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圈子 “莫忘初心,方得始终”

大概两天的时间,准确的说是 2014 年 6 月 3 日凌晨 1 点到我打开电脑码字的时候,在我的微博上铺天盖地的信息只有一种——WWDC,也就是苹果开发者大会。好奇心作祟的情况下,我关掉了屏蔽广告的插件,微博上#WWDC 大会的话题讨论是 1.7 亿次,似乎是我印象中的最高数字了,远远超过各种娱乐圈新闻。

但是当我的微博信息恢复正常的时候,我开始发觉一个有趣现象,在此之前先普及一个概念——密集恐惧症:

密集物恐惧症,又称密集型恐惧症、密集物体恐惧症、密集(型)综合症,是恐惧症的一种,它的主要症状是对密集排列的相对小的事物很敏感,如:池塘里的青蛙卵,蜂巢,密密麻麻的小点等。

症状:是当你看到或想到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的东西时,就会觉得感到恐惧、恶心、头晕、头皮发麻、起鸡皮疙瘩,轻重程度因人而异。——摘自维基百科

微博上的这些信息,让我首先感受到的就是头晕,恶心,恐惧,标志性密集恐惧症的症状,稍作修改,我决定叫做密集社群恐惧症。

微博上流行信息通常会以指数级速度增长,娱乐界譬如黄海波嫖娼,文章出轨,吐槽春晚,科技界类似锤子手机发布,苹果开发者大会,马云入股恒大等等,几乎会在瞬间铺满微博的各个角落,不论是名人大V,还是街头小贩。而在同时,我的微信朋友圈却一片蓝海,代购的依然在代购,自拍的依旧在自拍,似乎他们就是一群与世隔绝的桃园人一样,只有眼下的生活,只有柴米油盐,没有大千世界。

突然间我觉得我错了,我恐怕是患上了密集社群恐惧症,慌乱的打开微博去看,在两次清理微博之后,我关注了 216 人,相熟朋友二三十人,博客圈里的朋友三五十人,而剩下的 100 多人,统统是在相关主题下有连带关系的人,也就是我在有兴致的时候关注一个 iOS 开发的朋友,就会在他的微博下接二连三的关注其他的 iOS 开发的朋友,类似的还有很多,在这些粘性关注之下,我发现我几乎是在一个圈子里面打转转,譬如我知道冯唐是因为罗永浩,我知道老六是因为柴静,我了解柴静是因为我一直喜欢白岩松,我已经习惯了听左小祖咒,而他们又都是老罗的朋友,总之这个圈子越滚越大,但慢慢会发现,我始终还是没有走出这个圈子,只是在扩大半径而已,而这个圈子究竟多大,无从而知。

所以在我问我妹妹觉得锤子手机怎么样的时候,她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就可以理解了,就如她让我看两个外国品牌的衣服哪个更好,我除了看看样子之外,对这两个牌子却一无所知。

我们看似拥抱了大千世界,实则只是一只井底之蛙。

在你觉得你身边每个人都开始谈论互联网思维的时候,其实你已经患上了密集社群恐惧症,你觉得点点鼠标就可以畅游世界了,其实你永远不会知道在干涸的沙漠里喝上一口水究竟是怎么样的畅快;你觉得浏览了几个网页就搞懂了什么叫高斯定理,其实你永远不会知道莱特兄弟怎么亲手让那架飞机飞上天;你觉得在电脑前敲敲代码就可以改变世界,其实你永远不知道你早已经脱离了这个世界,这就不时让人想起一个知名的段子:

你苦战通宵时,布里斯班的灯鱼已划过珊瑚丛;你赶场招聘会时,蒙巴萨的小蟹刚溜出渔夫的掌心;你写程序代码时,布拉格的电车正晃过金色夕阳……有些人听了叹息一声继续宅女,有些人则立刻出发却不知道怎么回到正常世界。其实,亲爱的,穿着高跟鞋走好每一步,你才能知道换上跑鞋的时候,要去哪里。

其实,只要关掉电脑,放下手机,就能自在的谈天说地,你并不了解,在你眼里的那个圈子之外,人们根本就不关心你在关心些什么,你每天铺天盖地的刷着微博,不想错漏掉任何一个谈资,可当你走上街头,人们更愿意谈的是恐怕是今天的菜有没有涨价,而对此,你还是一无所知。

大多数人们就这样活在一个圈子里,在社交网络的缠绕下自己给自己搭建的一个圈子,半径可以无限大,但也许只是在原地踏步,坐井观天罢了。《惊天魔盗团》里总在重复一句话,事情,要离远了看,才看的清楚。

所以,正视自己的密集社群恐惧症吧,当你跳出你自己的圈子,当你圈子里的一切都停下来的时候,我们来谈个锤子?或者,我们还谈个锤子。

收藏 3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