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56-57回

《码农故事》第五十六回

莫楠听到孙熙的提议,一开始有点摸不着头脑,后来总算明白了这是一种炒作策略。

他有点不满意地说:“老孙你这是啥意思?让我们给陈艺打下手?她根本不懂产品,除了拍个照还能干什么?”

孙熙有点尴尬地解释说:“你们可以配合一下嘛。我的设想是你每天发一两条开发的动态,比如开个技术讨论会啊,或者新功能上线啊,还有加班吃个夜宵啊什么的,让陈艺在中间假装是产品经理,每次找几个工程师在旁边一起拍个照。周末的内容就不用你们管了,陈艺可以拍点生活照,泡个温泉啊或者吃个自助餐什么的。这样可以拉近和用户的距离嘛。”

莫楠瞪着眼睛说:“这不是把我们的程序员当猴耍么?反正我不干,你自己找人吧,要有谁乐意跟着瞎搀和我也管不着。”

孙熙没料到莫楠会对这个主意如此反感,赶紧哄着莫楠:“这事随便找几个程序员就行了,当然用不着莫大师你出面啦。好吧,只要你不反对就行,找人的事我来。”

莫楠嘟囔着:“随便你吧,我还真不信有程序员会配合你们干这种掉价的事儿。”他接着低头调自己的代码,懒得再理孙熙了。

孙熙一看莫楠已经不是障碍了,又跑去找陈艺。陈艺听了心里挺高兴,但表面上又装出不太乐意的样子:“哎呀,我可不想让那么多人关注我,再说我也不太懂他们的产品开发呀。”

孙熙嘿嘿笑着说:“你放心吧,我帮你找几个工程师给你提供素材。你只要把自己包装好就行了。”

陈艺又假装推辞了一番,孙熙看出了她的心理,就大包大揽,保证除了拍照不用她多干别的活,最后陈艺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孙熙再给赵川汇报了一下讨论的结果,就给开发组群发了一份邮件,征集志愿者参与产品宣传活动。莫楠看到邮件标题都懒得看内容,就直接把邮件给删了。

第二天一早莫楠一到公司就看到一堆邮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居然已经有8位程序员报名参加产品宣传活动。

莫楠仔细看了一下名单,报名的都是单身男程序员。他看着邮件摇头叹气:“这帮子没出息的……”

郭杰在旁边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笑了笑说:“对于单身汉来说,和美女一起混的机会多难得。我看你要不是有小丽了,也得往上凑。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呀。”

莫楠摆了摆手:“别提了。小丽上星期就和我吹了。我饱什么汉啊,我都快饿死了。”

郭杰惊讶地说:“啊?吹了?我说你怎么最近很少往城里跑了。到底怎么回事?”

莫楠叹了口气说:“人家嫌咱没情趣。最近她老看一电视相亲节目,说看到里边的意大利帅哥还有海归白领特别有品位、懂生活,总盼着能请个长假去趟塞班岛啊米兰啊这些地方玩上三五个月的。咱相比之下就太土老帽了,周末活动就是麻辣烫鸳鸯火锅香辣蟹这种,天天套个帽衫一星期都不带换的。没完没了的加班,别说去国外玩了,连周末都没工夫陪她。总之吧,人家觉得咱不是她喜欢的那类人。”

郭杰听了有点哭笑不得:“你啊,确实有点太不修边幅了。出去约会好歹胡子刮干净了,穿件白衬衫,配上西裤皮鞋,吃饭请人姑娘吃个西餐呗。你好歹也是老资格的咨询顾问了,这点包装都不会么?我不信你当年在咨询公司干活连身西装都不穿。”

莫楠苦笑一声说:“说句实在的,一穿着西装我就浑身难受。前一阵子搬家,当年那身行头都找不到了。现在这把年纪,特别不愿意委屈自己,还是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吧。小丽虽然不错,但是我也不想为了她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那得多别扭啊。”

郭杰坚持道:“谈对象嘛,必要的包装还是需要的……”

莫楠一摆手:“打住打住。包装这俩字我现在听着就别扭,公司也讲包装,个人也讲包装。本来能自然地把你真实的优点表现出来是个好事,可是现在一包装都让了解你的圈内人反胃,光是蒙了不明真相的一小撮群众,这样的包装也太滥了。”

