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黑衣小组

通常,年末是总结反省的好时机(注:原文写于2002年12月7日)。形势好的时候,我们祝贺自己干的漂亮,形势不好的时候,我们沉思犯下的错误。过去的一年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好过;特别是那些处在技术产业中的人们。我想,对于过去我们所做的错事,讨论的文章已经太多,所以我就不再老调重谈了。我想给大家讲一个关于做事做得超级漂 亮的故事。这个事情已经成了计算机产业里的一个传奇。它是关于IBM的黑衣小组的故事。

黑衣小组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计算机世界跟现在完全不同。计算机个头巨大,昂贵,需要人全天候的值守来保证它运行。产品生产周期通常按年计算,而不是按月算。现代计算工具几秒钟能完成的事情当时需要数周。一旦有新的计算机型号被开发出来,其上的操作系统和各种应用都要重新开发。

然而,也许这其中最大的不同却是,尽管按这种方式开发计算机系统是超级的复杂,客户却坚持认为各种系统必须完全正确的工作。如今,软件厂商都在 灌输我们,让我们相信软件中的bug是无可避免的,但是在那时,有bug的操作系统被严格的认为是有缺陷的产品。客户不会为有缺陷的产品付款。

这些软件上的问题让IBM耗费了大量的资金,必须想出办法应对这个问题。管理者注意到,有些软件测试人员比其他人员更擅长于找出软件中的问题, 效果会高出10%到20%。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如果让这些人组成一个小组,这个小组的测试效果就会提高10%到20%,就让这样的小组去测试要求最严格 的系统的组件。

事实证明情况并非这样。

组成这个小组的个人并非格外的智慧和有特长,但他们全部都对测试有浓厚的兴趣,比一般人更擅长于测试。当这些志趣相投的人组合到一起后,他们把所有的工作时间,午餐时间,有时还有业余时间都花在如何一起更好的找出软件中的问题。

很快,这个小组里的成员的测试能力就比其他人高出一倍甚至数十倍,他们并开始不把他们的工作看作是测试软件,而是当作去摧残软件。团队成员对他 们的这种能力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强烈的自豪感,一种邪恶的毁灭者的形象开始在他们心中渐渐的培养出来。作为一个团队,他们开始在上班时穿一身黑衣,并且称 呼自己为“黑衣小组”。

那时的IBM并没有真正的想培养公司办公室里的创造性。公司员工的形象是统一的深蓝外套和白衬衣。然而,公司管理者们不仅容忍了黑衣小组的出现,而很喜欢他们。也许是他们对这群充满激情而执着的人感到惊叹,管理者们的唯一要求就是软件质量快速的提高。

事情很快变的有些疯狂。无论何时他们发现了软件中的问题,团队里就会爆发出极具渲染效果的狂笑。有些人甚至留出了大胡子,当他们琢磨摧残程序员 们的代码时会夸张的用手捻动胡须。他们对软件所做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过了合理的使用性测试,更类似一种对软件的严刑拷打。事情做的越疯狂,这个团队的成绩越 显著。

需要说明的是,黑衣小组对于他们的工作非常的严肃,他们跟那些从事开发的团队之间没有多少情谊关系。程序员某种程度上对黑衣小组很尊敬,但更大 程度上是一种畏惧。程序员最不希望出现前面走向自己的人就是黑衣小组,不止一个程序员因为自己的程序要受到黑衣小组的评估而吓得流泪。

尽管黑衣小组多么的让人恐怖,人们都希望成为小组成员。当一个成员离开时,团队自己会寻找一个替补者,这样让团队保持规模并且即使当所有的最初元老都离开了后也能最大最长久的保持团队的个性和效能。

后记

对于软件产业不是很熟悉的人也许不能完全的理解黑衣小组在IBM实现的成就的重大意义,而我们在这个故事中学到的真正教育意义其实跟软件没有多大关系。

一小队稍微优于常规水平的人被委派去做很多人都认为是无趣的并且不讨好的事,不仅出乎任何人的意料的优秀的完成了任务,而且事情做的乐趣丛生,使之成为这个领域里的传奇。

当我在浏览这个年末的计算机行业以及整个世界都在面对的诸多问题的列表时,我无法让自己能像作者希望的那样带着沉重的心情看待它们。毕竟,即使最糟糕的事情,对于一群志同道合并怀有献身精神的人来说,那也是可以解决的。

译文:外刊IT评论    原文:T3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