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62-63回

《码农故事》第六十二回
回到家,赵川突然想起一开始裴曼说的那句话,让他要提防孙熙。他回头想想,裴曼虽然是很随意地说的这句话,但是似乎意味深长。孙熙到底有什么需要他提防的事情呢?
 
他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听饮料随意地喝着,脑子里在琢磨相关的这几个人:孙熙、裴曼、陈艺。看起来陈艺的问题最大,孙熙则对她有所偏袒,但是他不相信孙熙会伙同陈艺一起骗公司的钱。他想,孙熙作为Tony的合伙人,一年少说也有上千万的收入,他犯的着费那么大劲一万两万的贪吗?而且他管着财务,要是想贪的话,把公司账上的钱挪出去干点什么都省事多了。
 
裴曼这人呢,做起事来是很能干的,但有时喜欢表现自己,和陈艺发生冲突也许会有这样的因素在起作用。从孙熙的说法上来看,也许裴曼有点夸大了陈艺的问题,才会让两个人的矛盾激化。尤其是最近,陈艺的帖子在群组里引发了很大的关注,也得到了孙熙的赞赏,裴曼也许会觉得心里不平衡,毕竟她才是干活最多的人,而陈艺只是每天拍个照片而已。
 
现在他该怎么处理呢?裴曼看上去是真的想离开了,估计很难把她留住。问题是最近的市场计划都是她做的,要找个人来接手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能找到,招聘和交接的时间也会比较长。这样肯定会影响到整个计划的实施。
 
他摇摇头,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一阵困意也涌了上来。他硬撑着继续琢磨:要不就直接交给孙熙来处理?他似乎有无限的资源,也许招聘一个新的市场经理会非常快。可是裴曼提醒自己要提防孙熙是值得注意的,就算孙熙没有什么问题,自己也需要对公司有控制能力。如果新的市场经理也是他招来的人,加上已经来了的财务和人事经理,除了技术之外的职能部门就都是他的人了,孙熙就算没有什么职位也能一手遮天,到时候连给他透露内情的人都没有了。
 
考虑到这种可能,他心里开始觉得有点不踏实,打定主意要尽全力留下裴曼。可这件事看起来比招聘一个新的市场经理还难。他越想越觉得心烦意乱,本来创业是因为可以专心做开发做产品,现在可倒好,离技术是越来越远,反倒一头扎到自己最不喜欢的人事关系里面去了。
 
他又喝了一口饮料,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什么叫骑虎难下,什么叫开弓没有回头箭,什么叫上了贼船下不来,他可算是体会到了。他有点悲观地想,管他呢,反正自己是想不明白了,干脆先不想了。裴曼不是还没正式提出辞职吗?也许过两天她自己想通了也说不定呢。就算她想不通,等正式提出来了再说。这件事最坏能坏到哪里去?无非就是事情黄了,大不了再去找个工作上班挣钱嘛。
 
想到这儿,赵川心里一下子平静了。他一仰脖子把剩下的一点饮料喝完,顺手把饮料罐往垃圾桶里一扔,连脸都懒得洗,就直接上床睡觉去了。
 
出乎赵川意料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市场部居然风平浪静。裴曼还是照常在积极地推动市场活动的准备,陈艺做事也认真多了,两人基本没有发生什么矛盾,赵川不禁有点怀疑那天裴曼和自己的交谈是他自己的幻觉。
 
Tony这几天也频频来到公司,他说他一直在和开发区管委会谈一笔大投资,最近快要有结果了,现在正在和相关的领导谈合作的一些细节问题。他每次都会和赵川聊一会公司的事情,嘱咐赵川和孙熙一定要好好合作,特别强调业务管理的分工要明确,似乎从孙熙那里听到了一些风声。每次谈完话,Tony就让孙熙陪他去管委会见领导去了。
 
赵川心里明白,Tony肯定是支持孙熙的。他想,既然Tony是大投资人,孙熙也是他自己定的人选,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从财务风险上来说,Tony才是下了最大赌注的赌徒。
 
到了周五下午,赵川接到了朱斌的电话。朱斌提起了上次见面约定请他来家里吃饭的事情,对自己拖了这么长时间表示道歉,解释说是因为他的黄瓜实验一直进展不顺利,直到最近几天才有了比较大的突破,所以想看看他周末是否有空来见面聊聊。
 
