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76回

周一的访谈进行的比赵川想象的顺利得多。主持访谈的那位记者非常有经验,虽然提问的线索是基于和裴曼拟定的稿件,但是也会根据交流过程中出现的一些亮点引导赵川即兴发挥,聊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话题。

赵川觉得这种徜徉于过往经历的感觉很好。回顾过去有时候是为了看清未来,有时候则是为了看清自己。通过记者的引导和倾听,他慢慢地抛开了准备好的标准答案,让自己的思维漂浮在过去三十多年的岁月之河中,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审视着自己,看到了自己未来的路。

他持续地谈了两个多小时,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谈了这么长的时间。当记者离开的时候他还觉得意犹未尽,总觉得还有不少想法没有说出来。裴曼则对他的表现大为赞赏,说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的一次访谈。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杂志的专访不够过瘾,下次要找机会安排电视台的专访,让赵川有机会充分表现自己的个人魅力。

经过这次成功的访谈安排,赵川对裴曼的专业能力更加认可了。他体会到专业人士看问题的视角是不一样的,也符合公司结果导向的思路。即使这些问题看起来有点炒作的嫌疑,但是引导出来的内容还是非常精炼的。他想,现在就看用户看到访谈的认可程度了。

两天后,裴曼收到了根据访谈整理出来的专访稿件,赵川看了很满意,又让她把稿件打印两份送给莫楠和段倩,让他们也帮着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莫楠收到稿件先摆到了一边,他正忙着对自己做的卫生局定制功能进行最后的优化。周一把新功能布署上去后,他抽时间在开发环境里构造了大量数据对系统功能做了一些测试,发现在查询统计中性能不太理想。他查了半天文档,才搞清楚有个两步查询的方法其实可以利用MDB的$运算符简化成一步。这样一改,系统的响应速度明显快了,内存的消耗也少得多。

他把修改后的代码更新到生产环境,总算松了一口气,哼起了小曲。他扭头看到刚才他放在一边的稿件,刚拿起来看了几眼,前台就过来告诉他,他约的张先生过来面试了。

莫楠猛然想起是自己周一打电话给张鹏,约他今天过来面试。他让前台请张鹏到一个小会议室等一下,自己抓紧时间把稿件扫了一遍,然后就打算去会议室见张鹏。

他站起来正好看到段倩坐在自己座位上,也拿着那份稿件仔细地看着,偶尔还在稿件上批注一下。他想,干脆把段倩也叫上一起去面试,如果段倩也认可张鹏的能力,还可以帮忙去赵川那里说句话。两个人的意见总比一个人的有说服力吧。

想到这儿,他先打印了一份张鹏的简历,然后走到段倩的座位,一边把简历递给她,一边招呼段倩说:“哎,小丫头片子,今天我有个面试,可老大不太同意招进来,你要是没事也跟我一块去聊聊呗。这个简历你先看看。”

段倩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接过简历问道:“什么人啊?老大为什么不同意呢?”

莫楠给段倩解释了一番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段倩听完也觉得这个张鹏是个难得的好程序员。她又仔细看了看张鹏的简历,就和莫楠一起去会议室面试。

莫楠进去后先和张鹏相互介绍了一下,然后就直奔主题:“你的简历我们都看过了,技术方面已经有个大致的了解。你能不能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经历?”

张鹏显得有点紧张,他尽力让自己能流畅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哦好的。呃,是这样的,我毕业后一直在一位师兄创立的公司工作,有差不多三年时间了。公司的核心产品是一套通用的工作流引擎,主要用在一些办公系统上,用户就是一些政府机构还有企业用户。我主要的工作内容是维护外围的一些代码。公司的业务规模一直徘徊在比较稳定的规模,刚好能养活自己,但是又长不大。我每天的工作量其实没多少,也学不到太多东西。主要是不想荒废了自己的时间和技术,所以就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开源项目上了。”

莫楠听完觉得张鹏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在一个不理想的环境里都能让自己抓住成长的机会,这很不容易。大部分人在这种情况下,要么浑浑噩噩地混日子,要么就急急忙忙地跳槽,很少有人能像他这么淡定自如。

段倩又问张鹏:“既然你能安于现状,又找到了自己提高的方法,为什么还要跳槽呢?”

张鹏回答说:“是这样的。通过开源项目的经历,我发现自己的基本功还是比较弱,需要在一个更有挑战性的环境下,跟随一些高水平的程序员学习才能进一步提高。呆在原来的环境里,做着原来那种水平的开源项目,对我来说已经是混日子了。另外,我也希望能够加入一个更有成长性的团队,参与对社会有更大影响力的项目。”

段倩又接着问道:“你要是走了,现在的公司会受多大影响?”

