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42-43回

《码农故事》第四十二回

赵川正在咖啡馆里琢磨着进度安排的事儿,手机突然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是阿黄打过来的,就赶紧走到咖啡馆外面接电话。

阿黄的声音听起来挺得意的:“川子,我这儿有个好事,你感不感兴趣?”

赵川哦了一声。他心想,阿黄能有什么好事?莫非又是招呼同学吃吃喝喝的。这家伙刚刚当上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助理,仕途看好。前一阵子不着家的到处应酬看来也没白折腾,和老婆的矛盾也缓解了,在机关里也红了,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阿黄上个星期还招呼了一帮同学去他们开发区参观,赵川因为忙着准备投资的事儿没时间参加。据陈呆子回来说开发区的规模不小,听说招商引资的力度也挺大,不过目前还是一片荒地,只有两三栋楼孤零零地立在那里。陈呆子觉得那就是个典型的形象工程,表示市里的领导重视高科技而已,根本没什么前途。

阿黄听出他没提起兴趣,就接着神神秘秘地说:“白拿50万的机会,你要不要?我这里可有一堆关系户等着呢。我先紧着你来,够意思吧?”

赵川有点不信,他惊讶地问:“怎么白拿?你给啊?”

阿黄马上卖起了关子:“这事得当面说,电话里不方便。你有空来我这儿一趟吧。”

赵川很不爽地说:“你那里荒郊野外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跑一趟来回估计得仨小时。我最近忙着呢。你别卖关子了,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阿黄没想到50万居然都没吊起赵川的胃口,他愣了一会说:“这样吧,晚上咱们见面聊。我去你家那边找你。”

赵川答应一声挂了电话。阿黄是他的铁哥们儿,但是进机关时间长了以后,感觉不像以前那么实在了,对他说的话只能信一半。他心想,这家伙说的就像天上要掉馅饼似的,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他又回咖啡馆待了一会,慢慢理清了点思路。高爽那边一开始不能催得太紧了,不过莫楠的开发进度可以让他帮着看一下,看看有没有办法把中间两个月的工作量分流到其他时间,或者简化一些工作。这是头等大事。另外裴曼那边招聘的进度看上去能挤出十天左右的时间,也可以略微缓解一下开发进度的压力。

琢磨完工作的事儿,他马上回到办公室,把这两件事分别安排给段倩和莫楠。莫楠听了唠唠叨叨地说这个计划没办法再优化了,他不相信高爽能把时间省出来。说了半天赵川和段倩都没理会他,他只好很没趣地自己回去和裴曼接着讨论招聘和培训计划的事。

到了下班时间,阿黄打电话过来约赵川一起吃晚饭,赵川和莫楠交待了一下明天要一起讨论的事情,就先离开办公室回家了。

阿黄对这次见面挺重视,赵川刚到小区停好车,没过几分钟他也到了。赵川一看这家伙现在派头大不一样,坐着公车,还有个专职司机。

俩人见了面,就在附近找了家西餐边吃边聊。

阿黄坐下点完餐,问赵川:“最近公司情况怎么样?”

赵川说:“还行吧,有个VC打算给我们投两千万。”

阿黄惊讶地说:“这么多?难怪你看不上我的50万呢!你小子现在发财了。”

赵川摇摇头,往自己住的小区那边指了一下:“发什么财呀。我把房子都卖了,现在是真正一穷二白,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阿黄迷惑不解,他搞不懂为什么有了投资还要卖房子的道理。听赵川把来龙去脉一说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感叹道:“做生意就是赌博,做得越大赌注也越大,赌赢了就吃香喝辣,赌输了就倾家荡产。要是我可能就不赌了。”

赵川笑了笑:“开弓没有回头箭,走到这一步还算不错了,大部分创业公司还熬不到这个阶段呢。对了,你说的好事到底是啥?”

