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73回

市领导直接批示过的事情就是不一样,赵川回来三天后,市卫生局就和他通过电话联系上了,打算安排专人过来学习。赵川赶紧安排裴曼负责专门接待,第二天卫生局办公室就派了个小伙子过来。
 
裴曼和小伙子讨论了大半天,等他走了之后,就回来给赵川汇报。她告诉赵川,卫生局这位小伙子已经把系统功能都搞清楚了,还提了几条意见,主要是针对政府机构政策信息发布、投诉处理和数据统计分析之类的的特殊功能,这些功能对于政府机构确实是很有必要的,但是目前系统还不具备这样的功能。
 
赵川听完琢磨了一会儿,这些功能确实是比较特殊的,只有政府机构用户才会用到,一般的个人用户是不需要的。是否需要给卫生局专门开发这样一套功能呢?他又问裴曼,如果没有这些功能,卫生局是否能够对付着用。裴曼想了想说,用是可以用的,但是用起来确实不太顺手。
 
赵川有点拿不定主意。现在系统的功能扩展和修改都比较大,而整个过程他没有参加,对整个系统的架构他已经不太了解了。到底增加这些功能会有多大的工作量,对现有的项目进度有多大的影响,他自己心里也没底。看来这件事还得找莫楠过来商量一下才行。
 
他带着裴曼走到工程师办公区找莫楠,可是莫楠不在座位上。他往几个会议室里看了看,发现莫楠正和段倩在一个小会议室里,正埋头对着一叠打印出来的计划讨论着什么,根本没注意到他和裴曼在外面。
 
赵川直接推开会议室的门,和裴曼走了进去。莫楠和段倩都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莫楠做了个让他们稍等的手势,又接着对段倩说道:“你怎么安排开发顺序本大师可以不管,但是健康指标综合排名的功能要排到最高优先级,最好放在关键路径上完成。”
 
段倩反驳道:“关键路径和优先级没什么关系,这上面的任务是不能延期完成的,就是说都没有缓冲时间,优先级高的任务倒是尽量不要放到关键路径上更好一些。这么说吧,你只要告诉我哪些任务要优先完成就行了,我不会耽误你的重要任务的。”
 
莫楠眼珠子乱转了一会,最后似乎搞明白了段倩的意思。他挠了挠头说:“那好,有你这句话就行了。第二阶段本来只有两个月时间,后来你的计划又给加了两周,我也没反对。可现在又加了不少需求进去,看起来时间也不是很富余。你可别大意了,咱们现在是正规军,军中无戏言啊。”
 
赵川听到这里插话说:“段倩管项目还是有办法的,而且她对于关键路径的理解也没有错,我看你就别班门弄斧了。”
 
莫楠不服气地说:“老大,你可别这么捧小丫头片子。年轻人要谦虚谨慎,咱把她捧得太高了,回头她一膨胀,真把自己当个人物,把事情搞砸了就麻烦了。”
 
段倩反驳道:“莫大师你就是嘴硬,自己理解错了还不承认。我怎么膨胀了?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帮着你协调项目的事情就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不就是个跑腿的活儿嘛,有什么好膨胀的。”
 
莫楠叹了口气说:“小丫头片子的逻辑啊,还是需要提高。我啥时候不承认自己理解错了?我只是说老大不能太捧着你,特别是说我班门弄斧,这不合理啊。你想想,就算本大师对于关键路径的理解不对,算是瞎弄了几下斧子吧,那也不能把你说成是鲁班那样的泰斗级人物嘛。”
 
裴曼嘻嘻笑着插话说:“我算是听明白了。莫大师玩斧子没玩好,还不让别人夸旁边玩得好的人。”
 
赵川赞同地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对了,我找你们有个事,现在卫生局要成为咱们的用户,他们提了几个政府机构特有的需求,我想让你们优先把这些功能先实现,你们看看是不是计划还要调整一下。”
 
