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36-37回

《码农故事》第三十六回

周一的讨论进展很顺利,大家拿出来的计划相互匹配得很好。看得出来,几个人在周末都是下了功夫的,赵川觉得总体而言相当令人满意。他要求莫楠把开发计划中关键路径上的几个任务做一些小的调整,留出一些缓冲时间,以便在计划进展出现问题时进行补救。对于裴曼的方案,他也基本上都认可了。

段倩的文字方案问题多一些,他觉得论证的条理还需要更清楚,某些概念的表述也不够严谨。他觉得这些要求已经超出了段倩的能力范围,打算自己来修改。但段倩听到他的安排很不高兴,和他争论了一番,最后他被说服了,同意先让段倩自己修改,然后再由他最终审阅定稿。

比较头疼的地方在于预算。按照莫楠和裴曼的计划估算的总体成本超过了2300万,而且这还是最乐观的情况下的费用估算,如果执行过程中出现意外,费用还会大幅上升。这样的预算估计Tony是很难支持的。

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屏幕上的数字发呆。怎么把成本减少到2000万以内,同时又有把握实现10倍的业务增长呢?看起来这里面的任务都是不能再省了,而且任务之间都是相互关联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减少一个任务的投入会影响到更多任务的完成。

他想来想去想不出办法,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想到,和Tony谈之前还是需要和朱斌通个气的,也许朱斌会要求参加会谈,另外这种控制成本的问题他也比较有经验,可以顺便请教一下。

他打通了朱斌的电话说明了自己的问题,朱斌一下子就听出他真实的用意是问后一个问题,于是直接答道:“如果成本不能减,就只能增加投入了。”

赵川困惑地说:“让Tony增加投入?听他当时的口气,恐怕可能性不大啊。”

朱斌马上说:“不是让他增加投入,是你们几个创始人增加投入。”

赵川一时语塞。我们几个增加投入?我们的钱基本都早已经投进去了啊?

朱斌听赵川没有回复,估计他没有完全理解,就接着说:“Tony肯定也知道2000万是不够的。其实我也看得出来,他投2000万的意思是看你们敢不敢把家底都押上。要是你们敢把房子车子卖了把钱投进来,他就会很痛快地投2000万。如果你们不敢,说明你们自己对10倍的增长率没有信心,他也就未必投给你们了。”

赵川恍然大悟,如梦方醒。这帮做投资的都是人精啊!他在之前也琢磨过,想拿到2000万哪有那么容易?他心想,这个事情还真是得好好考虑一下。

赵川叹了口气,对朱斌说:“谢谢老大哥指点了。我再考虑一下。如果和Tony谈,到时候你能来吗?”

朱斌痛快地说:“我来。这是个大事,投资条款我也要好好看一下。”

赵川心里感到一丝欣慰:“太好了。有老大哥坐镇,我心里也就有底了。”

放下电话,赵川就找莫楠商量。莫楠正在热火朝天地修改开发任务计划,听到赵川告诉他的情况,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跟。他把键盘往桌子上一推,叹息道:“看来土匪想当正规军也不容易啊,他奶奶的,还得先砸锅卖铁,把山寨里的坛坛罐罐都卖了。”

赵川想了想说:“这件事主要看你的态度,我反正是豁出去了。人家Tony的顾虑也有道理,2000万不是个小数,凭什么随随便便就给咱们了?就是贷个款还得有资产做抵押呢!我打算赌一把,我就不信,咱们干出来的活就那么没前途?”

莫楠托着腮帮子想了一会说:“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敢赌,我也敢赌。不就是一个破房子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赵川拍拍他的肩膀:“不着急。咱们再考虑两天再定,如果缺口是咱俩补上,也要按现在的估值从期权池里拿出一部分股权来抵咱俩的投入。”

段倩和裴曼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她们听见赵川打电话还有和莫楠的讨论,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裴曼插话说:“老大,这条件也太苛刻了吧?咱们何必冒这种风险呢?要不,咱们就做个2000万的预算,缺口的问题过一段时间再想办法?车到山前必有路嘛,我可以把市场这边的预算先砍掉一些。”

赵川摇摇头:“Tony对行业和技术都很了解,想糊弄他只会自取其辱,而且我们也不应该这样做。这么改会让整个计划根本没办法自圆其说。”

段倩在旁边站着听了一会,有点怯生生地说:“我能也投一点钱吗?我攒了1万2千块钱,我想都投进来,就是少了点…”

莫楠撇撇嘴说:“小丫头片子凑什么热闹啊。投这么点钱有什么用?有你的不多没你的不少。”

段倩脸涨得通红。她心里又羞又气,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赵川却感动得差点流下眼泪。1万2虽然少,却是段倩的全部积蓄啊。公司对于选择投资者是应该慎重的,雇员和股东的界限也应该划清楚,但像段倩这样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能够同舟共济的骨干员工,不论投资多少都不应该拒绝。

