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82回

段倩正干着活,这时旁边的莫楠喊了一声郭杰让他过来,然后指着自己的屏幕对郭杰说道:“我说郭大师,就运维监控的这么点事你还满世界发什么邮件啊?咱俩讨论一下不就得了么?”

郭杰有点委屈地说:“不是啊。最近系统状态的波动比较大,好多次访问峰值都超过服务器的响应能力了。我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和老大说了半天,可是老大好像有别的事顾不上,我怕拖的时间长了容易出事。现在有些服务器指标监控不过来,工作量太大,这得老大再给3个运维人员的名额,光咱们内部讨论解决不了问题啊。”

莫楠摇摇头说:“郭大师,我觉得你这个思路不对,系统运维不能搞人海战术。活一多了就加人,做个除法看起来是解决问题了,但是人多了本身就是最麻烦的问题。现在这一屋子程序员就够乱的了,要不是有段大师天天盯着,我脑袋非爆炸了不可。”

郭杰听了莫楠的这番话感到很迷惑:“莫大师,你这话咋这么哲学,我听不明白。我就知道,要干活还得靠人嘛。”

莫楠解释说:“你想啊,机器的事情好搞,再复杂都有逻辑不是?搞清楚了它的逻辑,问题就解决了。人的事情就难搞,因为没有逻辑嘛。人一多了,什么分工、管理、绩效都是内耗,还要花钱养一些干不了活的经理,然后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各人有各人的山头,想统一起来也难。所以啊,能用机器的办法解决的问题,就尽量不要用人来解决。”

郭杰边听边琢磨着,然后点点头,似乎有点明白了。

莫楠继续说道:“再说自动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实时快速响应,不耽误时间。完全靠人的话时间太滞后,那只能是不停地救火,吃力还不讨好。”

郭杰忙不迭地点头表示理解:“莫大师你说的很对,我也知道要尽量做工具解决问题,少依赖人。不过你看这里的事情都是监控系统的各种参数,还要根据问题及时调整,主要还得靠经验,没办法自动化啊。”

莫楠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对郭杰说:“来来来,你先坐。你说的这个事情正好我前一段时间也琢磨过,正好咱们可以借这个机会切磋一下。运维方面还是你有经验,本大师就先来个班门弄斧。”

郭杰连连摆着手坐下了:“莫大师你可别这么说,我哪有什么经验啊,没法跟你比。”

莫楠接着打开了几个网页给郭杰看:“我最近研究了一下SFH的服务,他们提供了好多系统参数监控和设置的接口,咱们可以写一段代码定时接收这些参数,然后根据你们的运维经验设定一组逻辑,根据监控参数的变化发出设置参数指令,这样就可以实现自动化调整了。”

郭杰试探地问:“你的意思是说,比如从监控参数里判断服务器内存消耗超过80%,就自动发出指令请求增加一倍内存之类的,咱们要做的就是一套类似于这样的自动化调整规则?”

莫楠点点头:“没错。当然实际情况会更复杂,可能要根据更多的参数来综合判断。总之,云计算的好处就是这样,各尽所能,按需分配。老夫真是没想到啊,最高级的共产主义社会居然在服务器上首先实现了。”

郭杰凑近莫楠的电脑仔细看了一会儿,还是有点顾虑:“莫大师你这个思路倒是挺牛的,不过,就怕系统状态太多了,有些情况我们不一定考虑得全面,或者有的情况我们还没遇到过,做出来的模型不能准确反映系统维护的逻辑。这样的状况下,用代码实现完全自动化恐怕还是有一些风险吧?”

莫楠琢磨了一会儿答道:“你这个考虑也对,我也不知道你们现在的经验到什么程度,能不能把运维逻辑考虑清楚。你要是觉得不放心,也可以在发出指令之前先发个短信,把当前的系统状态和调整的方案发给运维人员,等他们短信回复确认了再发出指令。共产主义太超前,咱就先弄个初级阶段,也挺好。”

郭杰看着屏幕不说话了。他把莫楠的建议在脑子里又转了好几圈,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但是又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过了一会儿,郭杰勉强地说:“那好吧,我回去和运维组讨论一下这个方案,争取整理一套运维的规则出来,然后做个后台监控试试看效果。不过,我们这边没有做开发的人员,自动化监控的功能还需要段倩那边帮忙才行啊。”

