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64-65回

《码农故事》第六十四回

因为心中烦闷无法排解,又无人可以求助,赵川突然对办公室有了一种排斥感。他不知道去了该如何与孙熙之流相处。所以他周一干脆就没去办公室,关掉了手机,独自在家里发了一天呆。

对于赵川来说,没有工作可做的时间过得非常慢。他这一整天都呆呆地坐在客厅落地窗前的地板上,看着窗外尘土飞扬的工地,来来往往的车辆,忙忙碌碌的人群,觉得自己特别孤独。

他感觉好像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好不容易天色才暗了下来。他心想,一天又过去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地球也没有停止转动,这不挺好嘛。

可是明天怎么办呢?难道每天都能这么混过去么?

在他的记忆中,他从来没有对上班有这样的抵触情绪。即便是当年情绪最低落的时候 — 发现孟荷背叛自己和那个研究生走到了一起 — 他也没有耽误赶上第二天回到那个小城的火车。对当时的他来说,工作不是负担,而是一种慰藉。在他写代码的时候,代码就是整个世界。在工作中他会忘记感情所受的伤,开发取得的进展甚至可以修复他感情的创口。可这次……

这次却是工作伤害了他。在他用来修复自己伤口的最后的堡垒里,他受到了重重的一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逃到哪里去。

赵川又苦笑了一声。如果是老刘处在他的位置,能有机会和Tony孙熙这样的“能人”合作,恐怕做梦都会笑出声来吧。这就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偏偏老天和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把他们搅在了一起。

如果世上有后悔药卖的话,他情愿一辈子呆在原来的小公司里赚着那一点小钱,也不愿意像现在这样把公司往看似辉煌实则肮脏的上市方向推。可惜生活中没有undo组合键,发生了的事情永远也改变不了了。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饿,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天都没有吃饭。紧接着,门铃又响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过去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是莫楠和段倩。莫楠一看到他就嚷嚷起来:“老大你怎么了?手机也不开机,人也见不着。”

赵川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段倩关切地看着他,补充说:“我和莫大师今天发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所以下班就来找你。”

赵川点点头,做了个手势请他们进屋。莫楠一坐下就骂着说:“妈的,咱们早晚要被这帮王八蛋给玩死。”

段倩拍了一下莫楠,意思是让他冷静,然后对赵川说:“老大,今天我和莫大师偷偷看了一下后台日志,发现刘薇做的那个修改投票数功能……”

赵川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他们想说的是什么问题,他打断段倩的话说:“我知道。我周六下午就去看了,他们这是作弊。孙熙和陈艺肯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莫楠一拍沙发扶手,愤愤地说:“我就知道这俩人不是什么好鸟!老大,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赵川反问道:“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莫楠显然早就想好了答案,就怕没机会说出来,赵川一问他马上脱口而出:“让孙熙带着陈艺滚蛋呗。好好的一个公司,让他们弄得乌烟瘴气的。没有孙熙这公司就运营不了了?这么多年咱们怎么过来的?”

赵川淡淡地说:“你想赶走孙熙,得先问问Tony同意不同意。”

莫楠继续冲动地说:“Tony要是不同意,就让他们一起滚蛋。不就是一点投资么,老子不要了,回山寨里继续吃糠咽菜去行不行!”

赵川就知道他会来这么几句,他太了解莫楠的性格了。他又转向段倩说:“段倩,你的意见呢?”

段倩犹豫着说:“我还没想好。莫大师的想法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但是我不知道按他这么做的结果咱们能不能承受得了。我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点经验也没有。”

赵川笑了笑说:“莫楠也一样没经验。”说完,他很奇怪自己居然还笑得出来。他想,照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自己就成精神病了。

莫楠不服气地反驳道:“这种事说起来大家都没有经验,但是生活中类似的事情有的是,可以用作参考。这就好比你自己炒了个菜,香喷喷的很好吃。可你刚吃了几口,旁边来了一人说喜欢你做的菜,要给你一些钱和你一起吃,你就同意了对吧?然后这哥们一坐下就从鼻子里抠出一块鼻屎塞到你的菜里,说这是一份调料,你说你怎么办?这菜还能吃么?”