他看着段倩难受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莫楠虽然是贫嘴惯了,但是确实不懂得看场合,这句话随意说出来,对段倩的伤害是非常大的。

想到这儿,他瞪了莫楠一眼,郑重地对段倩说:“我代表公司欢迎你的投资,等完成股东变更程序,你就是公司的股东了。”

段倩的表情却有点尴尬,也许是赵川郑重其事的语气和表情让段倩感到不自然了。她点点头,低声说了声谢谢。

赵川接着对莫楠说:“这样吧,我估计投资缺口大约在320万左右,按照现在的估值,咱们从期权池里拿出8%的股权,按照这次咱们投入的资金比例分配。你看怎么样?”

莫楠也有点后悔刚才对段倩说出那句刻薄的话,但是要说道歉还真拉不下这个面子,尤其考虑到还有其他人在场。借着赵川问他的这句话,他想这正好是个下台阶的机会,于是痛快地说道:“嗯,就听你的,老大。另外段倩同志火线入股,虽然股本是小了点,但说明她还是积极要求进步的嘛,我看股份可以给她多分一点。”

段倩生气地说:“我才不要多分一点股份呢!和大家一样就行了!”

赵川笑着说:“好吧。就这么办。不过刚才我说了,到底投不投,投多少,两天后再确定,这两天大家都可以考虑一下。”

大家答应着各自回去工作了。在走开的一刹那,赵川和段倩目光对视了一下。赵川带着赞赏的微笑看着段倩,段倩马上有点不好意思地把目光转向别处,嘴角却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待续》

 

《码农故事》第三十七回

到了周三,赵川、莫楠和段倩都确认了内部投资的额度,共计325万元。赵川于是打电话给孟荷约定一周后见面谈投资事宜,并通知了朱斌到时候参加会谈。

为了让内部投资的比例不被稀释,赵川马上开始办理股权变更的手续。赵川和莫楠因为要变卖房产,资金需要至少一个月才能到位,段倩的投资则在办理变更的时候就可以入账。

赵川在办理手续之前告知莫楠和段倩,Tony的投资是否能敲定还是未知数,如果对方改变了主意,各人都需要承担自己的风险。莫楠和段倩都表示愿意和他一起承担这个风险,让赵川感到非常欣慰。

朱斌了解了他们的投入情况后也提供了40万元的可转换债权额度,条件是一旦额度被用掉,他可以选择将这笔借款以稀释前的估值转换为股权。这样公司在预算超支的情况下可以动用它作为应急,让赵川心里更加踏实。

一周后,大家都在公司等着孟荷陪着Tony来公司会谈。朱斌比约定时间提早半个小时到了公司,和赵川简单聊了几句,就坐在段倩座位旁边,听段倩眉飞色舞地展示自己新做的前端效果。

段倩正讲得高兴,朱斌打断了她:“对了,我听小赵说一会儿你负责介绍总体思路,你准备好了吗?”

段倩瞪大了眼睛认真地说:“准备好了,材料是我写的,改了三遍呢!最后小赵稍微改了改,他还挺满意的。”

朱斌皱着眉头说:“你别也小赵小赵的,他是你老板。”

段倩往赵川座位那边瞟了一眼,嘻嘻地笑着说:“还不是跟你学的。我们在公司都叫他老大,是不是有点像黑社会啊。哎,哥哥,你说老大为什么不自己讲这部分啊?”

朱斌回答说:“让你讲是给你锻炼和表现的机会呗,也说明小赵非常信任你,愿意冒你给讲砸了的风险。其实我也觉得他有点冒险,这么大的投资不容易获得,所有的环节都必须做到完美。不过从另外一方面看,他是一个优秀的领导,敢于冒险让团队成员获得成长。所以这次你得好好表现,别浪费了这么宝贵的机会。”

段倩低着头哦了一声。

朱斌又问道:“那一会儿投资人来了你打算怎么讲呢?”

段倩递给朱斌几张纸,回答说:“就按材料上写的讲呗。我都快要能背下来了。”

朱斌拿着材料扫了几眼,摇了摇头:“你知道吗,你这部分是很关键的,头几句就要打动投资人。材料的结构是没问题,但是讲的时候要先把结论亮出来,后面的都是对结论的论证。反过来不行,如果投资人听了5分钟还不知道你们到底能做出什么结果来,人家可能就没兴趣再听下去了。”

段倩转着眼珠子想了一会儿,似乎有点明白了。她说:“那我就把最后一段的内容先说,然后接着从头说起。这样行吗?”

