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明星前锋克里斯·波什:我们为何要学习编程

我知道,要求每个人——从流浪汉到小屁孩——都去学习编程,多少有些可笑。因为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同样等着你去完成。

但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忽视学习编程的重要性。

作为一个生长在90年代,且有着技术控父母的小孩,我注意到我周围的世界全绕着一个轴在转,1和0组成的不同模型就是驱动世界运转的力量。忽视设计和编写这些模型的学习,我们就都太傻了。如果说,蛮力开创了人类第一个纪元,自动化是第二个,那编程是我们与时俱进的唯一手段。在未来,大多数工作会赋予那些懂编程的人。

上网,打电话,外出购物,我们无时不刻不在使用代码,它是这个世界运转的基础。能够对如此重要的事物有所了解,我觉得非常有益。

大部分运动员,在学校的时候就已选择了自己日后的职业运动项目。对我来说,这是在高中,一切发生的时候。一方面,你身体长得很快,长于运动;另一方面,大人们告诉你,要不论喜恶地去尝试不同事物,从中找到自己的规划。在那个年纪,尝试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加入NBA前我就清楚知道,要让我的未来——也是每个人的未来——足够有保障,我必须要有掌控0和1的能力,尽管此时我的球衣正挂在林肯高中的体育馆里。幸运的是,总在测试小物件、操作眼花缭乱的CAD软件的极客父母,帮助我把手放到学习编程的键盘上,而不是托着篮球,或阻止对手的进攻。

chris-bosh

从我记事起,我的妈妈就经营着一个“电脑帮帮忙”的生意。可以说我是在电脑堆里长大的。后来,她去了德州仪器工作。每当我们放学回家,都会有一堆我妈从公司里带回来的新奇玩意可以把玩。那是我接触第一台数码相机的时候!当人们还在用着AutoCAD时,我父亲做上了职业管道施工,工程实施,并为多家不同的公司做设计。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的父母在子女教育上有很高水准,他们都是受科学驱使的人。高中时,我加入“天才儿童”组织,一个二年级学生组成的电脑绘图俱乐部。在这里我如鱼得水。高三时,我还加入了少数派工程师协会和全国黑人工程师协会。

我得到高中文凭,但没有从大学毕业。但即使只在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Tech)待了一年,我依旧保持了对科学和求知的浓烈兴趣。我知道我可以靠这生存。在某些关键时刻,职业运动员要问自己,如果不成功怎么办。于我而言,我想我会拿计算机科学和编程来教育小朋友——越小越好。

关于编程,有趣的是,当我高中第一次摸索图形设计和计算机时,我完全不知道编程为何物。它是几乎一切科技的基础。如果当初在学校有人告诉我,编程可以直接或间接地让上百万人生活得更好,这会更早地激发我的兴趣。只是,我不认为那时候,人们真的意识到编程对当今世界的影响。

像所有精彩的篮球赛事一样,我们仍然可以追赶。

即使现在我的主要兴趣是篮球,我仍旧在学习和探索。我想教孩子编程,因为它可以创造出如此吸引人的应用。只要肯下功夫,这并不难。你尽可心说“但这对你的事业没有帮助”——我会告诉你,确实有。透过编程,让我明白了很多人生道理。

此时,学习编程对我而言,仅仅是为理解这个世界的运转方式。

而且,它很酷。我打的是篮球,但我知道我学编程的同辈们在“酷”之前需要面对非常多的嘲笑、戏弄。很多人无法想像一个将近七尺高的人也会成为攻击对象,但我也被欺负了好一阵。我很幸运,体育给了我在极客上的自信。我打的是篮球,所以我能按照自己的节奏来突围,并逆转观众的想法。

这些年来我看过很多有我的视频——赛事、MV、广告——但在code.org视频中是我人生最酷的时刻。当粉丝发推@我,说老师给他们看的视频中,我同世界上最有名的科技符号一并出现时,我明白了一件事:书呆子们终于一雪前耻。

我是麦阿密热火队员,我的球衣背面是“1”。对我来说,胜利并不是“胜利”,它是01110111 01101001 01101110 01101110 01101001 01101110 01100111(胜利”winning”的二进制代码)。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ben wu   2013/11/06

    能打球,演电影唱歌,萌波居然还会编程,哈哈,多才多艺啊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