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第87回

赵川一路紧赶慢赶到了那个商场。路上收到裴曼的短信,告诉他如果8点之前能到就直接去一楼那个形象设计工作室,他看了看时间,才7点刚过。他按照裴曼短信里指示的位置,很快找到了地方。

裴曼坐在门口的沙发里看着一本美容杂志,看见赵川来了就高兴地站起来,把他介绍给了一位年轻的设计师。

赵川和设计师寒暄了几句,到处打量了一番,心想这不就是个理发店嘛?不过是装修得好一点,各种奇怪的设备多一点而已。

裴曼和设计师又简单交流了几句,就让赵川跟着设计师进了一个工作间。

两个小时之后,改头换面的赵川和裴曼一起走出了形象设计工作室。

裴曼一边走一边前前后后仔细观察了一番赵川,这才满意地说:“这位麦克老师确实挺有水平的,你现在的形象就很有点互联网未来大佬的派头了。”

赵川皱着眉头说:“发胶打得也太多了吧。很多年前我曾经在外地一个厂子里做项目,赶上宿舍停水,一个多星期没洗澡。现在我的头发感觉就像那时候一样,都粘在一块儿了。”

裴曼被逗笑了:“哈哈,你说的事真好玩啊,我要是以前也跟你一块做项目就有意思了。这发胶吧,你大概以前没用过,还有点不适应,以后每天用,习惯了就好了。”

赵川无奈地点点头:“9点多了,咱们去找个地方吃饭吧?这商场快关门了,吃饭时间有点紧张,咱们得抓紧时间。”

裴曼胸有成竹地笑着说:“没事,咱们不在商场里吃了,我带你去个地方,你肯定喜欢。”

赵川有点疑惑地跟着裴曼钻进商场旁边的一个小胡同,他心想,这里边不像有吃饭的地方啊,就是有,也是那种小饭馆。

裴曼带着赵川走了一会儿,到一个饭馆门口停下了。她笑着对赵川说:“这家怎么样?吃麻辣烫的,口味特别地道。”

赵川一看,果然是个小饭馆。这个饭馆是一个平房改造的,所谓的大门就是两扇玻璃推拉门,门上贴着三个红字“麻辣烫”,连个招牌都没有。里边热气腾腾,玻璃门上一层雾气,看不清里边有多大。

他们俩推门进去,赵川一看里面一共也就20多平米的样子,靠墙是一个灶台,围着灶台是几张桌子。虽然已经9点多了,可这家小店里边还挺热闹,一个空位子都没有。

他们俩在推拉门边站着等了一会儿,有三个人吃完结账走了,老板娘才招呼他们坐下。裴曼熟门熟路地点了一些吃的,还要了两瓶啤酒,就陪着赵川边喝边聊着。

裴曼喝了一口啤酒,客套地问道:“怎么样,这个地方还行吧?虽然不是你说的那种露天大排档,但是我觉得气氛也差不多。”

哦,原来是上次自己说了喜欢大排档,裴曼还惦记着这个呢。赵川心里有点感动,他觉得是时候和裴曼谈谈他们之间的事情了。

他点点头:“这地方挺好的。裴曼,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也很感动。不过…”

裴曼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是把事业摆在第一位的人,我能理解你。”

赵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裴曼似乎把他看得很透,对他的想法都了然于胸,可是说实话,他对裴曼心里是怎么想的却一点也不明白。

裴曼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嘴快了,就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道:“哦抱歉,我不应该打断你的。你继续说吧,我听着呢。”

赵川硬着头皮说道:“如果咱们俩不在一个公司的话,我会请求你做我的女朋友。可是现在咱们在一个公司,这就比较敏感了。我想,咱们还是再等一年,到A轮融资完成了之后,再考虑这件事…”

裴曼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你太可爱了。这算是给我一个做你女朋友的期权么?”

