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75回

莫楠周五按照高爽指点的方向忙乎了一整天,到快下班的时候把权限管理的核心功能基本完成了。剩下一点界面上的事情,他打算留着周末慢慢做,今天就不加班了。
 
他伸了个懒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程序员们都在自己座位上埋头干着活,郭杰带着他的几个运维工程师在一个小会议室里开会,远处裴曼坐在赵川的座位旁边,正和赵川在讨论着什么。
 
他随手打开邮件看了看,发现有十几条未读的。这一个星期太忙了,他一直没顾得上看邮件。
 
莫楠扫了一眼,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邮件,有几个互联网相关技术的会议广告,还有公司内部的几个通知,还有一封来自一个叫张鹏的人的求职信。
 
他随手打开求职信看了看,感觉很怪异。里面没有附件也没有文本简历,这个张鹏只是写了一段话,说自己在最近的一个项目里用到了他们开源的一个前端插件,表示非常感谢,对公司用到的技术非常感兴趣,希望有机会能够加入。最后有一个链接,是张鹏自己的GH账号。
 
莫楠心想,连简历都没有求什么职?再说现在公司也不招聘。但是对方用了自己开源的插件这一事实还是令他有点兴奋,出于好奇心还是点开了张鹏提供的链接。
 
页面一打开就让莫楠吓了一跳,贡献图上密密麻麻的深绿色块,200多个粉丝,排在前面的repository都是上百个fork。莫楠心想,这位看上去是个牛人啊,貌似水平不会比高大师差到哪儿去。这么厉害的人居然想来咱们公司?那无论如何也应该想办法收下。
 
莫楠一边想着一边打开几个项目,仔细地看了看,还把最受欢迎的那个项目clone下来试了试。令他失望的是,从技术水平上看里面倒没有特别高深的东西,主要还是一些方便实用的小功能。
 
但是,这些代码的特点是做得非常细致,从接口定义到功能设计都比较严谨,全英文注释也写得比较清晰,这样一来基本上他做的那些插件都可以拿过去直接当做一个黑盒使用,非常方便。
 
莫楠心想,没想到这些看上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东西也能这么受欢迎,看来技术水平高低是一回事,做事认真与否又是另一回事。把貌似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也能产生很震撼的效果。这么看起来,很多做消费品的公司虽然没有什么高科技,但是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又看了看张鹏的个人信息,里边还真有个简历。他大概看了看,这哥们从一个不太有名的大学毕业3年,一直待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公司做web开发,掌握的技术也平淡无奇,甚至有点落后了。他心想,我们现在都用AJS了,这哥们还在玩JSP这样的东西,视野是差了点。不过能用这样陈旧的技术做出受欢迎的东西,又说明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把张鹏的首页和简历打印出来,拿着去找赵川。赵川刚和裴曼聊完,正皱着眉头仔细地看着手里的一份材料,看见莫楠来了,就把那份材料放在了一边,招呼莫楠坐下。
 
莫楠把自己打印的东西递给赵川说:“老大,这里有个哥们在开源平台上用到了咱们的插件,现在想来咱们公司,我看了一下他的开源项目,做得挺不错的。你也看看呗。”
 
赵川拿着打印纸扫了几眼,问莫楠:“他的技术水平很一般啊。你看中他了?咱们现在没有招聘计划,是不是可以等一等再说?”
 
莫楠挠了挠头说:“这哥们挺有特点的,干活比较细,而且在开源平台玩得不错。我觉得可以先招进来,看看他能不能带动一下咱们开发团队对细节的重视。看咱们的开发计划,再招人起码还得过三个月,谁能等这么久啊,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赵川摇摇头:“咱们不能不考虑成本,最近市场这边为了配合政府机构的推广增加了不少预算,费用比较紧张。段倩那边开发进度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能省就先省一点吧。要是这个人是个技术方面的高手还可以考虑一下,但是这么普通的一个程序员,不值得咱们去挤占其他的预算。”
 
莫楠还是想再争取一下,他坚持着说:“老大,我觉得高手有两种:一种是会别人不会的技术,能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高大师属于这一类;还有一种是能把别人技术上都能实现的事情做到与众不同,这位张鹏就属于这一类的。虽然他技术不算出类拔萃,但是能够把看上去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事情做到完美,这样的人才也是很难得的。”
 
