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86回

过了一会儿,莫楠就跑来找赵川了:“老大,我去绿社会的系统里看过了,里面的代码和咱们的还不太一样。url的结构,页面的设置,变量命名都有挺大差别的。这就说不好了,也许是他们按照咱们的代码又自己拿别的什么框架实现了一遍,可也说不定人家就是自己做的。”

赵川想了想问道:“能不能把他们所有的页面请求都抓出来,然后和咱们的做个匹配,比对一下提交的方式和传递的参数?”

莫楠挠着下巴的胡茬子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地说:“你的意思是说,做个爬虫把他们生成的动态html都爬一遍,然后把里面的表单和Ajax请求找出来,再和咱们这边的匹配一下?”

赵川笑着点了点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莫楠,看他是否有办法做到。

莫楠情绪倒是挺高,但是口气不是那么有把握:“老大,你的点子不错。这就像给它照个X光,把外边的皮肉都忽略掉,看看骨架子。这个活倒是挺有意思的,实际上可能是我这几个月里干过的最有意思的活了。不过呢,爬虫这块我没接触过,不知道现学难度有多大,需要多少时间也说不准啊。”

赵川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他觉得现学就不划算了:“我记得有开源的爬虫,但是要熟悉它再把代码写出来,至少得一个星期,这不太可行。”

莫楠挠了挠头:“也是。要是花一个星期干这件事,还不如用人肉方法,直接一个一个记下来然后再分析,估计有三五天也够了。”

赵川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对了,我记得郭杰的简历里边提到他研究生的时候研究过搜索算法,没准爬虫他知道怎么做呢?”

莫楠也眼睛一亮:“对啊!我怎么把这小子给忘了。好,我去找他商量商量。”说完就大步流星地回去找郭杰去了。

看着莫楠离去的背影,赵川微微一笑。他发现只要是讨论到具体的技术问题,他和莫楠还是有很多默契的。这家伙最大的问题在管理方面,和段倩俩人把程序员那边搞成了个小山头,虽然做事很认真也有效率,但是日常管理上很难渗透进去。

他心里想着,这事先放一放吧,先保证开发进度,等A轮融资成功了,就有钱招聘一些更职业化的技术管理者进来,慢慢地替代莫楠和段倩的位置,让他们去负责QA之类的活,釜底抽薪。然后管理制度的规范化就容易执行下去了。

他又想,这样莫楠和段倩会不会有情绪呢?也许会有一点,不过这样对公司有好处,他们俩手里拿着期权,公司价值的增长也符合他们的利益嘛。相信他们最后还是会理解的。

正想着,他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他打开一看,是裴曼发来的:“我帮你预约了形象设计顾问,就在咱们上次去的那个商场一楼,我约的是晚上8点,那个顾问很有名。下了班我陪你一起过去吧!:-)”

赵川看到这条短信,心里非常矛盾。裴曼的安排总是考虑得那么周到,这样他们俩又可以一起吃个晚饭。如果是在刚上班的时候收到这条短信,他会非常高兴,可是在和段倩他们开完会之后,他又有点退缩了。

现在的状况下,程序员那边就已经很难管理了。如果他和裴曼谈恋爱,难免会传到程序员那边去,毕竟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样他再帮着裴曼往段倩那边压需求的话,程序员会觉得是因为他和裴曼有特殊关系,心里会不服。其实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也很难做到公正,难免会有一些心理变化。这样就更难去管开发团队了,以后如果要替换莫楠和段倩,说不定他们还会觉得自己是公报私仇呢。

赵川越想越觉得麻烦。再从裴曼的角度来考虑,如果公司里传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也难免会有人议论裴曼利用女人的姿色走上层路线之类的,这样对她也不好。

其实赵川本来一直也在考虑COO是否可以让裴曼来做的问题。裴曼的能力是差不多了,资历稍微差一点,如果第三阶段能取得预定的增长率,裴曼自然是居功至伟,这个资历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可是,如果大家已经在戴着有色眼镜来看裴曼,自己再火线提升裴曼做COO,恐怕闲话就更多了,员工也未必会服她管。这样不是反而耽误了裴曼的职业发展么?

赵川轻轻地叹了口气。人言可畏啊,自己还是再忍一忍吧,恐怕裴曼也只能跟着忍一忍了。

他拿起手机,给裴曼回复:“谢谢!我今天晚上还得看莫楠郭杰他们做的爬虫分析结果,恐怕去不了。要不你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有空的时候尽早去,好不好?”