张鹏答道:“我本来事情就不多,而且现在已经有两个程序员可以接手我的工作了,基本上我走了对公司不会有什么影响。其实我去年就有点想换个地方,就是因为新程序员刚来还不熟悉平台,所以我又带了他们一年。”

段倩点点头,对张鹏的回答比较满意。莫楠又问张鹏:“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样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能够加入,会期望自己承担什么样的工作呢?”

张鹏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非常低调,他回答说:“我很清楚自己目前的技术水平还不足以独立完成一个完整的功能,只能在高水平程序员的指导下,参与一些细节工作。所以我的期望就是能有个高水平的程序员来带,这样我就能有自信把工作做好。”

莫楠点点头,又问:“你这里说的‘带’是什么含义呢?这在有的公司其实就是管理关系,有的公司可能会有一些技术的传授,但是主要在业余时间进行。你希望的是哪一种?”

张鹏解释说:“我最期望的一种是类似于师徒的关系,希望带我的人不仅能告诉我怎么做,还能教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我现在的公司里有个程序员经验也比较丰富,但是他从来不给我讲自己的思路,好像生怕我学会了他的绝招似的。所以后来我就把时间花在开源社区,从很多高手那里得到了教益,收获很大。”

段倩插话说:“既然你在开源社区里就能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现在的公司又给你提供了参与开源项目的便利,那又为什么要离开呢?”

张鹏想了想答道:“我是挺感谢现在的公司给我这种空间的。但是现在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需要面对面的指导和协作,在一个大项目里继续磨练自己的水平。所以,现在就想出来找到一个合适的团队。”

莫楠点点头,继续问道:“我明白你的想法了。那么,你对于薪酬的期望是怎么样的?”

张鹏干脆地回答说:“我自己现在对薪酬完全不关心。如果有高水平的导师,公司给我什么样的薪酬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接受。”

莫楠很惊讶,他还没见过有这样的求职者,居然对薪酬毫不在意。以前他面试程序员的时候,最头疼的就是有一部分在薪酬上斤斤计较的人,感觉就像是在菜市场买菜似的,从1块1砍到9毛8都能砍上半天。他想,说白了这些人就是信不过本大师。凡是有一技之长的,本大师从来都是尽力帮他们争取最理想的薪酬的,可是却没人相信。而张鹏在这方面确实很洒脱,这也令他印象深刻。

这时段倩提醒张鹏说:“让公司决定薪酬的做法一般是会吃亏的。因为公司里确定薪酬的程序并不是我们面试的两个人说了算,其他人在对你不了解的情况下,会按你所在级别的最低薪酬水平给你确定工资标准。而每年的薪酬调整基本上也是按照原有薪酬的百分比来进行的,除非某些人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水平。这样你的薪酬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张鹏根本不在意段倩的提醒,他对段倩的好意表示了感谢,但是还是坚持说自己现在最关心的是能否最有效地提高自己的价值。

他解释说:“我一直是这么考虑,薪酬的水平最终还是取决于个人的价值的,个人价值提高得越快越好,即使薪酬和个人价值存在一个很大的落差,这个落差也是很容易被领导层看到的。所以,只要个人价值在快速提高,最终自己的利益也会有保障。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如果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水平,薪酬的调整也有另外的机制么?我其实追求的就是技术水平能以超乎寻常的方式提高,哪怕薪酬的调整需要更长的时间也没关系。”

聊到这儿,莫楠已经决心要把张鹏招进来了。他也不想让张鹏吃亏,虽然张鹏自己对薪酬无所谓,他还是越俎代庖地在面试表格的“薪酬期望”一栏里填上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数字。

现在最大的障碍在于赵川,只要赵川的想法还是那样,自己就没有办法把张鹏招进来。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自己再去找赵川谈显然是不会有结果的。也许段倩能帮得上忙。

莫楠看着段倩,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段倩对莫楠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是比较认可张鹏的表现的,也没有其他问题了。

莫楠先让张鹏回去等通知,他拍着张鹏的肩膀诚实地说:“感谢你过来参加面试。我们觉得你的条件还是不错的,咱们公司呢,确实有经验比较丰富的工程师,也可以花时间来带你。薪酬上我也尽量给你争取,这都没问题。但是现在招聘指标有点问题,我们还得在公司里做一些工作。不过吧,不管怎么样,一周之内都会给你一个答复,不会让你无限等待下去的。”

张鹏对莫楠的坦诚表示感谢,他说自己倒是不着急马上换工作,等上一两个月也没问题。

送走了张鹏,莫楠就和段倩在会议室里商量怎么才能过赵川这一关。莫楠发牢骚说:“老大最近对裴曼那边是有求必应,对咱们这边是冷眼相对。我现在找他办事,十件事能有九件办不成。这日子没法过了!”