莫楠马上扭头喊了一声段倩。段倩都听到了刚才他们俩的对话,放下手里的活走过去说:“我们这边时间很紧,10个人天以内的活可以争取一下,工作量太大恐怕就不行了。”

郭杰为难地看了一眼莫楠:“莫大师,这个活恐怕10个人天干不完。而且这种性能调整的事情还得反复微调,我们也不可能一次就做出一套完美的模型啊,总得留出时间调整个三次五次的吧。”

莫楠叹了口气:“好吧,只能本大师出手了。你们运维那边把模型整理出来,我来帮你们实现,段大师那边给个帮忙的干点零碎活,5个人天左右就行。本大师现在就是个狗皮膏药,什么地方不舒服了咱就往上一贴,包你药到病除。”

段倩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郭杰则陪着笑脸说:“哎呀,这多不好,这么底层的活还惊动大CTO亲自出手。算了,要不还是我们运维这边自己硬扛着吧。”

莫楠摆了摆手刚要说话,就看见屏幕上弹出一个新邮件提示,他打开邮件一看,是赵川回复郭杰的。三个人弯着腰凑上去看了几眼,看到赵川的意思是加3个人成本太高了,只同意增加1个名额。

郭杰看完先直起身子,挠着头说:“老大真能打折扣,只给我一个人。也行吧,我们就多加点班,先顶过去这一阵子再说好了。”

莫楠眼珠子一转,压低了声音对郭杰说:“喂,郭大师,跟你商量个事呗。我刚才说了帮你们搞定自动化监控了,这个名额帮我招个人进来怎么样?正好我手头有个高人,老大不给名额招不进来。”

郭杰为难地说:“我这个名额倒是无所谓,不过老大这个名额给的是运维的啊,你那边招的是开发的,这么移花接木,万一要是被老大知道了怎么办?要不咱们还是另外想办法招那位高人,段大师那边肯定能帮上忙,对吧?”

段倩面无表情地说:“没用。我已经试过一次了,还是被老大给打了回来。”

莫楠一拍胸脯对郭杰说:“别担心,天塌下来有本大师扛着,你只要把名额让给我就行了。”

郭杰迟疑着不说话,段倩看他确实为难,就对莫楠说:“莫大师,你别强人所难啦。那个张鹏在老大那里申请了两次,估计老大对他已经有了印象,如果这次放在运维里边招进来,老大恐怕会看出来有问题,到时候你们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莫楠眨巴了几下眼睛,觉得段倩分析的也不无道理,只好作罢:“哎,这就是没缘分啊。双方看着对方都顺眼,可是家长棒打鸳鸯,总也成不了。这不就是典型的封建礼教才子佳人戏里的情节嘛。”

郭杰哈哈笑了起来:“莫大师和这个什么张鹏的感情都到了这个程度了?要是老大知道莫大师移情别恋,说不定多伤心呢。”

段倩插嘴说:“说不定老大就是因为看出莫大师有了新欢吃醋了,所以死活不批准。”

莫楠瞪着眼睛说:“去去去,本大师心里正烦着呢,你们还在这里瞎扯淡,都回去干活去,走走走!”

段倩撇了撇嘴,边走嘟囔着:“人家本来就在干活,是你叫我过来的。你以为谁愿意陪你扯这些没谱的事儿啊,哼。”

郭杰嘿嘿笑了几声,看莫楠的表情似乎是真的有点不高兴,也就没敢再继续贫下去,转身也回自己座位了。

莫楠又盯着邮件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关了邮件窗口,接着看着系统监控接口的说明琢磨起来。看了一会儿他突然发现,SFH有一些现成的插件可以很全面地监控应用系统的各种指标,从数据库、缓存到响应时间都涵盖进去了,还能自动发送警报。费用也不贵,一个月才200美元左右,比招进来一个人便宜多了。

他兴奋地想,这多好啊!省了本大师很多事,这样都不用做自动化监控工具了,只需要制定一套应急预案,把插件报告的一些紧急情况做个标准化处理方案,让运维那边按照预案执行就行了。

想到这儿,他赶紧回复邮件给郭杰、赵川和段倩,把自己的思路和相关的链接详细介绍了一下,并且估算了一下在这套体系下的运维工作量,建议无需再增加人手,而应该重新调整现有人员的分工,根据插件工具反馈的信息划分各自负责的技术领域。

邮件发出去才过了几分钟,他就收到了赵川回复的邮件,表示这个思路很值得考虑,但要先对这套方案的可行性进行试验,确保能够和郭杰那边的运维流程配合上。

莫楠看完邮件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个事能让老大赞同了,不容易啊!他扭过头对段倩说:“段大师,看看邮件。我刚想出了一个高招,你那5人天可以免了,老大也基本同意。反正开发的时间省一点是一点,哥挺够意思的吧?”