莫楠和段倩对视了一眼,俩人都面露难色。他们的计划已经很紧张了,而且任务之间的依赖关系已经非常复杂,如果还要再往里加功能,即便通过增加人手能把功能实现出来,项目管理的复杂度也会大大增加,这对于整个项目组都是个巨大的风险。可赵川还没说具体是什么需求,也不好马上就说不可行。
 
莫楠想到这儿,只好硬撑着说:“具体的需求是咋样的呢?你们先说说,然后看小丫头片子的斧子好不好使。就怕你们的需求太大,小丫头片子的斧头砍不动。”
 
裴曼笑着把卫生局提出的需求给讲了一遍,段倩听完了问道:“这些功能需求也不算少了。你们打算在什么时候用到这些功能呢?”
 
裴曼答道:“当然是越快越好。最好能在两周内完成,这样可以趁热打铁,配合市场这边的一些活动,把卫生局的用户推起来,然后带动后续的医院用户加入。”
 
段倩挺为难地说:“两周时间做这些功能,恐怕不太现实。这些功能虽然代码量不是太大,但是涉及到多个模块的代码,比较复杂。就算我们把其他的工作都停下来,两周时间可能也就刚刚好够。可是这样的话,原计划安排的任务就都要往后延两周了。”
 
莫楠挠着下巴的胡茬子不说话,眼睛盯着桌上的项目计划琢磨着什么。
 
赵川强调说:“我知道这些功能加进来比较麻烦,但是这些需求确实是比较重要的。”
 
段倩对赵川强调的重要性有点不理解:“这些需求毕竟只是一个用户的需求啊,就算是卫生局也不过是咱们市的卫生局而已。可咱们做的是一个用户遍及全国的系统,大部分用户都不是本市的。而且其他的任务都是实现通用功能,我觉得重要性应该更高。要不让卫生局先建个群组把基本功能先用起来,等第二阶段之后有时间了,再慢慢做他们特定的那些功能。老大你看这样行吗?”
 
赵川也觉得段倩的思路有道理,可是他直觉上还是感觉卫生局的需求更重要一些,具体原因有点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呢?他也觉得有点奇怪。
 
裴曼插话说:“我觉得不能把卫生局的需求仅仅看做是他们一个用户的需求,如果我们想在市卫生局的基础上再拉动市体育局等单位,还有这些机关下属的医院和健康机构,甚至将来拉动其他省市的卫生局和医院,这个需求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新功能,背后是非常多的政府机构和医药健康相关机构的用户。”
 
赵川听了裴曼的分析,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自己直觉产生的道理。他想,没错,市卫生局作为单个用户虽然并不大,但是它代表的一个用户群是绝对不可忽视的。
 
段倩琢磨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是她还是觉得难度太大:“哦,我明白了,这一套需求对应的是一个新的市场。可是现在的项目计划确实很紧,人手也都安排满了,我想不出办法来啊。”
 
赵川和裴曼都沉默了。他们也都明白段倩的困难,本来第二阶段就是压力最大的一个阶段,时间还是最短的,段倩能安排出一个可行的计划已属难能可贵,现在还要往里加不少需求,确实是有点强人所难。
 
莫楠挠了一会胡茬子,看大家都不说话了,就慢悠悠地说:“我看啊,这件事也好办,一点都不难。小丫头片子不成了吧?我看该轮到本大师再出场再来个班门弄斧,给你们排忧解难。”
 
另外三个人都有点吃惊。莫楠虽然贫,但是一般不会在这种讨论工作的场合胡说八道吹牛皮,承诺一些明摆着做不到的事情。要不然就是他确实有经验,看出了计划中有一些可以利用的时间?
 
段倩不相信自己做的计划中还有多大的空间可以挖掘。她盯着莫楠看了好几眼,可是莫楠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胡扯,她觉得想不通,问道:“莫大师,你有什么招,说来我们听听呗。”
 
莫楠嘿嘿笑着说:“本大师这个绝对是高招,说出来得吓你们一跟头。你们小心站稳了,我可真的要说了啊。要是谁倒了,可别怪本大师没提醒过你…….”
 
