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70-71回

《码农故事》第七十回

赵川借着大家吃饭的空隙问道:“你们是不是对新的管理制度有一些意见?有什么具体的问题说说看。”

听到这个话题,几个程序员都看着莫楠。莫楠正在费劲地啃着一块腔骨,他吧唧了几下嘴才停下来说:“孩子没娘,说来话长啊。老大你就好好过生日,咱今天别扯这些扫兴的事情,回头再说也不迟嘛。“

段倩却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不能说的?老大想了解一下咱们的想法而已。老大,我们主要是对于KPI有点意见。”

赵川很感兴趣地往前探了探身子:“哦?你说说看,什么意见?”

莫楠摇了摇头,继续啃他的腔骨。段倩接着说道:“别的部门我没看,就程序员这部分的几个指标,比如完成的功能点、代码行数、出勤情况、测试覆盖率等等十几个指标,我觉得不实用。”

裴曼看段倩说完了一段话,也插嘴说道:“我们这边指标也有点多,恐怕不容易全部记住。”

段倩又接着裴曼的话说:“对啊。而且吧,虽然这些指标看上去很客观,可是完成得最好的未必是给公司贡献价值最大的员工。”

赵川惊讶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些指标已经尽可能反映员工的表现了,指标水平高的应该就是最好的员工嘛。”

段倩反问道:“我就举个例子,比如高大哥,程序员这些指标评下来他肯定是全公司倒数第一,你觉得这样的结果客观吗?”

赵川一时语塞,他仔细想了想,段倩这个例子还真是说到了要害。高爽出勤率低,代码行数少,完成的功能点也少,测试覆盖率不高,只包含了核心的功能,这么评下来的确是不行。

可是,难道说自己费了很大劲弄出来的KPI考核体系就因为这么一个特例要全盘推倒么?他心里激烈地斗争起来。这样恐怕不行,自己刚刚掌握了公司的主导权,这么轻易地否定这套体系,自己就威信扫地了。而且高爽从一开始就说好了是做顾问,不用亲自写代码,和程序员的管理不是一回事嘛。

他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这套管理体系。想到这一点,他清了清嗓子说:“高爽是个特例。他不是普通的程序员,是我们的技术顾问,专门解决疑难问题,所以对他的考核当然不能适用于普通程序员的这套管理体系和指标。对于普通程序员来说,必须要有一套量化的东西来评估。管理学上有个说法,无法量化的东西就无法管理。我也不能说这套KPI就是完美的,可以在管理过程中逐步优化嘛。但是现在我们的程序员已经快20人了,将来还会更多,没有这套体系,还是原来那种粗放的管理方式,那是不行的。”

听赵川说完这一段话,段倩一时也无言以对。莫楠继续啃着他的腔骨,幸灾乐祸地对段倩说:“我说什么来着?今天谈这个事情不靠谱。”

段倩生气地瞪了莫楠一眼:“你就知道吃。平时聊天就数你牢骚最多,说起来一套一套的,现在老大让你说,你又当缩头乌龟了。”

赵川也看了莫楠一眼,心说这小子居然带头造反?不过也是在意料之中,这家伙从来都是桀骜不驯的。他使劲地往嘴里扒了几口饭,心里想着,根据自己对他的了解,这小子恐怕最后还得跳出来,自己得先有所准备。

这时郭杰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大,能不能把这个指标体系简化一下,指标太多了我们不知道重点在哪里,要是能把指标减少到5个之内,大家都能记得住,平时工作的时候也就知道该注意哪些问题。”

赵川想了一会,才谨慎地说:“这个建议倒是可以考虑。不一定是减到5个以内,但是可以看看能不能合并一些指标,尽量简化一下。”

裴曼笑着说:“那就好。我也觉得管理是需要量化的,虽然绩效考评会有主观因素,但是没有体系就成了完全主观评价了。”

莫楠啃完了骨头,抓了张餐巾纸抹了抹嘴,干咳了两声打开了话匣子:“好了,吃饱喝足了。段倩你刚才说啥来着,说我偷偷发牢骚对吧?那我就当众发个牢骚呗。咱们程序员吧,向来是最不服管的,你要想管他,除非你的程序写得比他的牛。要是他对你的技术服气了,你就是说煤球是白的太阳是黑的他也只能同意,要是你技术不行,你说什么都是白说,他嘴上不说心里不服,不爽了拍屁股就走人。所以孔子曰,唯女子与程序员为难养也。”

郭杰听到这里大惑不解:“莫大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你是批评我们程序员不懂事么?这叫什么牢骚啊?”