赵川继续解释:“我担心别人会议论,特别是在背后议论你。这样会影响你在公司的形象,而且对你的职业发展也不好。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顾虑太多了,现在已经有一些矛盾不太好处理,所以我有点担心…”

裴曼淡淡地笑着:“我知道。主要是程序员那边对我有一些看法。怎么说呢,我可能在需求上追得有点紧,但是这些功能都是对于后续市场活动很关键的。至于个人形象,其实我不太在乎。一个人再圆滑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总会有人说坏话的。我也不想把时间花在琢磨别人的喜好上,有时间多做点工作多好啊。”

赵川赞同道:“你说的很对。做人最可悲的就是按照别人的评判来生活,这样即使能成功,也失去了自我,成了行尸走肉。”

裴曼笑了笑沉默了,赵川也不知道怎么往下说,感觉自己刚才那段赞同的话是自相矛盾,否定了前面说的那一段话,还把后面要说的话也给堵上了。

恰好这时麻辣烫做好了,俩人就先吃起来。赵川吃了两口就连连赞叹味道不错,裴曼只是浅浅地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好在旁边的顾客都在大声地聊天,小屋里的热闹冲淡了他们俩之间小小的尴尬气氛。

俩人默默地吃完了饭,走出了小饭馆。走在空空荡荡的胡同里,赵川和裴曼都没有说话。

前面拐弯就要到地铁站了,赵川打破了沉默:“我得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裴曼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她抬起头看着赵川说:“我理解你的想法,你这么考虑也是为了我好。这份工作对于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年时间也没有多久,我等你。”说完,她主动抱住了赵川,在他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转身要走。

赵川感到热血上涌。他一把抓住了裴曼的手,把她搂在了怀里。(此处略去512字)

裴曼眼睛微闭,搂着赵川的脖子,脸贴着他的胸口,耳边都能听到赵川的心跳。她喃喃地说:“你今天冲动了,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赵川却不再觉得纠结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只能接着往下走,心里反而轻松了,像卸下了一个包袱。他搂着裴曼长出了一口气,语气轻松地说:“破坏了就破坏了吧,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发现跟着感觉走有时候也没问题,比起瞻前顾后的理性分析来得简单。”

裴曼微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赵川也有点陶醉了。他想,什么叫此时无声胜有声,现在算是体会到了。

也不知道俩人在一起搂了多久,直到旁边院子里的几声狗叫打破了胡同里的沉寂。裴曼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轻声问道:“几点了?”

赵川也猛然惊觉时间过去很久了。他赶紧看了看手表,对裴曼说:“11点多了。我送你回家吧。”

裴曼答道:“我家离这儿不远,我可以自己回去。你怎么办?末班地铁没赶上,只能叫个出租车了。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去吧。”

赵川认真地说:“不行,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要不我今天晚上就在你家对付一晚吧。”

裴曼一下子挣脱了赵川的怀抱,顽皮地笑着用手指着他说:“哼,想得美!你现在还刚进入考验期呢,我才不会让你这么快就去我家。”

赵川涨红着脸解释说:“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睡沙发打地铺什么的…好吧,那我就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叫个出租车回去。”

裴曼捂着嘴笑了起来:“哈哈,我逗你的啦,上次在你家住就看出来你是个绅士。不过今天真的不用你送我了,你赶紧回去吧。明天还有好多工作呢。”

赵川还是坚持要送裴曼回家,至少要送到楼下。裴曼看他是认真的,就和他手拉着手走回了家。在电梯口,裴曼又搂着赵川的脖子亲了他一下,就进了电梯,微笑着朝他挥手道别。

看着电梯门慢慢地关上,赵川觉得心里有点恋恋不舍,但是很快又被一种甜蜜幸福的感觉所笼罩。坐在出租车上,赵川一遍遍地回忆着刚才的情景,抑制不住内心的愉悦。

人逢喜事精神爽,第二天早上一起床,赵川就换上了裴曼给他搭配的一套衣服,心情愉快地去上班。恋爱中的人眼里的世界都变得更美好了,他走在路上,看着枝头的小鸟,草地上的蝴蝶,都显得那么生机勃勃。这些都是他以前每天熟视无睹的东西,今天却都充满了浪漫的气息。

赵川又回忆起自己做的那个奇怪的梦,他心想,什么叫做不懂浪漫啊?这完全是个伪概念。没有机会浪漫怎么会懂,有了机会又怎么会不懂。

来到办公楼的电梯间,他正好碰到市场部的那两个助理。两个年轻女孩一看见赵川就夸张地惊呼起来:“老大你今天好帅啊!”

