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54-55回

《码农故事》第五十四回

说着话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正好孙熙陪着Tony从开发区管委会会谈回来。Tony和孙熙见到高爽都热情地问长问短,再听莫楠说下午高爽还要给大家讲AJS框架,更是对高爽赞不绝口。

Tony看了看表,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就招呼会议室几个人一起陪高爽出去吃饭,孙熙看见裴曼和陈艺,把她们俩也叫上了。

孙熙一路带着大家去了开发区最有档次的醉八仙大酒楼,这个酒楼就在开发区管委会的马路对面,中午人并不多。孙熙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大堂经理看见他立刻上前招呼,然后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包间。

孙熙很快就点了一桌子菜,招呼大家一起来吃。因为计划执行顺利的缘故,大家心情都不错,席间的气氛很活跃。

莫楠、段倩和郭杰互相开着玩笑,莫楠一开始气焰很嚣张,一会儿挖苦段倩,一会儿编排郭杰,但很快就被段倩和郭杰两个人联手损得狼狈不堪,只有闷头吃饭的份儿了。

孙熙则是因为Tony在场的缘故,刻意地减少了发言,但是他实在太善于挑起话题,会的段子又多,还是把裴曼和陈艺等人逗得笑个不停。

Tony和赵川一左一右陪着高爽也聊了会儿,但是高爽似乎有点心事,聊天的兴致不高。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陈艺的活跃性格就表现得淋漓尽致,马上成了饭桌上的主角。她显然是个电影迷,对正在上映的电影了如指掌,还兴致勃勃地给大家普及了一下港台当红明星之间的八卦消息。

说到港台明星,裴曼就抽了个空插话说:“我好喜欢梁朝伟,下周金马奖就揭晓了,我真希望他能获奖啊。等咱们能把这段时间忙过去,我要争取明年颁奖的时候去台湾玩一趟,顺便去现场给他加油。”

莫楠很煞风景地说:“去了也没用,你又进不去现场。外面围着好几万粉丝,你喊破了喉咙他也听不见,去了等于没去。”

裴曼使劲瞪了莫楠一眼,不理他了。

这时高爽很难得地参与了话题讨论,他说:“金马奖颁奖典礼还挺有意思的。我去年在家看过视频集锦。”

Tony马上接过高爽的话,慢悠悠地说:“颁奖典礼是不错。不过金马奖其实并不怎么好。我年轻的时候就得过金马奖。”

几个女生都惊呼起来。没想到Tony以前也是演艺界的大腕儿,这是真的吗?

Tony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知道吧,我们台湾的男生到18岁都是要服兵役的。通过新兵训练以后就抽签分配服役地点,留在本岛的自然是上上签,抽到澎湖算比较倒霉,要是抽到金门马祖是最惨的,这就叫做中了金马奖。我当时抽到的就是金门。”

原来是这么个金马奖啊!所有人都被逗笑了。段倩和裴曼又好奇地问Tony服兵役是不是很苦很累,Tony就给大家又讲了好几段他当年服役时的囧事,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

赵川笑完之后心想,果然是人怕见面树怕磨皮,最近这段时间接触多了以后发现这个Tony还有点意思,不像以前印象中那么严肃刻板。

这时陈艺又抛出了一个新话题:“我来给大家出个智力测验题,测试一下咱们这里谁的智商最高:有架飞机飞着飞着突然没油了,请问什么东西最先掉下来?”

裴曼试探着回答:“氧气面罩?”

陈艺笑着摇了摇头:“不对。再想想。是第一个掉下来的东西哦。”

郭杰很肯定地说:“我知道了,就是飞机本身。没油了嘛,就直接掉下去。”

陈艺又摇头说:“不对哦,还有比它更早掉下去的东西。”

孙熙也来凑热闹:“我猜是飞行员,一看油没了,马上背着降落伞跳伞逃命。”

陈艺瞪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说:“孙总你说的是最离谱的,飞行员怎么能随便跳伞呢?而且这样也不快呀。”

段倩托着腮帮子想了想说:“是仪表盘上的油量表箭头么?”

陈艺作出一个很夸张的惊喜表情:“哇!恭喜你答对啦。我宣布,段倩是咱们这里边最聪明的人!”

