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项目走向失败的五条“捷径”

技术项目的失败,屡见不鲜。不论你运营的是一个持续跟进一些项目的软件公司,还是一个需要顾问来为你提供系统集成的非技术公司,你都有可能遭遇这个问题。进度延期、预算疯涨、直至最后完全失败,这在软件世界非常普遍。事实上,一个项目延期数年,超支数百万,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例如,在2003年,我飞去洛杉矶出席微软为软件开发者举办的其中一个会议。活动中,微软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消息:下一个版本的windows将会带来一些革命性的新功能。回顾我的笔记,其中有一个新功能叫做WinFS。具体细节不讲,简单来说,WinFS建议将操作系统的文件系统功能(文件和文件夹的位置信息)和数据库功能(个人对文件的描述信息)合而为一,放进一个又大又邪恶的“文件数据库混合体”。

这是一个挺有野心的动作。从技术上来说,WinFS约等于重新安排一个国家的交通系统,以适应会飞的汽车。是的,这样会使航空公司停业。同样,所有车库也要变宽来适应带翼的车子。但先别想太远,还是让这功能在一年或最多两年内面世再说吧。

三年过去了。一个叫Quentin Clark的微软经理在博客里说道,WinFS根本不能准时面世,并且它阻碍了微软推出其最新的操作系统。因此这个功能要延期,或者放到以后版本的数据库上,这意味着没有了“将文件系统与数据库系统合而为一”这唯一的亮点。有鉴于此,你怎么知道你某个技术项目哪一天会注定成为另一个WinFS?这里我有五步指引来确证一个软件的失败:

错误一:采用平庸的开发团队

软件设计是有难度的,而且不幸的是,很多自称程序员的人确实不能胜任软件设计。尽管这是项目失败的首要原因,你也不曾从官方的失败报告中得知。在所有的行业,软件业,物流业,或者客服业,人们对同事的无能都太过宽容。你从来都不会听到有人说“我们团队没有足够的智慧来完成这件事”。为什么要这样伤人的心呢?显而易见的,如果这队分得了任务的人员并不擅长这份工作,他们的工作会日复一日,日复一日……等等……但软件却没有做出来。你也不用太担心HR会阻挠你招聘一班废物。在大多数的案例里,我向你保证,HR对此毫无建树。

错误二:按周来定目标

假设你想改造你的厨房。你请来的师傅已经搞过很多厨房,而且不作详细蓝图就能估算出这项工作的成本。但软件开发者是在制造前所未有的东西。如果前所已有,他卖张拷贝的光盘给你就行了。因此,粗略的估计是不可能的。他们需要在写代码之前做好详尽的计划。无论你是客户还是开发经理,你的责任就是确保开发人员带着详尽计划来开展工作。当你向开发人员询问计划时,他们大多数人可能只会给你一份把进度按周来划分的时间表。这看似非常合理,但其实不然。如果你让软件团队提交一份大粒度的时间表(大是指需要两天以上的工作),那么你可以认定他们没有考虑到所有需要实现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将会积累,导致延期。

错误三:为截止时间而谈判

还有什么比按周划分软件项目更糟糕?就是要求团队承诺大大地提早完成工作。根据我的经验,大多数开发者都会乐观地接受你的暗示并参与讨价还价。然后你会得到一份友好的协定时间表,但却无法按时执行。

试想以下情况:海象妈妈会在怀孕15到16个月后,生出小海象。你可能会叫海象妈妈保证在15个月内做到,而她也说没问题。或者你说,“15个月?疯了吧?我们要在8个月内生出”。当然,这样谈判是无法促进事成的,而且即使得到一份8个月的进度表,我还是告诉你一个小秘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你可以取得一份11个月的时间表,但你还是要等15个月,因为小海象就是要15个月才能出产,有时甚至16个月。

错误四:均分任务

这里有一个破坏项目的好方法。列出人们需要做的所有工作,然后给重新均分给各人。如果Mary有太多的工作,就分一些给John。这听起来完全合理,使得你不会被质疑。但我向你保证,时间一长肯定会出现问题。那是因为当一个开发者去替代另一个时,我们有理由假设效率降为十分之一。John将会花费无数小时去搞清楚Mary其实已经熟悉的那部分代码。而且John改bug也不及Mary快,因为Mary才了解所有的陷阱在哪里。

错误五:工作到深夜

让我们假设有个项目要每周工作40小时,连续六个月才能完成。如果你让所有人每周工作60小时,那么持续四个月就能完全搞定。软件团队可能甚至会接受这个挑战,因为这使他们看上去像英雄(那个海象队有多厉害?他们每个周末都来工作!)这能行的,是吧?再想想吧。有一部完整的文献论述了“加班不会使软件更快产出”。Edward Yourdon,作为软件企业家和该文献的作者,称这种项目为“死亡行军”。

软件开发者花费大量的脑力劳动。即使是最好的程序员,也很少有能坚持几小时以上的高强度脑力劳动。另外,他们还需要休息一下大脑。这就是为什么你好像总能撞到他们在上网或玩游戏。

强迫他们投入更长时间坐在电脑前,并不会转化为更多的产出——即使会,那都将是劣质的产品。当软件开发者的大脑完全发烧,他们几乎做错多过做对,写出无法使用的代码,或者引入大量的bug。而如果你真的禁止他们上网,玩多人游戏,强迫他们在正常的睡眠时间继续写代码,好吧,他们可能会开始离你而去。死亡行军不是造成项目延期和预算爆炸的唯一条件,但绝对是充分条件。

如果以上是使你项目失败的方法汇总,那么怎样做到万无一失呢?首先,你要招聘一个巨星级人马。在Fog Creek,对于一个全职岗位,我们倾向于审核大约400个候选人。因为最优秀的开发者拥有十倍于“一般优秀”的创造力

其次,让开发者给出细粒度的时间预算。是的,让开发者去预估制作一个新应用需要花多长时间,是不容易的(文章1文章2)。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在每个项目之前作出可靠的蓝图。

一旦你有时间表在手,不要尝试提前截止日期。如果项目不能在你能谅解的时间内完成,解决方法不应是去交涉一个“好听的”时间表,而应该是争取更多资源,或者推迟上线,或者拿掉一些功能。

当项目正在进行时,你会多次被诱导而想重新分配工作。但你要谨慎地重分配。所换的新人需要花不少时间去驾驭原作者的代码。我觉得让人员在不同岗位上轮换有助于消除不可替代性,但我是谨慎地安排这事,并且在时间表里加入额外的三周给新人以学习新代码,和额外的一周给旧人去教新人。

最后,鼓励你的员工按合理的工时,一周干40小时。我是说真的。除了偶尔为截止日期而冲刺,我们在Fog Creek都是一天8小时工作制。在技术的世界里,应该将一个大项目看成是一次马拉松,而非一次短跑。

 

注:Joel Spolsky是纽约市Fog Creek的联合创始人兼CEO,并且是热门博客“Joel on software”的主人。英文原文最后更新于 2007 年 11 月 1 日。

收藏 6 评论

关于作者:unblock

简介还没来得及写 :)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