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83回

快下班的时候,赵川又找到裴曼讨论第二阶段的市场活动,裴曼也很高兴,俩人讨论完了还意犹未尽,从市场活动聊到了公司未来的发展,然后又开始闲聊起来。

赵川觉得这是一天里心情最愉快的时候,他看了看表,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9点多,再从会议室上方的玻璃往外一看,办公室里已经没人了。

裴曼也发现时间不早了,就对赵川说:“呀,9点多了,我得赶紧走,不然赶不上10点的末班地铁了。”

赵川有点遗憾地答应着:“好吧,我送你去地铁站。对了,你还没吃晚饭呢,这么晚了怎么办呢?”

裴曼笑了笑说:“没事的,我回家自己煮点面条就是了。你呢?你也没吃饭啊。”

赵川答道:“我好办,回家的路上有个小面馆,我也去吃碗牛肉面。对了,今天财务把买车的支票给我了,明天你陪我去买车吧。以后要是再加班到这么晚,我就可以开车送你回家。”

裴曼拍着手说:“好啊好啊,东环地铁站那边有一条街都是4S店,咱们可以去那里,旁边还有个购物中心,顺便可以帮你买一些衣服。”

赵川很高兴地答应了。俩人商量好了明天上午9点半在东环地铁站旁边的一个咖啡厅见面,赵川就陪着裴曼到地铁站,送裴曼坐地铁回家了。

有点依依不舍地送走了裴曼,又想到明天的约会,赵川心里觉得很甜蜜。他哼着小曲一路走到小面馆,要了份牛肉拉面,到最里边找了个位子坐下慢慢地吃了起来。

小面馆对面的工程已经基本完工了,只有很少的一些工人还在干活,小面馆里也没什么人。赵川吃着面心里还在惦记着裴曼,他心里琢磨着,裴曼是不是差不多出了地铁站了?要是她也搬到开发区来住多方便,可惜她在城里买了房子,估计是不愿意搬过来的。

赵川正漫无边际地琢磨着,就听见有人进屋坐下,然后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老板,来两碗牛肉拉面,再来盘土豆丝,一盘小葱拌豆腐。”

赵川扭头一看,正好和那人对视。看到那人,赵川马上有点惊讶地喊出了声:“嘿,阿黄,你怎么也来这儿吃面了?”他再看阿黄对面坐了一位年轻的姑娘,看背影也有点熟悉。

阿黄的表情有点意外:“哟,川子啊,真巧了。那个,我刚和酒店开发项目的承建单位开了个会,出来随便吃个饭对付一下,顺便接着商量点事。你这又是加班了吧?”

赵川答应着:“是啊是啊。你们有事就聊你们的,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他回过头,接着吃自己的面条,心里琢磨着,那个姑娘应该是陈艺,可惜背对着自己看不见脸,没法确认。

阿黄和那个姑娘窃窃私语了一番,那个姑娘就站起身先走了。阿黄走过来坐到了赵川的对面,对赵川说:“川子,没事,那个姑娘是承建单位的,我让她先走了。反正明天还有两个小时的会,剩下一点小问题到时候再谈也没关系。怎么样?最近公司的情况还好吗?”

赵川点点头:“挺好的。不过孙熙又要回来了,Tony让他做代表,说不会介入我们的日常运营。我能说什么?也只好同意了。”

阿黄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呵呵,Tony的胃口是越来越大,都顾不上你们公司这点业务了。”

赵川接着说:“他说要投资一个超级云计算平台,好像也是你们开发区的重点企业,上次市领导来参观的时候第一家就是他们。”

阿黄听着赵川的话,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知道。那家企业是开发区的,不过他们想干的事儿太大,一竿子捅到市里去了,我们现在也只能看着。Tony估计也是看上了这是块肥肉,所以跟他们混到一起去了。”