郭杰也懒得和他抬杠,笑笑说:“好吧好吧,反正我是已经有老婆了,用不着包装啦。”

这时高爽到了办公室,莫楠赶紧招呼工程师们进大会议室,准备做最后的大测试题。

高爽出的测试题果然比较难,他首先给出了自己前一阵帮赵川做的MDB后端动态数据服务API,然后要求用AJS做出动态数据表结构维护的前端界面,和测试服务器上的后端服务配合实现动态数据表的管理。

郭杰一看后端的API正好是自己前一阵用了一段时间的,已经很熟悉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哈哈哈,这个题太棒了!我觉得我们组半天就能做出来。”

段倩有点不服气:“你熟悉后端有什么用,今天的测试是前端界面,关键是AJS,你就别吹牛了。”

莫楠看了看题,对段倩表示赞同:“嗯,后端就是个调用,是个人看几眼就知道怎么做,关键还是前面的活儿。”

几个小组马上分头开始讨论,莫楠自己一个人琢磨了一会,很快就开始写起代码来。

到中午的时候,看起来郭杰的小组明显领先其他组,界面的样式都出来了,功能也实现了一大半。段倩的小组采用了不同的策略,先把共用的功能整理成了一套服务,样式都还没有开始做。另一个小组分工不太合理,几个人做的功能互相耦合太紧密,最后发现接口定义不合理,又要讨论如何返工,几个人急的满头大汗。

莫楠则一个人在旁边优哉游哉地写着代码,一句话也不说,别人也不知道他的进度怎么样了。

在楼下大厦食堂吃午饭的时候,段倩和高爽坐在了一起,悄悄地问:“昨天宋姐姐和你说了出去玩的事儿了吗?”

高爽点点头:“嗯,说了。我以前就答应过带她去的,一生病后来都忘了这件事了。”

段倩高兴地说:“你同意了?太好了,正好这一段时间你也不忙,就抓紧时间去呗。”

高爽答道:“我想到圣诞节的时候去,那时候比较有气氛。现在去吧,天气是不错,但不是特别有意思。”

段倩有点着急:“你们还是早点去吧。不然他们还要找你来一起熬通宵。”

高爽听着有点糊涂:“熬通宵?为什么要熬通宵啊?”

段倩往前后左右看了看,只见赵川在三个座位之外和孙熙、裴曼聊着什么,旁边也没有公司的其他同事,就轻轻地和高爽说:“他们打算下个月把系统迁移到SFH云平台上,切换的那几天要值班,想让你也参加。”

高爽想了想说:“原来是这个事情啊。那天听莫大师提到这个问题,我回去倒是大概看了看SFH云平台的情况,应该还是比较稳定可靠的。我觉得用不着这么紧张吧,即使是值班也不需要在办公室里守着,反正都是远程访问嘛。关键是切换之前要做好充分的测试。”

段倩听不太明白,她对云平台没有什么了解,但是听到高爽这么说,她也就放心了。她想了想又叮嘱高爽:“要是这样就好。反正他们看你现在没事了,说不定后面会经常找你帮忙,你也别太实在了,太麻烦的事别答应他们。本来你就是做技术顾问的,他们要是让你干太具体的活,你可千万别松口。”

高爽对她笑着说:“我知道。其实我觉得这里的人都挺好的,赵兄也帮了我不少忙,我帮他们干一点力所能及的活也是应该的。我现在心里有数,哪些事是我能做到的,哪些是我无能为力的,我会有分寸。你就放心吧。”

段倩笑了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郭杰端着盘子凑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段倩的旁边:“好哇,段倩你和高大师在这里窃窃私语,不会是想作弊吧?哼哼,被我发现了。”

段倩瞥了他一眼说:“作弊?题都公布半天了,我要作弊也是昨天作弊啊。”

高爽哈哈笑着说:“编程的测试没办法作弊,该怎么做前几天我都给你们讲过了,剩下的还得你们自己把代码写出来。这可不是几句话能说得明白的。”

郭杰嘿嘿笑着说:“那倒是。高大师,我现在有个想法,既然前端可以用AJS改造,其实后端的JAVA代码也可以重构成NJS的单线程异步服务,这样性能是不是会更好呢?”