段倩夹了点菜,捂着嘴笑着说:“我看莫大师是在影射老大现在技术不行了,管不住程序员。”

莫楠摆摆手:“都不是,你们可别挑拨我和老大的关系啊,我们可是战友加兄弟,多少年的交情了。我说这个的意思老大肯定明白,对吧?老大也是程序员出身,对于程序员的想法肯定门清。所以呢,什么KPI啥的基本上用处不大,程序员关键是要有能镇得住他们的人来带,这帮货色就像当兵的差不多意思,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嘛。”

听了这些,赵川脸色有点难看。裴曼马上好奇地问道:“程序员和当兵的有什么共同点啊?莫大师你这个比喻不太沾边吧。”

莫楠喝了口茶,然后不紧不慢地解释说:“你想啊,军队里边规矩是最多最严的,而且经历了几千年的完善,要说KPI体系肯定是人家的最科学。可就是这样,也有王牌军和杂牌部队。王牌军出动一个连,能轻松干掉杂牌军一个团。都是用的同一套KPI来管理,为啥差别那么大呢?关键还是带兵的人嘛。所以说呢,KPI这个东西可以有,但是只能靠它管着不出大事。要想团队有战斗力,还得靠带团队的人。”

听莫楠讲完,赵川马上反驳说:“你说的这个意思和KPI根本就不矛盾,又不是说有了KPI你就没法带团队了。KPI只是用来规范团队的行为,通过定量的考核体系选拔优秀的人才,这样才能杜绝个人主观评价阻碍团队的成长。”

裴曼点头赞同道:“我觉得老大说得很对。现在是十几个程序员,莫大师和段倩就能直接管理了。可再过一段时间增加到100个程序员,你们就管不过来了,这时候要从老程序员里选拔十个开发组长,就得有个依据才行啊,总不能你们俩看谁顺眼就让谁带吧?”

莫楠晃着脑袋说:“那当然了,我用的人必须我得看着顺眼。就像高大师这样的,我恨不得手下全是这样的才好呢,哪怕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个月只写100行代码,我都乐意让他们当头儿。老大说高大师是特例,不适用。可在这套体系管理下,有高大师潜力的那些人根本出不了头怎么办?冒尖的都是那些我看着不顺眼的货色,你们还让他们当组长,那我能放心吗?”

郭杰哈哈笑起来,他指着莫楠说:“莫大师的野心暴露了,你这是任人唯亲啊。KPI体系其实也是针对你这样的领导的,必须客观地反映员工的绩效,做到公平公开公正。”

莫楠不屑地答道:“郭大师也开始学会说套话了。还公平公开公正呢,这都是自欺欺人的口号,你觉得公平公正的事情,没准儿别人还觉得很不公平很不公正呢,这哪有标准啊?特别是评价这部分,换几个指标,原来排前面的就和排后面的掉个了。本来评价就是主观的东西,非要假装弄成个客观的样子,有指标就有人钻空子,最后领导一看结果不符合自己的判断,然后又改指标,改来改去总算和自己的想法一致了,好了,这就成了定稿。说是客观指标,实际上不还是主观的反映么?”

赵川叹了口气说:“莫楠,你的思想太偏激了。照你这么说,难道世界上的公平公开公正都是假的?你怎么知道我会根据评价结果去乱改KPI指标呢?照你这么说,那干脆就不要管理员工了。”

莫楠想了想说:“老大我这真不是偏激。大学的时候学量子力学吧,我就始终理解不透‘薛定谔的猫’这个概念,什么叫叠加态?观测行为改变被观测对象的状态是什么意思?这太难懂了。可是后来在生活中我发现,这种情况到处都是。比如我们班俩同学毕业时成了一对,小夫妻本来过得挺美满的。可是有一天,妻子在丈夫的衣服上发现了几根长头发,就开始怀疑丈夫有了外遇。然后妻子就想方设法地追踪丈夫,想了解丈夫在外面是不是有外遇了。我当时听说了这件事,一下子就理解了这个理论。妻子的追踪实际上就是量子力学里的观测行为,不管她最后观测的结果是什么,都会彻底地改变两人之间的关系。丈夫感觉到妻子不信任自己了,妻子的疑心则会一发而不可收,这样俩人还过得下去吗?果然,最后俩人离了。”

