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报:(上海)程序员收入趋势调查

月薪平均数10950元

劳动报“行业收入趋势调查”发布第七期报告。《程序员收入趋势调查》通过网络调查、直访抽样调查、相关政府部门、人力资源机构等多渠道获取数据。其中 与腾讯大申网独家合作开展的网络调查,吸引逾5万人次关注,回收问卷1957份。通过上海辰智咨询在调研吧平台展开的调查回收问卷595份。

调查显示,有近8成的程序员月薪在5000元-1.5万元这一区间。受访者的月薪平均数为10950元。

有超过七成的程序员超时工作,忙季甚至需睡在公司。月薪与工作时间的折算,使得程序员们感叹收入“性价比”不高。此外,由于长时间面对着电脑,不少程序员累出了颈椎、腰椎疾病和眼疾,他们呼吁把这些疾病纳入职业病范畴。

劳动法专家表示,程序员确实存在行业特殊的工作压力和劳动安全隐患,改善的关键在于立法需与时俱进。我国目前的劳动法体系是根据工业生产的特点构建的,很多规定和制度都不能适应新兴产业特别是服务业的运行要求,立法有必要根据行业运行特点,做出一些针对性规定。

随着传统行业与互联网行业融合发展,程序员成为炙手可热的职业。

国家统计局今年5月数据显示,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最高的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工信部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软件从业人员达470万人。

据上海统计局今年发布的《2013年社会服务业主要指标》显示,2013年上海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从业人员达37.61万人。

本报第七期“行业收入趋势调查”

聚焦程序员群体,解读行业的真实生态。

样本

男性占78.5%10年以下工龄超9成

本次调查样本中男性占78.5%,女性占21.5%。

年龄构成中,26-30岁占最大比例,为44.2%,23-25岁居次位,为21.9%,31-35岁居于第三位,为21.5%。23-35岁合计逾8成,从业人员的年轻显示出行业的年轻,与互联网近10年发展期吻合。

学历构成中,拥有本科学历者比例最高,占64.1%;其次为大专学历,占22%;硕士学历居于第三位,占8.6%。

入职年限构成中,工作3-5年的受访者比例最高,占37.6%;其次为入职1-2年,占24.1%;再次为入职6-10年,占22.5%。工作10年以下的受访者合计超过9成。

从样本数据来看,程序员群体呈现男性比例大、中青年多、工龄短的特点。

收入

近八成月入5000元-1.5万元项目奖金拉开收入差距

调查显示,受访者月薪在5000-1万元、1万-1.5万元这两个区间比例最高,分别为43.9%和33.5%。月薪3000元以下占3.1%,月薪在5万以上的占3%。上海受访者的月薪平均数为10950元。

程序员的薪水由基本工资、绩效、提成和年终奖组成。就基本工资而言,上海程序员的平均数为6590元。

拉开收入差距的主要是提成,即项目奖金。调查显示,有32.5%的受访者表示,每个项目的提成比例在10%以上,30.3%的受访者表示,提成比例在6%-10%之间。

根据项目规模和难度,有的奖金可与程序员一个月的工资齐平,有的却为零,因为公司觉得“就这点难度,发基本工资就够了。”

逾半数收入增长手游、移动互联网最火爆

调查显示,有47.2%的受访程序员收入涨幅在1%-30%,有5.7%涨幅超过31%。

据一家物流国企的程序员小陆称,IT业都有依附产业,程序员的涨薪情况不仅由能力、经验决定,也由其所在单位依附的产业情况所决定。医疗、航天、物 流、游戏方面的程序员收入普涨。“就像如果你参与开发的游戏每天都有‘土豪’投钱,你赚的自然就多了。而像航运业这种,转型期碰巧遇上经济危机,这行程序 员收入就不理想。”程序员收入可谓中国经济热点的感应器。

受访程序员普遍表示,游戏行业特别是手游的开发者最抢手。例如3年Unity3D经验的开发者,招聘开价高达1.5万元至3万元。一位从事该领域的程序员告诉记者:近期经常接到猎头公司的电话,大多都关于游戏行业和移动互联网,平均一周就有两通。

福利

84.6%受访者有“五险一金”

公司内部培训“不解渴”

调查显示,84.6%的受访者有“五险一金”,基础社保福利覆盖完备。而其他特殊福利也种类繁多。有32.5%的受访者拥有“移动通信费”,38.2%拥有“交通费”,39.7%拥有“出差补助”。此外,还有26.4%的受访者选择了“培训”这一福利。据了解,一个互联网产品出生到彻底消亡大概周期在3—4 年,随着产品的更新,技术也要求更新,IT业是人才淘汰很快的行业,程序员需不断“充电”。但是,由于加班频繁,很多程序员没时间充电。因此,公司组织的 培训就显得尤为重要。

一家美资企业的程序员表示,在他们公司,每年都有技术方面、项目管理、人际沟通等各方面的培训。技术培训通常针对全员,主要由公司资深的工程师或者架构师进行培训;项目管理、人际沟通培训邀请专业咨询机构的讲师,主要针对资深工程师和项目主管。

但对程序员而言,这样的培训有些“不解渴”:“很多都流于形式,技术人员之间毕竟存在竞争关系,培训起来有所保留。而且IT行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培训一般就只是就某项技术给大家做一下讲解,针对性不强,实际效果不大。”

压力

72.2%程序员超时工作,仅2成有加班费

加班几乎成为程序员们的工作常态。调查显示,有超过七成的程序员超时工作,其中有5.7%的程序员每周工作70小时以上。

一家技术外包公司的程序员小戴告诉记者,忙的时候每天要上班11小时以上,下班都在晚上10点到凌晨2点之间,1个月要住在公司里3、4天。“若说高薪,每月200小时的工作时间,到手1万的月薪计算,时薪只有50元。算算付出,再看看所得,性价比太低。”