高爽点点头:“嗯,我前一段帮你们做动态数据那套框架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不过这个恐怕得等你们先把这6个月的开发计划完成以后再慢慢来,而且重构是个风险比较大的事情,你们得先把NJS研究透了才能一步一步做起来。”

郭杰赞同地说:“是啊。我以前看过一点NJS的东西,不过也没有开发经验,就是觉得这个平台挺不错的,很想用它来做开发。而且学会了AJS以后,感觉前端AJS后端NJS简直是绝配啊。对了高大师,你用过NJS么?”

高爽答道:“没有,我也只是刚接触到了一点。不过好在它的核心是浏览器用的一个Javascript引擎,所以要学起来应该还不会太难吧。”

郭杰有点困惑地说:“我看了看觉得还挺难的,关键是它的异步模式有时候在思维上和JAVA差别太大了,而且数据库IO的时候又是阻塞的,有时候看着代码嵌套的回调函数感觉晕晕乎乎的。”

段倩插话说:“难者不会,会者不难。AJS也有一样的问题,我倒是觉得还比较好理解。可能是你前端做得少,所以思维上习惯了同步的方式。”

高爽笑了笑说:“NJS比较新了,我也不会。既然你们有可能用到它,有时间我也学习一下。”

郭杰竖起大拇指赞道:“太好了。有空你再给我们做个NJS培训呗。不过到底用不用NJS我说了不算,得听莫大师的。”

吃完午饭,几个小组又热火朝天地开始干活。段倩的小组把服务部分做好以后,发现样式和控制逻辑做起来非常快,很快就赶上了郭杰小组的进度。郭杰的组却在数据更新方法上遇到了问题,分开写的几段数据校验代码出现了不一致。

眼看段倩小组就快要完成了,郭杰有点心急,他也顾不上和小组成员讨论了,直接拿过别人的代码就开始修改,折腾一番后,终于把功能做完了。

郭杰又跑了一遍测试,发现全部通过,就振臂高呼起来:“我们做完了!第一!”

高爽微笑着过来看了一遍他们的演示和代码,点头表示通过。郭杰和组员们一看高爽认可了他们的代码,都一起欢呼起来。

这时,段倩的小组也完成了,但是因为第一被郭杰抢到了,她们的情绪并不高。

高爽又去段倩的组查看了一番,点了点头,转身又去看另外一个小组的情况。

最后的这个小组显然已经陷入僵局了,返工的代码依旧没有清晰的接口,几个人写的代码就是配合不起来,一时还找不到问题的源头在哪里。高爽耐心地看了一会儿代码,然后提示他们某个共用的回调函数的参数有不一致的问题。几个人恍然大悟,赶紧接着修改代码。

这时莫楠也完成了自己的代码,叫高爽过去看。高爽仔细地看了他的演示和代码,赞许地拍了拍莫楠的肩膀,看了看时间还有20分钟,就让完成了测试题的小组可以休息一会,等最后一个小组的结果。

15分钟后,最后一个小组终于也完成了测试题。高爽很高兴,他没想到这次培训的效果这么好,最后这个题已经是相当接近实际需求了,所有的组都能顺利完成,说明大家已经基本掌握了AJS的开发方法了。

大家都回到大会议室,等待高爽宣布结果。高爽微笑着看着大家说:“今天的测试题比较难,但是大家都完成了,这很了不起。比赛的结果是郭杰组获得了第一名。”

郭杰小组的程序员都欢呼起来,他们互相击掌庆祝,非常开心。赵川也被欢呼声吸引过来,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庆祝,忍不住地微笑着。他能感受到这种经过艰苦努力之后的成就感。他回顾自己的过去,不也总是被这种成就感所引导,才会不断去追求更有挑战性的目标吗?

郭杰庆祝完了之后又问道:“高大师,奖品是什么啊?”

