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让很多程序员彻底疯狂

当下,软件开发工作被认为是最能赚钱,最有保障的工作,但是,这样的工作极可能损害一个人的精神健康。

眼下有两件事最让程序员苦恼。

一是所谓的“骗子综合症”。当你十分肯定与你一起工作的同事非常聪明,比你更有资质,或者更加熟练时,你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候总是担心他们将发现你只不过是在伪装自己,故作聪明,让人感觉富有经验,成果显著。

女程序员常常坦白说自己经受着“骗子综合症”的苦恼,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这是成功女性的一个特定问题,最早由心理学家保林.罗斯.克朗斯博士和苏珊娜.埃姆斯博士记录在案。这也是许多面向女性自助书的一个话题。

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男性程序员也开始说他们也有那种感觉。

这些人往往给自己制定特别高的标准,而对别人不是这样。“骗子综合症”在同种水平人之间相互协作的工作中特别的普遍。编写软件只是这种性质工作中的一种,特别是在遇到那些谁都可以查看源代码并修改的开源软件中,这种综合症现象更为突出。

“骗子”与“真正程序员”的区别

骗子综合症的陷阱在于程序员认为他们需要更加努力的工作来使自己变得更加优秀,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得花更多的时间在敲代码和谈论各种项目上——只要是还清醒着。

这种感觉被一个上周在Reddit网站上很火的帖子称作为“真正的程序员”,他们认为真正的程序员就是为编码而活,并且给出了各种解释:

  • 真正的程序员是热爱编程的人,因为他们的对编程的热爱以至于他们愿将所有的时间花在编程上……
  • 真正的程序员不会将编程看做枯燥无味的工作……
  • 当一个程序员不能感受到编程的乐趣,不愿每周主动花60到80小时去编码(没有额外报酬的情况下),他们就不算是真正的程序员。
  • 这是一个充满工业文化性质的职业。
  • ……如果你想成为一名成功的程序员你就得至少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程序员……所以你能看着身边有些人没日没夜的工作其实还只是向真正程序员迈出的第一步,他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程序员疯狂的工作,长时间的编码已不算什么新鲜事了,但是他们这样自发的去做完全出自他们对编程的喜欢却是真的。

death-march-book

例如,在十年前的互联网泡沫中,一本叫做《Death March》的书成为了畅销书,这本书讲述了程序员怎样因为疯狂的工作导致各种健康问题,同时也批判了那些效率低下的项目管理。

在2004年,有程序员控诉 EA 公司加班并获得了150万美元的赔偿。

几年之后的2010年,一个关于一个女人嫁给了一个在Rockstar游戏公司上班的程序员的故事广为人知。事件讲述的是这家公司是怎么让公司的程序员一天上12小时,一周上6天,并且这样一上就是好几月甚至直到年底,损害了许多程序员的身心健康,他们中的有些甚至患上了抑郁症。

到2011年,越来越多的程序员开始转变其职业观。也是在那一年,一个程序员在一个程序员社交网站StackExchange发了一个帖子问道“难道在空闲时间我不去编程,我就是一个不合格的程序员吗?”得到了很多人的共鸣,轰动一时。

其实大家都公认如果你只在平常的上班时间中好好工作已经算是一个合格的程序员,但是大家也公认那些伟大的程序员是会在即使他们下班后仍继续做自己喜欢的编程。

付出多就是最好的观点是值得怀疑的,斯坦福学生在研究究竟一个人该花多长时间在编程上才能高效时惊奇发现过度的开发会降低生产效率,而这在大家看来也不觉得什么新奇。一周工作60小时的超负荷程序员的工作效率往往没有那些一周才工作40小时的程序员的效率好。

这种观点的出现并未在当时阻止骗子综合征发生在某些程序员身上,有些悲情的故事照样发生着。

比方说就在一年前左右,某一公司程序员肯尼思.帕克曾在他的程序员博客中写道一篇名为“那个我所知道的疯狂程序员”。

这篇文章主要讲的是他的一个非常勤奋的工作伙伴,但最终疯狂的工作导致了他精神彻底崩溃。

那名同事是我在那个行业见过的最勤奋的人,他常常在下班后继续在公司多待几个小时,干着自己项目上的事情;即使当项目上需要某人在周末去办理一项紧急的业务他总是愿意去办……这样很多都喜欢他,因为他愿意接受更多的活。然而,当他自己患上精神疾病去接受治疗时才发现自己以前这么勤奋,将自己变得这个忙碌,取得的成果也不是特别显著。

最近,New Relic公司的一个软件工程师尼克·弗洛伊德正在写一篇关于他称为呆子如何平衡生活的文章。他承认他自己也曾受过骗子综合症的折磨,但他现在相信枯燥生活中的乐趣源泉莫过于爱上自己的工作,他在他的书中写道:

在New Relic公司上班是极富挑战性的,艰难与奇迹同在,但是这对我来说却从来没发生过。在加入公司前,我已深信工作肯定会经常遇到各种困难,而留给我们往往是不得不做,生活的意义就在于不被困难所打败。但我却相反——当我将工作看作是另一种生活激情的表现方式时,生活是如此的绚丽多姿。

在Reddit论坛上,也有人给出了十分真切的解释:

真切的希望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完全由我们工作定义的社会当中,这样即使不是一直工作到老,也可能被看作成为一种美德。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Jeffrey

简介还没来得及写 :)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