止了讨论,裴曼从旁边拉过来一把椅子给赵川,然后有点疑惑地说:“老大,这个模型我们都觉得很有指导价值,但是实施起来估计困难不小。缩短关键节点之间的路径有两个重点,一是增加系统功能,包括一些数据挖掘和实时在线分析的功能,还有用户分类上需要增加几种类别,权限管理也有不少地方需要修改。。。”

莫楠插话说:“用户分类的修改属于伤筋动骨的了,会影响到好多模块。其他新增功能也会影响老模块。我刚才画了一个模块关系图给裴曼看,你也看看吧。”说着递给赵川一个记事本,上面列出了相关的模块关系。

赵川拿着记事本看了一会。莫楠对于系统的整体设计把握得很到位,列出的改进点基本都是准确的,也难为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整理出这样一份比较全面的设计图,看来莫楠的功力最近有所长进。他点点头表示赞同,示意裴曼继续说。

裴曼接着说道:“系统功能这部分莫大师觉得会有很大的工作量。我不懂,这部分就不多说了。第二个重点是市场方面的,昨天咱们讨论了用户反馈和竞争对手分析的情况,我做了个PPT,”,说到这,裴曼递给赵川一叠打印纸,上面是她昨晚做好的PPT。在赵川低头看的时候,她又补充道:“不过这个版本的PPT还没涉及今天的这些数据模型,如果考虑到配合功能改进的市场策略,也需要引入更多的外部资源。”

赵川仔细看了一会裴曼的PPT,觉得她对于用户需求的分析已经有一定的深度了。看完PPT,他看裴曼的总结已经告一段落,就问道:“你们说的我听明白了。那么你们的问题是什么?”

裴曼迟疑地说道:“增加系统功能需要人手,市场活动也需要费用。。。”

赵川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他心想,感谢老天,这个团队真是不错,这么快就讨论到了点子上,都是聪明人。

赵川对于聪明人的偏好从创业之前就已经形成了,所以在创业初期不管是选择合作伙伴还是招聘员工,他主要看的就是智商。莫楠和他共事多年,是他最了解的同事,脑瓜子灵活;丁勃和段倩在大学时都是优等生,面试时候的IQ测试成绩也都非常好;裴曼通过他在MOS公司的同事介绍过来的时候,其实打动他的主要也不是她之前的市场经验,而是她表现出来很活跃的思维。

他一直认为,在工作中,技术和经验都是可以培养出来的,唯独智商无法再培养了。而偏偏智商却是最重要的东西,它就是工作效率的代名词:对于智商一般的人一百句都交待不清楚的事,对于智商高的人可能一句话就够了。而且很多情况下,两者对于一件事理解的程度是有明显差异的:安排智商高的人做事,你只需要等着结果就行,对于智商一般的人你可能需要经常介入他的工作过程指导监督,结果还未必理想。

经历了丁勃跳槽的事情之后,他发现自己还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东西:职业道德。但是他还是把职业道德归于可以后天培养的一类,智商的重要性依然远远高于其他因素。

赵川想到这,对裴曼赞叹道:“很好,你们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人手、费用我们需要细化,把18个月增长10倍用户数作为目标,需要多少预算?咱们争取花一个周末的时间整理出来。”

莫楠这时才恍然大悟:“哦,这就是投资怎么花掉的问题,我想起来了,你昨天说的用钱换增长的游戏规则。这玩意儿,还真是刺激啊。以前咱就是守着个小山头的土匪,三天两头下山干一票捞点吃喝,小打小闹;现在咱是正规军了,得招兵买马攻城略地,玩的是大手笔,只要占地盘的速度快,招兵买马那点钱就是小意思!我说的对吧老大?”

裴曼听了捂着嘴直笑:“大师就是大师,这比喻太神了。”

赵川拍拍莫楠的肩膀:“这个比喻真的挺形象的。咱们分一下工,我今天先做一个用户增长的总体计划发给你们,然后把这个计划作为基准,莫楠负责估算开发计划和预算,包括人员需求;裴曼负责估算市场活动方案和预算,周一咱们把两部分合到一起,再讨论和修正。你们看行不行?”

裴曼和莫楠都表示同意。这时段倩跑了过来:“快递的事情安排好了,应该明天就能送到。你们分工有没有我的安排啊?我周末也没什么事的。”

莫楠伸了个懒腰说:“刚才的讨论你都没听明白,还分什么工啊?周末你就好好歇着吧妹子!”

段倩委屈地说:“谁没听明白啊?我在旁边整理东西的时候也听着你们的讨论呢,最后那段我出门了没听到,但是思路我明白,就是通过技术和市场的配合,增加社交网络中的总连接度嘛。”

裴曼刚赞叹了一声,就听见莫楠不屑地说:“这种大方向、大实话谁不会说啊。关键是细节,如何实现才是重点,知道不?算了,看你这么上进,本大师一会给你讲讲,看你能理解到什么程度再说吧。”

段倩哼了一声:“你别吹牛了。如何实现是人家高爽提出来的,要说理解,我理解了他的思路的时候,你还在外边瞎玩呢。”

赵川哈哈笑起来:“确实。段倩是咱们当中最早搞明白这套算法的。要不这样吧,段倩拿到我做的总体计划以后,负责写一套文字版的总体方案,下周可以拿给投资人看的。不要写得太技术化,要尽量通俗易懂,行吗?”

段倩很开心地答应了。莫楠撇了撇嘴,想说点什么,又自己给憋回去了。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