赵川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两个女孩叽叽喳喳地评论起来,说赵川很像她们正在看的一个热门电视剧里的男主角。赵川随口应付着,心里却在想着裴曼。他想,在办公室里还是得假装和裴曼没有什么关系,先保密一年再说。裴曼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和自己有默契的。

赵川到了办公室一看,裴曼还没有来。他刚坐下,郭杰就凑过来了:“老大,我昨天晚上在外边找了个地方试了试,发现绿社会的系统有个明显的漏洞。我根本没有用黑客手段,只是正常访问就把它搞出空指针异常了。而且更搞笑的是,他们没有处理这个报错的转向页面,网页上直接就冒出错误的stacktrace信息,我又仔细比对了半天,他们内部的程序结构还真是和咱们的非常相似。”

赵川惊诧地问道:“他们的系统这么弱?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漏洞的?”

郭杰得意地说:“嘿嘿,我昨晚上去他们那个开源安全框架的jira网站查了一下,找到了一个blocker级别的issue,虽然已经出来大半年了,但是我估计他们还没来得及更新,就照猫画虎地试了一下,果然管用。”

赵川沉吟道:“看来他们是只会用不知道更新啊。不过单个异常也不足以让他们的网站整体瘫痪,除非采用密集请求的攻击方式。”

郭杰点头表示赞同:“是这样。不过用这个套路把他们用到的所有开源插件的jira都看一看,没准可以找到一击致命的issue。然后咱们每天弄一个新马甲去攻击一下,他们的用户老上不去,肯定会大量流失到咱们这儿来。要是运气更好一点,能找到重大的安全漏洞去获取控制权限,那他们就任人宰割啦。”

赵川摇着头说:“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采用这种手段。咱们都是做互联网应用的,这种手段太下作,不是正人君子所为。你先别管这件事了,我想还是等过一阵看他们推出的动态结构化数据功能是个什么样子,继续收集一些证据,然后再看律师有什么建议。”

郭杰点头表示明白:“好的。我就是好奇想试试看,没想到他们还真是不堪一击呢。”

赵川笑了笑说:“你没事可以玩玩,就算免费帮他们做测试了。不过注意不要把事情闹大,引起他们的注意。”

郭杰答应着回去干活了。赵川心里嘀咕着:郭杰这小子倒是有做黑客的潜质,不过这件事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出了事的话所有责任都是自己的,谁让自己当了这个CEO呢?现在虽然是和他说清楚了,可保不齐这小子私下还要继续尝试。

他想,昨天自己不就说了不能用黑客方式攻击么,可他回去还是继续尝试了,虽然是正常访问,但利用blocker级别的jira,必然也需要构造一些复杂的url,或者在页面中修改表单内容。毕竟一般用户的正常访问是很难弄出这么大动静的,否则绿社会早就发现这个漏洞了。也许在法官的眼里,这就已经不是正常的访问了。

他有点后悔刚才同意郭杰回去“没事玩玩,不要闹大”的说法,这不是等于默许了他的黑客行为嘛。他暗暗提醒自己,以后说话一定要慎重,要传递明确和一致的信息,不能让情绪带着自己随口乱说。

他猛然想到,必须以书面方式提醒郭杰和莫楠,和绿社会的知识产权争议必须通过法律渠道解决,不能私下去攻击对方网站。有了书面通知,万一出了问题,自己也可以把它作为证据保护自己。不然只有以前那些口头的表态作为证据,而且有些说法还自相矛盾,到时候根本就说不清楚。

想到这儿,他马上动手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发给郭杰和莫楠,并抄送给段倩,再次说明了他关于通过正规渠道解决知识产权纠纷的立场,强调不能用非法的黑客手段去攻击对方。发出邮件之后,他才觉得心里踏实了。

又过了一会儿,裴曼也来了。她一进门照常笑着和赵川挥手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目不斜视地打开了电脑,似乎昨天晚上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的。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2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