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40-41回

《码农故事》第四十回

商量好了以后,段倩和宋琳通过短信约定了下午的拜访时间。赵川又抓紧时间安排了其他人的一些工作,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和段倩一起坐公交车去高爽家。

到了高爽家门口,他们一看院子里真是热闹极了。大约有十来个小孩在院子里正玩着像是大富翁、跳格子那样的游戏,地上用白石灰画了好多路线和符号,小孩们嘻嘻哈哈地玩得特别开心。

赵川的视线穿过小孩们,看见高爽正坐在小孩们旁边的台阶上,笑眯眯地看着小孩们玩。段倩走在前头,带着赵川绕过小孩的游戏场走到高爽旁边。

高爽扭头看见了他们,赶紧站起来,和段倩打招呼,还伸出手和赵川握了握手。

赵川先寒暄道:“看你气色好多了。最近修养得怎么样?休息得还好吧?”

高爽点头说:“基本恢复好了,现在天天和小孩在一起,心情也很放松。还得感谢你帮我联系的专家,他的康复计划非常好。宋琳也一直念叨说多亏你帮忙了呢。”

赵川笑着说:“举手之劳别客气。看你现在都成孩子王了,我还以为到了幼儿园呢。听说你在教小孩编程序,这是课间休息吗?”

高爽露出既天真又得意的神态,笑眯眯地说:“不是,这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教学方法,通过小游戏理解编程里的基本概念。”

段倩惊讶地说:“啊?怎么通过游戏来学编程啊?好像没有听说过呢。”

高爽指着地上画的路线和符号说:“你们看,地上的椭圆是程序入口,每个格子代表一条对当前变量的操作指令,三角形代表判断,回路是循环,圆圈是返回。每个小孩身上贴了一个名字,代表一个变量,两个同组的变量相遇可以互相协商是否一方赋值给另一方。然后他们就分成两组,每个人选择一个入口,轮流走步,按照条件走到终点,哪一组的先走完就赢了。”

赵川和段倩异口同声地惊叹道:“真巧妙啊!”

段倩又好奇地问:“每天都玩这个游戏会不会慢慢变得枯燥呢?”

高爽哈哈笑着说:“不会的,这才刚刚开始呢。后面我会让他们分两组,各自设计一条路线,然后用一些条件判断把两条路线连通到一起,两组从两端对着走,看看谁先到。”

赵川伸出大拇指:“真不错,这样每一组就可以在自己设计的路线中按照通过方向的不同设计一些陷阱了。”

高爽点头说:“没错。不过放进去死循环是犯规的,哈哈哈。这个游戏可以有很多变化,连数据结构的一些基本算法怎么表示我都想好了,不过估计要等两年以后才能用得上。”

段倩看着高爽羡慕地说:“真有意思!我觉得这比我们的工作好玩多了!那我们送你的电脑现在还用不上是吗?”

高爽指了一下旁边的电脑桌:“用上了。我们一半时间做游戏,一半时间上机练习编程,指导他们去实现游戏中的逻辑。正好电脑少一些,我让他们尝试结对编程,效果真的不错。其实我倒不在乎他们多快学会编程,去参加什么竞赛拿什么奖,我看重的是他们对编程思想的理解能力,培养编程的兴趣。不管他们将来长大了从事什么职业,这种逻辑思维能力都是很有益的。”

赵川赞叹道:“我一直到大学也没有碰到老师能用这么清晰的方式教我理解编程的基本概念,不然我的水平可能会提高不少。我真是羡慕这些小孩啊。你做的这件事情真的是了不起。对了,你想过怎么把规模做大吗?现在做教育培训也是一个很热的领域,我认识一些投资人,我觉得他们一定会对你做的这件事情很感兴趣的。”

段倩看着赵川,一脸的迷惑:这次来不是为了拉高爽加入他们公司的吗?老大怎么把高爽往别的地方引呢?再说老大又不是不知道高爽对商业化的反感,为什么一再纠缠于这个话题?感觉今天老大怎么怪怪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高爽严肃地摇摇头:“我觉得教育不能商业化。教育是个性化的,你没办法把教师都刻成一个模子,把学生再统一成一种学习风格。教育这个行业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这个过程中的每个人,教师和学生,都是完全不同的。但是商业化需要规模,规模化需要标准化,这就和人的个性化冲突了。”

赵川觉得高爽的看法有点极端:“可是现在有很多在线培训都做得很好啊….”