阿黄低头在公文包里翻了几下,掏出一份文件在赵川面前一晃:“我们开发区马上要出台一套招商引资的政策。不过这份文件我不能给你看,这还是保密的。你别急啊,我跟你说说。这里边有和中小高科技企业相关的部分,你如果把公司迁入我们开发区,可以享受三年内免租金的300平米办公室,三年免交企业所得税,如果公司股东有海归人员,还可以申请50万的海归创业基金支持。不过这笔基金财政局一共才拨了2000万,要是来晚了就没了。”

赵川想了想说:“可我们公司没有海归人员……”

阿黄不以为然地说:“这事不难,不过我不能教你怎么做。你这么聪明,肯定会有办法的。”

赵川心想,不就是找个人挂名嘛?还是有一点风险的。他猛然想起Tony,他可以算海归吗?算了,回去自己查一下相关政策好了。开发区这么偏远,虽然有点好处,但是大家上班都会很麻烦,不一定可行。

阿黄看见赵川在考虑自己的提议,又补充了一句:“你如果想享受这些政策,最好这个月就定下来。过了一个月,有可能名额被别的公司占了,我也没办法了。”

赵川点点头说:“嗯,谢了兄弟。我考虑一下。我们最近要招聘不少人,原来的办公室还真是放不下了。现在有个问题,就是你们那边太远,上班不方便。”

阿黄不以为然地说:“你不能按距离算,我跟你说啊,虽然开发区离市区远点,但是你们每天上班出城下班进城,这在国外叫反向通勤,一点都不堵车,反而更省时间。现在开发区已经通了高速公路了,我今天过来也就不到半个小时时间,比你回家还快吧?而且郊区空气还好。你可别老土了,哪天去我们那里跑一趟试试。”

赵川反驳说:“我们这里其他人都不开车,高速堵不堵车对他们也没有多大意义。”

阿黄叹了口气:“你啊,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从东环地铁站出来有条快速公交线直接到开发区,走的也是高速,快得很!而且早就有地铁线路规划好了,明年秋天就能通车。你看吧,到时候我们那里肯定特别热闹。”

赵川听着有点动心。他算了算,在这18个月里,房租减免能省出将近60万来,再加上50万的基金支持,凭空多出100多万,也是很不错的,这样预算就不那么紧张了。就是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想?

这时俩人的牛排做好上来了,阿黄招呼着:“来川子,咱先吃着。你呢抓紧考虑一下,尽早给我回个话就行。”

赵川先喝了点蔬菜汤,好奇地问道:“你不是减肥嘛,怎么吃上这么高热量的东西了?”

阿黄吃着蔬菜轻松地说:“医生让我少摄入脂肪,我有点脂肪肝了。可这碳烤牛排不用放油,也没什么肥的,脂肪含量不高,比起咱们同学聚会吃的那些油乎乎的东西好多了。我最怕的就是老刘那几个,抢着定地方点菜,选的都是中餐,点的全是大鱼大肉,连蔬菜都是油泡出来的。看着地方挺有档次,其实吃了对身体都不好。咱哥们自己吃,西餐是最健康的,吃点牛排,配上蔬菜沙拉,再来点红酒,这才叫有口福呢。”

赵川指着阿黄笑了:“你小子现在真会享受,老刘那几个跟你比还真是有点老土。我就更提不起来了,每天都是汉堡披萨填饱肚子而已。”

阿黄笑着举起酒杯和赵川碰了一下:“那也比他们吃得健康。不过老刘他们做生意也不容易,吃什么也由不得自己,都是陪那些官员和领导。领导都喜欢喝白的,所以只能吃中餐嘛。”

赵川插话说:“其实老刘酒量不行。听说他每次吃饭喝吐了还得硬撑着,怕扫了领导的兴。”

阿黄点头赞同说:“他是不行,不过生意场上都是这样。就我这酒量还凑合的,这么多年陪领导熬下来,也实在受不了了。说实话我们都挺佩服你的,要说凭技术实干还是你最强。咱们同学大部分都脱离技术领域了。”

赵川叹了口气:“上了贼船下不来啦!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有时候我想,要是再过十年还混不出来,就干脆回老家种地养老去得了。”

阿黄问道:“你现在拿到投资了,再过个两三年要是能上市,是不是就可以提前退休了?”

赵川使劲地切着牛排,嘴里说着:“哪有那么容易上市?多少公司排着队等着呢,我是根本不敢想这种好事。”

阿黄用手指点着赵川的牛排说:“你把牛排转一下,垂直它的纹理去切,不然切不动。”

赵川用叉子把牛排掉了个方向切,果然好切多了。他边切边说:“对了,你知道打算给我投资的人是谁吗?孟荷的男朋友!想不到吧?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阿黄听着一愣:“哦?那个台湾人?我听老刘说过,叫Tony对吧?在投资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上个月他也来我们开发区参观了,说是有意向投资一些创业公司。”

赵川叉起来一块牛排放进嘴里嚼着,吐字含糊不清地问道:“你见到他了?觉得这人怎么样?”