很快裴曼又回复他:“你还是今天去吧,我好不容易才约上的。你自己哪有时间约啊?再说你也不熟悉形象设计,我必须去给你把关的。”

赵川看着裴曼的短信发了一会儿楞。裴曼肯定不知道他的心理变化,还在尽心尽力地帮他张罗。他又想,自己这样忽冷忽热的也不太合适,总得给人家有个交待才好吧。要不就利用晚上一起吃饭的机会,对她挑明自己的这些想法。

想到这儿,他又给裴曼回复:“那好吧,下了班你先去那边等我,我稍微晚一点过去。”

裴曼的回复很快就回来了:“好呀,我等你。:-)”

赵川放下手机,忍不住往裴曼那边看了一眼,正好裴曼也下意识地往他这边看过来。裴曼带着若隐若现的笑容,赵川则一脸严肃。四目相对,俩人都赶紧移开目光,继续干自己的活。

中午吃完饭,赵川想到下班要去和裴曼见面,就先去找莫楠,想看看他们的进展情况如何。

莫楠和郭杰正坐在一起,对着屏幕议论着,旁边放着一盒饼干和两听可乐。赵川凑过去一看,屏幕上正在打印输出匹配情况。

郭杰看见他过来了,赶紧站了起来:“老大,爬虫我已经搞定了。莫大师的匹配程序还在调试,现在看起来匹配算法还有点麻烦。”

赵川心里很高兴,看来郭杰对爬虫是有经验的,这样的进展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本来以为还要加班到半夜呢。

他拍拍郭杰的肩膀说:“你们坐。你们俩中午都没吃饭吧。现在匹配的问题主要是什么?”

莫楠嘟囔着说:“完全自动匹配不好做。光是根据参数结构,很多请求的结构都是一样的,匹配上了也不说明问题,另外有一些匹配不上的,也可能本来是能匹配上的,但是和它匹配的那个请求被其他的本来不匹配的请求给占了。这玩意儿就像是搞对象,咱的算法给人乱点鸳鸯谱,本来能对上眼的给拆散了,本来该单身的倒结了婚。”

这的确是个麻烦的问题。赵川点点头:“确实是有这个问题。光是看请求的结构恐怕不够,你们再考虑一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一些参数来作为匹配的依据,我一会再过来看。”

郭杰连连答应着:“好的,好的。老大你这个思路挺开阔的,我觉得受了点启发,可以试试。”

赵川回到座位,赶紧把手头积压的一些财务和人事的事情处理完,再一看时间,离下班也就不到一个小时了。

他赶紧回去找莫楠和郭杰。刚起身他就看见莫楠神情悠然地靠在椅背上,俩手枕在脑袋后头,轻松自在地和郭杰聊着什么。赵川知道,匹配的事情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了。

他凑近了一看,屏幕上整整齐齐地按两列格式输出了两边代码匹配的情况,绿社会那边的列表更短一些,他们这边的长出一大块。

郭杰正在敲着键盘,在莫楠的指导下对一些没匹配上的记录进行手工核对。他一看到赵川,马上又自觉地站了起来:“老大,我们基本上搞定了,就是用的你那个思路。两边匹配得还真不错,除了我们动态结构化数据那部分之外,其他的到目前为止有百分之八十多都匹配上了。”

赵川高兴地说:“太好了。我还琢磨着过来和你们一起切磋一下的,没想到你们的速度还真快。具体是怎么做的?”

莫楠也挺高兴:“老大你还是宝刀不老啊。我们后来考虑了你的方法,把请求结构作为一个参数,然后考虑爬虫爬出来的结果是个树,就把树结构的各个分支做了一个迭代的比对方法,综合比较请求结构的匹配以及每个子树的个数还有深度,不过还有一些情况很难判断,就又针对特征重合的个别特殊情况增加了一些人肉筛选,最后整理出来这个结果。”

赵川赞叹道:“好方法!我也就是随口一说,这个方法我可想不出来。对了,你们的结论是,两边基本上能匹配对吧?”

