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38-39回

《码农故事》第三十八回

莫楠展示了一个很宏伟的开发计划,由一个32人的团队在8个月时间内完成,分成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的结束再和裴曼的市场活动衔接起来,看上去是行得通的。可是Tony听完后认为这个计划在时间和成本上都过于乐观了。

莫楠有点不服气,他觉得自己的估算是准确的:“可能您觉得这里要完成的功能太多,关系太复杂,但是基于我这些年的经验,这项计划只要每项任务都控制好,按期完成开发工作是可以做到的。而且我们还调整了几个依赖性弱的任务,等于预留了另外两条关键路径,如果现在路径上的任务出现问题,我们可以通过调整任务转移到另外的关键路径,确保总体计划完成的时间不受影响。”

Tony看着进度图,缓缓地问道:“按照你的计划,这32个developers里面至少有10个需要是senior level的,你们招聘需要花多少时间?这种level的人单次interview成功率不到20%,也就是你至少需要interview 50人,收集简历和interview都是需要花时间的。另外22人的培训需要多少时间?interview和培训都由谁来做?这都是很大的work load,而我在你们的计划里没有看到这部分。”

莫楠和赵川都愣住了。这些问题他们居然都没有考虑到。可要是按Tony估计的数字,完成这些工作起码需要3个月,也就是说,前三个月他们的开发工作根本无法启动。到时候无论是时间还是费用都会出现很大的缺口,这可就是相当严重的问题了。

朱斌这时插话说:“这些确实是遗漏了,但处理好了也不会有太严重的问题。我看可以这样安排:赵川你们先提出一笔10万的预算,在商讨这笔投资协议的过程中委托猎头公司来做筛选,他们的筛选效率会比较高。他们确定了一些资深工程师的候选人之后,咱们再进行面试,从限定的大约15个人中找出10个合适的人选,等投资协议确定了就马上办理这10个人的入职和培训,另外的工程师通过普通的招聘渠道同步进行。先有这10个资深工程师顶上,然后由他们在开发过程中把普通工程师慢慢带起来。”

莫楠听完就赞叹道:“老大哥就是老大哥,经验丰富。这样确实可以节约很多时间。”

赵川也马上表示赞同:“老朱的办法好。而且我觉得可以先让2个人入职。我们最近流失了一名后端开发人员,不论这次投资是否能确定都需要补充工程师。”

Tony看着朱斌和赵川考虑了一会儿。这时孟荷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Tony又低头看了几眼打印材料,然后说:“朱先生提的方案是很好的,但是even你们可以用钱换时间,这个schedule也还要delay一个月。我希望你们可以再调整一下你们的plan,让我可以看到feasible的进度。否则项目做起来就会成为一场灾难了。”

赵川点头同意:“我完全赞同您的意见,非常感谢您提出这个问题。会后我们再讨论一下,重新安排开发计划,下次会面的时候给您一个考虑得更全面的方案,把人员招聘和培训的任务也包括进去。”

段倩想说点什么,犹豫了一会儿到底说还是不说。朱斌看出了她的心理活动,朝她微微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贸然发言。

Tony一摊手:“OK,fair enough。下面是marketing部分,right?”

裴曼赶紧站起来,对Tony挥手示意,然后走到白板前面开始介绍市场方案。

裴曼很重视今天的会议,特地穿了一身粉红色的套裙,以标准的职业女白领形象出现。她从用户行为和需求分析入手,以大量统计数据作为依据,通过陈呆子和高爽的数学模型给出了预测曲线,据此排出了市场活动的目标、方法和优先级。由于有前一阶段她对用户需求的深入分析以及真实数据的支持,裴曼的介绍也让Tony感到眼前一亮。

Tony听完这部分觉得非常满意:“你们的市场能力真的是很impressive。我很少看到这么漂亮的预测曲线。我想,只要你们的开发项目可以按照plan完成,其他部分我都是有信心的。”

裴曼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对Tony说了声谢谢,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这时孟荷插话说:“这里的市场费用估算有点问题吧?我在平面媒体工作过,你估算的广告费用太低了。你大概不了解广告收费的模式吧?按你们计划投放的量是根本拿不到多少费用优惠的。”

裴曼很尴尬地看了一眼孟荷,又无助地看着赵川。赵川心里明白,孟荷这是故意抬杠,多半是把裴曼当成了假想敌。他心想,孟荷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到底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捣乱的?这么严肃的场合也胡来?

