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85回

赵川看段倩在会议室里半天都没出来,估计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他决定先去找莫楠聊聊。

他走到莫楠背后,只见莫楠正在座位上抓耳挠腮地看着一段代码,嘴里念念有词:“他奶奶的,叫你玩技巧,这下玩现了吧……”

赵川忍不住想笑。这家伙的一张嘴永远是闲不住的。他拍了一下莫楠:“莫楠,在干什么呢,怎么还骂上了?”

莫楠回头看了一眼赵川,又把头扭回去了,嘴里解释说:“郭杰他们发现上个月布署的功能偶尔会冒出一个异常,我在调试那个程序员提交的代码。这小子倒是聪明,自己控制堆栈和循环写了个迭代方法,把MDB下的多级查询条件先拼装起来,最后再提交给MDB,这样把多次数据库IO减少到1次,响应速度是快多了,可这小子太毛糙,在迭代里漏了个判空,万一查询条件里没东西,他这个方法就出错了。”

赵川不以为然地说:“玩小聪明是程序员的大忌。如果玩不好,还不如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地来。我不知道现在程序员那边风气怎么样,要是都追求这么玩技巧,功力又不够,那系统就危险了。”

莫楠往单元测试代码里加着判断条件,边絮絮叨叨地辩解道:“资源有限,不玩技巧也不行啊,我们现在都是把一个CPU掰成两个来用。光这一段代码,要是老老实实地一步一步来做查询,每个响应都得增加将近半秒钟的时间,郭杰那边又得嚷嚷服务器要升级。说起来吧,大家一起玩也好,年轻人经常能冒出一些鬼点子,代码审查的时候挑刺也挑得厉害,挺热闹。这年头新来的程序员都是败家子,写起代码来就好像CPU和内存用不完似的,一个比一个能造,我好不容易才给他们培养出省着过日子的观念。反正现在这么干大毛病不会有,小毛病只好我来善后。没办法,本大师命中注定就是个专业擦屁股的!”

赵川本来想反驳的,可一看周围都是程序员,说话不方便。他又拍了一下莫楠:“这事慢慢讨论吧。你一会儿有空来找我一下,跟你商量点事。要是段倩那边会开完了你也把她一块儿叫上。”

莫楠点点头:“行。我再有10分钟就差不多了。小丫头片子可不好说,她那边三阶段突然冒出一个大坑,要填上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在估计已经焦头烂额啦。”

赵川苦笑着说:“我看你倒是挺潇洒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CTO你是打工的呢。”

莫楠敲着代码叹着气:“你们都看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其实我心里的苦谁知道啊。家门不幸,阴盛阳衰。小丫头片子里里外外一把手,我堂堂CTO竟成了个摆设,不服还不行。”

赵川摇了摇头,知道再和莫楠扯下去只能越来越离谱,就自己先回去了。

刚回到座位,赵川就接到一个电话,是孙熙打来的:“赵总,下个月底有个全国互联网产业峰会,我找关系帮你申请了个主讲嘉宾,正好可以宣传一下咱们的产品,还能见到不少投资机构。你看时间合适吗?”

赵川想了想说:“这个机会倒是挺好的,我尽量争取去参加吧。谢谢你了。”

孙熙笑着说:“别客气,咱们都是为了公司嘛。对了,主讲嘉宾名额特别紧张,一共才十几个,几百个公司在抢,我是费了好大劲才拿下来的。到时候你一定要去,不然就浪费了。”

赵川心里有点感动。孙熙的能量还是挺大的,行业圈子里认识无数的高人,这次也算是给公司帮了个大忙了。他答应着说:“好吧,我一定去。你放心吧。”

孙熙很高兴,客套几句挂了电话。

过了几分钟,莫楠和段倩一起过来了。赵川惊奇地问段倩:“你们的问题解决了?”

段倩愁容不展地摇了摇头,莫楠插话说:“早着呢。我刚才提交完代码就进去听了一耳朵,恐怕光这么讨论没用,开发计划伤筋动骨是难免了。所以本大师干脆让他们都各自回去解放思想,多琢磨琢磨,等你这边的事情谈完了再接着讨论。”

三个人一起到大会议室里,赵川接着提起刚才和莫楠争论的问题:“最近我很少有时间关心开发团队的事情,不过还是感觉你们俩有点把程序员都给惯坏了。工作时间和编程习惯这些都需要加强管理才行,现在团队的规模也不算小了,要是还像以前那样撒手不管恐怕容易出问题。”

段倩还在琢磨自己的事情,没顾得上回应赵川,莫楠则有点不服气地说:“老大,我们可没有放羊。刚才也给你分析了,程序代码的质量我们抠得很细了,代码审查都是很严格的。”

赵川反问道:“很严格?代码审查严格还会出现刚才那个问题?”