郭杰赶紧回答说:“是的。到现在匹配率超过了82%。还剩一些算法匹配不好的,我们正在手工处理,大概不到总量的5%。”

赵川心想,这就很说明问题了。绿社会那边的开发框架和语言和我们的都不一样,丁勃没法直接用这边带过去的代码,就花了一年时间对照着改写。另外那边的界面设计也有很多不同,丁勃估计主要负责设计,具体的编码他一个人也做不过来,所以形式上差别还是很大的。但是骨架还是基本一样,毕竟以丁勃的功力还不足以另起炉灶单独做出一套系统来。

他示意莫楠和郭杰继续把数据整理完,自己在旁边又站了一会儿。他本来想再问几个问题,可是看看周围,觉得这件事暂时还要保密,不宜在外面谈得太多。于是他等莫纳他们干完活,就指了指小会议室,带着莫楠和郭杰进去接着谈。

莫楠进了屋就兴冲冲地问:“老大,这就是剽窃的证据啊。咱们是不是可以去打个官司,让他们赔偿损失。不过丁勃这小子恐怕日子就难过了,事儿没干成,在圈子里也臭了,以后还怎么混啊?要不咱们先私下问问他,他要是服软,撤掉剽窃咱们的代码,咱们就放他一马?”

赵川摇摇头说:“哪有那么简单。我昨天大概看了看,代码相似性在法律上的规定可不是用咱们今天这种骨架的匹配度来衡量的,像绿社会这么用咱们的代码,咱们恐怕只能吃个哑巴亏。”

莫楠瞪着眼睛,显然不服气:“凭什么啊?他们偷了咱们的代码,哦,改改就行了,那我改天偷了别人的代码,只要把变量名和函数给它搜索替换一下,就名正言顺地成了我的了?这法律也太外行了吧?”

郭杰拍了拍莫楠:“莫大师你冷静一点。老大说的没错啊。我以前给一个客户做信息系统规划项目的时候,也碰到过这种问题。当时我们合作软件公司的一个小伙子辞职跑出去了,然后用他们的代码改了改自己做了个系统,便宜很多卖给他们的客户,一年能赚个一百多万呢。老板大怒,当时就去法院告,好像折腾了很久最后还是只能接受调解,那个小伙子赔了十几万就没事了。”

莫楠有点不爽地说:“郭大师你别给我们泄气了。好,现在大家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你说该怎么办?”

郭杰小声说道:“其实他用咱们的核心逻辑,咱们要黑掉他也是轻而易举。要找开源平台的漏洞还不容易,去社区的jira里边多看看,找那种最高优先级的issue就行了。让他天天系统报错,一周瘫痪一次,他就玩不下去了。”

莫楠反驳道:“那不行,人家一查就能查出是咱们干的,搞不好老大要被送到局子里去,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郭杰不以为然地笑道:“这种事当然不能在公司里干。派个人买张票去外地,找个提供免费wifi又没有摄像头的地方,一通攻击,然后全身而退。或者用另外一个马甲在SFH云平台上申请个小服务器,通过VPN再绕过服务器中转一下去黑他们。”

赵川也觉得这个方案有问题,他摆摆手说:“这么干不行。咱们都不是专业黑客,没有隐藏自己踪迹的经验,很容易被人抓到。还是走正道吧。”

莫楠连连点头:“没错。本来咱们是代表正义的,搞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最后咱倒成了犯罪分子了。郭大师你这个招支得太歪了,不能把咱老大往坑里带啊,咱老大可是厚道人。”

郭杰一看赵川莫楠都反对他的点子,就赶紧往回收:“也是也是。其实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想法还不成熟。你们这些考虑都很有道理,我的想法有点片面,按莫大师的说法就是形而上学了。”

赵川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你们知道形而上学是什么意思嘛?莫楠肯定不知道,但是他就喜欢到处乱用。”

莫楠满不在乎地答道:“形而上学嘛,意思就是瞎扯,不靠谱,胡扯淡之类的意思。以前看报纸上批什么人就用这个词,看得多了!”

赵川不想和莫楠继续贫嘴,他想了想说:“这件事先放一放。我有空找专业律师咨询一下,另外他们下一步还要上动态结构化数据定制功能,咱们先观察一下,也继续收集一些证据。如果要走法律程序,这些证据都是必不可少的。”

莫楠和郭杰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觉得赵川的考虑比较妥当,目前也只能先这样在暗处下点功夫了。

赵川从会议室出来,一看已经超过下班时间半个小时,裴曼的座位上也空了。他又嘱咐郭杰把匹配结果整理一个报告发给他,然后回到座位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赶紧出门去赴裴曼的约会。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2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