高爽答道:“嗯,但是培训和教育其实是不同的。技能培训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标准化,因为本来它的目标就是让受训者获得标准化的技能,比如通过英语考试或者编写Html页面。但是教育更多的是培养人,这需要教师了解学生,培养学习兴趣,激发潜能,树立理想,养成好的习惯,这些没办法标准化。你看那个在条件判断三角形里地小女孩,她本来个性很内向,害羞,不愿意参加活动,在上机时很安静,学得很快,但是在活动里就得想办法吸引她;旁边那个个子高的男孩特别活跃,在课堂上坐不住,需要想办法让他安静,但是参加活动就特别积极,思维也活跃起来。这些都是一个在线培训平台观察不到的。”

赵川若有所思地说:“我明白你的意思。那是不是可以多招聘一些教师,通过你来培训他们,然后再用你的方法来进行教学,这样也可以扩大规模啊。”

高爽笑了笑说:“宋琳也提议过这种方式,可我觉得这样商业化太没意思了,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回去做开发呢。而且我只能培训教师的技巧,我没办法确保每个教师都能保持对孩子的爱,而且这样要求也不合理,商业化环境下,做教师也不过是谋生的手段而已,只是一份职业,我怎么考核教师爱孩子的程度呢?”

这时赵川心中暗喜,欲擒故纵这一招果然好用,先投其所好谈教育话题,绕了这么大一圈,终于把高爽引到回去做开发的话题上了,他接过话题说:“其实,你回去做开发也未尝不可。我担心的是,虽然你教育孩子乐在其中,也确实很有效果,但是规模太小了没法维持生活啊。”

高爽摇摇头:“我不想回去做开发,这样我就没有时间教孩子了。”

赵川谨慎地提议说:“也许可以一半时间做开发,一半时间教孩子?你看,再过几周就开学了,小孩们白天要上学晚上还得写作业,他们来学编程的时间会很少。就算备课,有半天也足够了。另外半天时间可以干点活,也能得到收入,岂不是两全其美么。”

高爽低头不语。赵川来之前,他也大概猜到了其来意,但没想到赵川一直和他谈教育话题,然后才绕到这里。赵川说的很现实,也不能说没有道理。开学之后如何让孩子们持续学习下去,这是他最近一直在考虑的问题。如果中断一个学期,到寒假再接着学,很多好不容易打下的基础又丢了,也不是个办法。

其实他也想到了一个方案,那就是周末集中上课,然后每周课后给孩子们布置一个编程作业,让他们回家平时每天抽一点课余时间完成。但是在农村,很少有人家里会买电脑,如果要让孩子们保持学习进度,最好是自己借电脑给孩子们回家用,可是钱从哪儿来呢?他想过动用他们的一部分积蓄去买十几台笔记本电脑,但宋琳肯定不会同意的。这件事确实比较为难。

段倩在旁边琢磨了一会,看他们的对话快要进行不下去了,就凑近了说:“是不是可以这样呢,请高爽担任技术顾问,只参与重要方案的讨论,或者如果系统有很严重的bug什么的,就来帮忙看一下,其他时间可以自由安排,用不着具体写代码。你们觉得呢?”

赵川眼睛一亮:“可以啊,只要高大师能来参与方案和重要技术方向的讨论就很有帮助了。时间完全自由。待遇按照我们工程师序列最高的薪资和期权标准,你要是有其他要求也可以提,我们尽可能满足。”

段倩使劲点头,和赵川一起满怀期望地看着高爽。

高爽想了想,慢慢地说:“谢谢你们给我这么好的offer。我想,等宋琳下班回来,我和她再商量一下,然后答复你们,行吗?”