他干咳了一声说:“裴曼的估算是没问题的。她在做预算之前已经咨询过了几家平面媒体,对价格做了比较。裴曼是很资深的市场人员,我相信她不会在这些基本概念问题上犯错误。”

孟荷瞪了一眼赵川,又说:“可事实是,她的预算是有问题的……”

这时Tony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打断了她:“cost的问题我们回去再double check一下,下次看开发plan的时候再谈好了。”

大家都点头同意,孟荷翻了翻白眼只好作罢。她往后一倒半躺在椅子里,接着低头在手机上折腾起来。

赵川站起来做总结发言,他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把会议过程中讨论的主要问题进行了归纳总结,重点在白板上标出双方存在争议以及待定的几个问题,以及下次会谈的主要内容,然后请Tony和朱斌确认。

朱斌看了看自己的记录,然后说:“你的记录很全面。不过我建议下次如果进展顺利,还需要留出时间讨论一下运营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创业公司是最关键的。”

Tony一听朱斌的建议就探起身子:“朱先生说的非常对。我上次来也说了,运营是你们主要的weakness。这方面我可以帮忙。”

赵川马上在白板上用红色马克笔加上了这项内容,然后对Tony说:“非常感谢。我们内部也讨论过,非常需要和欢迎您来指导我们的运营。下次我们会安排介绍目前的运营情况,也想听听您对于运营的思路。”

Tony痛快地说:“OK,下次我来share一下我的经验。另外我还有一个问题,刚才裴小姐介绍的预测算法是基于什么模型来的?是线性规划还是时间序列拟合?我respect你们的核心秘密,所以你们也先不用告诉我detail的算法,只要知道基础的methodology就OK了。我只是想确定你们的预测方法在统计学上是不是make sense。”

赵川示意莫楠回答。莫楠挠了挠头,皱着眉头看着赵川,意思是自己恐怕一说起来把握不住说到什么程度。

赵川想了想,指着段倩笑着说:“那就请我们的段大PM来介绍这部分思路吧。”

段倩感到有点措手不及,没想到会谈都快结束了又冒出一件事,加上朱斌刚才示意她少说多听,她对要介绍算法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可是赵川这句话一说完,大家的眼睛齐刷刷都转向了她。

她站了起来,也顾不上对赵川开玩笑给她封的“大PM”职位作出反应,就直接开始介绍算法思路。好在之前准备书面材料的时候已经对这部分内容反复推敲,措辞和术语都再三研究,所以一旦开始讲解,她还是能做出很流畅的介绍。

Tony托着腮帮子很认真地听着她的讲解,偶尔眯起眼睛看她在白板上画的图。等她介绍完了,Tony又很感兴趣地问道:“我还想问一个问题,这个模型是段小姐做的吗?”

段倩摇了摇头。她心想,否认是否认了,但是应该怎么说才对呢?说是公司以外的人做的?似乎不太好。

她又看了一眼赵川,看见赵川也皱起了眉头。看来老大也没想好怎么说。可Tony还在盯着她,光摇头不算是回答了问题嘛。

段倩又赶紧瞥了一眼朱斌,今天这两个男人就是她的主心骨了。

朱斌头都没抬,手里拿着一支钢笔正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脸上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段倩决定实话实说。她看着Tony答道:“这个模型是我们老大的两个朋友帮忙做的。”

Tony点点头:“看得出来有一位高手。既然是朋友,可不可以请他过来full time帮忙?我感觉他一个人至少可以抵5个senior工程师。所以你们可以给他double的薪水,甚至更多,都还是划算的。”

赵川和段倩对视了一下,然后赵川回答说:“这位朋友在做自己的事业,full time不太可能了。”

Tony盯着赵川,很郑重其事地说:“我不知道你尝试了多少。不过,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和他谈。为了得到一个好工程师,付出努力总是值得的。你肯定知道三国演义里面三顾茅庐的故事,right?创业公司里的工程师就是你的实力。有了最好的工程师,你就可以做到很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赵川有点迟疑地说:“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Tony打断他说:“No, No, No. ‘差不多’尽了最大努力?不要说差不多。在创业的字典里,‘差不多’的结果就是‘差很多’。我们必须把所有的精力和资源都focus到最重要的几个事情上,用所有可能的手段去争取result,OK? Result is everything。虽然你会觉得自己已经努力了,但是如果没有deliver result,你还是会被资本所抛弃。”

赵川若有所思地听着Tony的说教,类似的话好像他上次来的时候就说过了,但这种不择手段的思维似乎和现在公司的风格很不容易兼容。他想,确实需要认真考虑一下公司文化方面的问题了。 <待续>

 