莫楠挠了挠头说:“代码都是人写出来的,出问题总是难免的嘛。可这一段时间出的bug比咱们以前还是少多了。再把代码量增加十几倍的因素考虑进去,现在的代码质量就算很不错了。要是不让新程序员写核心代码问题还会少很多,可是小丫头片子觉得这样不利于培养他们,所以还是给他们分配了不少重要而且有难度的活。我本来不太同意这么干,可是看了一段时间,新程序员在项目里成长得确实很快,说明小丫头片子的看法还是有道理的。”

段倩听到莫楠的话才把注意力转移回来,她也补充说:“程序员这边是这样的:人和工作主要是我在管,莫大师主要负责技术方面的一些标准。程序员管起来其实挺难的,管松了代码五花八门的不规范,管严了呢他们只能机械地做事,没有创造力了。我们现在主要是在代码质量方面管得严,其他方面就松一些。”

赵川又说:“具体的管理我相信你们能管好,我主要是提个醒。最近任务很重,可以考虑安排一些加班的。裴曼那边提的两个需求都没时间做,可是程序员到点就下班走人,这样不合适。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应该紧张一些了。”

段倩皱着眉头说:“本来我不安排加班是让程序员保持高效率的状态,也是项目里留的缓冲。这次计划要调整,估计不加班也不行了。裴曼那两个需求我们真的腾不出时间来做,不然核心的功能就完成不了了。”

莫楠也赶紧敲起了边鼓:“其实这次的坑主要也是裴曼给挖的。好不容易把项目计划做完,刚刚开工她老人家又提了个重大变更。不接受吧,做出来的东西就废了,接受吧,整个计划都要推倒重来。现在出了问题,她还觉得是我们一开始考虑不周到,这上哪儿说理去啊?这不懂技术的人真是难沟通……”

段倩打断了莫楠的话:“莫大师你不能这么看问题,裴曼说的也对。要是一开始我能从业务角度多考虑一下,把这个需求理解得更深一些,可能就不至于把需求之间的关系弄错了。通过这件事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以前对需求的把握还是肤浅了一点。”

莫楠晃了晃脑袋:“小丫头片子居然教训起本大师来了,你有那么多功夫钻研用户需求吗?那是裴曼的活儿。裴曼对系统那已经是相当熟悉,整理用户需求更是她的主要工作之一,可就这样还提了个半吊子需求,到最后来个突然袭击,把我们给带到坑里了。老大,不信你去拿她提的第一版需求跟最后提的比对一下,那绝对是翻天覆地啊。其实这事对我影响倒不大,我主要是看小丫头片子吃了个哑巴亏,有点看不过去。”

赵川觉得心里有点郁闷。自己提出的两件事都被原封不动地挡了回来,这俩还一唱一和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把自己给晾到一边了。可是开发那边也没有别的人可用,何况俩人的组合还做的不错,也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把他们给否定了。

而且,从莫楠的话中,他还感觉到段倩和裴曼之间可能有一些冲突。虽然两个人都没有直接和自己提起,但是工作上的配合显然已经出现问题了。莫楠之所以帮段倩出头,估计也是因为段倩之前私下向莫楠抱怨过。

他心想,这真是个棘手的问题,实在不好处理。两个人其实都挺优秀的,在目前的业务板块里也都是不可或缺的挑大梁角色。如果各打五十大板和个稀泥,只是逃避的办法;如果偏向一方,另一方又接受不了,搞不好会辞职走人,最后闹的鸡飞蛋打。

而且,这两个女人都曾经跟自己有点暧昧,本来俩人关系也挺不错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出现了问题。女人的心理太微妙了,琢磨这些前因后果真是个伤脑筋的活儿。

从这里看来,自己之前给自己定的规矩还是有道理的,不能和公司的女人有特殊关系,哪怕暧昧都不好。一旦暧昧了,她就会有想法,一有了想法,做事情的态度就不一样了。一旦造成了这种局面,自己作为一个管理者还怎么立足呢?

