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77回

俩人在会议室里又聊了几句,约定先得到确切的工作量估算再一起去说服赵川。他们刚想起身回去干活,出乎意料的是,赵川这时候居然推门进来了。

赵川看上去心情不错,笑呵呵地对他们俩说:“两位大师都在啊。你们是在讨论开发计划吧?我想等你们有空了听听你们对于这次专访稿的看法。”

莫楠毕竟是做贼心虚,和段倩刚好在密谋招聘的时候被赵川撞见,虽然赵川以为他们是讨论开发的事情,但是他的表情还是有点不自然。段倩正好站在侧面,看着莫楠心怀鬼胎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就趁着赵川正对着莫楠的机会,偷偷对莫楠做了个鬼脸。

莫楠假装没看见段倩逗他,挠了挠头对赵川说:“哦,那个稿件啊,我刚看完,也没什么看法。”

赵川也知道,莫楠对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感兴趣,指望不了他能说出什么来。他转头看段倩,段倩赶紧说:“我也刚看完,有几个地方我标记了一下,我去拿过来给你看啊。”

趁着段倩出去拿稿件去的功夫,莫楠问赵川:“老大,你们聊呗,没我啥事了吧?那我去干活了啊,卫生局的功能刚刚布署好,我还得去盯一下。”

赵川一伸手把他拦住了:“别急嘛,卫生局用户还没有正式开始用呢。我想让你也一块聊聊,听听段倩的意见如何,至少人家还认真标记了呢。”

莫楠一看走不了,只好点头答应一声又坐了回去。

段倩拿着稿件回来,递给了赵川:“老大你看,这里边有两个错别字,还有几个句子的表达太口语化了,我觉得写成专访稿还是正式一点更好。”

莫楠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小丫头你这是在改作文呢?人家杂志有专职编辑,这些东西用不着你看,老大是想让你看看内容怎么样好不好。”

段倩瞪了莫楠一眼:“内容我觉得挺好的,但是这里有些不太准确的地方我标出来有什么错啊?你自己不好好看,还不许别人仔细一点啊。”

赵川有点郁闷。本来是指望他们两个元老帮着把握一下内容,看看自己有没有遗漏或者记错的事情。可是莫楠根本不把它当回事,段倩倒是挺认真,但是阅历不够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他想,这番心思算是白费了,不过也说明这个稿件写得不错,基本看不出什么问题,那就先按这个稿件发出去吧。

他勉强对段倩鼓励道:“嗯,还是你看得仔细,我都没注意到这些问题,回头我让裴曼反馈给编辑。其他的你们看还有什么问题吗?比如一些重要事件的说明,或者里程碑时间点是否准确之类的。”

莫楠和段倩都摇了摇头,表示这些内容他们都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赵川于是对他们笑了笑说:“那好,这份段倩标注的稿件我拿走了。你们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需要我处理的?”

段倩想起上次去招待所碰到孙熙的事,觉得应该告诉赵川,就对赵川说:“也没什么事情。上次我偶然碰到了孙总和陈艺,他们现在都在那个酒店项目里。孙总对我们还挺热情的,让我们吃饭挂在他的帐上。”

赵川倒是觉得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哦,孙熙是Tony的心腹,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办了。我还以为Tony就是倒一下手,把地皮卖了就完事儿,没想到他还真想玩房地产。不过也是,有孙熙这么个宝,玩房地产比做风险投资更靠谱。陈艺嘛,跟着孙熙有肉吃,去那个项目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段倩试探着说:“程序员那边私下有人猜测,觉得孙总和陈艺的关系不太正常。”

莫楠听段倩也开始说八卦的事情觉得挺奇怪:“咦,小丫头片子,你以前可不是喜欢八卦的人嘛,现在怎么也开始关心别人的私生活了?我听说小女生突然对八卦的兴趣大大增加往往有一个原因,就是谈上恋爱了。”

段倩有点不好意思地辩解说:“才不是呢。不是我八卦,是刘薇她们私下议论的。她们还找我问来着,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才不是为了打听什么八卦呢,就是对孙总有点不理解。本来觉得孙总这个人能力挺强的,还盼着他能把咱们的业务带起来,可他没干多久就和老大之间产生了这么多矛盾,其实和陈艺也有关系吧。总之我们就是觉得他这个人挺奇怪的。”

莫楠晃了晃脑袋说:“这有什么奇怪的。一个男的人到中年,婚姻已经失去了激情,加上事业又比较成功,一些小姑娘呢又想不用努力工作就能享清福,这不是王八看绿豆就对上眼了嘛。不管是哪一方主动,俩人勾搭上的概率都比我们这种穷小子正经谈对象成功的概率高多了。”