《码农故事》第三十九回

送走了Tony,赵川拉着朱斌聊了几句,想听听朱斌对今天会谈的看法。

朱斌沉吟了一会说:“虽然我觉得你们很难适应Tony这种风格,不过这次也算是个机会了。绿社会最近也在谈融资,它背后有大公司支持,力度很大。就现在的形势来说,这个市场暂时恐怕还容不下两家健康社区。如果你们速度慢了,可能将来追赶绿社会的难度会很大。所以我觉得你们如果想抢先一步的话,采用Tony的计划是最好的选择了。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你们的风格和他的思路差异很大,我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冲突。”

赵川点头说:“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很矛盾。你帮我们拿个主意吧。”

朱斌看了他一眼说:“不,这个决定我不能替你们做,我是局外人,只能帮忙分析一下。我想这是五五开,有利有弊。你们团队讨论一下吧,看看大家是否愿意一起走这条路。不管你们的决定如何,我都支持你们。”

赵川明白了朱斌的意思。把朱斌送走之后,他就召集大家坐下来开会。赵川先问大家:“你们对今天的会议有什么感想?大家都来谈谈自己的想法吧。”

裴曼抢先说:“我觉得挺激动的。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让我们能做点大事。而且Tony大叔确实很有水平,我想他带来的不仅仅是一笔投资,而且还有他的眼光和经验,如果他觉得咱们做的事情靠谱,那咱们成功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莫楠无精打采地说:“你说的都没错,可我总觉得什么地方别扭。这个Tony感觉跟咱们不是一路人。什么result第一啦,穷尽所有手段啦,听着有点疯狂。我不知道你们咋想的,反正我觉得要是咱们这些土匪当上正规军,那些规矩咱不一定适应得了。”

赵川心里暗暗有点赞同莫楠的感想,但觉得裴曼的分析也有道理。他看了看段倩,小丫头会怎么想呢?

段倩一看赵川在等她发言,犹豫了一会说:“我年纪最小,经验也很少,我哥让我少说多听多学习。其实今天的好多内容我都没完全理解。不过我不太同意莫大师的看法,要做事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困难就尽力去解决,有变化就尽力去适应呗。”

赵川正要表示赞同,却看见莫楠晃着脑袋说:“小丫头毕竟是too young,too simple啊,尽讲些大道理。这都是你哥教你的呗?虽然说我也不确定这么走下去咱能不能适应,但是人生的岔路口不是闷着头使劲走就能走通的。你还别不服气,我跟你说投资伙伴就像谈对象一样,创业的事情你不明白,你往谈对象这边琢磨琢磨也是一样的。比如我给你包办一个对象,让你们俩立马结婚,然后告诉你:‘婚姻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困难就尽力去解决,有变化就尽力去适应呗。’,靠谱吗?这对象也不说更差的了,就拿赵老大举例,我做主把老大包办给你了,你觉得咋样?”

段倩一下子脸就红了。裴曼本来还在认真地边听边思考,听到最后一句,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赵川赶紧打岔:“嘿,咱开会讨论正事呢!莫楠你瞎扯什么啊?”

莫楠嘟囔着:“我跟她正经说她也听不明白,我好不容易才想出一个比较贴切的例子,自己琢磨去吧。”

裴曼吃吃地笑着说:“你一有机会就黑老大,好像老大注定要嫁不出去了似的,老大条件至于那么差吗?”

赵川干咳了几声:“我是这么看的,你们几个说的都各有各的道理。现在我们面临的关键问题的确是两种文化的冲突。咱们长期形成的是一种比较随意的风气,往好了说是自由无拘束,往坏了说就是懒散低效率。现在投资人进来肯定不能允许我们继续这样随意下去,他们都是目标驱动的,到时间就要看到结果,不喜欢surprise。除了段倩,咱们几个也都知道正规的项目管理套路,Tony的管理风格肯定会更严格。如果接受他的投资,咱们就得严格按计划执行,和以前自由散漫的好日子说再见吧。”

莫楠大叹了一口气:“是啊!不过我不觉得以前是低效率,咱们这么短时间做了这么多功能,效率不低了。以前咱们在外企,虽然说是正规的项目管理,可哪有什么效率啊?做项目计划的时候掺了多少水分啊,可即使是这样,最后执行起来也没几个能按计划完成的。”

赵川瞥了他一眼:“你别跟他们比啊。传统公司的效率就是那样,你跟其他效率高的创业公司比比看,人家从发现bug到修改和部署都是论小时完成的。速度慢了就会被对手吃掉。我看你无非就是怕目标太具体,到时候完成不了天天加班,影响你出去约会。”

莫楠摇头说:“我主要倒也不是怕加班,就是不喜欢被一个个太具体的目标牵着走,这样我就怕自己失去创造力了。唉,怎么说呢?我也知道这次的机会难得,不努力一下也对不起大家这些年一起熬过来的日子。好吧,我还是听老大的就是了。”

裴曼看着赵川说:“老大似乎也拿不定主意呢。是吧?”