赵川想了想,还是不太愿意让步:“莫楠,一个公司的运营是要考虑各方面资源平衡的。现在咱们公司还没有到追求这种细节上完美的时候,重要的是速度。开发新功能的速度,用户增长的速度,这些都比细节完美更重要。”
 
莫楠叹了口气说:“这并不矛盾啊,其实细节的完美是有助于用户增长的,而且对于开发新功能的速度影响也不大。这是一种思维,一种习惯,我觉得咱们一直以来欠缺的就是这种习惯,看到这个张鹏做的东西,我才明白了好东西做出来可以是这个样子的。相比之下,以前咱们干的活都太粗糙了。”
 
赵川越听越不高兴,他有点不耐烦了:“莫楠,我发现你现在有点钻牛角尖。以前你做事情从来没这么极端,倒是我有点追求完美。现在我都想开了,咱们只有这么一点资源,所以一切要以大方向大目标为重,遇事要灵活,会变通,这就是古人的中庸之道。可你现在倒好,比我当年还极端了。”
 
莫楠笑着说:“我觉得极端没什么不好的,有信仰才会极端呢。我就挺看不上中庸之道的,这玩意儿说得好听点是灵活变通,说得难听点就是骑墙投机。中庸的人今天这样明天就那样,你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遇到事情会怎么处理,这样的人很难合作。”
 
赵川不满地问道:“中庸的哲学是大多数人都接受的,你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大部分人都很难合作了?”
 
莫楠点点头:“没错。或者说,中庸的背后是无原则,基本上都是利益驱动。不过啊,利益驱动的人,你很难和他们长期合作下去。”
 
赵川很不以为然地说:“在商业社会里,利益驱动是再正常不过了,在商言商嘛。商人之间的合作就是看利益,有什么不能长期合作的。”
 
莫楠强调说:“我是在程序员这一头,考虑的是程序员的合作。码农都是吃代码饭的,不能把利益作为首要考虑的因素,不然就麻烦了。我前一段时间闲的没事的时候还真的琢磨过这个问题,利益这个东西不稳定,短期长期有差异、各人看重的角度不同、各方博弈也会改变利益的结果,所以把利益作为自己行为指南的人,往往都是多变的,而且一旦码农关注利益超过代码本身,那就不再是一个好码农了。”
 
赵川略带嘲笑地说道:“照你这么说,程序员都得修炼成仙了。你说的这种境界,有几个程序员能达到?绝大部分程序员不都是把编程作为一个饭碗来看待的么?他们不关心利益,难道给咱们白打工啊?要是都这样倒好了,咱们还省钱了呢。说实话,我都从来没有接近过这种境界,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想,把代码水平放在公司利益之前了。”
 
莫楠认真地答道:“我现在有一种信仰。有了信仰之后,你会发现利益是一种很肤浅很短暂的东西,人只有坚守自己的原则,才能获得内心的平静。这也是我现在带程序员的一种思路。老大,我觉得你在这个方面是退化了,本来我一直都是以你为榜样的。”
 
赵川皱着眉头,心想这个莫楠今天又怎么了,为了个没见过的应聘者居然跟我纠缠不清了?他问莫楠:“啥叫有信仰呢,你有什么信仰我怎么不知道?”
 
莫楠一本正经地答道:“编程就是我的信仰,以前我只是把它当做一个职业,或者一个发财的机会,现在我把它当做一种信仰。我这一段时间和高大师在一起切磋了不少次,沾了不少他老人家的仙气。现在我觉得吧,写代码就像写文章一样,都是署名的作品,要对得起自己的用户,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即使水平不够没法流芳百世,也不能草草应付落得个遗臭万年的下场。”
 
赵川哈哈笑了起来:“你想得太严重了,遗臭万年的代码我到现在也没见过。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质量不行的代码会被自然淘汰,被高质量的代码所替代,不可能遗留下来。中庸之道也不是你说的那样是骑墙,而是审时度势,根据客观情况来做决策,而不是盲目地根据一个信仰,撞了南墙都不回头。”
 
莫楠心里大失所望。他心想,老大现在已经变得自己看不懂了,完全是一个商人的思维,在他身上已经看不到程序员的影子,这以后还怎么沟通啊?
 
