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80回

经过赵川协调,公司管理层对段倩提交的需求管理流程进行了几次讨论,提出了一些微调的修改意见,最终批准了这个流程。段倩和莫楠都很高兴,这就意味着他们对业务需求有了相当程度的控制权。裴曼也比较满意,因为流程标准化之后,对于她们提交的任何一个需求,都必须有正式的实现计划和进度跟踪报告,直到需求完成后被关闭为止,而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有些需求提出来之后就石沉大海失去音讯了。

第二个阶段的工作也完成得很顺利。因为有了高爽之前设计的数据持久层架构原型,加上整个开发团队使用AJS都比较熟练了,整个进度几乎一直都是超前状态,最后两天大家基本上已经无事可做。趁着这个机会,段倩就安排几个骨干人员去海边休了两天假,裴曼也很贴心地从市场费用里挤出了一万多块钱,承担了开发骨干休假的全部费用。

骨干们休假回来后,赵川如约请开发小组吃了顿饭。程序员们一开始挺活跃,和段倩一起有说有笑的,可是等赵川一到,场面立刻就冷下来了。基本上都是赵川问一句,程序员们答一句,玩笑也开不起来了。

在这样的气氛下,不用说程序员们,就是赵川自己也觉得有点不自在,段倩尽力在中间活跃气氛,但是效果很有限。直到最后阶段,赵川注意到莫楠没出席,一下子想起他当年开发健康社交系统的时候闹的一个大笑话,于是拿出来给程序员们讲了一下,这才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了一番,总算是在欢乐的气氛中圆满地结束了和程序员的聚餐活动。

第二个阶段很快完成了收尾工作,然后赵川就安排了给董事会的汇报。董事会对公司业务的进展情况比较满意,同意从趋势上看是能够完成十八个月的目标的,另外一个亮点是实际费用远低于预算。因为人员招聘数量少于原计划,针对性更强的市场活动花费也更少,而且采用了云平台之后节省了不少设备采购费用,加上搬迁到开发区省下的房租等等,整体费用比计划节省了300多万元。

Tony作为董事长对赵川的管理能力表达了充分的肯定,并且提出了一个奖励方案。从节省的300万元中拿出30万元奖励给赵川个人,他可以选择以优惠价购买公司的期权,或者购买一辆汽车作为公司的资产供他个人使用。另外再拿出30万元作为开发和市场团队的奖金,每个人可以选择以优惠价购买公司期权,也可以提取现金,但后者需要交纳个人所得税。

赵川对Tony和董事会表示了感谢,但他对自己的奖励部分如何取舍有点拿不定主意。把家搬到开发区之后,他都很少进城了,买汽车不实用,但是要买期权这点钱又买不了多少,而且对于他这个创始人来说意义也不大。

汇报完之后,为了兑现请裴曼吃饭的承诺,也庆祝裴曼完成的市场情况报告在董事会上获得好评,他约了裴曼在开发区一个新开的西餐厅吃饭,俩人又讨论了一番这件事。

裴曼听完了建议道:“老大,我觉得你还是应该选择买新车的。因为公司现在影响力更大了,需要一辆好车充充门面。不然的话,有时候开个会啦出席个活动啦,你还坐个出租车过去,就会显得有点寒酸。而且吧,后面还有电视台要来给你拍个创业新锐人士的专题片,会派记者跟踪拍摄几天,一辆好车可以显示出你的生活品味啊。”

赵川听完了觉得裴曼的分析很有道理。他自己也觉得股权多一点少一点区别不大,对于当前的工作来说,一辆新车应该是更实用的。他笑着点点头说:“好吧,那就听你的,选辆新车。”

裴曼想了想又说:“其实不光是车哦,你作为新一代的互联网创业精英,形象包装方面也应该开始注意啦。应该以看似平和随意的极客形象出现,但是这种看似的平和随意决不能是不修边幅的真正的随意,而应该是刻意包装下产生的平和随意效果。”

