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武挥:上市狂潮 储粮过冬

2010年以来,中国互联网公司频频赴海外上市,其中以美国IPO居多,这批上市公司占到了整个赴美IPO公司总数的1/4强,成为2000年新浪、搜狐、网易等网络公司上市后的第二波集体上市浪潮。

不过,同那一波一样的是,这批上市的网络企业,或多或少都有些问题。这些问题总结起来可以归为两条:市盈率普遍偏高,但上市后股价又表现不错,疑有短期投机客爆炒的痕迹。

优酷,一个尚未盈利的网络视频公司(也就是没法算市盈率),上市首日较发行价高开110%,近日股价已近66美元;当当,每股收益仅2美分,上市开盘价高开53%,目前股价近26美元,市盈率高达1273倍;奇虎360,每股收益7美分,上市当日高开86%,近日股价33美元,市盈率446倍。至于所谓中国电商第一股麦考林,每股利润6分钱,市盈率近百倍,还被人控诉包装欺诈,有遭集体诉讼之忧。

至于近日传出的正在紧锣密鼓搞IPO的网秦、人人、世纪佳缘都不是业绩特别优良的公司。人人网目前每股尚亏近1美元,世纪佳缘09年刚刚扭亏,去年总利润不过360万美元。而网秦,更是在上市前夕被央视3.15曝光涉嫌吸费,能否如愿IPO,尚未可知。

虽然在这一波中,也有市盈率较为稳健的已上市公司,比如不过30倍的搜房网,也有收入结构产业布局较为合理正打算上市的公司,比如盛大文学,但总体而言,这轮中国互联网上市潮,其疯狂程度,和上一波上市潮,从静态数字而言,区别不大。

第一个有趣的问题是,那么多钱,是哪里来的?事实上,不仅是这一批IPO的公司,很多刚刚创业的数字公司,都得到了风险投资的青睐。在这个市场中,似乎到处都是钱,而全球金融危机,不是刚刚结束么?

恰恰是因为这轮金融危机,导致了市场上如此之多的热钱。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次贷这类金融衍生品,当这些衍生品退出后,大量的钱,还是要寻找出路。比如说,养老基金。在很多人的视角里,养老基金是一种厌恶风险的资本,但为了寻求增值,养老基金在次贷投机中,也有不少。

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曾经出台法案,禁止养老基金参与任何有风险的投资。但仅仅过了4年,这个规定便松动了。养老基金开始投资私人股权基金。在今年1月高盛投资Facebook的案例中,就出现了“高盛资本合伙人”(GSCP)的身影——这是一个接受养老基金投资的私募股权基金。GSCP 虽然最终放弃了对facebook的投资,而改为高盛另外一支基金“高盛投资合伙人”(GSIP),但高盛的这一动作,并非是养老基金不宜投入 Facebook这类互联网公司,而是纯属对投资4.5亿美元却仅得1%不到的股权的不满——事实上,不少高盛高管乃至GSCP的客户对没有投资还相当不满。

次贷危机消灭了大量的金融衍生品,过往在这些衍生品谋求利益的资本,不得不寻找新的目标。以技术驱动的数字新经济的繁荣,使得这些资本迅速大规模地进入这个领域(美国一个退休教师的养老基金就积极投入了太阳能领域)。那么,紧接着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这个泡沫,会破灭么?

几乎没有人否认这个市场存在一定的泡沫,所争论的,无非就是泡沫会不会破灭。如果这些上市公司善用融来的钱,将正在高速发展的业务做实做深,泡沫就不太容易破灭。不过,就我个人观点而言,这一点其实很难。

电子商务市场目前还在狂打价格战,采用杀人一万自损八千的做法。而中国的社交网络,看似火爆,但其实殊无钱途。微博至今在探索盈利模式,连雏形都没有。人人网依靠一年200多个客户在支撑广告收入,远没有到大规模形成“广告网络”(ad network)的程度。至于互联网的下一个热潮:移动互联网,这批鼓噪着要上市的,其实在移动领域,动作并不多,也远远谈不上深耕的地步。

留给这些数字公司的时间并不多,而上市之后,资本市场的压力,又会让他们无法好整以暇地探索新业务。百度李彦宏告诫说:能上市的,赶紧上市。这句话我个人的解读是:赶紧趁市场尚可,储粮过冬。

事实上,对于很多公司而言,在业务尚未进入良性运转之前就上市,要么是套现,要么是储备。目前这批上市公司,除风险投资套现外,创始人看来并不急于撤退,那么就只剩下后一种可能了。而这种可能,基本上反映了业界领袖对整个数字经济的看法:冬天,快来了。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

Via:魏武挥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