段倩点了点头:“莫大师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可我还是感觉孙总不像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人啊。哎,男人真是一种复杂又奇怪的动物。”

莫楠哈哈大笑着说:“小丫头片子你居然还感慨上了。这几句话就是典型的假成熟,特别是那句孙总不像是什么什么人,听起来就像是谈过多少次恋爱之后,对男人已经了解到相当程度的人说出来的话。听哥一句劝,以后在外边聊天可千万别这么瞎感慨。”

段倩也自觉失语,红着脸生气地说:“莫大师你别胡说了!我就是根据直觉这么一说嘛。咱们私下聊天你还这么咬文嚼字的,真没劲。”

听着他们俩你一句我一句地逗着,赵川却有点后悔。他觉得自己刚才说得有点多,万一把阿黄给卷进来就不好了。虽然阿黄在这里边肯定是有一份,但是作为同学兼兄弟,赵川知道阿黄承担了不小的风险。陈艺是个关键人物,如果他和陈艺确实有不正常关系,从这条线索顺藤摸瓜就很容易发现阿黄的经济问题。

这么看起来,孙熙看来也是有意高调表现他和陈艺的关系不一般,这就是自己背黑锅来保护阿黄。反正陈艺的状态谁都看得出来,生活水平和职业状态明显不匹配,就是傻瓜也看得出来她有一些不可告人的背景。但如果大家都认为是孙熙和陈艺关系不正常,就没人会去想到阿黄的问题了。

想到这儿,赵川居然有点佩服孙熙。这人确实思维缜密,考虑问题相当周到,而且能承担很多事情,难怪Tony这么器重他。

可惜的是,孙熙的很多聪明才干都用得不是地方,尽搞了些歪门邪道的事情。虽然说他这么干确实利益来得快,但是一旦出事就会瞬间归零。赵川心想,我情愿穷一辈子也不想冒这种险,只要干了一件这样的事情,恐怕天天晚上都睡不踏实。可偏偏还就有不少胆大的,愿意赌一把,看来每个人对风险和收益的偏好还真是不一样啊。

阿黄肯定不属于那种冒险的人,赵川很了解他这个同学。这家伙在大学的时候性格就很谨慎,平时聊天,大家对老师和学校发牢骚的时候他基本都不参与;在校足球队他的位置是后卫,虽然技术很好身体也很强壮,但是在自己后场被对方逼抢的时候,宁愿大脚把球开出去也不愿意玩一把过人。

工作之后,由于在机关工作,自己又没有什么背景,阿黄更加谨慎,慢慢地得到了领导的信任,所以才能一步一步走到这个位置。可这次他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拉下水了呢?

赵川转念一想,从那次在洗浴中心的谈话中阿黄淡定的态度来看,这小子恐怕已经不是第一次下水了。都说社会是一个大染缸,连阿黄这么谨慎的人都能变成这样,那还有谁能保证自己坚守一个什么价值观呢?

他想了这么一会儿,旁边莫楠和段倩还在互相调侃着,已经从孙熙的事情发散到郭杰两口子的事情了。赵川听了几耳朵,大概是说郭杰的老婆也从原来的咨询公司辞职,找了个上市公司做财务经理去了。莫楠和段倩在议论最近郭大师没事就赶着回家,确实说明小别胜新婚这句俗话不假。

赵川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他又想起前几次和阿黄见面聊到的一些事情。阿黄说他帮Tony拿地主要不是为了钱,帮谁不帮谁有时候也是站队之类的,当时自己不是太理解,可是经过上次在开发区给市领导汇报的事情,看到卫生局在市领导表态支持之后的高效率,他有点明白了。

联想到Tony在市里的关系,阿黄大概也是迫于无奈吧。记得阿黄说第一次和Tony见面是市里招商引资办的一个处长陪同,可见Tony在市里的活动能力不小。阿黄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助理,只要上面有暗示,恐怕他也不敢不办。

赵川想到这儿,不由得在心里感叹,阿黄和孙熙其实都只不过是个棋子而已,Tony才是真正的大玩家。而且Tony在这里面基本没有承担风险,即使孙熙和阿黄出事了,他也可以全身而退,毕竟他在这里边没有参与任何利益交换的事情。以他的老谋深算,估计是不太可能留下什么证据的。

这时,他听到莫楠对段倩说:“大妹子你看,老大对咱们聊的事情都不感兴趣,咱们还是干活去吧。老大都发呆了,估计在琢磨自己的事情。”

他赶紧定了定神,对莫楠摆摆手说:“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又想到访谈稿件里边还有一个地方需要改改。你们还是没事就去忙吧,我还得给杂志提几个反馈。”

说完,他就去找裴曼,让她把段倩反馈的几个修改意见转给杂志编辑。裴曼看了看,觉得段倩的修改都挺有道理,虽然编辑那边估计也会注意到这些问题,但是既然赵川嘱咐了,她就赶紧把修改意见转发过去了。

赵川刚坐到自己座位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赵川看了一下来电,是老刘打过来的。他心想,老刘找我干什么?我们很少单独联系的嘛。他边琢磨着边按下了接听键,说道:“喂,老刘?”