阿黄说:“我当时有个会,就抽时间礼节性地见了一下,聊了大概十来分钟。当时是市招商引资办的一个处长陪同来的。这人吧,我感觉挺有商业头脑,很精明。”

赵川点点头:“我也是这个印象。他说不但要投资,而且要介入我们的运营,帮我们做管理。”

阿黄转着手里的叉子,若有所思。过了一会他说:“我觉得你还是当心点。这人为人处世的风格跟你差别很大,依我看啊,能保持距离就尽量保持距离为好。”

赵川默默无语。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差别,只是自己似乎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待续>

 

《码农故事》四十三回

第二天上午,大家一起开了个简短的碰头会。赵川把开发区优惠政策的情况通报给了团队,但没提50万海归创业基金的事。他觉得毕竟这件事还不知道能不能落实,而且有暗箱操作的嫌疑,所以还是先不提为好。

听完赵川的通报,莫楠很干脆地说:“我是没意见,这样能省下几十万房租不是挺好嘛。而且下周我的房子就过户了,我又变成盲流无房户啦。拎个包想住哪就住哪,郊区租房还便宜。我看这样可以。”

赵川没想到莫楠这么痛快。他一想也对,自己的房子也快过户了,干脆住到开发区那边去也不错。

段倩表态说:“我的房子还有三个月租约才到期,到时候我也去那边租房。这三个月就来回跑跑,没问题。住到开发区,上班就更方便了。”

只有裴曼有点犹豫,她觉得开发区太远,而且恐怕生活不方便。赵川告诉她开发区通了高速,明年还会有地铁通车,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开完会,莫楠和裴曼开始约工程师来面试,有三位候选人可以下午来参加面试,还有八位第二天有空,其他的都要等下周。

莫楠觉得挺高兴,这么招聘的效率还真是高,如果运气好,也许两周就能完成招聘工作。他通知赵川下午留出时间,等他做完技术面试就让赵川再进行最终的面试。

赵川看了看三份简历,其中有两位是他选出的全端工程师,另外是一位后端工程师。他觉得很不错,如果两位全端工程师符合招聘条件,他打算争取当场就和对方确定上班时间,让他们尽快到位。

这时段倩又过来找他了。高爽拿到了他们的开发计划,但还需要参考现有系统的设计文档才有可能做出一些优化。

赵川马上让莫楠把文档给段倩,可莫楠说程序文档太多,都给高爽他也看不过来,原先的设计文档已经和现在的系统设计脱节了,很久没有更新,恐怕要让高爽自己过来现场看才行。

赵川这时突然想起来,之前陈呆子过来做数学模型的时侯整理了一套PPT给他,正好对现有系统框架做了一个比较详略得当的描述,给高爽是再合适不过了。

段倩一听也觉得很理想,于是赵川就把那套PPT发给段倩,由段倩转给高爽参考。

吃完午饭不久,第一位应聘的工程师就来了。这位工程师在某大公司的技术支持中心工作,穿着一身正装,打着领带,皮鞋擦得锃亮。

莫楠先和他随便聊了聊,然后发给他一套技术面试题,其中涉及到了排序复杂度、平衡二叉树、进程间通讯和NP完全等问题,而这位应聘者的表现相当优秀。一个小时的技术面试完成后,莫楠就带他来见赵川,自己回去面试下一位应聘者。

赵川热情地请面试者坐下,看了看技术面试的答卷和应聘者简历,问道:“谢谢您来我们公司面试,您的技术水平很符合我们的期望。咱们就随便聊聊,互相了解一下对方,可以吗?”

对方点点头,问道:“好的。我想问一下,贵公司的薪酬是怎样的?我应聘的是开发经理,这个职位有多少股票呢?”

赵川不慌不忙地答道:“目前我们还处于创业阶段,薪酬会比你在申请表里填的现有水平低不少,大约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左右吧。早期员工都会有期权,越早的比例越高,不过现在和VC的投资协议还没定下来,我估计具体数字一个月之后可以确定。”

对方似乎有点失望:“好吧。如果我可以过来,会是什么职位?我比较希望能做开发管理方面的工作,带一个团队。我去年通过了PMP认证,也有项目管理经验。”

赵川边用笔在申请表上做记录边说:“您的要求我记下来了,等整个面试过程完成以后我会给您答复的。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对方想了想说没有了。于是赵川接着问道:“那您能不能说说,您考虑从大公司来我们创业公司的过程中,我们这边最吸引您的东西是什么?”