听到标准答案后大伙儿都恍然大悟:突然一下油没了,可不是油表指示最先啪嗒一下掉下来么!

只有莫楠不以为然,他问道:“我说,突—然—没油了是什么概念?莫非是油箱掉了么?那正确答案应该是固定油箱的螺栓之类的东西才对啊。”

大家都愣住了,听到莫楠这么一问,才突然发现这个问题有点幼稚。

陈艺则有点气急败坏地说:“就是突然油用完了嘛!飞机在天上飞要消耗汽油的!莫大师你就喜欢抬杠,真讨厌!”

莫楠哈哈大笑:“好吧,我承认我智商不够,连题目都理解不了,更别说做出来了。”

吃完了饭,几个人一起回到办公室,莫楠马上让段倩招呼前端开发组去大会议室听高爽的培训,又问高爽需要哪些设备。高爽说需要一台电脑连接投影,再有个白板就行了,莫楠就把自己的电脑拿到了会议室。

一切准备就绪,莫楠给大家介绍了高爽,高爽就正式开始培训AJS。高爽一开讲就和陈呆子晦涩的笔记形成了鲜明反差,他的培训既生动又严谨,所有的重点都有代码演示,每隔一小段就留出几分钟提问时间。对于大家的提问,他的回答也总是其中要害,往往几句话就能让提问者清楚地理解他的解释。

高爽连着讲了一个小时,基本把AJS的概况和典型应用场景都讲得很清楚了,十来位前端工程师听完都马上对AJS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段倩也感觉自己的视野开阔了许多,但是她还是感觉高爽的表情有点过于严肃了。

段倩看了看时间,有点担心高爽的身体,就悄悄向莫楠提议安排15分钟的课间休息,莫楠明白讲课时间长了高爽身体可能会撑不住,于是就抽空宣布休息15分钟。

休息的时候,工程师们说笑着聚在一起,大会议室里顿时喧闹起来。段倩就带着高爽找了个小会议室休息,她有点担心地问道:“高大哥,你连续讲这么久行吗?要不就每天讲一个小时,然后留出时间给他们自己做练习,这样是不是更好一些?”

高爽笑了笑说:“不碍事,我在家给小孩讲课的时间更长,中间还没法休息,有两个小男孩一直缠着我。在这里讲课已经算比较轻松的了。”

段倩还是有点不放心:“可我看你今天的状态不是太好。中午的时候就看你情绪不高的样子。怎么了?是不是和AJS有关系……”说到这里她停住了,觉得这样问不太合适,就算高爽因为AJS影响了情绪,自己也不好问得太直白了吧。

没想到高爽很坦率地点了点头:“我本来不想再接触这个东西了,可没想到还是躲不开。算了,这也是缘分。我前一段时间恢复过程里有个很深的体会,人一辈子会遇到很多问题,问题越大越要主动去面对,逃避的结果往往是最糟糕的。所以,这次遇到了对我也许是个好事,让我能解开这个疙瘩。”

段倩迷惑不解地说:“什么疙瘩啊?你的意思是说,你当年生病就是因为用AJS做开发才疲劳过度的?可是,你刚才说AJS是最近这两年才有了一些应用,你怎么会那么超前呢?”

高爽低头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所有内情全部告诉段倩。过了一会他低声说:“我当时在ALGO就在AJS开发项目组,AJS是个全球重点项目,中国的小团队负责做数据绑定部分,一共有四个人。”

段倩惊讶地张大了嘴,对啊,高爽原来就是在ALGO工作的,难怪高爽对AJS的理解这么深,原来AJS是他参与开发的框架啊。可是她还是有点不理解,就接着说:“哦,原来AJS就是你开发的啊,我说你怎么对它那么熟悉呢。可我听说ALGO是不提倡加班的,而且工作环境也很好。你怎么还会疲劳过度呢?”