段倩听到这儿生气地说:“莫大师!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恶心啊!”

莫楠挠着头说:“打比方嘛。我想不出更好的比喻了。其实本来我开始想到的是一个更恶心的例子,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

赵川倒是觉得莫楠的比喻有一定的启发性。他反复地思考了一会才说:“那按你的逻辑,这盘菜只能倒掉了。可你原先的提议是把他们赶走,也就是把那块鼻屎挑出去,然后继续吃。这有点自相矛盾吧。”

莫楠摆着手说:“不矛盾不矛盾。鼻屎进来时间不长的话,最多把它和周边的一些菜挑出去,还不影响继续吃,最多回想起来会有一点点心理障碍,克服一下也就好了。要是时间长了,鼻屎慢慢融化混到了整盘菜里,那就没法吃了。”

为了讨论正事,段倩强忍着恶心对莫楠表示了赞同:“嗯,莫大师这么比喻的逻辑我觉得还是清晰的,把这件抽象的事情具体化了。这对我理解整个事态很有帮助。”

赵川点点头,又考虑了一会,然后又问道:“好,咱们就按你的比喻来考虑这个问题。现在你想把鼻屎挑出去,但那个客人说他已经付钱给你了,这个菜他也有一份,他不同意你把鼻屎挑出去怎么办?你的想法是把钱退还给他,然后把鼻屎挑出去,自己一个人接着吃?”

莫楠眼珠子转了几圈说:“老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这样最后的结果是客人恶心了咱们,而且他还没有损失,咱们白白给恶心了,还得接着吃那份被弄脏了的菜,不划算。是吧?”

段倩插嘴说:“这样确实挺不划算的。不过那个客人又图什么呢?咱们和他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非要恶心咱们?”

赵川沉吟着说:“段倩问得很好,我也一直想不透这个问题。也许这位客人别有所图吧。”

莫楠不以为然地说:“什么别有所图啊。这就叫狗改不了吃屎,他们就只会这种下三滥的套路。没必要把他们想得那么复杂。”

段倩反驳道:“莫大师你这么说就偏激了。孙熙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我想不明白的是,咱们是一个创业公司,按照Tony的说法只要能增长10倍,投资回报就是有保障的。要是说孙熙让陈艺炒作是为了吸引人气还可以理解,在有奖征名里作弊又是为了什么呢?”

莫楠叹了口气:“小丫头片子又naive了。这可是八万块钱啊,动动手指头就挣八万的好事上哪儿找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

段倩又反驳说:“对于陈艺来说八万块钱是不少了。可我的问题是,帮陈艺弄这八万对于孙熙和Tony有什么意义呢?他们在这么高的位置,为什么要趟这个浑水,帮陈艺作弊?更何况这八万块钱是来自于他们的投资,是他们自己的钱。”

赵川听到这儿有点开窍了。他点点头说:“段倩说得对。要是Tony想让陈艺赚这个钱,让她拿八万块钱发票来报销,直接把钱给她不是更方便?这样连个人所得税都省了。”

莫楠挠着下巴的胡茬子,眼珠子乱转了一会。这个问题把他难住了,孙熙的行为确实不好理解。他勉强辩解道:“直接给八万财务上不好入账,容易露出马脚呗。这样通过抽奖可以掩人耳目,比较安全。”

段倩对财务是一窍不通,虽然心里觉得莫楠这是狡辩,但一时也不好反驳。

倒是莫楠说完自己感觉有点站不住脚,他想了想又自言自语地说:“难道说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可这沛公又是谁呢?”