赵川高兴地说:“没问题啊,我等你回信儿,随时欢迎你成为我们的技术顾问。”

说到这儿,不知道为什么,段倩心里却觉得有一丝不安,甚至伤感。她看着院子里的孩子们,已经有好几个孩子都到达出口了,就提醒高爽说:“高大哥,你看,有几个孩子都完成了。”

高爽扭头看着那几个孩子,脸上马上又露出了笑容。他对着几个小孩边鼓掌祝贺边走过去,蹲在他们身边,愉快地和孩子们聊着什么。孩子们指着地上的标志,大概是在对他描述自己经过的过程和逻辑,高爽满面笑容地点着头,轻轻地拍拍孩子的小脸,对他们竖起大拇指。有两个调皮的小男孩趁机搂着他的脖子趴到了他的背上,高爽在重压之下使劲地抬起头,段倩看见他依然是笑容满面。

她不由得对赵川说:“他和小孩们在一起的时候,是我看见他最高兴的时候。他真是适合教孩子,天生的孩子王。”

赵川也感叹着说:“确实,他说的很对,教育是特别需要热情和爱心的。即使我的技术水平能达到他那样,教孩子编程我肯定也比他差了十万八千里。”

过了一会,宋琳回来了。她在大门口就看见了赵川和段倩,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再一扭头看见高爽还在和孩子们玩耍,就责怪地说:“你真不会照顾客人,人家大老远跑过来,你就让人家站在院子里啊?”

高爽挠了挠头:“哎呀,我刚才在带孩子们玩编程游戏,没想到啊。”

段倩嘻嘻笑着说:“没事,我们是来参观学习高大师的教育经验的,受益匪浅啊,佩服佩服呢。”

赵川也赶紧说:“刚才我们都谈了好一会儿了,基本上已经有个意向,只等嫂子批准。呵呵呵。”

宋琳警觉地看了赵川一眼。她感觉心里有点不安,到底谈了什么?现在有孩子在又不方便问,这个赵川好像还没有走的意思。唉,但愿高爽这个大孩子没有再犯什么错误。

段倩也看出来有点不对。她想,我们是不是该走了,让他们两口子私下再商量,总不能站在这等着人家马上商量出结果吧?

段倩又看了看赵川,然后对宋琳说:“我们该走了。刚才和高大哥聊了会,他还要和你商量事情呢。回头咱们再短信沟通吧。”

宋琳马上对段倩露出微笑:“好的,我还得给高爽做饭,就不送你们了啊。”

赵川一看这架势,是想走也得走,不想走也得走了。本来想趁热打铁一举敲定的,如果宋琳有什么疑问提出来,自己在现场可以马上回应,打消对方疑虑,可这么一走,就不知道会不会又出现一些变数了。唉!段倩这小丫头关键时刻掉链子真坏事,可千万别让自己功亏一篑啊。

虽然是一百个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赵川也只好跟着段倩离开了高爽的家。<待续>
《码农故事》第四十一回

裴曼的工作效率很高,她联系了几家猎头公司以后很快确定了与其中一家最有经验的公司合作。为了确保以最快的速度确定合适的人选,她连续三天待在猎头公司,和猎头顾问一起通过电话与候选人联系,并与一些兴趣比较大的候选人见面。

在这个过程中,她频繁地通过电话向莫楠报告每个候选人的情况,讨论人选是否合适,再和猎头顾问沟通。三天之后,她就把18份简历放在了赵川的办公桌上。

赵川非常高兴:“没想到你的速度这么快。我看莫楠那边的计划好做多了,也许不需要占用一个月的工作量。我先看一下,一会排个优先级再给你安排面试吧。”

裴曼答应着回自己座位了。赵川拿着简历一份份认真地看了一遍,边看边在简历上做了一些标记。全部简历看完之后,他又把简历重新整理了一遍,在每个简历上部标上优先序号。

排在最前面的三位候选人是在前后端都具备丰富经验的工程师。赵川偏爱能前后端通吃的开发人员,他自己和莫楠都是前后端都做过的,现在段倩在帮莫楠做后端的一些工作,其实也在往这个方向上培养。

