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68-69回

《码农故事》第六十八回

赵川站在自己家楼下,却不想回家。阿黄开车走了,留给他的是一种深深的孤独感。他突然有一种想找个人倾诉的冲动。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通讯录翻看了一遍。几百个看似熟悉的名字里,却很难找到一个可以陪他随意地聊天、让他觉得放松的人。他叹了一口气,心里涌出一股悲哀的情绪。平时没事吃吃喝喝的都是朋友,可是心里真的有事想找个人说说的时候,才知道朋友这个词的份量。

赵川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边走边琢磨了一会儿,突然有点理解阿黄的处境了。作为一个政府官员,要在他负责的领域出政绩,必须充分利用周边的一些资源,不可能所有事情都靠财政投入来做。这和商人其实是类似的,商人除了自己的资产之外,也要充分利用其它的一些资源,比如银行贷款、外部投资、证券市场等等,否则很难办成大事。

他想,这就好比阿黄拉自己把公司迁移到开发区,他需要自己这个资源来拉动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也要拿他的一些资源 — 比如免费办公室 — 来交换。在这个过程中,并不是每件事都可以归结为非黑即白的廉洁或者腐败,而往往是处在一个灰色区域,毕竟中国人还是依赖于个人关系来做事的。但是,一旦过于依赖个人关系,就很容易不知不觉中越过边界,掉入黑色的区域。

也许阿黄一开始和Tony接触是看中了Tony的资金和经验,毕竟酒店项目投入大、建设周期长,阿黄又缺乏经验,所以有个高人帮着出谋划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Tony也不会白给他打工,礼下于人必有所求,阿黄也不可能不给Tony一些承诺,否则双方就合作不起来。至于为什么是Tony而不是其他的人,也许是因为有他这层关系吧,要不是他亲自给阿黄打电话介绍孙熙过去见面,恐怕Tony要和阿黄拉上关系也不会太容易。

从孙熙的角度看,他的目的肯定也不是搞垮自己的公司,这样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公司对他的价值无非是可以用来借鸡生蛋,把输送给阿黄的钱洗干净而已。难怪等地皮拿到手了,他们就不再需要在公司里折腾了,毕竟这个公司里也有他们不少股份。

他脑子里琢磨着这些事情,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岔路口,旁边就是一个大工地,里面正在建的是开发区配套的医院。工地对面是一个叫大西北拉面的小饭馆,正好赶上一拨建筑工人出来吃饭,小饭馆里非常热闹。

赵川闻到拉面的香味,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晚饭,打算就在这里吃点。他点了份牛肉拉面,在饭馆里找了个空位子,和几个民工挤在一张桌子上吃起来。

和赵川一桌的几个民工应该都是老乡,说的家乡话赵川听不太懂。他打量了一下他们,中间有个胡子拉碴的民工岁数和他差不多大,说话嗓门挺大。其他几个看上去都是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年轻,脸上还带着一些稚气。

中间那个大嗓门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赵川边吃边听,慢慢地听明白了一点。大嗓门在教育几个小年轻挣了钱要攒起来,不要乱花,拿回家去盖房子娶媳妇才是正道。他很得意地说,就是因为有他在外面打工挣钱寄回家,他儿子才没有像村里其他孩子一样早早辍学,现在都考到县里的重点中学了,再过两年要是能考上大学,就成了城里人,不用像他这样一辈子干苦力活。谈起自己的儿子,大嗓门眉飞色舞的,满脸都是幸福的表情。

几个小年轻边听着大嗓门的说教边大口吃着面条,但是脸上的表情都很茫然,可能他们觉得结婚生孩子这些事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赵川却觉得特别羡慕大嗓门。他虽然背井离乡,每天辛苦地劳动挣着微薄的工资,但是却有个家可以牵挂,有个儿子可以令他自豪。他想,这种平淡的生活也许才是真实的幸福吧。相比之下,就算住着海景别墅,开着豪华汽车,吃着山珍海味,却没有一个贴心的家庭,内心一定难免会像他此时一样孤独。

赵川正在胡思乱想着,他的手机又响了,是裴曼打过来的。他赶紧把碗里剩下的几根面条拨进嘴里,又抓紧时间喝了口汤,然后走到饭馆外接了电话。

裴曼找他有件急事。按照孙熙起初主持制定的市场计划,一阶段的宣传中联系了两家平面媒体,要在这个周末分别出一套广告。可是裴曼一直觉得这两家媒体覆盖的读者群其实有很大的重叠,不如先选择其中更大的那一家,剩下来的费用可以根据第一次的效果在后期再跟进。两周前她向孙熙提过这个建议,但是被否定了。现在孙熙走了,她就再对赵川提出了这个想法。