赵川皱着眉头打断了他:“嘿,咱们说正经事呢,你别那么多废话了,赶紧说。”
 
莫楠一拍桌子:“好,那我真说了。我的办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把这部分需求分离出来,不要和现在的计划揉在一起,然后找个专人来做。”
 
段倩听完长叹了一口气:“哎!闹了半天就这么个招啊!你说得容易,这部分需求可不好做,需要一个对现有整个系统底层架构非常了解的高水平工程师,而且如果是两周内完成的话,一个人恐怕都不够。可咱们现在根本没有这样的人可用嘛,莫大师你也是知道的。”
 
裴曼和赵川也都表示对莫楠不满,大家都在认真地讨论这个问题,可莫楠呢?却拿这件事当儿戏,提了个没有可行性的方案,这不是浪费大家的时间吗?
 
莫楠大大咧咧地坐到沙发上,看着他们三个着急上火的样子,嬉皮笑脸地说:“我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们这么着急上火的,连我说什么都没耐心听完就纷纷给本大师上纲上线的,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本大师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吗?你们哪,叫我说你们什么好呢…….”
 
听莫楠发完牢骚,段倩感觉他应该是有一定把握,不然也不会这么卖关子。于是她就对赵川说:“老大,咱们先听莫大师说完吧。他这人就喜欢卖个关子,表现一下自己本事大。咱们今天让他先得瑟够了,再听听他到底打算怎么解决问题。”
 
赵川点点头,三个人又都看着莫楠等他说话。莫楠看见大家都安静了,这才满意地说:“这就对了嘛。我也知道没有合适的人手了,所以啊,这件事本大师亲自包圆了,不是说要两周内完成吗?本大师承诺一周就完成。怎么样,够劲吧?”
 
三个人一下子如梦方醒。对啊,这件事没有谁比莫楠来做更合适了,全公司就数他对底层架构最了解。他做了CTO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和郭杰钻研NJS这些新技术,大家都已经不把他算在程序员里边。可是这次他愿意来承担这部分任务,当然是最理想不过的事情。
 
段倩赞叹地说道:“对呀!莫大师,你这次出手我还真是没想到。要是你来做这块需求,那当然是小菜一碟了。”
 
莫楠得意地说:“嘿嘿嘿,上次本大师就表过态的,搬砖的事情是本大师的本行。只要领导们用得着咱,本大师什么样的砖都能搬。”
 
赵川和裴曼看到这个事情得到了圆满的解决都很高兴,对莫楠表扬了一番,然后才回到赵川的座位,打算继续讨论后续市场活动的安排。
 
对于卫生局的需求终于心里有底了,赵川感觉心里轻松起来,他随口对裴曼说:“我今天真没想到让莫楠干老本行,是个好办法。还有一个没想到的是这次市领导支持的力度挺大,这么快卫生局就有动作了,而且还挺当回事的。”
 
裴曼点点头说:“可不是嘛。看来政府办事的执行效率其实不低,关键还是要看是谁在推动。”
 
赵川赞同道:“是啊,咱们自己去政府部门办事吧,就像是向系统里增加了一个记录,要等待某一批后台定时任务来挨个处理,什么时候处理,什么时候能有结果,得等后台任务处理完了才知道。可要是有领导出面,那就像是系统管理员直接输入了一个实时处理的指令,那执行的速度就不知道快多少倍了。”
 
裴曼笑了起来:“老大,我发现你们程序员出身的人特别有意思,什么事情都能联系到你们的程序啊系统啊什么的。我来了这么几个月时间,思维方式也受了你们很多影响,有时候也会从系统逻辑的角度去考虑生活中的问题。不过也怪了,有好多以前自己想不明白的问题,从这个角度去考虑一下,有时候还一下子就看清了。编程这个事情还真是神奇呢。”
 
