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激励女工程师推出的编程盛宴

去年,高中生米歇尔·阮(Michelle Nguyen)差一点儿就放弃了成为一名工程师的希望。她当时是旧金山 Mission 高中的一名高三学生(这所学校并没有提供计算机科学类课程),她以为她必须得更聪明、更出色而且得是一名男性才能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取得成功。

“我原本以为要成为一名工程师,首先我得是个男的,”她这样告诉我的时候,她正坐在她家附近田德隆区(Tenderloin)的 Square 办公室里,那时距离 AP 计算机科学测试只有几天时间了。

但阮仍然对融入工程师的世界,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怀有小小的希望——因此她会阅读网上的出版物,让她能够了解行家眼中的技术。她在去年秋天浏览 TechCrunch 时,刚巧读到一篇关于支付公司 Square 的高中生编程活动营(High School Code Camp)的文章,这个为期 9 个月的项目教会了来自当地旧金山高中的学生如何在 Java 程序中进行编程;并且给他们机会去参加 5 月的 AP 计算机科学考试。

阮连同其他 7 名女高中生一起申请并参加了该课程,阮毕业后被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录取,学习计算机科学。

“我知道我必须要在[高中]学校所提供的范围之外找到我想要的东西,”她告诉我。

苏珊·谭是一名拉乌尔瓦伦贝格传统高中(Raoul Wallenberg Traditional High School)的学生,虽然她所在的学校有提供 AP 计算机科学的课程,但她很快就发现自己是学习该课程唯一的女生。一个班大约有 30 个左右的学生,全校只有 4 个女孩选修了 AP 计算机科学类课程,而其他三个女孩很快就因为课程的挑战性和恐惧退出了。

谭自己一个人留了下来,这并不是因为她有成为一名程序员的梦想,而是因为她是真的喜欢编码并且也擅长写代码。事实上,她最初是通过 Udacity 上的课程教会自己如何写代码。“学会如何编码很容易。我喜欢有即时的反馈,”她这样跟我说。

她的计算机科学老师看到了她的潜力,建议她申请 Square 的项目,不过谭说她得知被录取时感到很惊讶——她没想到她会被选中。

对于谭而言,该编码活动营让她知道,她其实可以成为一名软件工程师,并且做出一番事业,而这并不是意味着在一个小隔间里为一个无聊的公司工作。她将在今年秋季进入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学习计算机科学。

通过我与女孩们的交谈,Square 的编码活动营如此成功显而易见的部分原因是它给这些女孩接触现实世界的机会,让她们了解到作为一名工程师在初创公司工作是什么样子。她们以前所了解到的关于科技工作者的一切大多来自电影和电视——都是毫无生趣的隔间的海洋,而不是现在许多硅谷创业公司青睐的开放式空间和协作环境。

“认识到我可以在一个开放的空间工作,而不仅仅是在一个小隔间里担心着我的工作,这是件非常棒的事情,”阮如此说道。

从前一年十月到第二年五月,编码活动营的学生每周上两次课,一次两个小时,地点就在 Square 的总部。课程开始会有一个简短的讲座,然后就直接进入动手编码的工作。每四个星期是一个骇客周(Hack Week),那时他们会将他们学到的概念运用到实际中,创建一个功能或产品的工作演示。

计算机科学课程安排是由 Square 的工程师来进行设置(并教授)。Square 的非技术员工也有机与这些学生结成对子,和他们一起学习如何编写代码。

泰奥多拉·卡内瓦(Teodora Caneva)是巴尔博亚高中(Balboa High School)的一名高三学生,也是编码活动营的参与者。她开始在 Codacademy 上学习编码,但是却害怕在学校选修计算机科学课程,因为“那里都是男孩”。她的老师知道 Square 公司有这样一个活动并鼓励她申请。像阮和谭一样,她也将在今年秋季到旧金山州立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

凡妮莎·斯拉维奇(Vanessa Slavich)负责 Square 的人才计划及编码活动营,她解释说 Square 希望解决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工程界的问题,该公司还发起了一个大学水平的类似项目,该项目由四天的沉浸式课程组成,用以激发女性工科学生大学毕业后追求计算机科学领域的职业生涯。