赵川听完觉得裴曼的考虑是有道理的,可他现在没心思琢磨这么细节的事情,更不想在电话里讨论业务问题。他用袖子抹了抹嘴,带着敷衍的口气说道:“我觉得你的看法有道理,不过这两家媒体的情况我还不太了解,要不明天我再看一下吧。”

裴曼感觉赵川的情绪有点异常,她觉得有点担心:“哦,好的。对了老大,你没事吧?我知道最近你承受的压力很大,你要保重身体呀。”

赵川心里有点感动,嘴上却故作淡定:“没事的,这点压力我还能承受得住。你那边现在也不容易,孙熙陈艺都走了,市场那边就剩你一个人了。你抓紧时间再招聘两个市场助理吧,要找那种有经验的,最好对互联网营销有比较深的理解。”

裴曼答应着:“嗯,好的,等第一阶段的市场活动做完了,腾出手来正好带新人。老大,我还想说,很感谢你对我的信任。我觉得能有机会和你一起工作是很幸运的一件事。”

赵川有点腼腆地笑了两声:“这么说,你是收回辞职申请了对吧?”

裴曼也笑了:“我不辞职了。前一段时间有点消极,谢谢你让我留下来。老大,什么时候你有空,我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赵川心里感到一丝宽慰。自己的苦心没有白费,这些天的努力也还是有成效的。该走的人都走了,想留的人也留住了,业务又掌控在自己的手里,现在可以说,公司的状况基本又恢复到正常的轨道上了。

他欣慰地说:“你能留下来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吃饭这种形式无所谓,你就别那么客气了。”

裴曼有点失望地哦了一声,再和赵川确认了一下第二天谈平面媒体的事情,就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赵川心情愉快了很多。他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不想在外面再乱逛下去,就往回走打算回家。路过管委会办公大楼的时候,赵川抬头看了一眼,发现阿黄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赵川心里有点嘀咕,这么晚了阿黄还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呢?他把自己送回家,说他还有事要先走,连饭都没时间一起吃,看来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事情。赵川本来以为阿黄多半是赶着去和陈艺鬼混,所以也就没多问,没想到他是回办公室了。他带着嘲讽的心态想,这家伙工作起来还挺敬业的嘛,就怕在办公室里干的不是公家的事情,而是给自己捞钱去了。

赵川摇摇头,接着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想到捞钱的问题,可自己的公司被捞走了多少钱,自己作为CEO都完全没有概念,这太不应该了。他又想起阿黄在浴池里说的那些事,孙熙给阿黄送钱肯定不止一次。首先第一次就是借着感谢他对公司迁入开发区的支持送的购物卡,数额不清楚;另外就是有奖征名的六万四,阿黄也确认了;其他的应该还有一些吧。

赵川突然想起陈艺来。陈艺的工资和报销是个很好的洗钱管道。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陈艺的工资水平肯定相当高,而且平时报销的数额也不会少。这些钱都是合法途径,可以光明正大地输送利益。难怪孙熙那么照顾陈艺呢,估计孙熙给阿黄的好处里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陈艺的工资和报销输送的。

想到这里,他明白了为什么孙熙要管住财务和人事两个部门。人事负责发工资,财务负责做账,控制了这两个部门,给陈艺发多少工资奖金别人都不知道,加上市场也是他管,报销只要他签字交到财务就畅通无阻。所以直到现在,赵川自己都还不清楚陈艺那边拿走了公司多少钱。

脑子里琢磨着这些事情,脚下越走越快,不知不觉中,赵川已经到了自己家门口。他暂时放下脑子里冒出来的这些想法,从衣服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门,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连灯都懒得开,就在黑暗中继续思索着。

他想,明天去公司要找财务查一下最近的账,搞清楚有关陈艺和孙熙的费用情况。可转念一想,阿黄苦口婆心地叮嘱他不要再纠缠这些事情了,如果自己找财务经理查账,会不会又让事态升级呢?之前朱斌和老刘也都提醒过他,水至清则无鱼,自己这样非要把什么事情都搞得一清二楚,也许会有副作用。万一孙熙和Tony到时候为了自我保护而对自己出黑招,阿黄也许都不会再帮自己了。