赵川接到电话猛然想起,最近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正好可以请教一下朱斌,于是他很痛快地答应了周六中午赴约。
 
第二天,赵川如约赶到朱斌家,朱斌兴致勃勃地带他参观了自己培育的最新品种黄瓜,并给他讲述了这种黄瓜作为免疫载体的巨大应用前景。他略带遗憾地说,可惜现在的实验结果还不太稳定,他在后期还需要继续提高实验的质量。
 
赵川对朱斌讲的东西一点也不感兴趣,他心里想着的还是自己公司里那些理不清的关系。可是朱斌根本没给他插嘴的机会,一直滔滔不绝地介绍了半个多小时,直到老婆喊他们来吃饭,才恋恋不舍地带着赵川回到了客厅。
 
赵川坐下后又恭维了朱斌几句,才找到机会说起公司的这些事情。朱斌听完没有表态,只是说根据现有这些信息还不足以下任何结论。
 
赵川也觉得朱斌的看法是对的,可他还是有点不甘心:“老朱,那你说这件事我该怎么处理呢?”
 
朱斌又想了一会儿说:“如果你非要把这件事搞明白,可以从市场部那个小姑娘的业务入手查一下。把她经手的单据都找出来看看,筛筛她负责的业务里有多少水分。然后再看审批的过程里孙熙是怎么做的。这样就可以和市场经理提供的信息互相印证。不过你还是尽量不要惊动其他人,水至清则无鱼嘛。”
 
赵川点点头:“有道理。我得想想怎么把这些单据找过来,还不要让孙熙感觉不对。毕竟这些业务一直是他主管。”
 
这时候门铃响了,朱斌媳妇赶紧站起来去开门,进来的是段倩。朱斌媳妇看到她高兴地说:“哎呀,小倩你过来为啥不提前说一声,我好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段倩笑着说:“没事,我今天逛街逛到附近,一看到中午了就跑过来的。你做的菜都好吃,我随便吃点就行啦。”她说着话走到客厅,正好一下子看见赵川,惊讶地说:“咦,老大你也在啊。”
 
赵川朝她笑笑打着招呼,朱斌说:“小赵是我请来的。小倩你来得正好,我们刚开始吃饭,一起来吃点吧。”
 
段倩答应着在朱斌媳妇的座位旁边找了个空位子坐下了,朱斌媳妇去给她盛了一碗饭过来。
 
段倩接过饭碗,笑嘻嘻地看着桌子上的菜说:“哇,好香呀!嫂子我一看到你做的菜就觉得饿了。”
 
朱斌媳妇微笑地看着她说:“快吃吧。早知道你要来我再多做两个菜。”
 
段倩到了朱斌家特别随意,显得又小了几岁似的。她一边吃着饭一边和朱斌媳妇闲聊着,感觉倒不像是小姑和嫂子在聊天,倒像是一对母女。
 
朱斌吃了几口饭,突然悄悄地对赵川说:“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是不是可以也从小倩这边核实一下?”
 
赵川想了想,觉得段倩也不算外人,还是值得信任的,于是点了点头。
 
朱斌就打断了两个女人的谈话,把赵川和他沟通的情况告诉了段倩,然后问她是否也听到过类似的事情。
 
段倩听完了觉得简直不敢相信,怎么公司里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而且这些事就发生在她身边,她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她又想了想答道:“没有。我一直在开发这边,对裴曼那边的事情知道得很少。对了,就是那个陈艺炒作的问题,其实我一直想找机会和老大说的,我们这边都觉得这样早晚一天会穿帮。虽然我每天都会帮她把关里面涉及到开发的内容,但是毕竟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啊。”
 
赵川点点头表示理解,心里略微有点失望。他本来还寄希望于段倩从裴曼或者陈艺那边得到一些信息,这样可以省去查找单据的麻烦。现在看来,陈艺和裴曼的口风还都挺严的。
 
朱斌倒是觉得也正常。他这个妹子平时就不爱打听消息,总是闷头干活,如果有什么消息她能听到的话,那估计全公司也差不多都知道了。他看出来赵川的失望,就招呼赵川先吃饭。
 
段倩吃了几口饭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她抬起头说:“哦对了,我听到一个事情好像有点奇怪,但是不一定和你们说的事情有关系。”
 