赵川聊到这个话题颇有兴致:“没错。其实编程的思维就是把具体的事情抽象化的过程,它的本质是离散数学,所以呢,当你把生活中的问题抽象为数学问题之后,就更容易看清楚其中的逻辑关系,处理起来也就有更加清晰的思路。比如这次卫生局用户提出的需求,如果把它作为一个孤立的事情来看,可能就会觉得不值得做,可一旦看到了它代表的潜在用户群体,那么这个事情就非常有意义了。这相当于是这个用户帮我们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市场,而这个市场的崛起会进一步带动我们现有的市场。所以说,这个机会是很难得的,我们做的是社交网络,这个功能有助于我们把一个很大的非连通图的节点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大的连通图。看清了这一点,做出决定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了。”
 
裴曼用手托着腮帮子,认真地听着赵川的长篇大论。等赵川讲完了,她感叹道:“老大你说的太有道理了,这些分析和决策的过程以前我很少能有机会接触。我觉得这一段时间从这些经历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这都是MBA什么的课程里学不到的。”
 
赵川摆摆手客套道:“这里边也有你的功劳。要不是你把需求和用户群分析清楚了,我们也讨论不了这么清楚。你的基础和悟性都非常好,就是需要一些实践的机会去体会去总结,这样收获的经验会比上什么课程的要实用多了。其实段倩的情况也和你差不多,脑瓜子都很好使,而且又能够钻研,基础都不错。要说公司有什么价值的话,就是我们有一套开放的文化,允许员工尝试,不会因为你没经验就不给你实践的机会。只要是出于认真做事,犯一些错误也是可以接受的。”
 
裴曼连连点头:“是啊。公司的文化是很重要的,原来我申请国外MBA的时候读过一些文章,里面说到企业愿景和文化的意义是凝聚志同道合的人,按照共同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去工作,才能形成合力。读那些文章的时候,其实对这些内容也似懂非懂的。以前在SAG工作的时候,看到公司的slogan里边什么创新啊追求卓越啊就觉得只是一个口号而已,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在基层,说白了就是个sales office,根本体会不到这种文化的含义,在总部的那些同事可能对这些关键词会有更深刻的体会吧。”
 
赵川对此深表赞同:“没错。在外企的分公司里都是以销售为核心的,而且因为本地化的影响,基本上企业文化已经体会不到了。要说什么slogan,就两个字最贴切:关系。咱这儿就是个关系社会,离开了关系,创新和追求卓越就像离开了水的鱼,能力再强也体现不出来。我是花了好几年才认识到这个问题,而且关系是我最短的那块板,属于一滩烂泥根本扶不上墙。当时正好才三十出头还能折腾折腾,所以就赶紧跑出来了。”
 
裴曼眨着眼睛,对赵川最后两句不太赞同:“老大,我觉得你不是不善于关系。以前我跟销售打交道也挺多的,发现有的人善于和三教九流各种各样的人搞关系,有的人跟底层的人搞关系不在行,但是到达一定的位置之后,发展和高层人士的关系反而如鱼得水。我看《教父》这个片子就有体会,你看第一集里那个小儿子根本不善于交际,在黑社会圈子里啥也不是,可是后来当上新一代教父以后,处理各种关系比他爹还厉害得多。老大,你现在的位置也是躲不开关系的,你要相信自己,不能总把自己当做一个工程师,你现在可是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啊。”
 
赵川无奈地说:“是吗?就我这形象还代言公司,恐怕要把公司的形象都给代言坏了。”
 
裴曼嘻嘻笑了起来:“老大你别那么谦虚了。我发现你分析问题特别有条理,而且寓意深刻,很适合做公众人物。对了,我最近还想给你安排一个平面媒体的专访呢,这样也是给公司和产品做宣传。”
 
赵川惊讶地说:“给我做专访?我觉得没必要,咱们现在业务规模不大,还是把精力集中在产品开发和宣传上,暂时不要突出个人为好。”
 