高爽示意郭杰别着急:“等一下啊。我还要说的是,就代码质量而言,段倩组和莫大师的代码结构更合理,虽然他们的速度慢了一点,但是从架构设计的角度,我觉得他们的代码更值得推崇。大家有空可以去拿他们的代码来好好看一看。”

这下轮到段倩小组的程序员们欢呼了。高爽微笑着说:“不过,按照规则,奖品还是要发给郭杰小组。这次的奖品是进口原版CD4套,分别是甲壳虫、Bob Dylan、滚石乐队还有Pink Floyd。正好一人一套,你们内部分一下吧。”

郭杰代表小组领取了奖品并表示了感谢。赵川看着郭杰、段倩和莫楠他们,心里感到一丝欣慰。虽然自己已经没有精力投入到一线开发工作中,但在高爽的带动下,公司在技术方面总算是后继有人了。
<待续>
《码农故事》第五十七回

培训结束后,赵川又找到高爽讨论云平台的事情。他找了个小会议室,把莫楠和郭杰也都叫来一起讨论。

高爽表示想先看一下莫楠和郭杰已经做了的测试情况,郭杰就做了个现场演示,还把自己这一段时间的统计分析也展示了出来。

高爽看完说:“我觉得你们的测试工作做得非常充分了,SFH的效果也很好,我自己想不出来还有什么需要提醒你们的了。”

赵川问道:“我们打算下个月底做切换,测试的时间还比较充分。现在的问题是,第一阶段开发的新功能到时候也要部署上去,切换的整体复杂度比较高。你下个月底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在切换的前几天来现场看看?要是有你坐镇,我们心里会更踏实。”

高爽思索了一会答道:“我到现场没问题。不过我还是不建议你们把旧系统移植和新功能部署放在一个时间点上,这样出现问题也不容易调试。”

莫楠一拍大腿:“太对了。我也一直有这个担心,万一系统挂了都不知道到底是SFH的问题还是新功能的问题。”

郭杰赶紧呸了几声:“莫大师天天乌鸦嘴,要不就是系统挂了要不就是数据丢了的,真不吉利。要是分两次部署倒是好,不过两次之间起码要留出半个月时间吧?第一次的部署稳定了才能做第二次嘛。”

莫楠想了想说:“我觉得最好留出一个月时间。咱们玩这个云平台毕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得多留出点富余比较保险。”

赵川这时插话说:“这么算的话,下周就得做现有系统的切换了。来得及么?”

郭杰比较有把握地说:“来得及倒是来得及,只要SFH的稳定性有保障,基本上切过去没有什么问题了。”

莫楠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头一个月可以在我们自己的服务器上部署一个MDB的集群,在后台自动备份SFH上的数据。应用服务器也别关先留着,万一SFH上的服务出现问题,咱们只要改个DNS映射就可以切回来,数据也不会丢。”

高爽听完赞道:“莫大师这个办法好。这样就双保险了。”

郭杰也高兴地看着赵川说:“这下妥了!老大咱们下周切呗?”

赵川心里琢磨着莫楠的办法,眼睛还是看着高爽,似乎想让高爽给他吃个定心丸。

高爽笑笑说:“赵兄,SFH我远不如莫大师和郭大师在行。我甚至都没有申请过它的instance,更没有实际部署经验。他们两位的意见我觉得是相当可靠的。”

赵川点点头,还是不说话。

高爽猜到了赵川的意思,又补充道:“如果你们需要我到时候一起来调试,我也可以来帮忙,给莫大师他们打打下手。”

赵川听到这里眼睛一亮正要说话,就看见莫楠使劲摆着手说:“高大师你骂人,你来了我们都是打下手的才对。对了,为啥你不申请个instance玩玩呢?我和郭杰都觉得这东西还挺好玩的。”

高爽答道:“说来好笑,免费instance也需要提供信用卡号,可我和宋琳都没有信用卡,所以申请不了。”

郭杰赶紧插嘴说:“没事,我把我们的账号给你,你直接上去玩就行了。”

高爽摇头说:“不好,你们这是测试环境,最好别多个人去动,到时候出问题都不知道是谁弄乱的。”

郭杰和莫楠一想也对,都一时语塞了。赵川终于插上一句话:“这好办,公司正好刚给我办了个公务信用卡,高大师你先拿去用。既然高大师下周能过来帮忙,那咱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下周切换吧。”

郭杰激动地拍了一下手:“太棒了!我简直都有点等不及了。”

莫楠不紧不慢地说:“别急啊,还有一周时间,咱们还得多考虑特殊的那些情况。比如要是有人DDoS你扛得住吗?这些都得有预案才好。”

郭杰想了想,觉得莫楠的考虑不无道理。这么看起来一周时间还真的挺紧张的。

几个人又具体讨论了一番,整理出三十多条需要准备的预案。郭杰和莫楠分工,一人领了十几条各自研究去了。

采用AJS做前端框架之后,整个前端开发小组的效率有了明显的提高,莫楠非常高兴,暂时把开发的整体协调交给段倩负责,自己和郭杰就埋头于切换SFH云平台的准备工作。

裴曼和陈艺组织的有奖征名活动也在用户中取得了比较热烈的响应,特别是陈艺的一组照片在用户当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用户们纷纷赞叹说,没想到他们用了这么久的社交平台是一个如此年轻时尚的美女设计的,难怪系统的界面这么漂亮呢!