裴曼皱着眉头说:“莫大师你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明白你想表达什么意思。以前你都挺贫的,今天怎么开始装深沉了?我好不习惯啊。”

段倩插话说:“莫大师的意思就是,对员工的监督和评价会改变员工的行为。比如依赖一套KPI指标来管理,就会让他们去追求指标最大化,而不是用最好的方法去把工作做好。”

赵川反驳道:“指标最大化的目标也就是把工作做好啊。为什么你们总是要把这两件事对立起来呢?那么多大公司都有考核体系,难道说他们的工作都做得一塌糊涂吗?虽然我也是程序员出身,但真是不能理解你们的想法。也许是你们的技术水平提高太快,我已经跟不上你们了吧。”

莫楠眨巴眨巴眼睛,似乎想再说几句,然后又给憋回去了。

段倩还是继续解释道:“老大,反正我观察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好程序员都把心思花在优化代码上,不太在乎这些指标的。比如完成了一个功能提交了,他过几天又想到一个更好的算法,能把代码量减少一半,算法复杂度降低一个等级,他就会很高兴地去改。可是在乎指标的程序员就不会去做这件事,因为这样耽误了他完成另外一个功能点的时间,而且代码行数也减少了,这都会降低他的业绩评价。可这样下去,咱们的代码就会变得越来越臃肿,越来越低效了。”

赵川有点不耐烦地说:“我也写了好多年代码了,这些情况我能不了解吗?所以现在的指标是综合性的,并不是光看功能点和代码行数,还有其他的指标嘛。好了,我刚才也说了,会适当地合并一些指标,简化一下。但是这些都不是彻底否定KPI考核体系的理由。”

段倩也有点着急,她还想争辩,可看到对面坐着的莫楠对她使了个眼色,她就有点泄气地把话给憋回去了。

郭杰看出来段倩的心理,他赶紧打圆场:“也好也好。空谈无用,什么制度都要在执行中完善,也不能一棍子就给它扼杀在摇篮中嘛。我相信老大能把指标调整好,毕竟老大也是资深程序员出身,咱们的系统里有多少代码都是老大亲手写的?我看了都觉得佩服。”

裴曼也表态说:“对啊,规范管理制度是现代企业所必需的,咱们作为公司的核心员工,也得为完善制度积极出力。老大,市场这部分的评价体系,我可以帮你整理一下,提几个备选方案,然后你再来拍板,这样是不是好一点?我觉得可以节约不少你的时间。”

赵川听了裴曼的意见觉得很欣慰,这才是理解自己的贴心人啊!他点着头说:“好啊,有你帮忙那是再好不过了,市场这部分的指标主要是孙熙以前拟的稿,你先看着调整一下,回头再给我吧。”

裴曼连声答应:“好的。我对于KPI也不太懂,要是我遇到不明白的地方,老大你可得教我啊。”

郭杰这时插话说:“对了老大,这个周末就要部署第一阶段开发的新功能了。运维这边你看是不是需要安排24小时值班?”

赵川想了想说:“不用现场值班了。如果系统出现异常,我们现在有系统自动提示。你们运维这边以后要保持手机24小时开机,遇到系统异常马上按你们拟定的预案及时处理就行了。”

郭杰点点头:“好的。如果只是系统相关的故障我们可以处理,但是涉及到代码质量的问题,还得找莫大师那边调试才行。”

赵川看了一眼莫楠,嘱咐道:“莫楠,你们那边几个核心程序员也要保持手机24小时开机。有代码的问题,郭杰先找莫楠,然后莫楠安排相应的人员来参与调试。”

莫楠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想了一下又补充道:“现在开发都是段倩在组织管理,恐怕我看了问题还得先找段倩,让她去安排合适的人选。就怕小丫头半夜看到我的电话嫌烦不接,或者干脆手机关机了我联系不上,到时候就虾米了。”