赵川倒是觉得有点豁然开朗。他想,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话说得真有道理。自己一个人想不明白的事情,和这两个更不明白的人一起瞎分析了一会,居然就能理出一点头绪。感谢老天给了他这两个自己能够充分信任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们和自己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

但是这些事他感觉不能再和莫楠和段倩说得太多了,至少现在还不能。于是他提议先去吃饭,边吃边聊,三个人就一起下楼了。

在饭桌上,赵川又和他们随意聊了聊,嘱咐他们这件事不要再跟其他人说,让他来处理。段倩和莫楠虽然不知道赵川打算怎么处理,但是看赵川成竹在胸的样子,出于对他一贯的信任,也就不再多说了。

吃完饭回到家,赵川马上拿出电脑,找出陈艺发的帖子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又走到招待所,楼上楼下到处逛了一圈,就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他给阿黄打了个电话,可电话提示无法接通。赵川心想,这小子现在晚上都忙得接不了电话了,好,明天白天我直接去办公室找你。

赵川踏踏实实睡了一觉,他确实累了。第二天一早,他就直接到开发区管委会找阿黄。到了阿黄办公室所在楼层一出电梯,赵川就被一个保安给拦住了,让他先填表,然后保安把表送进去,让他在外面等着。

等了好一阵子,阿黄的电话打过来了:“川子,你来我们管委会了?秘书说外面有个人要找我,我看了一下表怎么是你?”

赵川简略地答道:“是我没错。”

阿黄奇怪地说:“你有事直接打电话约我不就行了?我还以为有人冒充你呢……”

赵川懒得和他在电话里啰嗦,他打断阿黄说:“我找你有事,见面说吧。”

阿黄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过了一会儿,走过来一个秘书模样的人,很客气地把他带到阿黄的办公室。

阿黄还是对赵川连个电话都不打就直接来办公室找他觉得非常意外,他问赵川:“川子,你今天怎么了?找我打个电话就行啊,有什么事让孙熙来办不就行了么?”

赵川没回答,环顾了一下阿黄的办公室,差不多有七八十平米的样子,装修也很气派,果然是领导的派头。他自顾自地找了个沙发坐下,指着办公室的门对阿黄说:“你还是先把门关上吧。”

阿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感觉赵川这次的状况十分怪异,还是过去把门关上了。他又走到办公室一角,从一个柜子里掏出两听饮料,给赵川递过去一听,然后坐在赵川旁边的沙发上,诧异地说:“川子,你跟我打的什么哑谜啊。有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

赵川把手里的饮料放在一边,冷静地盯着阿黄问道:“我来找你就想知道一件事:你和陈艺到底是什么关系?”

<待续>
《码农故事》第六十五回


听到赵川的问题,阿黄马上露出困惑的表情:“陈艺?陈艺是什么人啊?我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川子你怎么了?今天一来就神神叨叨的。”
 
赵川瞪着眼睛说:“你居然说你不认识?好,我来提醒你一下。你知道我们有个社交网络产品对吧?里边有个用户就叫陈艺,你有空也可以去看看。她发了好多照片,有些照片旁边有辆汽车,和你的那辆是一样的。”
 
阿黄听赵川说完,往沙发上一靠笑了起来:“我说川子,我那款车全国起码有一百万辆吧,我们管委会钱主任配的也是这款,你怎么不去问钱主任啊?我还以为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想到就是这种鸡毛蒜皮,有这功夫咱们还不如聊聊明年重点企业配套优惠政策的问题呢。”
 
赵川打断他说:“你别急,我还没说完。她还有一张游泳池的照片我看了,是在你们招待所照的。你们招待所不对外,我们公司又没有给她预订过,这又怎么解释?还有,你和孙熙Tony他们……”
 
阿黄皱着眉头,失去耐心地打断了他的话:“川子你越说越离谱了。开发区里边能预订的至少有好几十个单位,难道谁去游个泳都跟我有关系吗?听你这么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主管的是澡堂洗浴工作呢。我今天有好多工作要处理,再过十分钟还有一个会。要不这样川子,我先不陪你了,你要是还有事没说完,下班以后咱们找地方再慢慢聊好不好?”
 