高爽答道:“本来是没有什么压力的。但是项目做到一半的时候,我们这边的进度滞后了。数据绑定又是很基础的一块,所以我们都很着急,所以大家一起每天加班赶时间,连周末都全部搭了进去,平均一天只能睡不到5个小时。到最后离提交还差一周的时候功能实现得差不多了,眼看着胜利在望,但是时间有点不够,而且另外三个工程师都因为长期疲劳没有工作状态了,我只好一个人连续工作了70多个小时。”

段倩惊呼道:“70多个小时啊!我印象里是40多个小时,已经觉得很震惊了。你中间不睡一会儿么?”

高爽摇摇头:“那时候实在太困了,只要一躺下就能睡一天一夜起不来,所以我根本不敢让自己躺下。记得当时是一杯接一杯地喝咖啡,最后终于赶在deadline之前把代码提交了。”

段倩觉得高爽的行为简直不可思议:“原来是这样啊。那你提交了代码就好好休息嘛,听宋琳说你回家以后还是没睡,所以才病倒了。”

高爽苦笑了一下:“不是我不睡,是根本睡不着,熬过头了大脑停不下来。吃了四倍剂量的安眠药都睡不着,闭上眼睛脑子里还是一堆代码跑来跑去,安眠药的劲刚上来有那么一丁点困意了吧,猛然又想到某段代码会不会少判断了一种情况,一下子脑子又兴奋了。人在疲劳状态下干活真的不好,就算都做完了,你也会怀疑自己很多地方考虑不周。”

段倩只好安慰道:“真是不容易,干这个活给你带来了这么长时间的折磨。不过你这真的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几年前就做出了这么先进的框架。我虽然还不太会用AJS,但看你刚才的讲解就知道,它领先其他前端框架很大一截呢。”

高爽低着头轻声地说:“也算不上什么成就。其实我最后提交的代码确实有不少质量上的问题,没有通过审核。我自己又病倒了。印度那边的一个小组的tech lead早就盯着也想做我们这块,马上把这个机会抢了过去,重构了这部分代码。设计思路基本是一样的,但是代码结构基本都被改掉了。”

段倩轻轻地哦了一声,她从心里为高爽难过。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和代价却不能得到承认,就有点像是自己亲生的孩子被别人抱走的感受吧,难怪高爽对AJS有一种复杂的感情。

高爽也低着头沉思着,小会议室里弥漫着一种令人伤感的沉默气氛。

过了一会儿,高爽抬起头说:“我本来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的。后来就总自己劝自己,江湖险恶,身体又不行了,还是明哲保身吧。可是即使是按照宋琳计划的那样住到乡下、干体力活、不看电脑,看起来是远离江湖了,可是心里总是有个结解不开。不管跑到什么地方,看到广告里模模糊糊有个电脑屏幕,我都会忍不住凑过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代码。那一阵子睡觉时好时坏的,虽然比刚发病的时候好了不少,但是不管身体好不好,心里总是觉得空荡荡的。有时候躺着睡不着总会想:我这么活着有什么意义?”

段倩赶紧劝慰道:“你千万别这么想,每个人都会有为难的时候,克服过去了就好了。”

高爽点点头说:“你这话说得没错。可我当时的状态真的是转不过这个弯来,也看不到什么希望。好在宋琳每天都陪着我。她为了照顾我连工作都辞了,就这一件事,我这一辈子都欠她的。可能当时她也是怕我会想不开吧,那时我病得还挺严重的,她就背着亲朋好友匆匆忙忙地和我领了结婚证,告诉我说不管我怎么样她都会照顾我一辈子。我当时又难过又感动,抱着宋琳哭了很久。”

段倩的眼眶湿润了。虽然她从宋琳那边已经知道了他们俩的感情经历,可是从高爽的嘴里说出来的这些话,还是深深地感动了她。

高爽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只要一想到宋琳,他的心里总有一种甜蜜的感觉。他接着说:“后来我对自己发誓,为了宋琳,吃再多的苦过得再难受我也要坚持下去。后来多亏你和赵兄帮忙约了尹大夫,我们才知道回避和忌讳编程的东西并不好,这是我产生了一些心理问题的原因。正好那时村里有一些孩子经常来我们家院子外面的土堆那边玩,我和他们一起玩了几次突然想到,与其每天在这里打闹,还不如教他们学编程呢。”