朱斌看着材料说:“对,后面讲的都是支持结论的论据。另外核心算法的简介部分要去掉,投资人一般不听这个,而且现在投资还没确定,需要保密。”

段倩恍然大悟:“真的哦,这部分应该删掉。那我重新打印几份。哥哥,你来得真是时候,帮上我们的大忙啦。”

朱斌笑着轻轻拍了拍段倩的头:“另外再自己提前准备几个问题,把自己想象成投资人,提几个最能挑毛病的,然后想好怎么回答。有备无患嘛。”说完他站起身,去赵川那边看最新统计出来的财务报表。

过了一会,孟荷和Tony兴冲冲地赶到了。大家相互介绍寒暄了一番,Tony握着朱斌的手说:“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听说你最近在投一些做bioinformatics的公司,这个领域我不太了解,以后还要多请教。”

朱斌微笑着说:“请教不敢,我也是外行,只是对生物领域比较感兴趣,所以会去看一些生物和IT交叉的公司。”

赵川招呼大家一起进小会议室坐下,他先站起来表示了对Tony投资意向的感谢,简单介绍了当天会议的日程,然后就请段倩做总体情况的介绍。

段倩站起来的一刹那突然觉得很紧张。虽然她在大学时经常在系报告会或者创业大赛之类的场合做公开演讲,在开会之前觉得自己准备得也很充分了,开会前还颇有点胸有成竹的自信,但是真到了如此重要的工作场合,想到自己在面对一些在专业上都远比自己有经验的人来介绍总体思路,而且是第一个发言,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直发虚,想好的开场白也忘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时她的眼睛扫过全场,首先看到对面的莫楠和裴曼,他们俩都带着一丝担心的表情,仿佛已经看出了她的紧张,又仿佛在说:“段倩,我们可是把时间和钱都搭进来了,拜托你可千万别给搞砸了啊!”

她的眼睛转到左边,那里坐的是孟荷和Tony。孟荷还是习惯性地低着头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她在看着什么。而Tony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想听听她能说出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东西。

往右边看先看到的是自己的哥哥,朱斌正带着微笑看着她,坚定的眼神里传递的信息是:“小妹别紧张,记得按我刚才提示你的方法讲就行啦。”再看旁边的赵川,也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右手食指还朝着朱斌和自己来回比划了几下,段倩明白他的意思是:“只管大胆地讲,不管什么问题都有我和你哥在这儿兜着呢!”

段倩心里涌出一股暖流,顿时觉得踏实下来了。什么叫安全感?就是知道有那么一个人有能力并且愿意随时给你足够的支持。也许你永远不需要用到这种支持,但是拥有这种感觉能让你总是处于最好的状态。

给了她安全感的这个人是哥哥?还是赵川?还是两个人同时起的作用?她也不知道。但就在这一刻,材料里所有的内容都回到了段倩的脑海里,而且它们之间的逻辑关系变得更加清晰了。

段倩向大家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开始讲述预期达到的目标,支持目标实现的方案思路,以及相应的总体计划。她讲得如此流畅,甚至自己都没注意到时间过得很快。中间Tony问了几个问题,都是类似于朱斌提示她提前准备的那种问题,她都给予了很清晰的回答。看得出来,Tony对她的回答是满意的。

转眼半个小时过去,她负责的内容也讲完了。

段倩松了一口气,向Tony问道: “Tony,我这部分讲完了。请问您对我们的总体思路部分还有什么问题吗?”

Tony朝她伸出大拇指:“段小姐,你讲的很好。Honestly,这是我听过的所有创业团队里最好的briefing。我想知道,你现在的job title是什么?”

赵川插话说:“哦,她是负责前端开发的软件工程师。”

Tony露出惊讶的表情:“Really?我本来expect她是Project Manager之类的。哦对了,你们现在人数比较少。可是以后人多了,她会是很好的Project Manager人选。”

段倩微笑着对Tony说:“谢谢。项目管理方面我还没有什么经验,还需要学习。”

赵川说:“Tony,你真的很有眼力。我在工作中已经发现了,段倩在处理人际关系和有条理地安排事情方面确实很有天赋,我也觉得她将来会是很称职的管理者。”

Tony点点头,对段倩说:“谢谢你的briefing,我现在对你们整体的方案有信心了。不过,我还想继续看一下你们具体的plan和budget是否可行。”

赵川说:“好的,下面是莫楠的开发计划,还有裴曼的市场方案,最后我来讲预算和其他一些问题。”

莫楠站起来走到前面,段倩则回去坐在了莫楠的座位上。她刚坐下,裴曼就凑过来在她耳朵边赞叹了一声:“你讲得真好。我们都没想到呢。你好厉害啊。”

段倩朝裴曼笑了笑,心里觉得特别自豪。其实,她在之前也没想到自己能有这么好的表现。

莫楠对自己负责讲解的开发计划非常自信,觉得已经考虑到了所有的细节,而且整个技术实现的方案也是无懈可击的。赵川和莫楠讨论了几次,也觉得这部分最为保险。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这部分内容却遇到了很大的麻烦:Tony对他们的估算的合理性和可行性提出了质疑。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2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