段倩哼了一声说:“莫大师你废话真多。我也24小时手机开机不就行了?我才不会因为这么点事就耽误工作呢。”

郭杰嘿嘿笑了起来:“段大师你上当了,我看莫大师用的是激将法。你这么一答应吧,当心回头他没事就晚上给你打电话骚扰你。”

段倩撇了撇嘴:“哼,谁怕谁啊。前一阵子他已经骚扰过我两次了,跟我一发起牢骚来就没完没了的。”

裴曼也笑了:“哇,莫大师果然深谋远虑,借发牢骚的机会和我们段倩套近乎,居心叵测啊。”

段倩这才意识到郭杰和裴曼是在八卦自己和莫楠,她涨红着脸说:“你们别胡说了!莫大师找我说的是工作的事情。你们真是的,你们才居心叵测呢!”

莫楠倒是挺淡定:“小丫头别激动,越激动他们越觉得有问题。你看本大师,脸不变色心不跳,多么自然。再说了,就算咱俩之间有点意思,那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事情,符合他们鼓吹的公平公开公正三原则,那咱还怕啥啊?今天晚上我再找你聊个俩钟头的,记得接电话啊。”

段倩被他说得又好气又好笑,她嘟囔了一声:“去你的,我可没工夫和你瞎聊。我今天晚上还要陪宋姐姐逛街呢。”

赵川听着他们互相逗嘴,忽然觉得自己和他们的距离变得很远很远。以前这样的场合,自己多多少少也是参与者,可是现在却只能旁观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他想,也许这是保持自己的权威和威信必须做的。

他又想起刚才莫楠篡改的孔子那句话:“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其实后面还有一句才是精髓所在:“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他现在只能选择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即使他们会有怨念,也比让他们对他出言不逊、不服从他的权威要好得多。

他自我安慰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管理难度也随之增加,管理者没有个人权威怎么能够雷厉风行地推动业务发展?为了保证公司的执行力,他只能这么做,他们将来会理解的。<待续>
《码农故事》第七十一回

第一阶段的实施进展得比较顺利。系统刚刚部署上去的时候性能不太理想,郭杰和莫楠一起研究了两天,对云服务的几个配置项做了一些调整,并把AJS实现的模块里的静态文件都放到云服务提供的CDN上,访问速度一下子快了很多。除此之外,系统实施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

莫楠看到用AJS做的单页面技术与传统后端渲染页面技术出来的性能对比,对AJS的优势之明显大为感慨。他决定要逐步把所有后端渲染页面的模块都替换为AJS单页面,这样既可以提高后端响应客户端请求的速度,也会大大减少后端传输的数据流量。

郭杰表示完全赞同,但又提醒莫楠,这个决定恐怕需要先得到赵川的批准。莫楠则不以为然,他觉得赵川现在离技术一线已经很远,AJS的培训他也没参加,对这项技术完全不了解,所以这么细节的一项技术决策就没必要找他了。

随后莫楠找到段倩,让她在现有开发计划的基础上,再见缝插针地把视图改造的任务加进去,在不影响现有计划实施的前提下,逐步地把视图全部替换为AJS单页面。

段倩看着现有的计划琢磨了好半天,觉得一点头绪也没有。现有计划里面各个任务节点之间的耦合度就已经很高了,好在是相互之间有依赖关系的,做起计划来还有依据,现在还要把一组无关的任务加进去,做成并行执行的计划,共用一个时间表和一套人力资源,这关系就太复杂了,她根本想不清楚。

莫楠看着段倩一筹莫展的样子,还是坚持要把计划调整好,表示相信她的能力,也没有和她太具体讨论,扔下这个活就跑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接下来的两天,段倩都没有来办公室上班,莫楠也不闻不问。第三天上午,段倩终于回来了,带着一份修改好的计划。

莫楠很高兴,找了个会议室和段倩一起看了一下新的计划。可他看完后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他问段倩:“你觉得这个计划可行性如何?增加了这么多任务,时间计划不变,人员只需要增加一个前端工程师就行了?你这是变戏法呢?”