阿黄的变化这么大,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他还记得当年自己失恋的时候和阿黄一起看电影吃大排档聊天的场景。当年的阿黄是个典型的愤青,快言快语,心思简单,就像清澈见底的一泓清泉。不管聊到什么以及俩人的观点是否一致,赵川都从不会怀疑他的真诚。可现在的阿黄似乎变了一个人,工于心计,善于与各式各样的人周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沉着冷静,轻易不表现个人好恶。

赵川心想,也许这种姿态是他处于这个位置必要的自我保护吧。如果自己是阿黄,主管了这么个项目,面对想拿到这块地皮的形形色色的人,肯定也会保持戒心,但是事情又不能不推进,不能把所有人都拒之门外。那怎么办呢?只能找自己可以信任的人,哪怕事情办得不漂亮,起码不会被人设套陷害。就像阿黄以前说过的,一个官位来得多不容易,又有多少人在暗中觊觎?所以通过同学或者亲友关系介绍的人感觉会更靠得住一些。

从这个角度来看,阿黄和Tony孙熙勾结在一起,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问题。要是自己一开始对孙熙保持足够的戒心,让他只负责公司内部的一些事务,不给他机会代表自己出去乱跑的话,阿黄也不至于被孙熙拉下水。现在倒好,似乎孙熙他们和阿黄的关系比自己的还更铁一些。

他继续回想着阿黄在浴池里对他说的那些话。这些话听起来很够铁哥们儿了,他当时甚至有点感动。可是赵川又一想,阿黄难道会为了自己的关系和Tony他们闹翻?不太可能。而且仔细想想他说的那些话,特别是最后的忠告,自己要是按着去做的话,对Tony和孙熙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赵川慢慢地想明白了,今天在洗浴中心为什么阿黄说要给自己交底。首先,在洗浴中心里面谈事情是安全的。那个时间点里浴池没有其他人,阿黄把电视机音量调大,俩人都光着身子泡在池子里,不会有被录音录像的危险,不管说了什么都不会留下证据;其次,虽然阿黄承认了一些事情,但是这都是自己已经知道或者可以合理猜测到的,其实并没有给他提供什么新的信息;最后,阿黄在桑拿房里劝诫了自己一番,其实这才是阿黄真正的目的,就是让自己不要把事情闹大。

赵川突然意识到,阿黄今天并不是单纯和自己交心,而是作为一个中间人来游说自己的。他看似一直在设身处地帮自己,可其实他的目的是让他不要再纠缠自己发现的那些问题,免得他和Tony的交易被更多人知道。他和Tony已经获得了各自的利益,自然是在一条战壕里的,怎么可能会完全帮自己呢?充其量是提醒自己不要卷到这些事情里面去罢了。

想到这儿,赵川觉得有点心灰意冷。连自己最信赖的兄弟都已经和Tony他们变成一伙了,金钱的力量真是不可小视。赵川心想,看来那句英国名言说得真的很对:“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虽然这话本来指的是国家之间的关系,但是放在这个社会里,用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亦无不可。

他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冰箱边上,打开冰箱门掏出一罐啤酒,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板上,边喝边看着窗外发呆。他心想,活了三十多年,今天才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真是陌生啊。

他又转念一想,也许阿黄说的是对的,自己还是工程师思维,把问题看得都太简单了。人不是机器,是各色各样的,各有各的诉求,各有各的利益。自己作为一个管理者,一个商人,就是要在各色人等中找到一个利益平衡点,目标是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阿黄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虽然出发点是想息事宁人,但也未必不是为自己好。毕竟自己在这个社会参加了这个叫“商业”的游戏,不搞清楚游戏规则怎么能有胜算可言?

可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很多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赵川使劲回忆这段时间和孙熙在一起交流的内容,发现孙熙在这方面还真是颇有建树。孙熙当时无意说出来的一些话,赵川越回想越觉得深刻。他琢磨了一会儿,总算找到了点思路。他想,其实无非就是设计一套算法,把每个人作为一个参数传递进来,然后通过几个特征值把这个人归类,再调用对应分类的处理方法来处理。这样不就行了?