赵川不以为然地说:“我觉得他们纯粹是忽悠,没有核心技术,光是喊口号。你们政府官员就这么容易忽悠么?我是不看好他们,不知道为什么Tony这样的老油条也会对这种公司感兴趣。”

阿黄嘿嘿笑着说:“你怎么和陈呆子一样幼稚啊。政府机构又不是公司,考虑问题的角度不一样。至于Tony嘛,他是个精明人,在大陆呆的时间长了,嗅觉练得不错。”

赵川听得云里雾里,不明白阿黄在说什么:“阿黄,你说的也太含糊了,我听不明白。”

阿黄摆摆手说:“难得糊涂,难得糊涂。这么说吧,他们这件事能不能成,现在关键还是那块地。地批下来就全盘皆活,地批不下来就是黄粱一梦,有没有核心技术这都不是关键问题。你看吧,Tony之所以能掺乎进去,说白了就是他在市领导那边能说得上话,潘泽主要看中的就是他这一点。”

赵川疑惑地问道:“这件事你也有份?你小子现在玩得有点大了,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阿黄笑了笑说:“这事轮不到我,太大了。那块风水宝地也不在我们开发区里,而且有别的房地产公司也盯着它呢,估计市里主管土地的各级领导那边都热闹了。最近市里边正在抓廉政,土地拍卖的透明度要提高,我看Tony他们用原来的套路是不行了。总之吧,这件事难度大。”

赵川还是似懂非懂,喝了口面汤说:“还是你们这边学问大。以前我总觉得能把技术活干好的都是顶尖的聪明人,最近碰到这些个事才明白,原来真正的人精都做了公务员,二级的人精都去做生意了,我们做技术的最多能算三流。”

阿黄哈哈笑着说:“不能这么说,各有各的学问,术业有专攻嘛。其实我也是没办法,刚毕业的时候俩眼一抹黑,好多事都弄不明白,很长时间都适应不了。后来时间长了,就发现有很多东西只能意会不可言传,说起来都很玄妙,但是一通百通,很多事情说白了道理都是一样的。反正就是慢慢领悟呗,待的时间越长,很多问题就看得越透,做起事来也就运用自如了。”

这时老板把阿黄点的面条和小菜端了过来,赵川看阿黄吃着面,又想起一件事:“前一阵子老刘找过我,想拿酒店的弱电工程,我让他去找孙熙了。最后工程拿下来没有?这家伙后来也没再和我联系。”

阿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孙熙跟我说过这个事。老刘就是一空手套白狼的,前期没有投入,光承诺事后给多少个点,孙熙又不是傻瓜,咋可能上这种当?而且孙熙自己已经注册了一个公司做弱电工程,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他来找我的时候看似是问我的意思,说我的同学如果关系好也不能不照顾一下,其实都是场面上的话,我也只能说让他公事公办。这种工程项目没什么技术含量,赌的就是关系和投入,可是老刘的公司实力不行,这么大的赌局他们玩不起。”

赵川开玩笑说:“哎呀,那老刘答应我的介绍费也泡汤了,一个点呢。”

阿黄笑了:“这种事也就听听,估计老刘承诺别人的加起来都不下40个点了,要是真的都兑现,他就是拿到了工程也得赔得倾家荡产。老刘这人你又不是不了解,自打做了销售以后就满嘴跑火车。他老吹自己的公司如何如何赚钱,可你看他开的那辆奥迪A4,1.8排量的最低配,典型的皮包公司装X专用车,搞不好是砸锅卖铁买的二手货,还是分期付款。风挡玻璃上还装模作样放个市政府大院的出入证,其实他那个早就过期了。上次聚会说他和刘副市长秘书搭上了关系,混得相当熟,我当时听着就觉得不可信。后来去市里开会碰到那个秘书一聊,人家压根就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

赵川觉得很惊讶:“这样啊。我当时还信了,觉得他的公关能力很强呢。本来他要办事找你是最顺当的,我也跟他提了,可他说跟你关系一般。”