他觉得,虽然开发框架使得前后端解耦成为可能,这种开发方式也有利于系统的维护,但是缺乏全端经验的工程师对整个Web应用开发的理解是有局限性的。

他以前在MOS做项目经理的时候,遇到过一些没有开发经验的项目经理,虽然项目管理者不需要参与具体的技术工作,但是没有开发经验的项目经理在处理技术问题特别是在多个选项中抉择的情况下,往往会显得比较无助和盲目。他一直认为做开发的道理类似,虽然前后端可以分工,但是高水平的开发者,比如有能力做架构设计的工程师,必须具备全端经验。

后面的工程师分成了前端、后端、运维三组,分别按经验排序。整理好了之后,他就把这些简历交给裴曼,告诉她每组都按预定优先顺序安排面试,一旦符合要求的人选达到了预定人数,就结束该组的面试工作。

忙完这些事情,他又想起高爽的事来。高爽说了和宋琳商量一下就给他答复,可到现在都过去三天了,那边还是没有回音,看来希望不大了。

赵川琢磨着是不是让段倩再去问一下,扭头一看段倩的座位,可座位上没人。他心说,这丫头跑哪去了?刚才明明还在的。

正琢磨着,段倩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拿着电话,脸色有点沉重。

赵川正想招呼段倩,就看见段倩直接走到他的座位,告诉他说:“高爽同意来帮忙一段时间,先试一个月吧。他说可以先不拿工资,因为他更想要时间灵活。”

赵川兴奋得直搓手:“太好了!太好了!不过,他为什么不拿工资呢?时间灵活这件事我已经答应他了啊?”

段倩解释说:“他说的时间灵活的意思不光是上班时间灵活,而且在这一个月里他如果状态不好可以随时撤退。”

赵川困惑地说:“他可以随时撤退,我不会拦着他的。再说我也没有什么手段可以拦着他不让他走啊。”

段倩叹了口气说:“他本来不想来。但是两口子商量了以后,都觉得欠你一份人情,你又这么盛情邀请,他们没办法拒绝。其实他们很矛盾,又担心你可能会期望很高,所以想先试一个月。”

赵川摇头道:“他不欠我什么。如果说我帮他们联系尹松大夫算是帮了他们的忙,高爽帮我们做的模型和算法还这个人情也绰绰有余了。你告诉他们,薪水是一定要给的,时间是完全灵活的,他想来的时候就来,不想来的时候就不来,我们绝不提任何要求。”

段倩疑惑地问道:“这样也不好吧?毕竟公司也有制度,这样岂不是有空子可钻了么?是不是商量个更合理的方案好一些?”

赵川很干脆地说:“用不着。你就这么告诉他们。高爽要是那种钻空子的人,我又何必费那么大劲请他。我敢说,只要他答应了帮我们,不管附加了什么条件,他都能给我们帮上很大的忙。”

段倩更糊涂了:“现在的条件基本就是挂个名啊,我看他其实挺不情愿的。所以我心情也不太好,总觉得让人家勉强了,咱们最后也得不到太多好处。”

赵川哈哈笑着说:“你看不出来吧。提的条件越多说明他对待这件事越认真,如果他只打算挂个名,根本没必要再谈条件,因为咱们给的条件实际上就等于挂名。可是他还很有压力,说明他没想糊弄事,如果来了,肯定会真正出力的。我无条件给他工资,他不会心安理得地拿着工资不干活的。我想,他很长时间没有做开发了,对这个环境还是有一些心理阴影,所以答应了又犹豫。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帮助他减少心理压力,其实这也是帮助他康复,对他会有好处。”

段倩感觉赵川分析得有道理,但还是觉得赵川给高爽施加了不必要的压力:“那你说给他工资让他不能偷懒,这样可能对他的健康不好吧?他这个人确实是不愿意欠人情的,万一他旧病复发了,咱们就太对不住他了。”

赵川被这句话问住了。他心里打的小算盘确实是让高爽能尽可能多花时间帮忙,毕竟十倍增长的压力是很大的。但是旧病复发这个风险他没考虑过。

高爽是个重要的资源,可在这件事上,段倩为别人考虑得很多,而Tony只关心结果,他夹在中间非常为难。

他不由得想起以前在一个人际关系挺复杂的项目里莫楠编的段子:“大土豪 啥事儿比呀 说过,To be nice or to be tough, that is the question.”,这段子虽然有趣,可他却只能苦笑。