段倩得意地笑着说:“当然了。这个计划是高大哥和我一起弄出来的,他觉得对这个计划有信心。”

莫楠挠了挠头:“既然高大师出手了,那结果肯定是靠谱的。不过,高大师在项目管理方面不像技术方面那么厉害吧。我总觉得这个计划有点太理想化了。”

段倩指着计划解释道:“项目管理的确不是高大哥的专长。他主要是帮我写了一个转换工具,读入后端渲染的模板文件然后自动生成AJS下的HTML模板,这样可以减少很多重写模板的工作量。另外,再根据一个典型模板的AJS控制逻辑编写过程,估算了每个页面需要的修改时间,然后把原来的计划做成了一网络图,又写了一个算法,把页面修改的任务尽可能先往非关键路径上放,最后看关键路径上放了多少任务,再计算出需要增加的人手。其实他计算的结果是增加0.47个人就够了,加一个人算是双保险啦。”

莫楠边听边连连点头,最后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说:“真是不得不服啊!每次碰到高大师我都有一种想回老家种地去的冲动。跟他老人家比,我这儿每天干活的档次就跟搬砖一样一样的。我看哪,只有像高大师这样的才配自称程序员,我们这样的也就能算个码农吧。”

段倩嘻嘻地笑了:“莫大师,别这么看低自己啊。高大哥还说到了你呢,他说你和郭杰最近把系统移植到云上是个大手笔,这个活干得很漂亮。”

莫楠两眼放光地问道:“真的?小丫头片子你可别骗人啊,高大师真的对我们评价这么高?”

段倩笑嘻嘻地说:“真的,不骗你。高大哥真的是这么说的,他说云平台他不熟,但是这么庞大的一个系统移植过去难度肯定不小,需要在很多细节上都考虑得非常周到才行。”

莫楠有点得意地笑了:“嘿嘿嘿,高大师真是内行。说真的,就弄云平台这件事吧,我也觉得是我这两年里的得意之作。就这件事有点儿技术含量,可以不算搬砖。”

段倩看他有点忘乎所以了,就带着讽刺的口吻反驳道:“您早就不搬砖了,天天和郭杰混在一起研究的都是高档次的技术,我们才真的是搬砖的呢。这不,您一拍脑袋,我们又要多搬好多。”

莫楠嘿嘿笑着说:“你办事,我放心。管人管项目我真的是不如你,所以干脆就去研究技术方向,发挥一下余热嘛。但是我可不是为了躲开搬砖的活才去研究技术的啊。这么说吧,要是搬砖的人手紧张的时候,我保证随叫随到。哥当年也算是个搬砖能手了,前端后端的砖都能搬,大砖小砖都搬得动,绝不含糊的。”

莫楠本以为这段表态会让段倩满意,可没想到段倩却叹了口气:“你别搬砖了,还是去找老大再谈谈绩效考核的事情吧。这个月考核下来的结果你看到了吧?我觉得实在是不公平。有几个挺能干的程序员这几天都在找我抱怨,再不想办法,保不齐人家哪个月就突然辞职走人。这些骨干程序员都是宝贝,千万别因为这点事情把人家气跑了。”

莫楠点点头:“的确是不靠谱啊。可是老大听不进去,他现在已经飘在天上了,想的是大企业运作,规范化管理,看的是远期目标,多少千万多少亿的投资,个把程序员辞职这样小的事情哪能入得了他老人家的法眼啊?我去找他谈?上次吃饭我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你的边鼓敲得也不错,可最后结果怎么样?老大说可以调整,结果呢,一点变化也没有。”

段倩突然想起裴曼那边:“对了,市场那边的KPI调整幅度就挺大的,前几天我看了,比原来的简化了不少,据裴曼说还挺理想的。”

莫楠突然想明白了前面的一些事情,他不由得自言自语地感叹起来:“高,实在是高!”

段倩却彻底糊涂了:“莫大师你说什么啊?前言不搭后语的。谁高了?”