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可他心里还是不太甘心,于是接着说道:“老大啊,咱们就别争论有信仰对不对了。当年你也是有信仰的,我还记得咱俩有一次加班到半夜,干完了活聊天的时候,你说了好多话都让我感受到了你对编程的热爱,当时我离这个境界还很远,觉得你特别理想主义。可是现在吧,咱俩有点倒过来了。这些是是非非咱们不说了。就算你觉得有信仰是不明智的,随机应变才是真理,那也看在我们开发这边这段时间给公司省了不少钱的份上,就给我们一个招聘名额,行不?”
 
赵川有点心软了。莫楠平时虽然贫,但是这次听得出来是很认真的,说出来的那些话也挑起了赵川的一些回忆和感慨,令他对莫楠有点刮目相看。可是他转念一想,自己前面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这么莫楠还是胡搅蛮缠的,如果让他这么一叙旧自己就让步,以后就更没法令行禁止了。
 
他想起以前孙熙给他的告诫:公司规模大了以后,对待元老一定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尤其是要尽量避免私下叙旧,不能让他们觉得他们和自己的关系还是和创业初期那样不分彼此,这样不利于树立CEO的权威,也不利于强化公司的执行力。他当时听到这些忠告还颇不以为然,但是现在越来越感受到这段话是多么语重心长。
 
孙熙当时为了帮着赵川落实这一原则,利用自己作为CEO助理的身份,为赵川立起了一堵防火墙,把一些来自元老的不合理要求都给挡住了。事后给赵川汇报的时候,赵川对孙熙的做法是不太满意的,觉得这样做事缺少了点人情味。
 
赵川想到这里不禁感叹:现在想起来,孙熙还是帮自己做了不少事情的,如果他不是瞒着自己吃里扒外挖公司的墙角,其实还真是个很有价值的助手。
 
赵川定了定神,语气坚定地说:“莫楠,我真的没法答应你这个请求。现在公司管理正规化了,做事情都要有严格的计划性,按照预算来执行,尽量避免计划外的资源消耗。如果到处开口子,我也没办法向董事会交待,你也是董事你是知道的,现在的董事会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就像是你说的正规军,不能像以前在山寨里那样,饿了就出去抢一把,回来就喝酒吃肉,这样公司会垮掉的。这件事我看就先缓一缓,等有招聘机会的时候咱们再讨论吧。”
 
莫楠听赵川的口气,知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再费口舌也没有用,只好灰溜溜地回到自己座位上。他左思右想,总觉得有点不甘心,最后拿定主意,不管有戏没戏,先约这个张鹏过来聊聊再说。
 
赵川把莫楠打发走了之后,又拿着那张纸看了起来。这是裴曼和她选定的平面媒体一起讨论出来的访谈问题清单,他需要根据这个清单准备自己的回答。可是里面的大部分问题都让他感觉相当别扭,比如第一个就是“最近IT圈里有个流行的比喻说您是中国的扎克伯格,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赵川摇摇头,心说IT圈里哪有人这么说我啊?还不是媒体炒作的一种手法。扎克伯格就是扎克伯格,难道每个国家都要弄出一个扎克伯格来么?再说了,扎克伯格的产品在中国压根就没人用,这么一比较是不是还可以说自己比扎克伯格还厉害?
 
总之,看到这个问题,赵川自己差点忍不住吐了。他想,不知道访谈这么做完了以后登出来会恶心到多少人。但是看到裴曼郑重其事的样子,他又不忍心把这些想法很直接地说出来。
 
后面的问题也好不到哪儿去,都是诸如“是什么理念支持您克服困难,一路走到现在的成功?”之类的。他看到这个问题忍不住想骂出来:成功个屁啊,老子刚刚把房子汽车都卖了,砸锅卖铁点灯熬油才弄了点投资,还被投资人给坑了一道,这些事情你知道吗?要是都成功了哪至于这样,说不定都在夏威夷海滩上享受人生了。
 
他叹了口气,实在没心情再往下准备。他心说,如果非要自己这么接受访谈,个人牺牲实在是太大了!他甚至觉得,相比之前陈艺发的那些火爆照片,自己接受这样的访谈是一件更掉价的事情。陈艺发帖子只是牺牲了一点色相,而且似乎她还在用户的追捧中得到了一种虚荣心的满足;自己这样接受访谈,就好像先照着别人的样子整了个容,然后再出来搔首弄姿的,熟悉自己的人看了都会觉得陌生。
 