阿黄摇摇头,低头吃了几口面条,才不屑地说:“我和老刘这人没交情,你是知道的。其实主要倒不是因为他吹牛,我就是看不上他那种不尊重规则,老想投机取巧的人。”

赵川觉得有点好笑:“你刚才还讲了半天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潜规则如何如何重要,现在居然看不起老刘不尊重规则了。哈哈,这有点黑色幽默啊。”

阿黄听了赵川的挑刺,变得有点严肃:“潜规则也是规则嘛,虽然没写在纸上,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管明规则还是潜规则,参加了这个游戏,就得搞明白规则,明白了规则就要按规则做事,这样在圈子里别人才会把你当回事。像老刘那样,明明知道规则,却总想钻空子破坏规则,拿到不该自己拿的好处,其实大家都看得明明白白的,他这样根本成不了事。”

赵川点头说:“嗯,你说的有道理。其实我也不看好老刘,以前就觉得像老刘这么做人居然也能左右逢源,老实本分的却举步维艰,心里对社会都有点失望。现在看起来,情况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

阿黄答道:“老刘这样的不行,不过太老实也混不出来。说实在的,现在社会发展快的时候,还是冒险家的乐园,胆子太小就只能图个温饱,胆子大的发家的机会就很多。所以做生意必须要敢承担风险,敢赌才能赢。敢放手一搏的,赌注下得越大,赢的机会越大,做事老想着留条后路的,基本没有什么机会。”

赵川叹了口气说:“我就是那种不敢赌的,混个温饱就知足了。”

阿黄笑了:“你没问题。Tony可是个大玩家,你跟着他玩就行了。你的特长在技术上,下赌注是他的事,这哥们下手挺准的。不过他在那个基地的赌注下得有点大,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全身而退。”

赵川想了想说:“其实我还不太了解这个人,在一起接触的时间不多。”

阿黄赞同道:“嗯,这人道行很深,我也有点看不透他。他是你的投资人,你可以时不时地找他随便聊聊嘛。要是他有什么大的动静,一定要告诉我一声。现在他跑出我们开发区的圈子了,我不太容易掌握他的情况。”

赵川心里琢磨着,阿黄为啥对Tony的情况这么感兴趣呢?虽然让他多和Tony聊聊听起来是随意的一句话,但是阿黄不是那种到处打听消息的闲人,肯定是这些信息对他很有用。

他嘴上答应着:“没问题。我们基本上每个月都会见一次面,有什么动向我就马上告诉你。”

阿黄很高兴:“太好了。要办事,还是铁哥们靠得住。”

他们又随意聊了一会儿,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说好下次找个周末再聊。赵川抢着叫老板来买单,阿黄笑了笑也没和他争,结完账俩人就各自回家了。

赵川回到家里,想着明天和裴曼约好了一起看车,兴奋得一夜都没睡好。他做了好几个梦,都是和裴曼有关的,有的很甜蜜,有的情节却相当荒诞。

最后一个梦就是赵川娶了裴曼,俩人一起去欧洲渡蜜月,在法国一个海滨小镇上,俩人住了一个宾馆套房,服务员给他们送来了香槟和精美的晚餐,他们就坐在阳台上边吃着饭边看海上日落。可是他们俩看了半天,太阳悬在海平面上一动不动好几个小时了,就是落不下去。赵川觉得困了不想再等,提议干脆去睡觉,本来温柔体贴的裴曼却突然大发脾气,说他不懂得浪漫,破坏了她看日落的好心情。赵川再三道歉也平息不了裴曼的火气,最后她抹着眼泪说不想和他结婚了,要回国找前男友去,然后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就走。赵川想追上去拦住她,可是脚下却迈不动步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裴曼越走越远。眼看裴曼就要消失在街角,赵川心里一急,挣扎着使劲一蹬腿,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

赵川睁开眼睛,发现天刚蒙蒙亮,估计也就是5点多钟。他心想,还好只是个梦而已。裴曼的性格会是那样吗?自己也吃不准,反正现在她是挺善解人意的,应该不至于那样变得喜怒无常吧。嗨,这不过是一个梦而已,有必要想那么多吗?

