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该向谷歌学习了

  • 但在过去几年,微软的创意产品项目要么迟迟拖延,要么功败垂成
  • 谷歌把每个项目当作独立的产品线来对待

大约两年前,微软的研究部门在博客中描述了一个奇妙的东西。

他们开发出了一种隐形眼镜,可以通过人的眼泪测量血糖。糖尿病患者将不再需要刺破自己的手指来检查胰岛素水平;与断续性的普通血检报告不同,人们将获得持续的数据流,并会在最需要时得到警告。

“该小组设想了一种方法,在隐形眼镜佩戴者的视野里自动显示重要的信息,包括糖代谢异常或胰岛素警报,”微软研究人员在2011年12月的这篇博文中写道,“它可以提醒佩戴者,他们的血糖水平表明他们应该停止进食,或提醒他们现在该吃零食了。”

微软宣布的这一信息受到了一些媒体的赞许,但根本无法与谷歌在上个月受到的热捧相提并论。当时,谷歌发布了一款新产品——等一下!这也是可以测量血糖水平的隐形眼镜。

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庆祝谷歌的创新思维,许多将其形容为谷歌眼镜的自然延伸。“谷歌真了不起,”在谷歌公司关于此项发明的一篇博客下面,有人如此评论道,“这次又是。”

两家公司的项目听起来很相似,因为它们事实上来自同一个人:巴巴克·帕尔维兹(Babak Parviz)。他在华盛顿大学担任研究员时跟微软合作,后来他得到了谷歌的工作机会,成为谷歌眼镜项目的负责人,在今年重新提出隐形眼镜概念。帕尔维兹把他的工作转到谷歌来的决定可能是正确的,因为在谷歌,科学实验通常会得到必要的支持和资源,以把创意变成实际的产品。在构思和实现未来方面,谷歌是人们目前最寄予希望的公司。

在微软新任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面临的众多问题中,最紧迫的是该公司是否仍希望成为技术权威。上世纪70年代,微软联合创始人盖茨承诺将让每家都有一台PC。几十年后,坚定的意志和大胆的举措帮他实现了这一愿景。从那时起,微软为我们带来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可穿戴设备、语音识别、智能家居以及其他很多创意。

但在过去几年,微软很多创意产品项目要么迟迟拖延,要么功败垂成,或者干脆彻底放弃。很多时候,它的创造性思维已被它对现金牛Windows产品的关注以及事业部间的内斗扼杀了。

谷歌在发明或技术收购问题上变得更加咄咄逼人。在许多方面,谷歌已经成为微软一直渴望成为的公司。

谷歌开发了无人驾驶汽车,并让Android系统进入汽车。它收购了几十家机器人公司和一些人工智能初创公司,还花32亿美元收购智能家居家电制造商Nest。

与此同时,谷歌为自己的研究人员、设计和营销团队拨出大量预算经费,把每个项目当作独立的产品线来对待。微软在所有这些领域也有投入。问题是,对于该公司研究人员的所有工作,管理层并不买账,没有将研发成果转化为产品。“我们大家想的都一样。”微软研究院院长彼得·李(Peter Lee)表示。微软每年的研发预算大约100亿美元,是科技行业研发投入最多的公司之一。(谷歌每年研发预算为80亿美元。)微软雇用了1000多名研究人员,只是做做科学研究,写写论文,发明一些令人费解的、并没有很多商业需求的未来产品技术。“我在微软工作的时候,重点很明确,”曾在硅谷担任微软研究院总经理、现为相机制造商Lytro首席技术官的库尔特·爱克力(Kurt Akeley)说,“你的第一要务就是做杰出研究。”

微软希望自己的科学家专注于研究,但也敦促他们兼顾更实际的工作。当然该公司也拥有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虽然并不总是让人赏心悦目。例如,微软研究院已经将Office之类的盒装软件转变成网络版服务。曾任微软云计算战略和数据中心软件业务负责人的纳德拉具有这方面的第一手经验。

微软研究人员在搜索引擎方面也取得了突破,而消费者感触最深的是Xbox Kinect运动追踪软件,其背后的技术意味着计算接口领域取得了巨大飞跃。“所有这些都是研究部门与我们的产品部门通力合作的主要成果,”彼得·李说,“这些技术给公司带来几十亿美元收入。”然而,微软的研发失败更令人关注。该公司2008年以5亿美元收购了智能手机制造商Danger,之后推出了Kin手机,如今几乎没有人记得。谷歌收购手机初创企业Android,现在主导了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在机器人技术方面,微软多年前击败大多数对手,推出一整套软件帮助开发和研究人员打造智能机器。该软件确实不错,但输给了一个开放源代码的竞争对手,微软现在甚至不推广这套软件了。

在汽车领域,微软与福特合作,而谷歌则与通用汽车、本田、奥迪、现代、特斯拉、起亚、宝马和丰田签订了软件协议。智能家居呢?盖茨已经在一个智能家居大豪宅里住了超过10年,但你还得从谷歌那里购买灵敏的温控器和烟雾探测器。

曾在微软实验室工作过的研究人员说,公司没有意愿支持那些非常规的创意,这令他们非常伤心。“这让我很沮丧。”曾在微软庞大的英国剑桥实验室工作的林赛·威廉姆斯(Lyndsay Williams)表示。1997年,威廉姆斯曾开发过一款具有触摸屏、加速计和眼球追踪能力的手机,但她无法让微软对此技术感兴趣。她还帮助开发了会自动拍照以记录使用者生活的可佩戴相机SenseCam。到目前为止,微软还在研究院的网站上夸耀该产品。“这真是一个耻辱,”威廉姆斯说,“对我来说,谷歌现在是我最喜欢的公司。他们给人们带来了这么多有用的软件。”

微软自己人认为,该公司与谷歌处于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过去10年,谷歌的股价从85美元上涨到超过1130美元。在“不作恶”的口号指引下,在年轻、爱冒险的共同创始人的领导下,这家搜索巨头总是能够进行大手笔押注,而投资者不会因此退出。谷歌120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打入智能手机硬件市场的努力在今年1月底告吹,几天之后,其股价飙升至历史新高。

隐形眼镜是否会成为赚钱产品?谁知道呢?对微软来说,这样的场景不会到来。每次当它暗示即将问世、有风险的产品时,投资者都质疑该公司为何在核心的软件市场外“浪费”钱。“现在,谷歌已与股东、媒体和公众形成合力,对一些非常有远见的创意投入大量资金,”彼得·李说,“谷歌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那就太傻了。”

微软最近的管理层调整,对纳德拉而言是个机会。鲍尔默走了,盖茨虽然继续留在董事会,但已经放弃了董事长职务。老资历的人物们都已经靠边站了。这需要胆量,纳德拉可以抓住这一机会,向外界发布几个该公司最大胆的创意,然后实现这些创意。这可能是他重置投资者和消费者预期的一个机会。微软应该让全世界都知道,它不仅想要参与未来,还打算发明创造未来。

(撰文/Ashlee Vance 编辑/吴冰清、张田小 翻译/沙坞)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J   2014/02/28

    MSR 比 Google X 牛逼多啦!一个是学术界,一个是工程界不好比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