几个回合下来,阿黄的表现大大出乎赵川的意料。他本来以为阿黄会大惊失色然后苦苦哀求他不要告诉老婆,没想到人家根本不承认有这么回事!他想,看来阿黄在机关里练就了一身临场应变的功夫,自己还真不能小看了他。好吧,下了班再说,正好自己回去再整理一下思路,不怕他不认账。
 
想到这儿,他点点头答应下午再约,就离开了管委会。走出大门后他有点彷徨,到底是回家呢,还是去上班?
 
他举棋不定,在大街上茫然地走着,又想起阿黄刚才的反应,说话的时候表情特别自然,也不像是装的。他想,难道是自己判断错了?也许陈艺和阿黄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是这样,陈艺肯定是和孙熙关系不正常。
 
他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最后打算还是回家去。在弄清楚孙熙作弊的这件事情并把它处理好之前,他根本没心思上班。
 
他刚走到半路,电话响了,是孙熙打来的。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接了电话。
 
孙熙的声音显得很着急的样子:“赵总,你昨天怎么没来公司啊,电话也打不通。裴曼和陈艺都提出辞职了,我留不住她们,你快回来和她们谈谈吧!”
 
赵川有点发懵。裴曼想辞职他是知道的,这个陈艺前一阵发帖子发得挺来劲的,怎么也要走?这个消息来得这么突然,而且出现的时间也挺微妙,会不会和刚才他找阿黄有关系?他想,正好借这个机会和陈艺聊聊,看看能挖到什么信息。
 
他答应了一声,马上扭头回公司。孙熙先和他单独聊了一会儿,告诉他陈艺昨天下午就找他提辞职了,裴曼则是今天一大早提出来的,俩人的态度还都挺坚决,自己分别和她们谈了半天,最后一个也没留住。
 
赵川想了想,打算先和陈艺聊,争取能把一些疑团解开,然后再给裴曼一个交代,争取能把裴曼留下来。
 
他找了个小会议室,把陈艺找来,首先问她辞职的原因。陈艺抱怨说,她为了推产品付出了很多,可是程序员那边根本不理解她,私下里编了好多有关她的笑话,挑头的就是莫楠。另外,还有两个程序员总是给她发一些无聊的短信,大多是黄段子和一些挑逗性的内容,对她造成了严重的骚扰。
 
她犹豫了一会又说,本来有个律师朋友建议她起诉公司要求赔偿,她保留了证据,但是考虑到对公司的感情,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她最后总结道:“我想,既然在这里干不下去了,还是好聚好散吧,也没必要撕破脸,这样太较真了对大家都不好。”
 
赵川觉得她这句话大有深意,倒是像在敲打自己。他心想,我今天还就是要较真了,不然这个工作还做得下去吗?
 
他看着陈艺平静地说:“莫楠他们编笑话的事是他们私下个人的行为,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我会和他们沟通,如果有过分的地方一定按照公司规定处理。至于对你进行骚扰的,我需要看到你的证据来判断是否真的有这种情况,再考虑怎么处理。”
 
陈艺似乎对此早有准备,她掏出手机给赵川:“短信里都有,你看小胖和侯子两个人发的。”
 
赵川打开看了看,陈艺说的情况的确属实,小胖和候子两个程序员经常在晚上给陈艺发一些黄段子,还有一些比较过分的玩笑,主要都是针对在陈艺在群组里发的火爆照片,有些短信已经非常露骨了。
 
赵川拿着手机考虑了一会儿,就站起来推开会议室的门,叫莫楠和段倩进来。
 
陈艺显然没有预料到赵川会有如此反应,她着急地劝阻赵川说:“赵总,这件事先不用扩大,我刚才说了,也没打算和公司翻脸啊。”
 
赵川平静地说:“这不是你打算怎么样的问题,是公司制度不允许有这种情况。这一段时间公司人员增加比较快,但是我们核心的价值观是必须保持的。”
 
