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式裁员

和许多芬兰大学毕业生一样,Kimmo只想去Nokia工作。Nokia是这个国家最大也是最成功的企业,说到在赫尔辛基和Nokia研发团队的四年生涯,Kimmo满心都是温柔的回忆:“Nokia曾经是我梦想中的工作,在那里工作很有趣,像我这样具有极客精神的人很享受那里所有极客玩意儿”。

Nokia一度控制了全世界的移动手机市场,同时,它也控制了芬兰的生活。

直到2012年,Nokia依然是芬兰最大的雇主企业。在2000年的时候,Nokia达到了雇佣人数的巅峰:超过24000名雇员,这还不包括36000名海外雇员。每年Nokia的利润达到80亿欧元,相当于4%的芬兰国民生产总值。

但是到了2007年,Nokia发现在和苹果、三星的对抗中,对手凭借智能手机大获全胜,自己则丢城失地,一退千里。

到了2013年年末,Nokia的雇员数已经下降超过一半,只有10600人。2013年的利润也缩水到了23亿欧元。

Kimmo主动辞职离开了Nokia,但是他说,眼睁睁看着公司命运变迁实在是太难了。

他补充说:“Nokia给予了我们太多东西。你真的是在那里成长,学到了许多东西,得到了它给的无数机会。”

“接着的几年里,每样事情都让人失望,看着公司变成这样让人又难过又不忍。”

2011年2月,Nokia宣布用微软的操作系统替代自己研发的操作系统。公司重构,员工分流。

而与此同时,Nokia开始了它的转职安置计划,为那些将要离职的员工提供从财务到培训上的帮助。

Nokia转职安置计划的负责人Matti说:“公司从董事长到高管一致决定,对离职员工要做到职场生涯的最大负责,而不是仅仅达到法律上的最低标准。”

这项计划包括:帮助跨13个国家的18000名雇员找到新工作,提供新职业的培训,或者提供投资帮助他们建立他们自己的公司。

由于Kimmo是自愿离开,他不能参加这个转职安置计划。不过他和另外两个Nokia前员工合作创业,发布了Tellyo,一款可以让人们实时记录和分享电视视频片段的App。

nokia01

(左边是Kimmo,右边是Matti)

而这两位Nokia前员工Jakub和Justyna各自收到了25000欧元的Nokia转职安置计划投资金,他们把钱全都投入了Tellyo。

从2012年1月发布以来,这款App签下了芬兰、西班牙和波兰的许多播音员。

Kimmo说:“如果不是有转职安置计划,我这家公司永远不可能开得起来。我们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人可以得到这样大的帮助,这是个难以置信的好机会。”

Nokia不打算公布转职安置计划所花费的资金,但是宣称“有数千万欧元”。

一些Nokia离职员工初创企业则拿到了Nokia的许可,授权他们的新公司可以使用Nokia的专利技术。此外,类似Jolla操作系统,则是Nokia授权前员工开发使用自己已经终止的研发计划,与此为基础开发出新的产品。

Jolla操作系统的联合创始人Marc说:“我们把转职安置机会视为一个极好的机会,可以聚集起人员、优质资产去创造新的东西。”

Marc本来打算在Nokia工作到退休,但是在赫尔辛基和圣迭戈工作十年之后被遣散。他现在的90名雇员中的大多数也都来自Nokia。

他的新公司就在赫尔辛基的前Nokia研究中心,在那里他使用Nokia的Meego手机操作系统的元素,搭建了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Sailfish,并且在11月发布了新的移动手机。

Marc称,协议禁止他公布自己是否从Nokia拿到了钱,但是他说Nokia并不是Jolla的投资者。

他说:“最重要的是他们鼓励我们而非禁止我们这么去做。根据同业竞争保护或者那一类的东西,Nokia本可以不让我们去做的。相反的,我们对他们开放,他们对我们也开放,于是我们能够用Meego去做点别的东西。”

另外一家从Nokia拿到技术专利的公司作出了PlusOn,宣称自己作出了世界上最准确也是最易用的脉搏监控器。

PlusOn形容自己是Nokia的衍生公司,5个股东里有4个都是Nokia前员工,其中包括Tero,他领导Nokia商业研发团队长达5年。

Tero说:“我们看到了绝佳的技术商业化机会,而这一切的基础是来自Nokia内部。”

Nokia给了这家公司大笔资金,并且帮助他们获得了银行所需的信用担保以获得贷款。这一担保使得PlusOn撑过了10个月的草创期,得以继续开展技术研发并且获得投资。这家公司目前已经拥有了13名雇员,并且将在今年发布他们的商业化产品。

Tero说:“如果不是Nokia帮忙,我们从零开始的话,那将会是个天大的挑战。所以,我们对Nokia给予的这次机会深怀感激。”

有评论认为Nokia对前员工所作的一切是为了公关需求,Matti反驳了这种观点:“我们一直说,职工个人利益最高,社会的利益其次,Nokia的利益第三。我相信,如果你做对了事情,Nokia也能从中获益,但这并不是最根本的驱动力。”

Ari是另外一个受益者,他曾经负责Nokia的APP工作室,在赫尔辛基和旧金山工作,在2011年2月Nokia宣布使用微软手机操作系统时选择辞职。他和被遣散的前员工Tapio合作,在旧金山开了一家叫做BetterDoctor的新公司。他们研发的App可以让人们根据医保计划和医疗需求快速找到当地合适的医生。

Ari说转职安置计划给了BetterDoctor几万美金,但是他觉得Nokia的这个姿态远远不止是钱那么简单。

他说:“Nokia过去是,现在依然是一家芬兰公司。如果你想一下芬兰这个国家的内在精神,那就是它非常公平的文化。当我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会想它做到底,你不会看到芬兰人半途跳出独自逃生,这不是我们的文化,所以Nokia也不可能那么做。”

“那些在美国的员工,如果是在通用电器那样的公司工作,通常的结果是:你打好包,领一个月工资,然后走人。你走人当天,他们就会对你关上大门。”

“在Nokia这里,人们知道自己还有6个月的离职期,他们还可以呆在Nokia,继续使用Nokia地址的E-mail和公司的笔记本电脑。他们可以用这段时间找新工作,而Nokia会帮助他们。这才是公平。”

收藏 3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