赵川一开始觉得这个逻辑很绕,甚至有些奇怪。裴曼似乎也预料到了他的这种反应,拿了国内外一些知名IT界人士的早中晚期形象作比较,慢慢地让赵川明白了她的意思。

赵川听完才开了窍,他感慨地说道:“原来个人形象的设计和包装是如此重要和复杂。真是隔行如隔山啊,什么看似简单的事情,一深入了解都是有很多门道的。”

裴曼嘻嘻笑着说:“是啊,比如你们讨论代码的时候,我也听得云里雾里的。最近专门请教了段大PM,才刚搞明白了什么是类,什么是面向对象。”

赵川摆摆手说:“嗨,你不用了解那么多编程细节,能把握需求就行了。”

裴曼点点头:“我知道啊。就是和程序员打交道多了,总听他们说到一些概念,觉得还是搞清楚比较容易沟通。另外,编程真的挺好玩的,郭大师给我讲了几次,还给我的电脑上装了个编python语言的什么软件,我现在都会写循环语句了。我厉害吧?嘿嘿。说不定将来我可以转行做个女程序员,也许比做现在的工作更有前途呢。”

赵川哈哈笑了起来:“不错啊,你有兴趣就好。不过,一件事作为业余爱好和作为职业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作为业余爱好,主要是享受它的乐趣,不用承担太多压力和责任,自己水平到什么程度都可以;要是当做职业了,那就得靠它挣饭吃,就得和别人比,要按照时间和质量要求交活,压力就大了,乐趣就少了。那些号称自己享受工作乐在其中的,基本上不是超级大牛就是在混日子。对于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工作只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

裴曼也笑了:“我知道,我就是想尝试一下啦,借此深入了解一下程序员的工作。编程序对我来说太抽象了,感觉很深奥。写代码太严格了,错一个标点都不行。我有时候看他们写程序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多成千上万行的代码,不用说调通了,就光是写出来都得费不少劲呢。当好一个程序员真是不容易呀,我觉得他们都挺牛的。”

赵川用赞赏的目光看着裴曼说:“难得你有这个心啊。其实程序员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无非是他们一直接受的训练就是编程而已。这就好比军人参加军事训练一样,或者医生每天给病人看病,都是在熟练的基础上提高。要是在此之外还能有一点创新,那就是牛人了。牛人之所以能乐在其中,是因为他能做一些别人做不了的事情,而一般普通人呢,其实就是个高度可替代的熟练工,所以别人说我们都是码农,就是写代码的农民工嘛。你想啊,每天都干着重复的事情,时间一长就没什么乐趣了。”

裴曼嘻嘻笑着说:“你们还自嘲,说写代码就是搬砖。一开始我听莫大师他们说搬砖还觉得奇怪,心想写字楼里也不需要砖啊?后来明白了,觉得这个说法挺搞笑的。其实程序员都挺有趣的,不熟悉的人看他们很闷的样子,混熟了发现他们有很多优点,而且发现他们比在社会上混的那些人踏实可靠。”

赵川赞同道:“没错。其实都是普通白领,其他人可能坐办公室主要和人打交道,程序员坐办公室主要和机器打交道,所以交际能力差点,但是心眼也少,甚至有的都快达到缺心眼的境界了,人嘛相对来说是要朴实一些。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我就碰到过几个大奸若忠的伪君子,没少吃他们的亏。”

裴曼点着头说:“是啊,哪个行业里都有这样的人。还好咱们公司的程序员都还不错,我感觉他们都还挺好的,要说有点不理想的就是太邋遢了,特别是以莫大师为首的几个程序员,有时候衣服一星期都不换,都馊了。他们自己难道闻不到嘛?”

赵川摇摇头:“莫楠一向就是那样,他才不管别人怎么说,只管自己省事舒服。当年我们在外企,到客户那边要求穿西装,他老人家去的时候居然还带了双拖鞋放在包里,坐自己座位的时候就偷偷把皮鞋脱了换上拖鞋,要开会了再换回皮鞋。我坐他旁边,被他的臭袜子给熏的简直受不了,可他自己居然闻不见,还非说袜子是刚换的。唉!”