老刘在电话那边非常客气:“川子啊,最近忙不?你看,咱们上回说的那个事情,最近方便不方便?”

赵川有点糊涂了。上回的那个事情?上回是什么时候?说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他在电话里拖着长音敷衍着:“哦……你等一下啊,我找个安静的地方跟你说。”,然后一边往会议室那边走,一边在大脑里迅速地回忆,最近是不是和老刘见过面谈过什么?哦,对了!前一阵子在醉八仙一起吃过一顿饭,是老刘请的客,让自己帮忙介绍Tony给他,他好争取新酒店的网络布线工程。当时自己是答应了帮忙介绍的,可是后来一忙,把这件事忘得是干干净净。

他找到一个空会议室,进去以后才说:“是这样的老刘,最近Tony一直也没过来。这样吧,下周我们公司有个董事会议,他应该会出席。到时候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老刘一听欣喜不已:“那好那好,川子,太感谢了。到时候你帮我说说话,要是最后单子成了,我们公司能给你一个点的公关费。”

赵川赶紧谢绝道:“不用不用,我就是牵个线搭个桥,敲敲边鼓可以,不过布线的事情我不懂,事情还主要得靠你们谈啊。”

老刘还是坚持强调说:“敲个边鼓就帮我们大忙了,这个公关费是肯定要给的,反正公司会从利润里提这么一笔钱,羊毛出在羊身上,不拿白不拿嘛。川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回头我还得请你吃饭感谢你帮忙呢。”

赵川笑了笑说:“老刘你太客气了,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下周三上午开会,你中午之前过来就行,要是Tony有时间可以一起吃个午饭,这样聊的时间充裕一些。”

老刘连连答应,又感谢了一番。赵川突然想起刚才段倩告诉他的情况,孙熙现在在酒店项目里,估计应该是具体负责的。老刘去找Tony可能还不如找孙熙呢。

想到这儿,他又对老刘说:“对了老刘,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到的那个孙熙吗?他现在可能在负责酒店项目。”

老刘惊讶地说:“哦?现在是他负责了?没错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他,而且最近我也听说了他的一些事,好像这哥们是Tony的左膀右臂吧。”

赵川答道:“是的。他现在好像直接在负责酒店项目,你找他谈布线的业务应该更有效,也更直接。不过我现在和他的关系已经闹翻了,没办法帮你介绍,你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人帮忙。要是不行,周三你过来我介绍Tony给你。”

老刘想了想说:“太好了。那我先试试看能不能和孙熙搭上线,要是不行再麻烦你。哥们太感谢了,办事还是同学之间帮忙力度最大啊。”

放下电话,赵川不禁感慨自己有点未老先衰的趋势了。别的不说,就说记忆力吧,自从创业之后,感觉自己的记忆力就每况愈下,很容易忘事。

原先在大学的时候自己的记忆力是最好的,全班测试第一。可现在,几个星期之前的事情他都很容易忘记,这不就是衰老的迹象么?他想,也许是最近太忙的原因,大脑损耗得比较厉害。看来要找时间去尹松那边检查一下,可别像高爽当年似的,一直到撑不住了才重视,到时候耽误的事情可就大了。

提到当年的记忆力测试,他马上回想起自己大二的时候编的那个小程序。程序能自动生成一个15位的随机整数,在屏幕上显示10秒钟后消失,然后屏幕出现一个输入框让测试者尝试根据自己的记忆输入那个随机数,输入正确可以得分。这个简单的小程序在全系居然流行了挺长一段时间,不少师兄师弟没事的时候都在宿舍里拿它互相比拼智力。

他又想,这个游戏说不定放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也能流行起来,好友之间还可以互相比较。比如测试十次的总得分可以作为一个记忆力的参数,这样就把记忆力这个本来比较模糊的健康指标给量化了。甚至其他的一些模糊指标比如智商和情绪也可以用类似的小游戏的方式来量化。这样对于产品来说既增加了趣味性,又能够更全面地衡量用户的健康情况,岂不是一举两得嘛。

偶然冒出的这个想法令他兴奋起来,他马上出去找莫楠,打算把这个任务布置下去,尽快落实。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