赵川和朱斌马上都关注地看着段倩,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段倩边回忆边说:“这是刘薇偷偷告诉我的。上回有奖征名活动的时候,孙总私下找到她,让她在管理界面做了一个修改投票数的功能,在界面里还不能看出来,而是按一套组合键来激活一个输入框进行修改。孙总说这是为了营造火爆的气氛,如果投票人数太少就可以用上这个功能,让用户感觉投票的人很多。这事刘薇让我不要和其他程序员说,她说孙总反复叮嘱她这是秘密,泄露出去会对公司的声誉不利。”
 
赵川惊奇地问:“刘薇一个人就能增加这个功能?她不是做前端的吗?”
 
段倩答道:“是啊。当时正好她负责做这部分,本来征名投票就是在原来的群组内投票的基础上改的,后台的服务不用动,还是原来那套动态数据的服务。所以只要做好了前端,表单提交给后台RESTful API就可以修改后台数据了。”
 
赵川点点头沉思起来。孙熙这么做倒也符合他一贯的风格,不择手段地达到目的。这次是营造火爆的投票氛围,看上去他也做到了,整个投票确实吸引了很多的人气,这也是在自己意料之外的。但是,这里边也会有什么问题吗?
 
这时朱斌听完了先问道:“小倩,事后你们有没有去看一下系统日志,这个功能有没有被用到?”
 
段倩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听刘薇那么一说而已,也没太当个事。刘薇是前端开发,看不到后台日志,而且她可能也没想到这些。”
 
赵川叹了口气说:“我算什么CEO啊。公司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情,而我竟然是最后才知道的。”
 
朱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CEO倒不一定要知道所有的事,但是最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先知道。我看这件事还不一定有多大,你回头私下找机会了解一下吧。”
 
赵川摇摇头:“昨天裴曼跟我说,觉得公司变了,不像以前了。这种话以前莫楠也说过,我没在意。本来盼着投资进来就是能改变公司,让我们更有效率。可裴曼这么说,我觉得震动挺大。她一向是最盼着公司改变的,也很认同Tony和孙熙的能力。可昨天她居然也说公司变得让她接受不了了,我就觉得孙熙的问题可能不小。”
 
朱斌笑了笑说:“这个孙熙做事的路子确实有点野,不过现在社会上能办成事的好多都是这样的,说白了就是没有底线,孤注一掷。我们投资圈子里这样的人也不少,特别是有几位形象背景好而且能说会道的,在社交网络上天天发励志故事或者揭露社会阴暗面,骗到粉丝以后就开始发软文、卖产品、搞募捐,虽然圈子里的正经人都看不起他们,但是人家赚起钱来快得很。”
 
段倩不以为然地说:“哥,人家发励志故事和揭露社会阴暗面怎么了?我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是听了好几个投资人的讲座才想明白自己要干什么的,他们可以算是我人生中的导师了。再说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家就是有知名度,靠这个赚钱也是合法的。”
 
朱斌懒得和段倩争论,他轻描淡写地说:“小倩,你太年轻,这些事还弄不明白。对了,你嫂子买了两张今晚的演出票,我本来就不太想去,正好你来了,你陪你嫂子去看吧。”
 
朱斌媳妇拉着段倩说:“你哥真没品位,这么好的交响乐演出他居然不感兴趣,我特地买了第二排的票呢!小倩,那你陪我去吧?”
 
段倩笑着点点头:“好啊好啊,我正好晚上没事。我哥是惦记他的实验结果吧?正好我占了个便宜。”
 
朱斌又接着对赵川说:“小赵啊,这些事你要谨慎处理,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很多创业小团队在拿到投资扩大规模之后,都会出现一些管理或者人际上的问题,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一个小创业公司当规模上去以后,就不再是开始那个志同道合小团队的氛围了。你作为掌舵人,也要尽快适应这一新情况,而且让老团队也明白这种变化的合理性。”
 
赵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个道理其实他也想过,莫楠他们觉得公司变了,可能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认识到这个道理,或者认识到了但不愿意接受。可是不扩大规模就只能一直孤芳自赏,最后被竞争对手吃掉,所以扩大规模这条路是非走不可的。
 