段倩也笑了:“这是你人生中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高爽赞同道:“没错。教孩子们学编程之后,我才重新找到了我人生的意义。从那时候起,我一下子觉得人生不再灰暗了,也看到了能发挥自己价值的地方。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了生活的乐趣。从这个意义上说,是这群孩子们给了我新生。和他们的成长相比,AJS的往事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段倩看到高爽的眼睛放着光。他自从生病以后,从来没有对人这么完整坦诚地谈起自己的困扰和解脱。和段倩说完了这些以后,他一下子感觉轻松了很多,一直压在他心里的一大块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待续>

《码农故事》第五十五回

随后几天的AJS培训进展得非常顺利,高爽把自己在教小孩编程过程中积累的一些经验都用上了。

为了调动程序员们的积极性,高爽特地把12个程序员分成了三组,每次把一段内容讲解完之后就出一道题,让他们分组讨论方案然后分别编写代码。每组的4个人轮流负责模型、控制、视图和测试部分,首先完成的小组就可以得到一颗星星,培训完成时得到星星最多的小组将得到一份奖品。

他每天还留出最后的一个小时时间,让每个小组都有机会来讲述做题时的感受。不管是体会、疑问还是建议,甚至做题时发生的一些趣事都可以讲。这是一天里最轻松的时刻,连赵川都经常被吸引过来听大家的总结。

三个小组里,段倩和郭杰所在的两个小组的得分最接近,两个小组也憋着劲儿都想拿到第一。到了最后一次做题的时候,两组的星星数正好相等,哪个小组先做完最后一题谁就赢了。

偏偏这次高爽讲完内容之后卖了个关子:“好了,到这里AJS的培训内容就讲完了,最后一次测试题是综合性的,覆盖了所有讲过的内容,所以需要的时间比较多,如何分工也不再限定原先四种角色了,你们可以随意采用自己觉得最有效率的分工方式。”

郭杰急切地说:“高大师,我们知道了。赶紧出题吧!”

高爽看着他笑了笑:“今天没有测试题啦。明天一整天都是测试题时间,你们今天好好复习一下,明天上午我给你们出题。”

大家齐齐失望地叹了口气。莫楠在旁边插话说:“你们别叹气了,我估计高大师出的题会比较难,你们要今天做恐怕做不出来。听了这几天,我觉得每天的内容都理解得挺透的,可现在讲完了我从整体角度一琢磨又晕了。你们没有这种感觉么?难道是我老了?”

段倩点头说:“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晕还不至于,就是有点串不起来,确实需要复习一下。莫大师你不是老了,你是光坐一边听没有做题,所以体会不深。”

郭杰拍着胸脯说:“本大师觉得不晕,现在出题我就能做出来。我说这样有点不公平吧,本来都是当天测试的,这次一改时间让段倩她们有机会回去抓紧时间复习了。要是今天测试,我们组就赢定了!”

段倩不屑地反驳说:“刚才讲到factory的时候你还理解错了呢,你就是自我感觉良好而已。”

莫楠摆摆手说:“都别吵吵了,我觉得高大师安排明天测试是个好办法,我今天晚上也复习一下,争取明天一个人搞定这道题,让你们见识见识我莫某人的功力。”

高爽哈哈笑着说:“行,明天就分4组了。希望大家都能很快把题做出来。下面是答疑时间,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

程序员们纷纷提出有关AJS的一些问题,高爽都一一给出了细致的解答。

解答完这些问题,他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对莫楠说:“要不今天就到这儿?总结就放到明天测试之后好了。今天留出时间给大家复习吧。”

莫楠点头表示赞同,正要宣布培训结束,这时段倩小组里一位叫刘薇的女程序员举手问道:“高大师,我还想问个AJS以外的问题可以吗?”