这时候莫楠和段倩都进来了。赵川把陈艺的手机递给他们,让他们看了两个程序员发的短信内容。段倩看完觉得实在是很无语,莫楠则一边看一边发出“啧啧啧”的声音,看完总结道:“这俩平时挺蔫的,没想到段子知道的比本大师还全,让他们做程序员还真是屈才了。”
 
陈艺靠在椅背上看着他们几个,有点不知所措。
 
赵川把手机递还给陈艺,接着对她说:“现在公司的技术负责人也都在这里了。虽然短信是工作时间之外发的,但和我们工作的内容有关,所以我在这里代表公司向你道歉。这两名程序员已经违反了劳动合同中关于尊重同事的相关条款,应该予以辞退。莫楠段倩你们两个去找他们核实一下,如果情况属实,让他们马上办手续离开公司。”
 
莫楠和段倩都有点吃惊。赵川以前从来没这么严厉过,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知道赵川是不会容忍的。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就答应着出去了。
 
赵川接着问陈艺:“你对公司的处理有什么意见吗?”
 
陈艺茫然地摇摇头。她本以为赵川会为两位程序员辩解一番,或者答应给她一些补偿让她不要声张,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赵川心想,好,你的大招出完了,该我出招了。我这一招出来恐怕你承受不了。他问道:“我倒还有个问题想问你。在有奖征名活动里,我在后台日志看到你修改了很多次投票数,最后产生的第一名是作弊出来的。请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涉及到八万元的奖金,如果我们报案的话,这已经涉嫌刑事犯罪了。”
 
陈艺的表现也大大出乎赵川的意料。她既没有矢口否认,也没有忙着辩解,只是不慌不忙地答道:“这些修改都是按孙总指示做的,他说他综合考虑了排在前面的那些名字,前几个名字虽然也还可以,但是域名都被占了,只有“汇健康”这个域名还能申请到,所以就把这个抬上去了。再说了,谁知道其他的命名有没有私下作弊呢?那段时间注册用户一下子增长了很多,谁知道有多少票是马甲投的。”
 
赵川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孙熙安排你做的?”
 
陈艺肯定地说:“对啊,具体情况你还是问他吧。我只是按照他的要求操作了一下而已。”
 
赵川心想,这个陈艺也不简单,自己的大招打出去也被她躲过了。要是在陈艺这里都打不开突破口,去找孙熙那个老油子谈,想挖出点东西的难度更是可想而知。
 
他想了想又问:“现在我们已经处理了骚扰你的程序员,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现在你还是打算辞职吗?”
 
陈艺点点头:“我已经找了另外一家公司了,答应了他们下周去上班。本来没打算在这件事情上较真的,换个地方就行。”
 
赵川又试探着说:“那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勉强你。按照合同约定是一个月的过渡期,你是今天提的辞职对吧?那就从今天开始算起吧?”
 
陈艺纠正道:“我是昨天提出来的。昨天你不在,我已经和孙总提过了,不信你可以问孙总。而且我手头也没什么事情要交接,孙总说可以让我尽快办理离职手续。”
 
赵川心想,孙熙果然是高人,整件事安排得滴水不漏。好吧,早点走也好,她在这里呆一个月,还不知道会弄出些什么事情来。
 
和陈艺谈完,赵川就找裴曼来谈。裴曼倒是挺坦诚,说自己这一段时间考虑好了,还是想出国读书。之所以今天才提出来,是因为原先手头还有一些第一阶段的工作还没有做完,不想临走还扔个烂摊子给赵川。到昨天为止,所有她负责的工作都安排妥当了,她觉得这时候才能安心离开。
 
赵川觉得很感动。他想,这样职业的员工多难得,自己却不能把她留住,这真是一个管理者的悲哀。他决定要孤注一掷试试。
 
他问裴曼:“我很佩服你的敬业精神。如果我下决心要留下你,你觉得有可能吗?或者说,如果我一定要你留下,你会有什么条件?我会尽最大努力满足你的条件。”
 