想到归类算法,关键是获取一套经验值。这些可以从孙熙或者阿黄他们的谈话中总结出来,比如伪君子什么样,真小人又是什么特点,总结好了,就能对症下药了。从这个思路继续推理下去,就可以想明白很多事情。所谓的对症下药其实也不难,无非是把分类的结果和相应的处理方式一一对应起来,比如孙熙总结的“伪君子好名,真小人好利”,名利名利,名在利前嘛。学会了从利益得失的角度去琢磨人,就不难把人琢磨透。只要知道了他们好那一口,然后投其所好,自然就能无往而不胜了。

琢磨到这里,赵川暗暗地开始鄙视自己的行为。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赵川啊赵川,你居然开始用编程的方法来琢磨人际关系,真是玷污了编程这门技术。

他苦笑着摇摇头。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这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才真的刚开始了解身边的这个世界。经历了这么多曲折,他终于明白,自己想要把事情做成功,最重要的并不是技术上如何先进,而是要把人琢磨明白了。否则如果只知道闷头干活的话,被别人算计了都浑然不知,最后只能输的干干净净。

他对自己发誓:从今天开始,他要自己把握公司运营的方向,再也不会让一些乌七八糟的人来算计他,控制他的公司。以前孙熙之所以能够背着他干这么多肮脏的事情,就是因为他自己对于运营管理方面不在行,只能借助于外部的“高人”。可是外人毕竟是外人,对待公司不可能有像他这么深厚的感情。

他打定主意,自己以后再也不会随随便便相信别人了,重要的业务环节必须自己把握。哪怕在迫不得已的时候要做一些肮脏的事情,自己亲手做也比假手旁人要好得多。起码在做决定的时候,自己会清楚地知道后果。

他看着窗外,目光变得坚定起来。他别无选择。从现在开始,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赵川了。

<待续>

 

《码农故事》第六十九回

第二天一到公司,赵川就召集莫楠、段倩、裴曼加上财务经理和人事经理,开了一个管理层的小会。在会上,赵川通报了孙熙和陈艺辞职的情况,强调公司的业务要照常进行,以后财务和人事经理都改为向他汇报工作。

财务经理在会上提出了一个问题,按照和Tony的投资协议的约定,超过5万元的支出原来是需要孙熙批准的,现在孙熙辞职了,这项约定如何执行?

赵川思考了一会儿,告诉财务经理,这样的支出以后直接通报Tony,如果Tony没有提出异议,再报给他批准即可。财务经理表示这项变更需要先通知Tony,如果Tony同意这么处理,就可以相应地修改财务制度。

赵川想了想,财务经理是孙熙招聘来的,肯定是站在Tony一边。但是这个人不能动,否则肯定会触动Tony的底线。没办法,拿的是别人的钱,别人怎么可能让你随便花呢?再说这个变更也算是合理的,而且自己也没打算从公司的钱里面捞一票。于是他同意了财务经理的提议。

莫楠提出了人手不足的问题。前几天辞退了两个程序员之后,DBA的位置上没有专职人员了,现在都是郭杰在临时客串。可是马上第二阶段的开发又要开始了,核心技术是MDB的应用,郭杰要挑大梁,必须把专职DBA补上来。

赵川同意再给莫楠两个招聘的指标,让人事经理配合莫楠,尽快找到合适的人,补充到DBA位置上。段倩提议两个人不要都找关系数据库的DBA,应该留出一个名额给有MDB或者其他NoSQL数据库经验的人,因为第二阶段的重点是MDB,而且将来会慢慢把关系数据库的表都移植到MDB上。莫楠听了段倩的建议也觉得很有道理,决定按照段倩的计划来进行招聘。

赵川对段倩的成长感到非常欣慰。她虽然工作时间还不长,但是已经颇有大局观,能够平衡地规划短期和长期资源需求,考虑问题相当周到。在项目中,她善于沟通的优势也发挥得非常充分,以人性化的方式处理好了项目中遇到的一些问题。赵川观察到,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工作,段倩在新员工里建立了比较高的威信,得到了程序员们的拥护。

有了段倩,莫楠也就乐得退居二线,放手让段倩管理项目,甚至连之前和段倩争执的第二阶段项目计划也放手不管,自己和郭杰一起钻研新技术去了。他最近还和高爽一起切磋了一番NJS框架,打算等第二阶段开发任务完成之后再组织一次集中培训,在第三阶段的移动平台开发中把NJS作为核心技术。赵川虽然对NJS不了解,但是因为有高爽的支持,他就不担心了。