高爽微笑着说:“当然,你说吧。”

刘薇说:“我看你写代码的速度很快,而且几乎从不出错。我也想能达到你这样的水平,怎样才是提高自己编程能力最快的方法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在场的很多程序员都想知道的,会议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都看着高爽。

高爽沉思了一会,答道:“我觉得写代码的速度快慢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在程序员典型的工作时间里,大约有30%在考虑算法,50%在调试,真正输入代码的时间恐怕不到20%,所以就算你写代码的速度能提高一倍,也不过节约了10%的时间而已。我觉得要提高自己的水平,关键在于减少那50%的调试时间,也就是减少出现算法错误的可能性。我也算不上高水平程序员,但是我见过的高手通常会花50%甚至更多地时间去考虑算法,考虑清楚后再动手写代码,调试需要的时间会很少。养成这个习惯,对于持续提高技术水平就有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刘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可是我看你在培训中写演示代码的时候,几乎不需要考虑算法的时间啊?”

高爽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段倩就插话说:“刘薇,这还不容易理解么。高大师对AJS那么熟悉,而且演示代码的算法又不复杂,他当然不需要考虑的时间啦。”

刘薇一想也对,就朝高爽笑了笑,表示自己没问题了。莫楠就宣布培训结束。

段倩把高爽送走回到办公室,一进门就接到一个电话,是宋琳打过来的。电话接通后,宋琳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倩啊,高爽这几天都在你们公司对吗?”

段倩觉得有点奇怪:“宋姐姐,他是在我们这里啊,给我们做了好几天的培训。他没跟你说吗?”

宋琳的口气显得有点担心:“说了。他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我有点担心他连续几天这么长时间用脑对身体不好。”

段倩安慰道:“放心吧。他这几天的状态可好了,思路特别清晰,心情也很愉快。他回家的情况有什么异常么?”

宋琳想了想说:“倒是也挺正常的,比以前话多一些,睡眠也没什么问题。我就是怕他这样时间长了不好。”

段倩松了口气,她劝宋琳说:“今天培训已经讲完了,明天还有个测试,基本也不用他费什么脑筋了。宋姐姐,我觉得高大哥现在心理上的那个坎已经过去了,你也得放松自己,不要总是忧心忡忡的,这样对你自己也不好。”

宋琳叹着气说:“小倩你说的挺对的。我感觉高爽现在确实是好多了,我自己倒是有了点心理障碍。本来看见他可以随意地做他想做的事应该高兴的,可我呢,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焦虑感,就怕他不注意保护自己将来又旧病复发。你可能体会不到,我这几年担惊受怕地过来,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只要他偶尔睡得不好,我就会特别紧张。”

段倩嗯了一声。她其实能体会到宋琳的习惯性焦虑。她还记得小的时候父母总是吵架,吵得很凶的时候俩人就总嚷嚷着要离婚,这时她的心里又难受又紧张,生怕被父母抛弃成为孤儿。好在当时朱斌已经是个半大小伙子了,习惯了父母从鸡毛蒜皮的小事一路升级到离婚的固定吵架套路,在她难过得哭的时候就带她溜出去玩,逗她开心。但就是这样,经过长时间的紧张,她每次听到父母吵架甚至仅仅是争论都会有一种焦虑感。她想,宋琳大概也是这样的心理吧。

她想到当时哥哥带她出去玩的场景,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就对宋琳说:“宋姐姐,我能体会到你这种心情。其实现在你们俩的情况都挺好的,我建议你们一起出去旅游一次,彻底放松一下,把那些不愉快的记忆都抛掉。反正你们现在也比较自由了,可以出去多玩一阵子,这样回来以后就是一个新的开始,多好啊。”

宋琳那边沉默了,似乎是在认真地思考这个建议。过了一会她有点犹豫地说:“高爽以前倒是说过,做完手头的项目就带我去加州玩一趟,可后来他病了……”

段倩高兴地说:“这个主意不错啊!你们俩去美国玩一个月,好好放松一下。哎呀,我真羡慕你们,我还没出过国呢!我哥下次去的时候我要让他也带上我,哼哼。”

宋琳又想了想说:“那样玩一趟得花好多钱呢…”

段倩不以为然地打断了她:“这是花钱买健康啊。你别瞻前顾后的啦。你们俩本来收入都挺高的,我看回来你就可以回律所上班了,高大哥身体恢复了,你也没必要再委屈自己。”

宋琳叹了口气:“我还是不太放心他一个人。他有点像个小孩,自己照顾不了自己。谢谢你这个建议了,我回头和高爽商量一下吧。”

段倩笑着说:“嗯,你说了高大哥肯定会很高兴的。去了记得多照点照片哦。我可能也玩不了那么久,到时候看你们的照片来挑几个好玩的地方。”

段倩刚放下电话,赵川就凑了过来:“段倩,我听见你电话里在说到高爽。是宋琳的电话么,她没什么事吧?”