莫楠解释道:“裴曼是个高人啊。你想想,那天吃饭之前,她也对KPI有一肚子意见,可是吃饭的时候人家可是一句牢骚都没发啊。”

段倩想了想说:“那倒是。可是她也说了,KPI指标太多需要精简。”

莫楠嘿嘿笑着说:“这就是人家高明的地方。她也想改,可是人家的说法是老大太忙,她可以帮忙拟个初稿,这样就不是和老大对着干,而是贴心的帮忙了。在拟稿的时候就把自己的东西塞进去,把原来不合理的指标替换掉。这样不但达到了目的,在老大那里还能落个好。你看看,这就叫一箭双雕,咱以后也得学着点。”

段倩恍然大悟:“对哦,真的是这样。还有还有,她说那套东西是孙熙弄的,正好老大不喜欢孙熙,所以改动大一些也没问题。”

莫楠点点头:“没错。搞市场的每天跟人打交道,搞这些事情脑瓜子就是灵。咱们天天搬砖,搬得脑子都跟砖头似的,遇到事情都转不过弯来,难怪在现实生活中要吃亏了。”

段倩想了想又说道:“我和高大哥也聊了考核指标的事儿。他说大公司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考核指标,不过他觉得高水平程序员的评价最好还是通过同行互评的方式为主。”

莫楠眨巴着眼睛问:“同行互评?这是个什么概念?”

段倩解释说:“就是类似于科研领域的论文匿名审稿,每个人的业绩情况由和他水平相当或者略高一些的同事打分,产生一个综合评定。高大哥觉得这样能够相对比较准确地评价一个程序员的贡献大小。”

莫楠一拍大腿:“对呀!这个办法好。我就说高层次人才的评价只能是主观评价,所谓绩效指标都是伪客观,根本反映不了他们的真实价值和贡献。有高大师的意见就好办了,咱们去找老大说说,也采用这种方式。”

段倩摇摇头说:“恐怕不行吧。看来老大是不愿意对程序员这边的评价体系做太大的改动。而且就像你刚才说的,咱俩上次跟老大的时候策略有点不对,要是这次再让他感觉到咱们拿高大哥来压他,搞不好他还会对高大哥有意见。莫大师,我是这么想的,高大哥的话咱们作为参考就行了,不要把他牵扯进来,我知道他自己也不希望这样。”

莫楠大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跟老大说话变得费劲了。要不这么着,咱们程序员这边脑瓜子灵光能说会道的,也就是郭杰了。我把他找来,把咱们的意思告诉他,让他琢磨怎么去找老大说说。也许他去跟老大谈更管用,这小子挺善于察言观色。”

段倩想了想,还是不太赞同莫楠的看法:“我觉得这样不太好。你是技术这边的负责人,有什么事情你自己不去说,让一个下属去找老大,这样不太合适吧。另外我总觉得郭大师最近总是在拍老大的马屁,一有机会就去找老大请示汇报什么的,恐怕他去了也未必会照着你的意思去说。”

莫楠愣了一会说:“那你说该怎么办?咱们去找你说不行,让郭杰去你也说不行,难道咱们就只能干瞪眼了么?”

段倩答道:“高大哥建议我们不要对现有体系做太大的调整。他说可以考虑只去掉代码行数和出勤率,把同行互评分数加进去,然后把同行互评的权重加大。这样总的指标数还是没有太大变化,但是评价的科学性会更高一些。”

莫楠听完段倩的话嗯了一声,往后一仰靠在沙发里,眼睛看着天花板,反复地琢磨起来。高爽的方案是值得考虑的,可是他还不满足于只是替换掉两个指标。

他想,现在的考核指标里面,代码行数和出勤率占到了22%的权重,如果能说服老大把这两个指标替换成互评分,再把互评分的权重增加到30%,这样有没有可能让互评分成为统治性的考评指标呢?理论上当然是可能的。如果能让互评分里一分的差别产生几十倍于其他分数一分的影响,那么实际上其他的指标也就没有意义了。

莫楠觉得有点兴奋,看来动动脑子曲线救国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怎么才能让互评分的分差产生那么大的统治力呢?毕竟互评分这一项的总权重只占到总评分的30%而已。有个办法是把它的权重再加大,但是恐怕老大不会同意,这样会把其他指标的权重降低很多。

他在脑子里计算着,其他一些指标比如测试覆盖率大家的差别不会太大,基本都在小数点后两位,所以基本不会产生多大影响,可以忽略。另外功能点的结果,段倩那边如果安排得合理,偏差也不会太大。关键还是互评分本身的设定方案,如果是百分制,好一点的90分,差一点的80分,也拉不开多少差距。可如果是3分制就不同了,优秀的2分,中等的1分,差的0分,优秀和中等一下子就拉开2倍差距,相当于百分制里的15分。而其他指标基本都是百分制,恐怕再怎么不合理也追不回来了。高大师的建议果然靠谱!