裴曼被逗笑了:“莫大师其实挺有意思的,是个典型的程序员性格。不过老大你可不能受他影响,你现在代表了公司的形象,不能总把自己当程序员啦。”

赵川挠了挠头问:“那你说我该怎么弄这个形象呢?总不能天天穿个西装打扮得跟卖保险的似的吧。其他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搭配。”

裴曼笑了,她给赵川推荐了几个档次不低但是比较低调的男装品牌,建议在正式场合用固定的组合,然后把发型再改成显得比较随意的平头,另外刮胡子的时候不用刮那么干净,稍微留一点点胡茬,这样就能产生一种成功极客的感觉。

赵川对这些品牌都不甚了了,但是他相信以裴曼的生活品味,这些建议应该不会错,就点头表示赞同,又找了张皱巴巴的餐巾纸,打算把裴曼说的那几个牌子都记下来。

裴曼被他笨拙的举动逗得咯咯直笑,她摆着手说用不着记,下次去买衣服的时候跟着她就行了。她有点霸道地补充说,男人自己买衣服基本都搭配不好,还是找个时间她陪同赵川去买,必须要一件件试,经过她批准才可以买。

赵川听了觉得心里很暖。这么多年很少有异性这样关心他,以前认识的姑娘基本都是小鸟依人加蛮不讲理型,需要他去照顾,可是他发现自己却不善于照顾别人,往往是时间精力都搭进去了,对方还觉得不满意。因为工作关系和裴曼在一起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他感觉到和裴曼相处很放松,可以不用考虑太多问题,裴曼自己就能把方方面面的事情都照顾到。他不由得心想,这样的姑娘真是难得啊。

俩人聊着聊着,就从形象设计说到个性性格,又聊了各自的个人生活。裴曼很好奇赵川的职业发展过程,听赵川讲了一些自己工作过程中遇到的事情,觉得很新奇,赵川还说到一些自己的糗事,逗得裴曼哈哈大笑。

最令裴曼惊讶的就是他和孟荷的往事。她完全无法理解孟荷的思路,男人忙着事业难道就应该抛弃吗?她又说,自己也认识几个性格和孟荷相似的女生,极度以自我为中心,感情经历都很丰富,但最后往往结果却不太好。她觉得也很困惑,恋爱双方感情的付出到底要怎么样才是理想的节奏呢?

赵川哈哈笑着表示,这个问题自己更加搞不明白,裴曼对自己提出这个问题算是找错人了。裴曼笑了笑,又说到自己不久前分手的前男友,一个销售经理,也总是给人一种靠不住的感觉,可是这么多年的关系习惯了,一旦分手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一个人的生活,好在这里的工作让她感到充实,才慢慢度过了难关。

两人一起感叹了一番,最后一致得出结论:再甜蜜的恋爱关系都不一定靠得住,只有事业不会背叛自己,所以还是先单着好好工作比较好。

他们俩聊得很开心,不知不觉就到了餐厅打烊的时间,赵川出门一看表,都晚上11点多了。裴曼和他们几个开发元老不一样,她一直还是住在城里,而这么晚的时候,公交车和地铁都没了,在开发区里也已经很难找到出租车。

赵川不由得感叹道:“有车的时候也不觉得有多方便,没车了才发现是真不方便啊。还是你说得对,回头就买辆新车去。”

裴曼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可以去办公室的小会议室里对付一晚,你就不用管我啦。”

可是赵川却不同意这样办。他自己觉得也有点奇怪,如果是段倩或者其他女程序员,对付一晚就对付一晚,他也不会觉得有太大的不妥,可是裴曼在小会议室里睡一晚,他就觉得不对劲。这算怎么个事呢?也许是因为裴曼更有女人味,总觉得更不忍心让她受委屈吧。

赵川拿出手机翻看着联系人,随口说道:“要不给段倩打个电话,让你去她家住一晚?”