赵川不想再琢磨了,又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后来倒是不做梦了,可还是睡不踏实。他半梦半醒间感觉到天亮了,就赶紧爬起来,可脑子里还有点晕晕乎乎的。

过了一会儿,赵川想到今天上午就要和裴曼见面,顿时就精神了。他穿好衣服,细细地洗漱了一番,又在路上小店随便吃了点早餐,就坐地铁赶到东环地铁站。

出了地铁站,赵川一看表,自己早到了20分钟,就不慌不忙地找到那个咖啡厅,点了杯咖啡坐下来等裴曼。正好旁边的架子上有几份杂志,他就随手拿了一本《信息E时代》,边喝着咖啡边翻看起来。

翻着翻着,赵川意外地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这篇专访配了一个很大的照片,照片上的人一身休闲西装,戴着无框眼镜,一副IT界成功人士的派头,作为背景的白板上有绿社会的徽标,还有模模糊糊的一组类似于流程图的东西,照片下方则是专访标题:“绿社会CTO丁勃:用前卫信息技术打造健康社区”。

看到这儿,赵川手一抖,差点把咖啡给洒了。他心想,CTO?这哥们居然这么快就混出来了?这也就才一年的功夫嘛,IT行业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发生。

再往下看,都是熟悉的套路,先从自己的奋斗历程讲起,当然夸大是必不可少的。给数据库建个索引就可以说成“全面优化数据库的整体架构,在不增加服务器的前提下使查询速度加快了近1000倍”,要是搭了个集群,那就是“创造性地运用私有云技术,将整个数据中心虚拟化,从而实现了资源的动态管理和即插即用的扩展性”,反正怎么玄乎怎么来,就是要让读者觉得高深莫测。

赵川边看边想,要不是自己经历过几次访谈,看到这个还真不敢相信这里说到的丁勃就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位同事。不过这哥们现在包装得挺像回事的,完全不是原来那副郁郁不得志的形象了,话说得也漂亮,颇有点国际精英的范儿。越想越觉得裴曼说的确实对,到了一定层次以后,人还是得注意包装啊。

看着看着,他被最后的几行字吸引住了,那段话是这么写的:“丁勃带领他的团队克服了一个个的技术难关,逐步把绿社会从一个简单的健康信息共享平台打造成了真正的社交网络,但他并不满足于此。他说,绿社会下一步的重点是在国内率先推出结构化健康数据管理功能,让用户可以自己管理自己所关心的健康数据,并且利用DWC的大数据分析平台对健康数据进行挖掘,从而揭开更多健康的秘密。”

赵川盯着这段话来回看了好几遍。定制结构化数据?这不是绿社会一直做不出来的功能么?现在绿社会在市场拓展方面有很大的优势,用户界面也做出了一些特色,如果他们再推出了结构化数据的功能,自己就完全处于被动地位,即使实现10倍的增长率恐怕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看来,丁勃走的时候很可能带走了这边的代码。按照他在专访里的说法,这一年来都忙着改进后端数据库性能,然后是调整前端的用户体验,估计是这一阵子系统重构好了,而且他觉得等了一年风头也过去了,现在可以放心地来用这段代码。

他心想,还好我当年偷偷在代码里藏了个后门,当时还觉得自己是小人之心,现在看来,这样做完全是有必要的。丁勃啊丁勃,你小子居然真的剽窃我们的代码,你要是有胆布署到绿社会的系统上去,咱们到时候就走着瞧吧。

他正琢磨着后面如何应对,对面传来一股香气,接着一个人坐在了他对面的位子上。他抬头一看,原来是裴曼到了。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2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