当时的情况也和现在很相似,用户很苛刻,对于项目进度和质量都提出了很多难以实现的要求,而项目团队已经长期超负荷工作了。由于成本的限制,如果向公司申请增加更多的人手,会导致项目亏损。

到底是把压力传递给团队,还是自己承受下来?当时作为项目经理的赵川也是非常矛盾的。最后几经权衡,他选择了做个nice guy而不是tough guy,增加了人手,确保达到了客户的期望,也保护了团队。但因为这个项目的拖累,在年底的项目经理绩效考核中他排名全部门最后一名,失去了提升的机会。其他项目组成员的绩效也都很低,某些人对他还颇有怨言。

这样做到底是否明智呢?他也不知道,似乎有点吃力不讨好。在团队成员中,也有一半人是感谢他的,特别是莫楠,在那件事之后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后来他决定出来创业的时候,莫楠就义无返顾地跟着他一起辞职出来。但也有另外一些人,死活不愿意再跟着他做项目了。

他事后反思,也许人生在某个阶段需要tough一下,帮助团队成员发掘自己的潜力,达到一些成就,总是做nice guy也未必好吧。

他想着这些事情,觉得脑子有点乱。管理人是最麻烦的,没有程序中清晰的逻辑,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或者不同的情况下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段倩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他对段倩敷衍道:“不会的。我都说了,也不用他写代码,光是讨论方案能消耗他多少时间啊。再说了,如果他状态不好,随时可以休息,我不会追着他干活的。你放心吧。”

段倩还真的就放心了。在她的印象里赵川一向是言而有信的,即使有的时候会很为难,但他从来没有违背自己承诺过的事情。另外,她也觉得重新回到开发环境一段时间也许有助于消除高爽的心理阴影,如果能经受一段时间的考验,就能说明他完全康复了。也许这样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机会吧。

她点点头说:“那好吧,我听你的。但愿这是个对双方都有益的事儿。”

赵川笑了笑。心想,但愿吧,高爽也许会有一些压力,可是他的压力才是最大的,哦不,也许Tony的压力更大,谁知道呢?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这时莫楠凑了过来,递给他几张纸:“老大,我调整完的计划,你看一眼?时间是对上了,但是中间有两个月的进度有点疯狂啊。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可行。不过不这么干,也没办法完成。我是黔驴技穷了!”

段倩在旁边听到这句嘻嘻笑着说:“既然他这头驴没用了,老大,那就卸磨杀驴吧!”

莫楠满不在乎地答道:“杀呗,杀了我也没招了。要是搁以前,多放俩月进去,活干得漂漂亮亮,人也活的舒舒服服。现在呢,搞不好人财两空,活没干好,人也完蛋了。”

赵川接过计划看了一会。为了配合裴曼的市场计划,第3、4两个月必须完成相当于其他时间两倍的任务。到这个时间团队可能刚刚磨合完,要干这么多活,可能吗?他觉得很头大。

他拿着计划对莫楠说:“给我点时间想想,明天再和你讨论。你先帮裴曼安排面试吧。段倩你要是有空也帮帮他们,普通工程师那部分你可以帮着筛选一下简历,加快进度。”

段倩和莫楠都答应着回去干活了。赵川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一会,他的大脑已经被这些事情搅合得乱成一团了。他不由自主地摇摇头:创业真不是人干的事儿啊,没钱的时候急着找钱,钱找来了要证明自己值这个钱,等钱真的进来了恐怕事情会更多。

有时候闲下来,他还真是有点羡慕陈呆子之流,在大公司里拿着不错的薪水,过着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还有阿黄这样的,在机关里一副人模狗样的领导派头,福利也很好。其实本来自己也可以拥有这样的生活,再娶个媳妇生个娃,尽享天伦之乐,多不错!怎么就上了这条贼船呢?现在有了Tony的投资,自己更下不来了。人生的选择啊,有时候真的很微妙。

他走到楼下,到咖啡店买了杯咖啡,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着,喝着咖啡听着音乐,心情也慢慢地放松下来。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