他想,朱斌说这番话的意思,大概是提醒他要做好一些思想准备,万一在陈艺甚至孙熙那里发现什么问题,也要冷静处理,不能搞成鱼死网破,毕竟一方是创业方,一方是投资方,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但是这个分寸可不好把握,朱斌是见多识广了,这些事情估计也见了不少,可对他来说都是第一次遇到,到时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持冷静的头脑。这关系到人的事情真是复杂。
 
朱斌看得出他已经在考虑自己的忠告,也就不再多说了。
 
<待续>
《码农故事》第六十三回
吃完午饭,赵川就离开了朱斌家。回家路上正好经过公司的时候,他心想,今天没安排加班,正好趁着没人去查一下市场那边的单据,看看陈艺到底有什么问题。
 
到了公司,果然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可他发现市场部存放业务相关单据的柜子上着锁。而他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他琢磨着,是不是打个电话找裴曼过来?也不好,这样显得动作太大了。还是另外找机会再看吧。
 
赵川心里有点遗憾,但又无可奈何。他正想走,突然又想起在饭桌上听段倩讲到孙熙授意刘薇在投票界面暗藏增加得票数的功能这件事时,朱斌随意地问起段倩有没有看过后台日志的事情。当时他并没有在意,可现在他猛然想到,自己可以看一下日志,看看孙熙拿那个暗藏功能做了什么手脚。
 
打开日志一看,赵川不禁吃了一惊。由陈艺负责的投票管理员账号短短几天时间里提交了上百次修改请求,每次多则增加三四十个投票,少则增加五六次,但是每次修改的都是同一个人的票数,就是最后获得大奖的那位网友。这些修改使这位网友的得票数增加了十几倍,获得了得票数第一。这是明显的作弊行为!
 
赵川明白,这肯定是孙熙授意陈艺做的。高频率低数额的修改方式,让票数的增长显得比较自然,还能一直保持领先位置。所以最后围观的用户都没有发现有作弊的情况。但孙熙毕竟没有多少技术背景,估计他以为操作完就没事了,没想到在日志里会留下痕迹,这下让他露出了狐狸尾巴。
 
赵川感到一阵剧烈的心痛。自己费尽苦心做的系统竟然被这样的滥用了。这不仅让公司白白付出了8万元给一个并不受欢迎的产品名,而且一旦真相被揭露出来,公司的声誉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更关键的是,这对他热爱的编程工作是一种严重的亵渎。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觉得孙熙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自己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行为。这种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合作伙伴,今后他又该如何与其共事?
 
一叶而知秋,从这一件事上就基本可以判断,裴曼说的那些问题多半是属实的。孙熙和陈艺心怀叵测,估计背着他做了不少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裴曼看到前景不妙,自然会选择离开。这样一来,运营那边就漆黑一片,他们会更加肆无忌惮。
 
赵川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气愤、难过、无助、后悔的情绪都涌上心头,还带着一点孤独感和绝望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又该怪谁呢?怪Tony用人不当?人家给投资的时候就明白说了要让孙熙进来,运营和财务自己也确实不在行。怪老朱没有提醒自己?老朱作为投资人和朋友,该提醒的也都提醒了,最后还是让自己拿的主意。
 
其他人就更扯不上了,莫楠发牢骚发了不止一次,自己也没有听进去。要怪,只能怪自己太急于拿到投资,对两种文化的差异没太当回事,或者像莫楠有一次发牢骚的时候说的,他是“选择性失明”,自己骗了自己。
 
他又想起朱斌对他要冷静处理的叮嘱,不禁苦笑起来,看来老朱当时说这句话并不是随意说的。老朱不愧是个老江湖,他当时肯定已经嗅到了一点异常的气息,预感到问题不小,要不然他不会轻易说出这种意味深长的话来。老朱应该也是好意,不希望自己的冲动让各方矛盾激化,否则可能会把公司毁掉。
 
他使劲掐着自己的虎口。现在的事情如此严重,怎么能冷静得起来?可换个角度来看,就算他不冷静,他又能怎么样做?如果他主动发难和Tony摊牌赶孙熙走,Tony自然不会同意,而大部分董事都是支持Tony的,又有谁会站在他这一边?自己肯定是势单力孤,几个大股东里最多有个莫楠支持他,恐怕老朱都不会帮自己。
 
