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ld Knuth教授写给专利局的一封信(全文)

Donald Knuth(中文名“高德纳”)教授任教于斯坦福大学,他是世上首屈一指的算法专家,代表作有《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系列,这三卷书是算法领域最重要的文献。Knuth还开发了针对数学的排版工具TeX,还提出了“文学编程”(literate programming)的概念。他所获得的荣誉有以下这些:

  • 美国国家科学奖章
  • 国家科学院院士
  • 美国国家工程学院院士
  • 美国科学艺术研究院院士
  • 图灵奖获得者
  • 八个荣誉博士头衔

上面列出的前四项荣誉是美国科学家的最高荣誉奖,而图灵奖可以说是计算机界的诺贝尔奖。Knuth可以被称为现在世上最杰出的CS专家,他还是编程自由联盟(League for Programming Freedom)的成员。就对软件专利问题,Knuth在1994年2月给专利局写过一封信。


亲爱的专利局委员:

和许多计算机科学家一样,我希望你们可以重新考虑目前向计算过程颁发专利的政策。我认为这个政策对实践计算机科学家和程序员的生活都会造成负面影响。

众所周知,在1945到1980年之间,软件专利并没有受到法律保护。但是,现在有些人因为他们的算法应用到了实际产品中而得到了专利保护——比如 Lempel-Ziv压缩算法和RSA公钥加密算法——这导致了其他编程人员无法使用这些算法。

这一举动较之前的政策有了很重要的转变,让人们觉得计算机革命是有可能的,但我认为这种转变对社会来说是有害的。如果这个政策变成了现实,无疑它将对我目前的工作就产生了糟糕的影响:如果软件专利在1980年普及,也就是我在开发TeX(查过90%的数学和物理文献还有成百上千的科学领域的期刊或报告都是借助个排版工具编写的)的时候,我不可能会写出这个排版系统,甚至,我认为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都压根儿不会想去做一个排版系统。

听说法庭想要将数学算法和非数学算法区开来,但这对于一个计算机科学家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任何算法或者说任何事物在计算机科学中都是数学性的。算法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和物理规律是没有关联的。

就好像很难区分“数字”和“非数字”资料一样,将数值和非数值算法分开讨论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的数据都是“数字”,反之亦然。数学家的工作更多的是和抽象地实体打交道,而不是具体的数字。

因此有些法律规定一些算法属于数学领域而一些不属于,我觉得这样的规定的荒唐程度不亚于印第安纳州的立法机构司在19世纪时试图规定圆的周长和它的直径比是3(而不是约等于3.1416)、中世纪时人们认为太阳是绕着地球旋转。人类制定的法律/定律是人们的生活提供帮助的,但前提是它们是不能与真理背道而驰。

在很早以前国会就明确过数学方面的东西是没有“专利”的。如果使用勾股定理都需要支付专利费的话,肯定是没有人会研究数学的。现在人们想要申请专利的算法都是非常基础的。我来打个比方,假如允许一个作者对他所说的每字每句都享有专利的话,将会出现怎样可怕的情况呢?出版商要向那些“字的所有者”征求许可,小说家或者新闻记者才能出版他们的作品。算法之于软件就像文字之于写作者:它们都是最终产品得以创造出来的基石。把算法专利化了,就好比律师将自己的辩护方法私有化,法官把他审判过的案件私有化一样,世界得变成什么样啊?

我明白专利法庭认为专利法有助于社会。其实相比抽象的事物的法律,专利局已经成功完成了它对于有形科技产品的法律法规。我个人在硬件领域有一些专利。但是我非常相信按照目前的算法专利的趋势,最终只会有非常小一部分的律师和发明家受益,而大部分想在计算机领域做一些贡献的人的利益会受到极大的损害。

我禁不住想象如果在1960到1980年间就有了软件专利,那么我每天都在使用的程序都不被允许使用了,而我借助这些程序完成的事情也一个都不会实现。如果现在改变了软件专利法,会导致计算机发展的进程停留在现在这个水平上,不再前进。如果坚持专利法,那么对于大多数美国的软件开发人员来说,他们只剩两条路可以走:转行或者移民,接着美国就会失去在世界上的支配地位。

请你们一定要阻止这样的悲剧发生。一定有比剥夺软件开发者使用基本算法权利更好的方法来保护知识产权。

真诚地,
Donald E. Knuth
Professor Emeritus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kmokidd

简介还没来得及写 :)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4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