段倩看了几眼邮件说:“嗯,运维那边的事情我不懂,反正你心里有数就行。不过我看老大的意思好像也还没完全同意你的方案,你还先得拿试验结果来证明可行性呢。”

莫楠笑了笑说:“可行性不会有啥问题。要是本大师都搞不定,那整个SFH都要有问题了,那可不是咱这一家的事儿。我看这种出事情的概率基本可以忽略。”

段倩心里觉得莫楠说的倒是没错,刚想提醒他别大意,桌上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下,似乎是个国外的号码,就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里传来的是宋琳的声音,告诉段倩她和高爽上周已经到美国了,打算在美国玩上一个半月。

段倩很高兴,两个女人东拉西扯地聊了很长时间。最后段倩又问到高爽的情况,宋琳说他休息得不错,一有空就到处去参观当地小学生的电脑培训活动,还申请去一个非盈利的儿童编程培训机构做了几次义工,教的十几个小孩都很喜欢他,那边的另外两个义工也和他相处得不错。

段倩听了疑惑地问:“可是,高大哥这样每天做义工,哪有时间陪你出去玩呀?”

宋琳笑着说:“有时间啊。平时我们都可以出去玩,只是周末他需要去教孩子,我呢就坐他的车到旁边的商业区里逛逛街、看看电影、吃吃饭,等他下班再一起回家。反正我也不想到处跑,那样太累了。就在一个城市里呆着到处逛逛就挺舒服的。”

段倩又问道:“莫非高大哥想留在美国工作吗?”

宋琳说:“那倒不是。他就是想观察一下美国人是怎么培养孩子的编程兴趣的,顺便也和他们做一些交流,比如在学生数量比较大的情况下怎么保证教学的质量。其实我挺想让他在这边找个工作的,这对他来说其实不难,可他不愿意。不过村里那几个孩子还眼巴巴地盼着他早点回去呢,他自己也放不下那几个孩子。”

段倩感慨地说:“高大哥真是个好人。其实我们这里也离不开他。每次遇到什么复杂的技术问题,我总是会想,要是高大哥在就好了。”

宋琳说:“其实一个多月也挺快的。我是不管他了,他想到哪儿就到哪儿吧。男人总得有自己的想法,我就是不理解也只能听他的。”

段倩笑着说:“其实吧,宋姐姐你也是有自己想法的。而且我觉得高大哥现在没事了,你也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工作,不用再天天担惊受怕的啦。”

宋琳赞同地说:“嗯,来了美国确实我也放松多了,你给我们出的这个主意真不错。以前老呆在一个地方时间长了,思维都有点冻结,总是处在刚开始的那个状态,担心这个害怕那个的,总也放不下。换了个新鲜环境确实好多了,我才发现以前的很多担心真的是多余。而且有时候越担心心理压力越大,然后这种压力会传递给高爽,让他也放松不下来。以前他偶尔一次没睡好,我们俩都紧张好几天,有时候反而造成恶性循环了。”

段倩感叹道:“是啊,当局者迷嘛,现在你心理上放松了,其实对你们两个人都有好处。这次你们去美国一趟,就光是这一个收获就挺值了。对了,你那边很晚了吧?我和你聊这么长时间可别影响高大哥休息哦。”

宋琳答道:“嗯,没事,他早就睡了。我今天下午喝了杯咖啡睡不着,所以在阳台上给你打个电话聊聊天,一会儿就去睡觉啦。”

听宋琳说完了这些情况,段倩由衷地为高爽两口子感到高兴。偶然想出的一个主意竟然真的很有效,这也令她很有成就感。她又接着和宋琳随意地聊了几句,就催着宋琳挂了电话去休息了。

打完电话段倩心情好了很多,工作效率明显提高。加上莫楠那边不再需要她腾出几天的人手帮忙做监控工具,这也减少了她修改开发计划的难度。她又改了一会儿,终于把第三阶段的开发计划定稿,通过邮件发给了莫楠和赵川审核。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