裴曼犹豫着说:“这么晚了,打电话去打扰段大PM不太合适吧。她前一段时间加班很多,现在好不容易有两天时间稍微放松一下,后面马上第三阶段又要开始忙了,大半夜的把她吵醒多不好啊。”

赵川想了想确实也不太方便,另外开发区管委会的招待所现在也没人接待了,看来只能让裴曼到自己家里住一晚,自己去办公室对付一下。

裴曼推辞了一番,可架不住赵川坚持要这样安排,犹豫了一阵子还是跟着赵川走了。

赵川把裴曼带到家里,把水电气弄妥当了之后就要去办公室。这时裴曼注意到客厅的沙发够大,就提议赵川别来回折腾了,反正是睡沙发对付一晚,与其再跑到办公室还不如就在家里呢。

赵川本来觉得大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合适,所以打算去办公室,可裴曼坚持反对,他也就只好留下了。

裴曼对赵川的让步很满意,又在赵川家里参观了一番,还帮着把厨房里放得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给收拾了一下。赵川本来觉得不好意思让她干活,可看她的样子挺认真的,只好道了声谢,站在一边看着。

裴曼像个真正的女主人一样整理完厨房,洗干净了手,又打开冰箱看了看,然后从里边掏出两罐啤酒,递给赵川一罐,俩人喝着啤酒又聊了一会儿。

赵川发现和裴曼在一起聊天很放松,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就算有的事情说出来感觉不对,裴曼也只是笑笑,不会像莫楠段倩他们那些程序员那样挑刺。他心想,本来嘛,这个世界就是有无限可能的,什么事情都讲逻辑,生活岂不太机械化了。

对于赵川来说,裴曼还有一很大的个优点就是善于倾听。当赵川长篇大论地讲一些自己对一些事情的看法的时候,裴曼从来不会因为觉得枯燥或者不感兴趣而打断他,还能跟得上他的思路,偶尔提个问也不会偏离话题。

裴曼聊的很多事情对于赵川来说也都是很新鲜有趣的。比如一些软件公司拓展市场的轶事,各种媒体的运作,还有名人圈子里发生的故事等等。裴曼很善于用一个有趣的故事联系到赵川本人身上,这让赵川觉得很受启发,也慢慢感觉到做好一个CEO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再一次聊到各自生活的时候,裴曼说自己一直向往着能有机会在欧洲生活一段时间。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也许等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以后,有人可以接替她的工作,那时候她就辞职去欧洲呆上三五年,一边读书一边旅行,那才是她梦想中的生活。

赵川听着裴曼的憧憬竟然被打动了,也不禁开始向往这样的生活。可是再一想,现在手头的工作有这么多现实的问题需要处理,这种生活方式也就只能是想想而已了。也许再过五年或者十年,自己真正能闲下来的时候,会有机会过这样的生活,可到时候又未必还有现在的这种心境。

他想,人生就是这么不完美。当自己特别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条件不具备;可是当条件具备了的时候,自己可能又不是那么想做这件事了。所以说,在想做一件事的时候恰好条件又都具备,那是多么幸运的事啊。可是问题在于,往往这个时候自己又不懂得珍惜。总之,人生的遗憾是难免的。

裴曼兴致勃勃地说完,看到赵川还在走神,知道他又进入了哲学思考状态。她一口喝完剩下的一点啤酒,看着赵川微笑,等他开口说话。

赵川下意识地也想喝口啤酒,这才发现他的啤酒已经喝完了。一阵困意袭来,加上酒精的作用,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睛有点快睁不开了。

裴曼笑着说:“老大你困了,赶紧休息吧。我刚才也就是谈谈理想而已,可明天还得上班呢。我去睡觉了,晚安哦!”

赵川点头答应着说了句晚安,躺在沙发上很快睡着了。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