他心里有点难过地想,看来和裴曼的关系也不能再继续发展了,必须缓一缓,收一收。裴曼是个好姑娘,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等18个月的冲刺期过去了,市场业务也有人接手,就和裴曼挑明,让她另外找个工作。对,只能这样,大不了自己养着她,将来让她做个全职太太好了。咳,这想得也太远了,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但是现在俩人的关系如何调和,赵川还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最麻烦的是,当着他的面俩人都表现得挺顾全大局的,还帮对方说话,可到了背后是怎么说怎么做的,就只有天知道了。这层窗户纸不捅破,赵川就是想干预也无从下手。

他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可总也想不出万全之策。他无奈地想,看来目前只能埋头当鸵鸟了,先假装看不出来,静观事态的发展吧。也许过一段磨合期,事情做好了,俩人的关系也理顺了,自己用不着再操心,也未可知嘛。

想到这儿,他打算自己给自己台阶下,然后岔开话题:“反正这两件事你们需要重视一下,具体怎么操作还是你们商量着定吧。另外还有一件事,绿社会那边让丁勃做CTO了,说是很快要推出动态结构化数据功能。”

莫楠瞪着眼睛说:“真的?老大你这个消息可靠吗?就丁勃那两下子,做个后台数据服务都呼哧带喘的,并发访问一上去系统就出问题,他还CTO呢?这小子八成是偷了咱们以前的代码拿去给绿社会用了……”

赵川赞同地嗯了一声。段倩猛然想起一件事:“莫大师,你以前不是把动态数据管理做了两个插件放到开源社区了吗?人家当然也可以用啊。”

莫楠摆摆手:“你当本大师是白痴啊。那两个插件只是前端界面动态生成和控制逻辑那部分,核心的结构定制、持久化和数据访问核心服务的代码我哪能给它开源?他们拿到这个只能做简单的页面效果,没法存到数据库里,更没法做查询统计那些事。不过,这对那些做非结构化数据的网站倒是也够用了,我知道的起码就有两个论坛网站用到了咱们的插件。对了,话说咱们那两个插件还真有不少人来帮忙贡献代码,我有空的时候也经常去更新一下,现在做出来的效果比原来的漂亮多了。”

段倩也感慨道:“确实,这部分给我们节省了很多时间。开源社区的力量真大,以前我都想不到。我看以后要鼓励程序员多去开源社区做贡献,这样一来能提高他们的技术水平,二来也能接触到一些最新的工具,省得总重复发明轮子。”

莫楠点头赞同:“没错。我这段时间也是从开源社区学了好几个高招。还有那个张鹏,也是玩开源社区的高手,做的东西有模有样的。我跟着他混了一段时间,学了不少东西。”

赵川看他们的讨论又跑题了,就插话问道:“莫楠,你能不能花点时间看一下他们的代码,看看是不是之前的重构也用了咱们的东西?”

莫楠痛快地答应道:“没问题,我以前就注册过他们的用户,不过好久没登上去玩了。一会儿咱上去看看页面结构,再构造几个url试试,基本就八九不离十。它要是真用了咱们的代码,要黑掉它都不难。”

段倩小心地问:“这样不行吧?剽窃别人代码和攻击别人的网站,一样都是犯法的。你不能因为别人违法了,就自己也用非法手段去报复,这样也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莫楠哈哈笑着说:“小丫头片子也懂法律?我就那么一说而已,又不是真的要黑它,本大师还怕脏了自己的手呢。只要找到他们剽窃代码的证据,让警察来处理就行了,咱犯不上去干这种暴力活。”

段倩想了想又说:“等宋姐姐她们回来,我可以找她问问。她当年可是资深的知识产权律师呢。”

莫楠啧啧赞叹:“真行,这下高大师两口子可真算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我就怕高大嫂多年不务正业手生了,万一给咱支个歪招,给咱整得欲哭无泪。”

段倩反驳道:“才不会呢!我感觉宋姐姐是个特别聪明的人,有时候考虑问题比高大哥还周到,而且她几个月前就已经开始找出以前的一些业务资料来看了,估计等她回来就会再去律所上班。”

赵川没心情听他们闲扯,就嘱咐他们抓紧时间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好,再找时间沟通。俩人答应着走了。

从会议室出来,赵川看着一屋子忙碌的人们,内心却冒出一股淡淡的寂寞感。他又往裴曼的座位看了一眼,然后马上把目光转移开了。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