想到这儿,他猛地直起身子,吓了正等着他说话的段倩一跳。段倩责怪地说:“莫大师,你诈尸呢?吓我一跳。”

莫楠兴奋地说:“我想明白了,就按高大师的建议办。我刚刚计算了一下,要是互评分数按好、中、差三档来评,占总业绩30%的权重,其他的指标就基本形同虚设,可以忽略不计了。”

段倩还是有点不明白,莫楠就得意地把自己的计算过程给段倩讲了一遍。段倩听完有点疑虑地说:“这样好是好,不过这不是糊弄老大么?”

莫楠摆摆手:“这不叫糊弄,这样既保全了老大的面子,也照顾了咱们的里子,两全其美。而且吧,老大和咱们底下这些搬砖的也未必看得出来其中的窍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咱俩别到处瞎嚷嚷就啥事没有。这次我可得去找老大好好谈谈,顺便叙叙旧。我也试用一下裴曼的那些高招,以后说不定还用得着呢。”

段倩想了一会,觉得也只有这么个办法。毕竟一线的问题他们看得是最清楚的,也最了解应该怎么才能解决,这个办法既不会损害老大的权威性,又能够让业绩评估变得更加合理,还是值得去努力的。

莫楠第二天找到赵川,提出了这个修改意见。其实这些天赵川也一直在头疼怎么和技术这边沟通。他仔细看了那些指标,回想了一下莫楠和段倩提出来的那些问题,也明白这些指标并不是非常合理,但是碍于面子,又不能对它们大动干戈。莫楠找上门来,提供了一个看上去是微调的方案,这也让赵川松了一口气。

他仔细看了看,把代码行数和出勤率替换为互评分,并且把权重增大为30%,相应地,其他几个指标的权重都减少了1%到2%。直观上看是个可以接受的方案,但是他觉得还是应该再了解一下莫楠这么修改的思路。

莫楠向他解释说,首先代码行数和完成的功能点有点重复了,而且在反映工作量方面,代码行数不如功能点科学,另外出勤率现在主要是考核正常上班时间,但是程序员这边有很多加班和突发事件的处理,很难在出勤上反映出来,如果只是评估工作量,那么功能点已经能反映这部分业绩了。所以这两个指标可以去掉,

增加互评分是因为有一些标准化指标之外的因素也很重要,比如系统出现问题,别的程序员折腾了一个多星期都解决不了,某个正好在这方面有经验的程序员看了一眼,然后改了一条代码,就把问题解决了。他这一条代码的价值就比其他程序员几个星期工作量的价值还要大,这些是在标准化评估指标里反映不出来的,所以要靠一些互相评价的指标来反映。

赵川听了觉得莫楠说得都有道理,考虑了一会儿,最后同意了。莫楠非常高兴,又和赵川东拉西扯了一会儿,直到赵川的电话响了,才识趣地离开赵川的办公桌。

赵川接到的电话是阿黄的秘书打来的,通知他明天上午去管委会展厅,有市领导过来视察,到时候他要作为重点企业负责人向市领导介绍自己的公司和产品。秘书嘱咐他说,这次的机会很难得,让他务必要做好充分的准备,给市领导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赵川接完电话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他想,我就一个创业公司,拿了点投资做了个产品,也不打算卖给谁,市领导来不来看对我有什么意义呢?总不能指望着市领导一声令下,全市人民都必须成为我的注册用户吧?天下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嘛。说白了去参加这种活动无非就是帮着开发区领导粉饰太平,或者帮他们表功,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他考虑了一会儿,觉得还不如让裴曼去参加这次活动,应付一下场面。毕竟这种公关的事情也是跟市场有关联的,裴曼去参加还合适一些,自己就用不着去浪费时间了。<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1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帝霸戈   2013/12/24

    从现实角度讲,有点辜负阿黄的好意了,有点不太看重这次市领导会面啊,多少以后得下绊子啦,算是挖个坑吧,咳咳,现实角度好负能量啊。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