赵川的胸口开始发闷,有一股气憋着出不来,让他感觉有点窒息。他用两手使劲按着自己的脑袋,抑制着自己想喊叫甚至想掀翻桌子的冲动。和自己较了一阵劲之后,他终于从椅子上无力地滑落,最后不知不觉中已经躺在了地板上,眼角淌出两行热泪。
 
赵川躺在地板上,两手垫在后脑勺下,呆呆地看着窗外的天空,任由眼泪流下来,头脑里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大脑才恢复了活动。他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反复地念叨着:这天空多蓝,阳光多温暖,小鸟多自由啊。为什么我不是一只小鸟,自由地飞翔在天空中呢?不用再想着下一个目标,不用和那些下三滥的人斗,也没有什么烦恼,什么也不用想,只是简单地飞翔就好,想飞向哪里就飞向哪里。这样多好,多好啊。
 
慢慢地,他的眼睛又模糊了。他干脆闭上眼睛,任由思绪任意蔓延。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也没兴趣看到底是谁,就任由手机不停地响着,眼睛闭着,思绪却还是飘在窗外。
 
手机一直响了好长时间才断了。赵川突然感到一阵轻松。对了,就这样,不要再去管这些事,随它去。公司到底能不能把规模做大?关我什么事。孙熙和陈艺到底还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管他呢。对了,莫楠和段倩上次争论的开发计划自己都忘了看了,正好放一边去。这么多年熬过来就没有好好地出去玩过,干脆休个长假,撒手不管了!
 
可是一想到莫楠和段倩,赵川本已僵硬的心又颤动了一下,生出一丝异样的愧疚情绪。他想到当年莫楠跟着他辞职出来创业,跟着他熬夜干活,跟着他变卖房产,想到段倩交到他手里的里面有她全部存款的存折,他又觉得自己身上背负了很多东西,没办法撒手,神经却已经有点麻木了。
 
小鸟为什么能自由自在地飞翔?因为它们身上没有背负重量。赵川不是小鸟,他不能飞,只能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声叹息。
 
手机又响了。赵川这时睁开眼睛,才猛然发现窗外的蓝天已经变成了黑夜,小鸟也早就看不见了。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竟然是同学老刘打来的。
 
奇怪,老刘很久没和自己单独联系过,今天估计有重要的事情。想到这儿,赵川还是从地上爬起来,接听了电话。
 
老刘一张嘴就熟练地客套上了:“川子啊,今天忙吗?刚才我打的电话你没听到吧?咱哥俩好久没聚了,要是你有空的话咱俩一起吃个饭,喝点酒咋样?”
 
赵川哪有心情吃饭喝酒,他勉强敷衍道:“最近事儿比较多,改天好不好?回头我请你吃饭。”
 
没想到老刘粘乎上了:“哦,吃饭不方便啊。你是不是又加班啊?哎,要注意身体健康。那要不这样,我今天晚上正好没啥事,等你加完班,我请你吃点夜宵。川子,给个面子呗。”
 
赵川心想,自己和老刘在大学交情就不深,毕业后更是很少有来往,他这次这么来劲,多半是有事情让自己帮忙。既然他说到这个份上,再拒绝也有点不合适。算了,吃夜宵更耗不起,干脆吃饭就吃饭吧。
 
老刘一听赵川答应吃晚饭很高兴,问清楚了他的地址,马上开着车一路赶到了开发区。
 
俩人一见面又寒暄了几句。老刘对开发区的情况倒也不陌生,对规划中的城铁和中心区规划的几个写字楼都有所了解。赵川提议去醉八仙吃饭,老刘连连说醉八仙环境太差,拉着他去了开发区招待所二楼的餐厅。
 
整个招待所只有二楼有一个餐厅,里面四五个人的小包房很多,大厅倒全都是大桌。周末正好人很少,他们俩就直接进了一个小包间。
 
老刘点完菜等服务员走了,就问赵川:“川子,听说有个叫Tony的台湾人给你投资了,是吗?”
 
赵川苦笑了一声,算是肯定的回答。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正骑虎难下呢,老刘居然上来就问这个事情。
 
老刘又接着问:“那你和他一定很熟了吧?关系怎么样?”
 