段倩摇摇头感慨说:“宋姐姐真是不容易,高大哥好不容易熬出头了,她又因为长时间的焦虑有了心理阴影,真的要脱离现在的环境彻底放松一下才好。”

赵川试探地说:“哦,我正好有个事。下个月我们计划把系统切换到SFH云平台上,切换的头几天莫楠郭杰和我打算值班盯一下,我想问问高爽能不能也参加,万一有事可以让他帮忙处理。”

段倩瞥了他一眼说:“你们熬通宵,让高爽也陪着?这不行,他虽然现在恢复得不错,但是熬通宵这种事太冒险了。”

赵川挠了挠头说:“要不在小会议室里临时架个床给他睡觉,没事我们也不会叫他。这样行吗?”

段倩摇摇头:“这样他哪能睡得好。而且他这人的性格你又不是不了解,如果他来了,肯定要坚持和你们一起熬。不行,这样我可没法向宋姐姐交待。”

赵川为难地说:“那怎么办?系统切换可是大事,而且也是有风险的。”

段倩瞪了他一眼说:“高大哥对你们的系统又不了解!而且他也说了,对云计算没有什么研究。你们几个人熬就熬呗,何必非要拉着高大哥一起呢?”

赵川支吾着说:“你不知道,他上次做那个动态数据的演示只花了一周的时间,对我们的核心代码还有MDB都现看现学的。他说没研究是没研究,只要他想研究,SFH这种东西对他太小儿科了,估计有个一两天就够。我觉得还是有他参与比较稳妥,要不明天我问问他的意思,保证不勉强。”

段倩心里有点生气,她不想再和赵川讨论这件事了,扭头回了自己座位。

赵川自觉无趣,在原地呆立了几秒钟。他正打算回去干活,孙熙走过来找他说有重要的事情商量,俩人就一起进了大会议室。

孙熙在公司管理走上正轨后考虑的重要问题之一就是产品改名和企业形象总体设计的问题。原先Tony也提到过他们的产品名太单调,赵川当时没当回事,但孙熙觉得在大规模市场活动启动之前,必须完成这个重要的工作。

他对赵川提出的意见是,为了让老用户更容易接受新的产品名,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都参与到改名的过程中来,建议在现有用户中搞一个有奖征名的活动,拿出10万元作为奖金,奖励给最好的创意。

赵川在和孙熙搭档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受了他的很多影响,也开始认同Tony对于产品名的看法。这次他听了孙熙的点子顿时觉得非常巧妙:让老用户参与进来既能让他们及时注意到产品名的变化,又能减少他们的抵触心理,这真是一箭双雕的好办法。

俩人讨论了一番有奖征名活动的细节,敲定了一些宏观的原则和方法,打算把这个工作交给裴曼和陈艺去细化和执行。

孙熙对于这件事的进展感到很满意,他笑嘻嘻地说:“我看,可以让陈艺多抛头露面,以产品经理的身份去多和用户互动一下。”

赵川困惑地说:“可她不是产品经理啊?她来的时间不长,对产品还不了解,冒充产品经理会露陷的。万一在互动过程中给用户传递了错误信息,或者承诺了做不到的功能,那岂不是适得其反么?一定要有个人出头露面的话,裴曼会更合适一些。”

孙熙哈哈笑着摆摆手说:“赵总啊,你这就不了解用户的心理了。看到年轻漂亮的美女,谁还会纠缠产品的细节啊?这就叫互联网时代吸引眼球的策略,现在哪家公司不这么干?再说关于产品的细节问题,可以让莫楠配合一下,在陈艺背后提供支持,发扬一下团队精神嘛。”

赵川有点想不明白了。他琢磨了一会说:“好吧,你先别和陈艺提这件事,最好先和莫楠商量妥了再说。”

孙熙连连答应,马上就找莫楠商量去了。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8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