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的亚裔程序员,如何在西方交到朋友?

最近在听高晓松的《晓说》时,听到他议论西方人和中国人的区别:西方人重公德不重私德,重国家而不重个人。中国人正好相反。他讲了很多例子,听起来都是很有道理,并引导我得出自己的判断:中国办不好开源社区也是这个原因。

今天在网上看到的一个事件也印证了这一点:一个亚裔程序员实习生在网上写了一篇求助信,得到了网友的大量热情洋溢的回复和支持,很多人写了大量的篇幅来开导这个程序员小伙。

就我的见识,中国人好像只对绯闻事件或中日开战有这么大的热情。像这样充满人文关怀的讨论并不多见。

这个程序员小伙的忧愁是:像我这样的一个内向的亚裔程序员,如何在西方交到朋友?

很明显,这个小伙很孤独,但他提出问题并不孤独。不说他在美国实习时感到孤独,很多想我这样在国内的程序员同样也会感到孤独,没有朋友。

如果你喜欢看英文,可以直接看这里。下面是我草译的他的这篇文章。

像我这样的一个内向的亚裔程序员,如何交到朋友?

我知道这个问题听起来非常的不好回答,但我心里就是想的。

我是学软件开发的,现在在加利福尼亚的一个中等规模的公司里实习,我可以在那里实习到 8 月份。

我喜欢我的工作,我自认为也是一个聪明、感觉、和气的小伙。

然而,让我忧郁的是,我发现周末时我只能自己一个人独自发呆,或一个人做自己的事情。

我的实习生活 2 月份就开始了,每到周末,我都是独自吃饭、看电影、购物、散步,所有的事情。我连室友都没有。

大多时候这也没什么,但一旦遇到不顺、缺乏自信的时候,这极为痛苦。我甚至认为这样下去会很危险。

每当我看到街上一群人相伴而行,妒忌的心情就好从心底升起。我很好奇他们是如何相互结识的,他们是如何做到如此亲密的。

我 26 岁,我也希望认识一些不错的女孩。

我的主要问题——我自认为的——是:

1. 3 年半的大学生活,我没有任何的社交,我内向的非常严重。我跟陌生人在一起时感到特别不舒服。

2. 我以为我的英语还可以,但后来发现这只是跟那些其它亚裔学生比较时才是这样,现在我越来越认识到我的英语还不行,成为了跟其他说英语的人成为朋友的障碍。在公司里经常会遇到各种人,我试图表达清楚我的意思,但往往方式非常笨拙,甚至糟糕,当很多人在一起说话时,我很难参与到他们的交谈中。

3. 我没有车,虽然对于在旧金山湾区的很多人来说这不是问题,但对于我,它成为我社交的巨大障碍。试想一下,那个女孩愿意和一个很笨的、而且没有车的家伙约会!

我该怎么做?我经常想象我应该在咖啡店里或排队时和身边的人交谈….但我知道我无法像一个普通的美国人那样交谈,我退缩了。

我开始恐惧周末的到来。对我来说,它就是两天绝对孤独的日子,毫无建设性的、永远浪费掉的两天,让自己越来越痛恨自己的两天。

【完】

  Hack News 上网友的回复超过了 400 条,而且很多都是大段中肯的建议。

网友的回复之一:(奋斗中的胖胖 译)

jonnathanson says,

这是我在漫长的30年内向辛苦学到的:问题不是在哪或怎样见别人,而是你如何与人保持联系。

看看你的周围的人。每天在各种环境下,你有上百种与人打交道的机会,真的有。你可以地铁跟陌生人搭讪。在你在超市排队付款的时候,可以跟排在你前面的女孩征求建议。你可以邀请同事下班后一起去玩,或者跟他们一起去吃午餐。你可以去参加见面会,或者见网友。重点是,很多人都问,“我怎样与人会面?”,然而这是错误的。

如果你是真心内向,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你内心渴望孤独。你想要独处,远离他人,待在家里看Netflix或玩游戏。交朋友意味着需要花时间跟朋友待在一起,哪怕你没心情,没时间。

我讨厌做活动计划。可以每当我跟一两个好友聚在一起时,我还是很开心的。然而,我几乎不会连续两次跟好友相聚。我不想做太多的社交计划。当我不参加社交活动的时候,就牺牲了友情。友情就跟宠物一样,你需要喂它,遛它,帮它洗澡。有些朋友会特别活跃,他们会帮你制定社交计划。但是有一些朋友不会这么做,他们属于被动接受型,等着你来搞活动。剩下的朋友偶尔也会依赖你来组织活动。这就是友情的相互性。

因此我想问你,你的问题是不知道怎样见人还是不知道如何维持关系?如果是前者(害羞),楼里有很多好建议。如果是后者(内向),那你就必须经常地努力克服自己的倾向。就像克服拖延症一样。你必须跟自己独处的倾向斗争。你可能要把注意力从组织活动的麻烦转移到活动中的喜悦。

第一次认识别人的时候不会立刻跟他们成为朋友。友谊是建立在常常相互来往上的。你需要花时间栽培,一旦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你需要花时间去维持。你需要因地制宜地去建立和维系友情。你不会在跟同事吃完一顿饭后就立刻成为了朋友。你需要再三约那个同事去吃午饭,最后也许你们能够成为朋友。

收藏 2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