裴曼低着头考虑了一会儿,才抬起头说:“老大,我知道你的心情,也很感谢你对我的培养和信任。本来我是根本没想过会这么快离开的,但是现在我真的很难选择。这不是什么条件的问题,而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对公司也没有太大价值了。”
 
赵川有点急切地说:“我知道,你说过和陈艺的关系问题。她昨天提出辞职,我刚和她谈了,下周她就会离开。”
 
裴曼惊讶地说:“是吗?对了,我刚才看用户反馈群组还纳闷呢,她以前发的那些帖子全都被删除了,原来是因为辞职的原因。”
 
赵川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的疑团更大了:自己早上刚去找阿黄,说到了陈艺照片的事情。结果自己从阿黄那里出来没多久,陈艺就又删帖又辞职的,这两件事到底有没有关联呢?如果有,那只能是阿黄给孙熙通了气,然后孙熙马上安排了这一整套事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阿黄和孙熙的关系就真是非同一般了。他转念一想,阿黄和自己多少年的交情,和孙熙才认识几天?阿黄又是个讲义气的人,对待朋友一向还是真诚的,怎么会干这么阴险狡诈的事情呢?感觉不太可能嘛。
 
裴曼看他在发愣,就继续补充说:“其实陈艺和我之间只是一些小事上的矛盾,我觉得工作上主要的问题是更高层面的……”
 
赵川听到这里,感觉留下裴曼还是有希望的。她既然愿意谈具体的问题,那么只要这些问题能解决,也许她还会愿意留下。想到这儿,他把脑子里对阿黄的分析先放在一边,身体向裴曼倾斜过去一点,示意裴曼继续说下去。
 
裴曼又犹豫了一会,最后鼓起勇气说道:“孙总这个人吧,刚开始接触的时候觉得他特别能干,办法特别多,似乎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开始咱们遇到的都是大方向的问题,他这样的工作方式确实效果和效率都很高,我也特别佩服他。可是到最近遇到很多专业性很强的具体问题,我就感觉他的路子都是很不专业的,很多都是短期行为,考虑得不全面,时间长了很容易出问题。”
 
赵川赞同地说:“嗯,就像是让陈艺炒作自己的这个事情,程序员那边都有看法。”
 
裴曼点点头:“是的,我感觉他就像社会上那种‘点子大王’,策划活动不是根据专业的市场分析和营销策略,而是一拍脑袋出来一个点子,以为靠一些惊世骇俗的天才点子就能一鸣惊人。这样的工作方式我完全适应不了,所以才会想出去读读书,充实一下自己。”
 
赵川对裴曼的总结很有同感。他也曾经特别佩服孙熙的办事能力,觉得他简直可以算是个神人。但现在他看到完整的情况才发现,孙熙就是一个靠钱拉关系,靠关系办事的野路子营销人士。他这种工作风格显然和他们这些专业人士是格格不入的,难怪现在产生了这么多矛盾。
 
可他还是想不明白一个问题:Tony也是专业人士出身,经验和眼光更是没的说,怎么会看上孙熙这么个材料呢?
 
他暗暗下了决心,不管怎么样都必须解决孙熙的问题,不然这个公司就没办法再运行下去了。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2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徐牛   2013/12/13

    我本来以为剧情会出现什么对手公司的间谍啦,然后公司陷入低谷啦,后来凭借技术怎么怎么着了,或者其他技术改变世界之类的情节,没想到,额,好像,额,怎么说呢,“没想到故事情节发展出乎人的意料”。我终于能理解这句话了……

    不过这些确实是很多开发挺陌生的领域,确实很有用,希望楼主越写越好。

    • 老码农 其实,我是一个作家 2013/12/13

      谢谢支持。技术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太小太小啦,光是凭借技术就能改变世界,那个世界大概是在美国吧。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