根据裴曼的统计,这一举措使整体用户活跃度增加了5%,也起到了吸引用户参加有奖征名活动的效果。经过一周的评选,最终一名昵称叫“帕维尔”的网友提出的“汇健康”成为了得票数最多的名字,获得了8万元的大奖,还有其他10名用户也得到了500-5000的一二三等奖。

看到征名活动的结果后,孙熙就兴冲冲地去找赵川汇报,正好碰到莫楠在赵川那里讨论平台切换的事情。他和郭杰这一周都在用各种方法模拟用户访问和黑客攻击,测试云平台上系统的响应,基本已经有把握了。整套的紧急预案也已经做好,并且经过了大量的测试。

赵川很关心高爽试用的情况,莫楠说这几天都和高爽有沟通,高爽在自己的instance里按他们的预案做了一些测试,对他们的测试结果也是满意的。于是赵川拍板决定周六晚上24时切换系统,让莫楠提前在首页上贴出通知,告诉用户到时候有系统维护。

孙熙在一边耐心地等莫楠和赵川谈完。等莫楠走了之后,他才告诉赵川评选结果的情况。赵川听了汇报很满意,让孙熙继续处理后续的域名更换和相关的市场活动。孙熙又告诉他,因为有Tony帮忙以及和阿黄的良好关系,开发区的50万元海归创新基金已经批下来了,一个月之内就会到账。此外他还通过阿黄的关系申请被列入开发区重点支持企业,这个好处就更多了:作为开发区重点宣传的企业,有机会接待来自全国各地来的领导参观,每年还有大约30多万元的支持基金。这件事据阿黄说希望也很大,有阿黄在开发区帮忙推动,估计两个月之内就可以批下来。

赵川听到后面这个消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作为公务员,阿黄以前是很怕同学找他帮忙办事的,基本上都是能推就推。就是这次迁入开发区,赵川一直觉得,与其说是阿黄帮他的忙,不如说是他送了阿黄一个人情。一个已经得到2000万风险投资的高科技创业公司迁入四面都是荒地的开发区,得到的好处只是可以免费用几年办公室而已。要不是有这层同学关系,他还未必考虑呢。可是现在阿黄看起来和孙熙关系拉得挺近,居然频频主动帮忙,这和阿黄以前谨小慎微的性格反差真不小。从这里可以看出孙熙办事的能力确实很强。

随着共事时间的增长,赵川越来越认识到孙熙真的是他很需要的人,甚至相比之下Tony都黯然失色了。Tony也许在运营管理思路和大方向的把握上能给公司带来很多价值,但是孙熙是那种可以独当一面把一件件事情办成办好的人。你可以一个月都不知道他具体在干什么,但是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带给你一些惊喜。虽然他偶尔有些思路听起来不是那么靠谱,但是结果一定都是很好的。Tony曾经在和他谈到孙熙时说:“He definately knows something that we don’t know.”,这也许就是Tony信任他和推崇他的原因吧。

虽然孙熙的工作令他满意,但他现在最关心的其实还是平台切换的事情,他知道,光是这一件事可以在后面一年多时间里给公司省下上百万元的资金,但是承担的风险也是相当大的,所以绝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周六照例大家都来加班了,但是为了准备晚上的系统切换,赵川提前了一个小时让大家下班下先回家休息。吃过晚饭,赵川就早早来到办公室等待着。过了一会高爽也到了,俩人聊了一会准备工作的情况,高爽对莫楠和郭杰做的工作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觉得他们俩搭档干活的质量非常高。

正说着,莫楠和郭杰一起来了,莫楠一进来就嚷嚷着:“老大你选的这日子真不怎么样,人家郭杰的老婆好不容易今天出差回来刚下飞机,郭杰还一晚上都回不了家,你说这多不人道哇。”