段倩倒是比较平静:“老大现在的压力是来自市场那边,所以把主要精力放在这部分也不奇怪啦。咱们得理解他,他面临的问题可不是用编程的思维能想清楚的。我看招聘的事情最好还是和咱们现在的项目进度结合起来,这样对老大来说比较具体明确。”

莫楠听得一头雾水:“你说招聘和项目进度结合是怎么个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段倩解释说:“莫大师,你上次去找老大的说法,那就是硬生生地要加一个人,又说不清为什么要加这个人。那老大凭什么要答应啊?如果说项目里进度有点滞后,需要加一个人,这样就显得理由充分多了。”

莫楠一拍大腿:“对啊!小丫头片子你还真有两下子,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可是现在这么说老大也不会相信,因为上次我已经碰了钉子了。另外,上周你的进度汇报还说进度情况和基准计划是一致的,隔两天回去又说项目进度滞后了,需要加人,你当老大就那么好骗啊。”

段倩想了想说:“也是啊。这个招是不好用了,不过还可以想想其他的理由。比如说下一步有没有计划采用一些新的技术,是这个张鹏比较在行的呢?”

莫楠眼珠子转来转去地琢磨了一会,突然恍然大悟地说:“对啊,咱们下一步可以趁着完善代码的机会,把一些模块做成插件,这样维护起来更容易。张鹏做插件挺内行的,可以让他参与这个事情,这个理由总很充分了吧?”

段倩忍不住笑了起来:“莫大师,你为了招进来一个人,居然不惜劳民伤财把模块做成插件。全公司就数你最能折腾,我真是服了你了。不过这样还是有风险的,万一做起来发现不是那么容易,那就等于咱自己给自己挖坑了。”

莫楠摆摆手说:“也不是。我其实几个月以前就想过插件化的事情,只是因为人手不足,也没有经验,一直不敢动手。你想啊,插件化以后每个模块都是一个黑盒,代码出错后的定位还有功能的维护都可以简化不少,这件事迟早是要做的。现在有了合适的人,等于加速了我们改造代码的进程,这还不是一件大好事嘛。”

段倩撇了撇嘴说道:“莫大师你别忽悠我了,我才不信你编的这些理由呢。要是没有张鹏这个人,估计三个月之内你也不会考虑干这件事。而且吧,我还有点担心第三阶段的任务和插件化改造冲突,你这又是给我出难题了。”

莫楠谄媚地嘿嘿笑着说:“段大师,你管理项目的能力咱是信得过的。插件化其实工作量也不会太大,而且还加了个有经验的人,不会影响你的进度的。”

段倩反驳道:“哼,你现在会说好话了。工作量大不大得经过原型实验,先改一个模块估算一下,要不然谁敢打包票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改一个模块出来,如果一周之内你能改好,我就相信你。”

莫楠叹了口气说:“哎,我一个人得从头学起,不一定能做那么快啊。小丫头,我保证从现在开始到三阶段结束,我都全时加入你的开发组,一切听从你的调遣,这样总可以了吧?相当于你一下增加了两位高手,还怕什么进度出问题啊?你说呢?”

莫楠以为自己这段话肯定可以说服段倩,可没想到段倩还是语气坚决地说:“不行不行。你的工作本身就不是我来安排,你现在答应得痛快,回头活干到一半被老大叫走了,我怎么办?再说了,万一插件化增加的工作量是成倍增长的呢?那就算增加你们两个人也无济于事。所以,现在一定要有一个准确的评估,我才能知道怎么去调整项目计划。”

莫楠无话可说了。他心想,这小丫头片子怎么也变得这么难对付了,讲起项目管理来一套一套的,硬是滴水不漏。好在她还是支持自己的,愿意帮自己讲话,唯一的条件只是先确定自己这么干不会把项目带到坑里去而已。好吧,那就按小丫头的意思做个实验,评估一下工作量。

他假装很为难的样子,又夸张地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就试试。哎,我最近太倒霉了。在老大那里屡屡办不成事不说了,现在连你也想方设法地刁难我,太不够意思了。我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段倩看出了他的心理,嘻嘻地笑了起来:“莫大师你别闹了。我这哪是刁难你啊,我这是明明是在帮你好不好!你居然还有那么多怨言,真是的。”

莫楠又叹了口气:“你要是真的愿意帮忙,就应该相信本大师嘛。刚才我把插件化的思路都给你讲了那么多了,张鹏也做了那么多开源项目,基本都是做成了插件,难道这还不够有说服力么?唉,本大师忠而被谤,信而见疑,能无怨乎?”

段倩知道莫楠只是在耍贫嘴而已,这些话没必要和他当真。她笑嘻嘻地回答说:“莫大师,没想到你还挺能撒娇的。别说那么多了,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莫楠眨了眨眼睛,这句话是他的座右铭,居然被小丫头片子用来教育他了。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3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