但她很快意识到,还需要一个高中水平的项目或计划来鼓励对计算机科学有兴趣的女孩进入大学继续学习。但像 AP 计算机科学这样的课程只在湾区少数的学校有,而这类课程往往又是高中生无论男女进入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入门课程。

事实上,Square 的首席财务官莎拉·弗里亚尔(Sarah Friar)也有一个工程硕士学位,她与我们分享了一些让人吃惊的统计数据:只有5% 的美国中学开设 AP 计算机科学课程,在 2011 年,选修该课程的学生中有 19% 是女性。那些参加了 AP 计算机科学课程的女性更有可能去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这个可能性相比没有选修的人高出了八倍。

以参加 AP 考试为目标,较长的学习时间(8 个月),这成为 Square 的高中课程项目的构成。

凡妮莎进一步解释说,因为在课堂上大家相互协作并且有着互动,学习过程更可取,不仅没有那么吓人,实际上还很有趣。所有的女孩都有一个来自 Square 的导师帮助她们解决遇到的难题,在教育过程中引导她们,甚至对他们的大学计划给出指导。Square 还与行业内女性工作者联合举办活动,让这些女孩能够认识其他曾经也在工程领域追求过职业生涯的女性和行为榜样。

仅仅只是看到在这些职业角色上的女性工作者,对阮、谭和其他参与项目的女孩都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了。正如阮之前所提到的,她曾经认为作为一个女性对计算机科学领域的职业生涯是不利的。谭解释说,“因为这个行业是如此的以男性为主,因此也很容易被这个行业吓到。”

“当人们说起工程师,我想到的就是男的,”卡内瓦告诉我。

斯拉维奇说,教育的一部分也是让这些女孩了解到这种对工程师的误读,并且向她们保证,她们能够在目前还是一个以男性为主导的世界里成功。

Square 的一位软件工程师吉·霍桑(Kat Hawthorne)帮助设计了该课程,实际上她是 Square 第一届大学女性编码营的毕业生,她非常希望在高中的时候就有这种项目可以参加。她直到大学三年级才开始学习编码,不过她开始之后就为之着迷了。她在网上找到了有关编码活动营的信息,在参加了该项目之后她就知道她想成为一名工程师。霍桑在大学毕业后就应聘了 Square 的工作,现在在 Square 市场部的工程师团队里工作。

她们不仅仅是准备参加计算机考试,这些女孩实际上还学会了扩展自己的编码技巧并进行创造。谭说她了解了伪代码,弄清楚了如何组织她的代码。阮创造了她自己的一个游戏程序,从这种依靠自己创造东西的事情中她还获得了自信。

Square 的编码活动营并不是唯一一个鼓励高中女生进行代码编程的项目。Girls Who Code、Girl Develop It 和其他一些项目都试图给年轻女性学习和发现编码的艺术和科学的机会。毫无疑问,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激励措施,特别是在地方一级。Square 正与旧金山联手解决这一问题,他们计划明年再开一个班,但希望在旧金山或其他城市的科技公司可以推出针对年轻女性的高中学校编码活动营。

终有一天,性别在职业选择中将不会成为一个阻碍因素。但现在我们仍然任重道远。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们需要更多像 Square 的编码活动营和 Girls Who Code 这样的项目和计划。

我在开头以阮的鼓舞人心的故事来开篇,那么我会用上一代人的另一个鼓舞人心的故事来结尾。

1967 年,25 岁的达姆雅提·古普塔(Damyanti Gupta)移民到底特律,她只有一个目标——成为福特汽车公司的一名工程师。但当时该公司还没有女工程师。当招聘人员直截了当地告诉她“我们没有任何女性工作人员”时,她很快回答说:“如果你们不雇用我,那么你们会损失掉女性工作者的好处。”几个星期后,达姆雅提,也就是我的婆婆,被聘为福特有史以来首个女工程师。她在福特工作了 35 年直到她退休。

我自己也有一个女儿,我知道她会为奶奶的故事所激励,但我也希望她长大后会从像阮、谭以及卡内瓦这样年轻的女孩子那里听到更多的故事,她们都是那么勇于分享自己的害怕与不安,为的是帮助激励其他人继续前行。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