郭杰尴尬地说道:“没事没事,咱们忙活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今天晚上这一下子么?刚才电话里我已经跟老婆解释过了,她也没啥意见。”

赵川很不好意思地说:“哎呀,真是抱歉,我不知道有这样的冲突。要不然郭杰你早点回去,不用等到天亮了。我们几个人盯着就行。”

郭杰很坚决地摆着手说:“不行不行,这么大的事情,我哪能放心先跑路啊。我明天上午再回去陪她也没关系的,反正这么多年我们也都习惯了,大家都有生活自理能力。”

莫楠一屁股坐在自己座位上,打开SFH控制台再做一次服务器状态检查,一边嘴里嘀咕着:“子曰,小别胜新婚,春宵一刻金不换。郭大师不愧是大师,定力确实可以,离成佛的状态不远啦。”

郭杰哈哈笑着说:“我这不是跟着你混了这么长时间,才稍微有了点长进么。成佛指标不多,要有也得先紧着你来啊。”

赵川和高爽正在笑着,段倩推开门进来了。赵川惊讶地问:“段倩你怎么也来了?这切换的事情不需要你跟着熬夜的。”

段倩笑了笑说:“是宋姐姐让我过来带个话给高大哥,让他注意休息,没事就别熬夜。”

赵川挠了挠头。他知道段倩对此事的一贯态度,也明白段倩的来意。他赶紧一拍脑袋说:“哦对对对,高大师不需要在办公室里值班。我看这样吧,段倩你去开发区管委会的招待所给高大师订个房间,让高大师先去休息,有问题我们再找他。你呢也不用在这里熬了,订完宾馆就回家休息吧。”

莫楠刷新了几下服务器状态,插话说:“没错。高大师你就踏踏实实睡觉吧。我觉得不会有什么问题。”

郭杰手里拿着手机,边和老婆来回发着短信边赞同道:“嗯,我看也是。有我和莫大师顶着,SFH这点小事不需要惊动高大师。”

段倩一听马上对高爽说:“高大哥,我也觉得这样安排比较好。只要你在这里我们找你方便就行了,用不着一晚上都在这里呆着。”

高爽推辞道:“没必要吧,我在小会议室里的沙发上也能睡。当年做开发睡沙发都习惯了,其实挺舒服的,一旦有事也能马上开始干活。”

莫楠和段倩都表示反对,郭杰也凑了过来,最后三个人连哄带劝的,终于让高爽同意跟着段倩去招待所休息。

走在去开发区管委会大楼侧面副楼的路上,高爽感叹说:“你们何必那么客气呢?我也是苦孩子出身,熬个夜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段倩有点不高兴地说:“我觉得老大不地道,知道你身体没完全恢复还非要让你来干这种无聊的事情。你别管他们,到了房间把手机关掉电话线拔了,好好睡一觉。我才不信呢,没你帮忙他们就不能干活了。哼。”

高爽笑着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今天确实也挺关键的,要是我能帮上点忙也好。不过云计算我确实没有多少经验,所以也只能凑凑热闹。其实莫楠和郭杰在这方面研究得比较深入,他们的水平比我强多了。要是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我恐怕更没办法。”

段倩又哼了一声:“要是这样就不该叫你过来嘛。他们自己折腾惯了,觉得折腾别人也是应该的。”

俩人说着话走进了招待所的小院子。这所名为开发区管委会招待所的三层小楼位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大楼的后方,从外部看并不起眼,但是据孙熙说里面的设施还是不错的,还有个小游泳池,房间也是照着四星级标准装修,在开发区里算是个最有档次的宾馆。但由于这个招待所规模小接待能力不足,所以并不对外开放,只接受管委会和部分入园企业的预订。

段倩以前也没有来过这里,看着院子里的灯红酒绿,觉得和周边的工地和荒地反差还是挺大的。高爽也赞同地说,感觉像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

俩人正感叹着往里走,段倩突然远远地看见一辆高档汽车开进来直接停在了门厅,接着从车里下来一个年轻的女孩,看起来很眼熟。段倩又仔细看了两眼,忍不住惊讶地呆在了原地:这不是陈艺吗?她明明下班就先走了,怎么也来这里了呢?而且还换了一身晚礼服,和白天简直判若两人了。

正在她诧异的时候,陈艺已经熟门熟路地走进了招待所的大堂。汽车很快开走了。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1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