裴曼的人手紧缺是赵川早就知道的,他不等裴曼诉苦就直接告诉她和人事经理,要尽快补充两名市场助理,以后市场方面的工作就由裴曼负总责。裴曼表示了感谢,又把昨天晚上提到的那两个平面媒体的大致情况介绍了一下,并给赵川看了以前拟定的宣传计划。赵川看了看觉得裴曼的考虑是对的,当场就同意了裴曼的建议,先用其中一家平面媒体做宣传,省下的预算先留着,观察两周后再决定如何使用。

开完这个会,赵川的心情大好。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波折,他终于又重新获得了对公司完整的控制权。他心想,都说投资是一把双刃剑,自己以前一点体会也没有,经过这次风波,总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好在问题解决得还算顺利,没有给公司造成太大的震荡。

到了中午,赵川正忙着回复前几天拖下来的邮件,这时段倩过来邀请他参加一个活动,可又不告诉他活动的内容是什么。他心情愉快地想,小丫头又卖关子,其实,不管段倩邀请他参加什么活动,他都很愿意参加。

他看了看程序员那边,大家都出去吃饭了,就让段倩带他去活动地点。

走在路上,赵川感慨道:“自从搬到开发区以后,我都很少参加你们程序员那边的活动,感觉被你们遗弃了。”

段倩不服气地说:“谁遗弃谁啊。我看是你整天忙着弄那些乱七八糟的制度和规划,把我们遗弃了。”

赵川严肃地教育段倩:“不能这么说。那些制度和规划是很重要的,怎么能说它们乱七八糟呢?你们程序员都是这么看待这些制度吗?”

段倩点点头:“没错。我们觉得这些制度没有什么用,基本都是妨碍我们做事的。”

赵川叹了口气:“原先我自己做程序员的时候,也很抵触这些管理制度。可现在站到公司整体的高度来看,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些制度还是很重要的。虽然会给程序员的工作带来一点点额外的负担,但是这样才能把工作规范化嘛。”

段倩不想在路上和赵川争论,她岔开话题,带着赵川到醉八仙大酒楼的一个小包间。

赵川一进包间首先注意到的就是饭桌上的一个大蛋糕,然后看见包间里已经坐了三个人:莫楠、郭杰和裴曼。

他笑呵呵地问道:“今天是什么活动,难道是谁过生日么?这么热闹。”

裴曼顽皮地笑着说:“老大你猜啊。”

赵川挠着头看了看他们几个,他还从来没记过同事的生日,每次参加生日活动都是别人叫他去的,参加完了也不会记住具体的日子。他想了一会儿,勉强猜是莫楠,裴曼笑着说不对,让他再猜。

他琢磨着,莫非是段倩的生日?这时段倩已经把蜡烛点好,她走到门口把灯一关,几个人就开始拍着手唱起了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老~大~生日快乐!”

赵川听到这儿才猛然想起,今天原来是自己的生日。这些天忙忙碌碌,忧心劳神,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不过以前他也不是很在意生日,反正就自己一个人,过不过没多大差别。以前在大公司的时候,公司会在这个月组织一次集体生日活动,下班回家自己过的话,无非也就是吃点好吃的而已。

他看着几张熟悉的笑脸,心里涌出一股暖流。自己虽然没有家人,但是这几个同事可以算是他最贴心的人了。经历了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他更体会到这种简单纯粹的个人关系是多么可贵。

裴曼看他还在发愣,就笑着提醒他说:“老大,赶紧许愿吹蜡烛啊!”

赵川缓过神来,双手合十连连对大家表示感谢,然后闭上眼睛许愿。他心想,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呢?如果要当众说出来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说是公司发展顺利,将来成功上市之类的。可是当面对自己内心的时候,所有的浮华虚荣全部都消失了,心里留下的竟是一片茫然。

他心里有点着急地想了一会,还是想不出一个愿望。

但是生日许愿是必须要有的环节,而且拖的时间太长了也不好。赵川情急之下,只好假装许完了愿,然后吹灭了蜡烛。

大家鼓掌欢呼,莫楠还用手捏着嘴唇吹了几声口哨助兴。段倩笑着回去把灯打开,通知服务员准备上菜。裴曼赶紧把切蛋糕的塑料刀递给赵川,让他切蛋糕。

郭杰好奇地挑起了话题:“老大许了个什么愿,谁能猜到?”