赵川尴尬地笑了笑。他确实心里没底。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者也,可熊掌也不是那么好取的。但是走到这一步也没办法回头了,只能继续往前走。

赵川想了想说道:“咱们现在都上了这条船,计划也做了,内部投资也提交了。除非投资人把咱们赶下来,不然咱们自己恐怕是下不来了。只能按照段倩刚才说的,走一步看一步,尽最大努力把这十八个月撑下来,再来看结果吧。你们觉得呢?”

裴曼和段倩都点头表示赞同,莫楠则默然不语。

过了一会儿,段倩想起一件事,对赵川说:“那个Tony说的去三顾茅庐请高爽,我觉得不现实。其他的都还好。”

赵川答道:“我也在考虑这件事。是不太现实,可Tony说的是对的,也许是咱们努力不够,你说呢?”

段倩犹豫着说:“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高爽跟咱们已经选择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了。”

裴曼插嘴说:“也许条条大路通罗马呢,走着走着又走到一条路上来了也说不定吧。咱们尽量考虑他的情况,兼容两边的需求,也许有机会争取到呢。”

赵川觉得自己不能再犹豫不决,这样会动摇军心。和Tony谈到这个程度,他明白自己其实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必须努力把投资落实,然后努力把投资的目标实现,任何的犹豫和动摇都可能失去这个机会,并且会让团队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

他定了定神,对大家说:“那就这么定了吧。咱们得有一个共同的方向,不然人心就散了。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前面见了多少投资人,没一个靠谱的。失去这个机会,下一次还不知道有没有,不走下去将来可能会后悔莫及。高爽的事情我来负责谈,段倩配合一下。找猎头招聘的工作就交给裴曼了,一定要快,有合适人选马上安排面试,第一轮莫楠第二轮我,都安排在一起。莫楠负责调整开发计划,和裴曼协调好,把招聘和培训的任务做细。其他的事情也交给我,需要的话我再找你们帮忙。你们看有没有问题?”

莫楠听得出来,赵川已经下了决心,就带头表态说:“我没问题。赌一把。我看段倩可以当咱公司的党委书记了,负责经常给我做做思想工作洗洗脑,免得我小资产阶级的脆弱本性击垮我的斗争意志。”

段倩一撇嘴说:“莫大师是墙头草,哪边风大哪边倒。本书记做思想工作洗脑都不好使,还是老大经常给你吹吹枕边风管用。”

裴曼捂嘴笑道:“对对对,老大可以经常带莫楠出去开房吹吹风。等开发项目启动之后,加班肯定少不了,开房的机会很多。”

赵川又干咳了几声:“好,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大家赶紧分头干活去吧。”

段倩举起手说:“还有个事儿。莫大师最近要忙开发计划和面试什么的,我可以帮他做一些后端的开发和系统维护的工作,有问题让他教我行吗?”

莫楠使劲摆手:“不行不行,后端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要是把系统玩坏了,咱们这些活也就别干了,都得回家喝西北风去。”

段倩委屈地说:“我不会乱改的!而且最近我已经看了好多后端的代码了,你们的注释写得很细,我觉得我理解得还可以。再说了,我每次修改代码前都先把思路给你讲清楚,改完了你再审核我的代码,这样还不行吗?”

赵川想了想说:“我觉得可以先试试。莫楠你先给段倩一个不影响核心数据的外围功能需求试试,做完了我也看一下。最近你的时间确实会比较紧张,段倩要是能帮得上忙那是再好不过了。”

莫楠眨巴眨巴眼睛,想想问题可能也没那么严重,就勉强地同意了。

会后,赵川又和段倩单独商量找高爽的事情。段倩觉得以她对高爽的了解,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赵川则坚持要见高爽严肃地谈一次,可以答应高爽提出的所有条件。段倩勉强同意帮着约一次,但希望赵川不要让高爽有太大的压力。赵川答应见机行事,于是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3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Seth   2013/11/10

    最近一直在读这个,挺有趣的,支持作者一下:) 期待更新!

  • 帝霸戈   2013/11/11

    不可多得的好团队!

  • 徐牛   2013/11/11

    这个Tony作为前任的老公,而且前任貌似还挺虚荣这个场景下。我估计我都会躲着Tony。省的前任鼓动着来陷害自己……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