对方想了一会,然后说:“我想主要是有机会独当一面吧。大公司分工很细,每个人都是螺丝钉,都是可替代的,而且人员冗余比较多,做事情效率不太高。相比起来,创业公司的发展机会和空间更大,锻炼能力的机会更多一些吧。具体说到我的期望呢,就是把时间花在管理和建设团队上。我今年三十五岁了,总不能一辈子总是对着机器写代码吧。”

赵川点点头,又和对方随便聊了一会儿,就让裴曼把他送走了。

后面来的两位工程师技术水平都比不上第一位。莫楠和赵川面试完,都一致认为:第一位技术最理想;第三位次之,但只有后端经验;第二位虽然号称全端,但无论前后端都言过其实,是个光能说不能练的主儿。

说到第二位应聘者,莫楠有点哭笑不得:“这哥们啊,我看是个做销售的材料。上来我才问了一句他最熟练的开发平台是什么,他就跟我大侃一通最新的技术,滔滔不绝的,什么NoSQL,单页面app,云计算都分析得头头是道,给我上了足足20分钟的课。给我震的差点直接让他通过了。等我把技术面试题发给他做的时候,他就一直抓耳挠腮的,没有一道题能做好,连个排序算法的边界条件都判断不全。这样的材料要是真给招进来,那可就坑爹了。”

赵川听完也表示赞同:“我也觉得第二个太过于夸夸其谈,不像是个程序员。在我这里谈了半天理想,都是飘在天上,不踏实。”

莫楠说:“依我看,先让那个第一个面试的过来好了。这哥们有两下子,来了能管用。”

赵川摇了摇头:“第一个?我不打算招聘他。第三个倒是还踏实,可以考虑。”

莫楠大惊:“有没有搞错啊?水平高的你不要,要水平低的?你可别搞成武大郎开店啊。”

赵川耐心地解释说:“第一个水平可以,但是动机不纯。我觉得他是因为在大公司想混个一官半职没成功,打算来小公司碰碰运气的,压根就不想再做技术了。第二个技术稍微差一点,但是对咱们做的社区兴趣比较大,我觉得有培养前途。”

莫楠听了很不以为然:“老大你这话说得就太主观了。人家有那个水平,来咱们这里当个头儿也是对的。说实话,我还盼着来个能胜任开发管理的人,这些做计划啊做方案啊面试啊什么的破事我真不想干,我就想写写代码,其他的活都不用操心就好。”

赵川笑了笑:“你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何尝也不是这样想,也指望Tony很快能把我解放出来。不过这样的应聘者我见得多了,也吃过亏上过当。我这么跟你说吧,技术面试完了之后,我一般都让应聘者先提问,从他们的问题来观察他们。典型的提问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想仔细了解咱们的产品、技术平台、市场状况、分工和自己的角色之类的,这种我比较喜欢,来了也能留得住;还有一种是上来就问薪酬待遇职位的,问完不再问其他问题,这种我一概不要,因为他对我们做的事情根本没兴趣,关心的都是马上可以得到的利益。这种人要了也留不长,除非你能一直给他很高的薪水,但咱们现在摆明了肯定做不到啊。”

莫楠琢磨了一会说:“这么说倒也有道理啊。老大我发现你现在忽悠的能力也可以了,直觉上不合理的事情总能让你给说的妥妥的。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呗?”

赵川哈哈笑着说:“我跟他比连渣都算不上。不过有很多直觉上的合理性是经不住推敲的,你只要往正反两个方面一想就能想明白。比如这个例子,咱们要找的是能在技术上独当一面的一线技术leader,可他想做的是脱离一线的技术manager,两边的需求根本不match嘛。这样的人技术再强对咱们也没有用,还不如技术稍弱一点但是对咱们的一线技术工作感兴趣的人呢。”

莫楠点点头:“好吧,听你的。我是搞不明白你说的那些事情了,技术面试还简单点,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一扯到人,事情就变得忒复杂。算了,明天再看看有没有理想的人选吧。其他的破事我就不操那个闲心了。”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