莫楠不假思索地答道:“这还用猜,肯定是公司上市,成为百万富翁,然后尽情享受人生什么的。”

裴曼捂着嘴笑着说:“不一定哦,也许是娶个美女,生两个胖小子。”

郭杰点点头:“没错,我要是老大我就许后面那个愿。公司上市的前途光明,只要咱们都努力就有很大希望。娶美女的事情咱们就帮不上忙了,得老大自己努力,还得有点好运气碰上一个合适的。所以拿这个许愿最合适。”

段倩打断他们说:“许愿不能说出来的,不然就不灵了。你们不要引诱老大,不然到时候万一愿望实现不了,就都怪你们多嘴。”

赵川边切着蛋糕边笑着说:“这么大一块蛋糕还堵不上你们的嘴啊,我切好了,你们来吃吧。”

众人蜂拥而上,拿着自己的一份蛋糕吃了起来。莫楠边吃边赞叹着:“这蛋糕真好吃。裴曼,我发现你很会买东西,特别有生活品味,真不愧是小资中的战斗机,白领里的VIP。”

裴曼假装生气地说:“你才小资白领呢!前面两句听着还挺顺耳的,没想到最后还是骂人。”

郭杰哈哈笑着说:“莫大师从来不会好好夸人,说成这样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其实小资白领这词吧在外企本来是个好词,可到了莫大师这种土鳖程序员的嘴里,一下子就成了骂人的词。”

莫楠拿着蛋糕站了起来:“我来讲两句。今天是老大双喜临门的日子,我在这里代表公司全体员工,向老大表示衷心的祝贺和亲切的慰问……”

段倩一下子打断了他的话:“等一下。莫大师,老大怎么双喜临门了?”

郭杰也插话道:“你代表全体员工?你以为你是董事长啊,公司全体员工是你想代表就能代表的么?”

莫楠满不在乎地说:“全体员工哪有那么金贵?我代表一下又不会给他们代表坏了。老大哪双喜临门我本来正要说,你们一打岔我都说不下去了,你们好歹让我把话说完了行不行啊?原来我还对公司新制定的一些管理制度有点看法,现在看来啊,定一些规矩也是很有必要的,起码要定一条,CTO讲话的时候不许乱插嘴乱打岔……”

裴曼听到这儿也忍不住插嘴说:“老大双喜临门,过生日肯定是其中之一,另外一喜是什么我想不出来了。”

赵川也笑着说:“别说你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喜事。”

莫楠叹了口气:“连老大都带头插话,我看这规矩是没法定了。”

段倩不屑地说道:“莫大师你别矫情了,有话快说,有那什么快放。”

莫楠看大家都安静下来了,就郑重其事地继续说道:“另外一喜,就是老大今天主持的会议开得很成功。按照比较正式的说法,这是一次团结的小会,胜利的小会,继往开来的小会。”

郭杰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大哥,你别吓我。听你这个说法,我都有点担心会后我会遭到你们的清洗。”

莫楠没有理会郭杰,他接着总结道:“这次会议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标志着我们形成了以老大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在公司发展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它的重要性基本上和著名的遵义会议差不多吧。”

裴曼吃吃地笑着说:“莫大师真是高瞻远瞩,这水平不去当公务员可惜了。”

段倩补充道:“莫大师最近老跟郭大师混在一起,看来已经被郭大师传授了他的独门绝技 — 马屁神掌。”

赵川心里倒是觉得莫楠说得挺对的,虽然他的表达很夸张,但是意思说得没错,这个意义还真是不一般呢。莫楠这么说,说明他对公司前一段时间的内部矛盾看得还是挺清楚的,这小子虽然表面大大咧咧,但是心里可不糊涂。

他摆摆手客套起来:“一个小会哪有这么多讲究。最可喜的是大家都是一条心,还是和以前一样融洽地共事。我真的很感谢你们。”

这时服务员来上菜了。段倩赶紧忙着收拾吃蛋糕剩下的东西,莫楠则招呼大家一起来吃饭。

赵川吃了几口菜,又想起路上段倩说到对新制度的一些看法,而且似乎代表了程序员那边的主流意见,包括刚才莫楠也影射了对这些制度的不满。他想,正好趁这个机会,可以聊聊这个事情。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2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RiverXiao   2013/12/19

    话说好几天了,都没有看到有新的更新

    • 老码农 其实,我是一个作家 2013/12/19

      咳咳,最近比较忙,今天晚上一定更一回。不过在伯乐一般是凑两回才发一篇的。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