赵川摇摇头:“不太熟,关系也一般。而且恐怕以后关系只会越来越差。”
 
老刘惊讶地说:“越来越差?他是你的投资人,财神爷,你怎么不笼络住,还要让关系变差呢?”
 
赵川叹了口气说:“太具体的就不说了,反正是道不同不相与谋。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得出来,老刘对这件事很感兴趣,连自己的事都先不说了,使劲鼓动赵川告诉他细节。赵川考虑了一下,老刘一毕业就做销售,从菜鸟做到总监,也算社会经验丰富、阅人无数了,既然他感兴趣,干脆给他讲讲,没准他还能给自己一些启发呢。
 
听完赵川说的几件烦心事,老刘却很不以为然。他轻描淡写地说:“川子,没想到毕业这么多年,你还是那样一根筋。古人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所以古代有个哲学叫难得糊涂。你什么事都想搞得那么清楚,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众叛亲离。所以呀,你得学会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特别是对于那些你用得着的人要闭上眼,大家心照不宣有默契就好。”
 
赵川默然不语。老刘说的这些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却也是他不得不接受的。
 
老刘接着感叹道:“这个Tony真有两下子。孙熙显然就是他安排进来的眼线,那个陈艺可能和孙熙在男女关系上有一腿,关系明显不一般嘛。那8万块钱啊,肯定也落到陈艺的腰包里了。”
 
赵川想了想说:“可是Tony为什么要这么干?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把公司弄得乱七八糟的,他的投资就不怕收不回本吗?”
 
老刘眼珠子转了几圈,也还是琢磨不出来:“这件事我也有点想不通。要是说孙熙隐藏得太深,连Tony都没看出来,这还是有可能的。但要是说Tony知道孙熙的作为,那根本不用等你去捅,估计孙熙的合伙人早就泡汤了。不过这个Tony的能量真不小,是个高人。你还不知道吧?管委会大楼西侧规划了一个五星级饭店,这块地皮让Tony用很便宜的价钱就拿到了。”
 
赵川有点惊讶地问道:“Tony炒地皮?他是IT界的投资人,他怎么可能有心思去干这种事?而且地产投资额度大,他一个外行能承受这么大的风险么?”
 
老刘点着头说:“没错。这下你看不懂了吧?这些年傻子都明白,只要能搞到地,钱就滚滚地来了。相比之下,投资给你们公司那才叫真正的风险投资呢。你看看,你们如果能上市,收益率大约是10倍左右,但是你们上市的概率恐怕还不到5%,真正的收益率平均值还是负50%。而搞地皮一不用太多资金投入,二不会有多少风险,三是退出快,倒手给开发商,自己就落袋为安了。”
 
赵川摇摇头说:“随便吧,反正不关我的事。对了,你找我就为了聊这个?”
 
老刘笑着说:“不是不是,我现在不是主要卖网络布线产品么,这个五星级酒店是个大工程,我想把里边的布线拿下来,将来就是开发区这边智能大厦的样板了。我看规划里明年还有很多工程要上,布线的机会很多,所以今年要先做好铺垫……”
 
赵川看着老刘不说话。这老刘是个典型的销售,说话总是兜着圈子,边说边察言观色。万一对方脸色不对,他马上就能掉转风向,只到对方对他连连赞同为止。这赵川觉得很不习惯。
 
老刘绕着弯子好不容易说到正题:“……所以川子,你要是能帮我拉上Tony这层关系,这个工程的一些承包方还有预算之类的信息我就能拿到,这样招标的时候就对我们比较有利了。”
 
赵川还是没说话。他心想,Tony?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人了,你还让我帮你拉关系,我自己的关系都全乱套了。
 
老刘眼珠子一转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我有个在市招商引资办的朋友告诉我,阿黄现在和你们公司关系不同一般。我看Tony拿到这块地皮,阿黄肯定帮了不少忙。”
 
赵川不耐烦地说:“管他呢。既然是在开发区,你争取布线的机会为啥不去找阿黄呢?”
 
老刘叹了口气:“别提了。你不知道我和阿黄关系一直很淡吗?我以前找过他帮忙,可他每次都会找理由推掉。现在他升官以后变得更小心了,从来只在办公室谈事,想约他出来门都没有。”
 
赵川想了想,答应会在合适的时候帮忙把老刘介绍给Tony。老刘听了很高兴,于是又接着夸夸其谈起来。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