可是刚才当他委婉地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的时候,裴曼的反应却是大不以为然,她说做访谈最重要的不是被访谈者的心情,而是读者的感受,只要能让读者看完对被访谈者有非常好的印象,被访谈者自己就应该满意。毕竟这是一种有明确目标的商业行为,并不是被访谈者的个人记录片。
 
裴曼颇为自信地强调说,这些问题和回答都不是拍脑袋设计出来的,而是有充分的数据分析作为依据。虽然他自己看起来可能会觉得太俗气,可是现在的主流用户群就是这样的状态,他们崇拜商业上的成功者,对创业者有一种神秘感,这是他们必须充分考虑的一个现实状况。
 
裴曼还说,她已经和一些业内人士讨论过了,网络营销的真谛在于以用户为中心。要先了解你的用户群,特别是他们中的主流人群。他们怎么看待这个社会,认同什么样的价值观,对待社会热点问题的态度,对他们潜在的代言人有什么样的期望,这些都是访谈内容的支点。而访谈的过程只是通过一个比较自然的过程把这些用户欢迎的内容表达出来而已。
 
裴曼最后的总结是,访谈本身是一种向潜在用户传递价值观的过程,目的只是获取认同感。所以访谈的内容和观点需要精心准备,应该基于主流用户表现出来的价值取向,而不能由着被访谈者自己的思路随意地表达。
 
她还强调说,一旦用户认同了你的价值观,你就能利用这种信任感去推动营销工作,这样的效率才是最高的。
 
赵川对这套逻辑很不认同,但是似乎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反驳。再说,裴曼是他最信任的部下,她费了这么大劲做出来的东西,自己又怎么能够拒绝呢?自己作为CEO,本身也是公司的一个资源,现在市场部需要他这个资源,也是为了公司的业务。
 
他想,这就好比公司的开发工作吃紧,需要程序员加班甚至熬夜,虽然程序员作为个人不喜欢这样的安排,但是为了公司的业务,也只能接受。
 
他翻来覆去地思想斗争了半天,最后也只能硬着头皮按照裴曼的安排去准备了。裴曼提示他,一定要在访谈中突出“行胜于言”这个哲理,给读者一个强烈的印象。她的依据是上周的一个热点事件分析,在这个热点事件里,参与讨论的用户对于这个哲理的认同度非常高。
 
他觉得这一条倒是不难,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一个信念,用不着编造什么。大概这个要求是整个访谈计划中最容易做到的吧。
 
裴曼还说到了一个总体思路,就是把他的访谈和卫生局用户的推广结合起来,用卫生局加入和相关的活动作为赵川创业成功的一个背景,再把那十位专家作为典型,争取吸引更多的医学界专业人士和机构加入。赵川对这个思路倒是十分赞同,也批准了她扩大预算的计划,使计划的费用增长了两倍多。
 
赵川琢磨了一会儿,又一次想到了孙熙。他忍不住想,其实裴曼的这一套计划里,隐隐约约透出了孙熙的影子。之前裴曼还对他抱怨孙熙不专业,做市场是点子大王的野路子,可这些野路子似乎都还管用。而且这一次,除了在统计分析方面做了一些专业的工作之外,其他的大思路其实也未必比孙熙专业到哪里去。看来孙熙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影响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显然裴曼在市场的总体思路方面也受到了很多潜移默化的影响。
 
他边琢磨着边看着问题清单,又想起了有关竞争对手的消息。最近绿社会的市场力度也很大,他们除了健身教练之外,也开始尝试走名人路线,找了几个当红的娱乐明星帮着做宣传,甚至亲自参加活动,用户数的增长势头比他们还猛。
 
他觉得自己想明白了,商场里是成王败寇,用户数增长才是检验运营水平的唯一标准。到底裴曼的市场方案是否可行,这谁说了都不算,还是得执行完看最后对于用户数增长的效果如何。而在看到结果之前,自己必须严格按照裴曼的方案去执行,暂时还是把个人的好恶先放到一边。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