裴曼坚持道:“不冲突的。信息技术产业基本都是这样嘛,企业创始人作为企业的形象代言人很普遍。在美国典型的就是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这些例子。我以前也不理解,后来看了一篇文章,说这也不是什么新的现象,而是美国企业传统的延续。”
 
赵川问道:“这也是传统?以前的企业没看到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裴曼解释说:“那篇文章分析了,以前是因为传媒不发达,特别是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这种市场活动很难推广开。但是从企业命名就可以看出来,很多企业都是以创始人的姓氏来命名自己品牌的,比如福特汽车、罗氏制药什么的,感觉也有道理。用户对企业老板的了解越多,就越容易信任这家企业,毕竟一家企业的产品和管理和企业老板的个人风格密不可分。所以企业管理者的个人形象和企业本身的形象是具有相当大的关联度的。”
 
赵川低头不语。裴曼对于市场方面的专业化程度确实是他可以信赖的,对很多市场方面的问题也有很独到的见解,按理说自己应该接受她的意见。可是从他的内心来说,却对这种个人宣传的方式很抵触。而且,他对自己在公众媒体上曝光也缺乏自信。
 
他想了想又问:“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恐怕这事也得分人,有一些创始人或者管理者可能也未必擅长和公众沟通。我觉得我在这方面就不太在行,照猫画虎的去做,可能结果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我个人丢脸倒还在其次,影响了公司的形象就亏大了。”
 
裴曼劝慰道:“不会的。老大,你要是对自己不自信,起码相信我一回呗。尤其这次是平面媒体,专访结束后会给我们一份初稿,咱们看过了还可以补充或者修改,肯定让你看了满意再发。这样你总能放心了吧?”
 
赵川又考虑了一会儿,他觉得这个方式倒是还可以接受。但是到底谈些什么呢?如果是介绍产品,公司有现成的资料可以直接拿去用,又何必非要让他来讲一遍?如果谈别的,似乎又有点无边无际的。他以前也看过几个名人访谈,似乎很少谈到自己的产品,往往都是讲个人奋斗经历、企业管理理念、生活哲学之类的,起初觉得这样挺有意思,看多了就发现里边也都是一些套路,其实挺无聊的。
 
他问裴曼:“你打算让我谈哪些问题?一般来说好像这种访谈都是有套路的,务虚的成分更大一些,其实我不太喜欢谈虚的,什么人生理想啊,信念啊之类的。我就信奉一句话,叫做行胜于言。”
 
裴曼马上拍着手说:“行胜于言这个词好啊!我看就可以围绕这个关键词来谈。从你的个人经历到公司成长历程,然后再到后续的发展和企业文化,都贯穿 ‘行胜于言’ 的理念,这样能够带给读者的感受就是从创始人到公司的整个团队都是踏踏实实地走在一个追求理想的路上,每一步都是非常务实的。”
 
赵川有点哭笑不得地说:“本来我的意思是少说话多做事就行了,你倒好,让我拿这句话撒开了去忽悠,这样也太讽刺了吧。”
 
裴曼捂着嘴笑着说:“这也不是忽悠啊。咱们有理念,工作踏实,这当然很好。但是如果你不说,用户也不知道啊对不对?所以适当的用户沟通还是需要的。而这个话只能是你来说最合适,别人都代表不了咱们公司呀。”
 
赵川又犹豫了一会,终于下了决心:“好吧,就听你的,我试一次。不过最好咱们不要安排太多这样的宣传,还是让用户把注意力集中在咱们的产品上,好不好?”
 
裴曼认真地点了点头:“嗯,老大,我记住了。先试一次看看效果吧,在国内咱们这个领域也没有多少现成的经验可以照搬的,咱们也不用着急,根据实际的效果再一点一点调整策略就是了。”
 
赵川点了点头。他觉得今天和裴曼聊这么一阵子,自己收获还挺大的。所以古人说术业有专攻,三人行必有我师,还真是至理名言啊。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1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