一般来说,做软件外包的企业按人/日计算项目费用,一个项目,需要多少人,干多少天,有个先期预估,但即使有这样的大框架,程序员仍旧加班严重。这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公司为了抢下单子,报给客户的项目工期总是压缩得非常“紧张”,程序员如果不能按计划

完成项目,在老板眼里只说明一个问题:效率太低。其次,实际开发过程中,客户会不断变更需求,程序员就得跟在客户后面不断修改。

相较于外包公司,受雇于自主研发产品企业的程序员也没“幸福”多少。在他们看来,外包公司至少有合同作为凭证,不至于有天翻地覆的改动,而他们则面对 数不清的需求,“我们一直很被动,用户、兄弟部门、老板拍脑门提一些需求,就算没用还得做。最可气的是,有时候辛苦几个月研发出来的东西,说撤就撤了。其 中的损失,只能自己‘兜进’,又不可能越级上报。”

程序员们疯狂加班还有一个原因:每天除了满足现有用户的需求之外,还要对早些开发的项目进行维护,日积月累,工作量不断做增量。

如此疯狂加班,但程序员并没有拿加班费拿到手软,调查显示仅21.5%能拿到加班费。

天天面对着电脑,长时间熬夜,受访者普遍表示有腰椎、颈椎病,部分人有肠胃炎、眼部疾病,少白头、少秃头也很常见。他们呼吁,由程序员这个职业带来的疾病应当纳入职业病的范畴。

前景

6成人过去一年未跳槽近半数受访者看好发展

调查显示,有60.5%的受访者在过去一年没有跳槽,29.2%的受访者跳槽1次,7.4%跳槽2次。受访程序员表示,6-7年是程序员跳槽的高峰期,跳得太早技术还未成熟没人要,10年之后,各项福利都到了顶峰,技术面临的又是瓶颈期,再跳就没意义了。

有45.4%的受访者觉得自己所在行业有发展前景,43.3%的人感觉一般,12.3%的人感觉没有发展前景可言。

据受访者描述,程序员的发展选择其实不少,项目经理、开发主管、架构师、总监、高级总监都可以是“目标”。但鉴于充电有限,最终能升上去的人屈指可数。

调查显示,有44.9%的程序员对自己的工作有较强的职业荣誉感,41.5%的职业荣誉感一般,还有13.6%选择了没有职业荣誉感。

行业专家

应改进职称评定机制留住人才

据市经信委数据,到2015年上海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将实现经营收入6000亿元,从业人员达60万人,形成30个产业基地。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李娟认为,随着传统行业与互联网行业逐渐融合和转型发展,对专业技能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旺盛。

她特别强调:“我们一直在呼吁相关的职称评定部门,对于像程序员这种新型群体,不能以原有的传统行业的工程师、中级职称、高级职称的评定原则来做技术人员的评定。”

她解释道,互联网产业发展非常迅速,技术人员可能1-2年就非常成熟了,一些手游企业或者网游企业半年就可以创造一个奇迹般的产品,比如曾经非常火的 “找你妹”“植物大战僵尸”等从风靡全球到销声匿迹也就半年的抛物线。如果沿用原有的职称评定,这些程序员可能完全进不了门槛。

“我们主张注册备案制,他做过什么大的案例、写过什么好的程序,可以通过注册备案的制度把它录入进去,跟着这个人走。这样一来,既可以促进用人环境良性化,也能够帮助优秀程序员在某个领域里发展得更好。”

产品经理、产品架构师前景乐观

调查结果显示,程序员月薪1万元左右,但是除以他们的工作时间,时薪却很低。对此李娟表示,这是一个平均值,真正有价值的技术人员薪酬还是很乐观的。 而且作为一个朝阳产业,他们的薪水肯定还有上升空间,“特别是细分领域、紧缺人才方面,比如产品经理、架构师,这样的职业一定会水涨船高。”

她指出,程序员在整个行业中只是执行者。“如何将传统行业理念‘翻译’成互联设计概念,让程序员理解然后付诸实施,是一个企业转型的关键。目前缺少的是传统行业和互联网行业融合的过程当中,能够担当‘翻译’职能的产品经理。”

劳动法专家

脑力工作难用8小时工作制衡量

程序员群体加班现象非常严重,经常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连轴转,“8小时工作制”难实现。

上海市律师协会劳动法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上海蓝白律师事务所律师陆胤认为,程序员的工作是智力工作,外界的管理很难对个人的智力活动进行干预和管理,工作内容需要由劳动者自行安排完成,因此通常8小时的工时制很难反映程序员的实际工作状态。

其次,程序员的工作量以人/日来计算,这只是一个标准化的计量单位,具体在每个程序员,其工作效率和质量都是不一样的,因此不可能完全按照实际的人/日的费用来向客户收取加班费。

他表示,对于程序员而言,标准工时不完全符合职业特点,不定时工时可能更适合。

程序员劳动危害未纳入职业病

呼唤立法或制度修订应与时俱进

对于程序员的健康状况,陆律师表示,这一行确实存在其特殊的工作压力和劳动安全隐患,包括电磁辐射、颈椎病等,但是由于尚未纳入职业病防治的范围,所以不能认定为工伤,享受相关待遇。

他认为,要改变上述情况,关键还在于我们的法律及立法需要与时俱进。我国目前的劳动法体系是根据工业生产的特点构建的,很多的规定和制度都不能适应新兴产业特别是服务业的运行要求,立法有必要根据行业运行特点,做出一些针对性规定。

1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