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红旗清算资产,偿还1800万元欠薪

中科红旗还是倒下了。

就在国产操作系统软件迎来复苏的时候,这家曾经以挑战微软为口号的公司,却申请了破产清算程序。6月27日中科红旗发布公告,宣布拟以公开竞价方式转让公司全部注册商标,全部软件著作权等资产。

据悉,该公司目前债务在1800万元左右,大多数是拖欠员工的工资,目前由公司股东委派的清算组已经在进行最后的清点工作。

《IT时报》记者采访了一批中科红旗的最后“旗手”,他们无偿为红旗用户服务至今年4月。如今,最后一名“旗手”仍在坚守。

在200平米民居里办公

“公司没了,服务还在,品牌还在,不能让红旗倒在我们手上!”任晶(化名)激动地向《IT时报》记者说道,在中科红旗工作7年之久,让她对这个品牌有种特别的情愫。与她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中科红旗研发、运维、支撑等10多人的核心团队,在北京紫金大厦附近的一处民宅中,做着最后的努力。

2013年4月,中科红旗便遭遇资金链断裂的厄运,由于和中科院软件研究所存在“核高基”款项的争议,彼时的资金已经不足以支撑日常运转,150人左右的员工一直未能领到薪水。直至去年12月末,由于长期未能缴清租金、物业等费用,中科红旗位于海淀区紫金大厦的总部被停供水电。

在难以维系的情况下,今年2月初,中科红旗与近60名员工签署了全员解聘合同,并启动了清算程序,准备拍卖品牌、软件在内的一系列资产,用来发放员工工资。至此,这家昔日挑起民族操作系统重担的公司,已经分崩离析。这个结果对于很多老红旗人来说,实在难以接受。

“红旗已经14年了,突然就倒了,谁来负这个责任?”采访时,一名在中科红旗任职近十年的老员工愤懑地低吼道。

中科红旗创立至今,红旗Linux产品与解决方案在全国邮政、气象等政府行业中都积累了大量客户,峰值期曾达到4000万元的年营业额,一度与国外著名的小红帽Linux系统媲美,成为中国Linux开源行业的领头羊。同时,中科红旗也是开源系统中的“黄埔军校”,在甲骨文、惠普、英特尔等巨头公司中,都有不少前红旗人的身影。骤然倒下的命运,让很多员工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搬出紫金大厦12楼的办公室后,仍然有十多名红旗人留了下来,在旁边小区里租了套200平米的民宅,将所有的服务器、硬件设备搬过去后,在客厅里摆了几张桌子继续上班,为一些购买了红旗服务和软件的客户继续提供售后支撑。

“无论公司怎么样,但用户没有错,它买了红旗的服务,我们就得维护下去。”任晶告诉记者,这种对于红旗的责任心和情感,让他们在民居里坚持了下来,公司的两部400和800电话一刻也未曾停过,继续为客户提供着售后支撑和服务,甚至在2013年元旦,红旗公司搬出紫金大厦后,仍然有研发员工前去客户邮政公司,做最后一轮的跨年值守。“红旗有几十家的行业、政府客户,他们的技术、售后支撑不能停,起码在有人收购接盘前,不能让这个品牌形象受损。”

普华接盘

就在中科红旗风雨飘零之际,同行普华基础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伸出了援手。

“为了保证中科红旗已有用户的利益及应用需要,普华已积极介入相关的技术支持服务,为中科红旗的客户提供全天候技术服务。凡是中科红旗原有用户,普华基础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愿意为其使用的红旗系列软件产品提供后期运维以及今后的正常运行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普华方面在声明中提及,此举是为了力挺国产基础软件用户不抛弃、不放弃使用国产操作系统的决心。截至今年4月,普华已经接收了数十名中科红旗研发、技术支持和销售的核心员工。

事实上,普华软件总裁赵晓亮,正是中科红旗的第二任总裁。自其从2003年担任中科红旗CEO以来,中科红旗Linux产品在市场上的占有率节节攀升,并一度达到国内Linux市场50%份额的骄人业绩,成为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最大的竞争对手。而赵晓亮此前也表示,普华软件也在考虑收购中科红旗的知识产权等软性资产。

在老红旗人的心目中,这个结局也可以接受。一位前去普华工作的前红旗员工告诉记者,普华跟红旗签署服务协议后,许多中科红旗原来的技术研发、售后支撑员工都选择来到了普华,由红旗原班人马继续负责软件、服务器的售后与运维工作,“对红旗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只剩最后一个坚守者

“去年年底,在最后回紫金大厦取东西时,办公室的锁都被拆掉了,桌椅板凳摆得乱七八糟,地上也是一片凌乱,这个时候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在民居里,任晶和伙伴们一直坚持到今年4月,而在普华表示愿意无偿接盘红旗服务后,任晶与许多同事一起,带着惋惜和不舍彻底离开了公司。

而现在,民居里依然还有人在坚守,他也是整个中科红旗的最后一名“旗手”——中科红旗工会主席贺唯佳。他告诉《IT时报》记者,目前红旗包括代理商款项、员工工资等在内的整体债务约在1800万元左右。早在去年年底,就有很多国内企业上门表达了收购意愿,其中有乘人之危开出极低价格的,也有借红旗品牌想炒作上市的。但更多的厂商还是真心想接过这面旗帜,“一些跟中科红旗在PC操作系统和服务器操作系统上合作过的硬件厂商也有意参与竞购,他们希望接盘后能够继续提供相关产品和服务。”贺唯佳称。

贺唯佳透露,最终的收购结果还得看清算和拍卖结果,特别是在收购成功后要优先解决员工的薪水问题。但对老红旗人来说,最希望看到的是,在其他企业接手后,可以继续发展和维护红旗Linux业务和品牌。“无论最后是谁收购成功,红旗这杆民族企业的旗帜还要传承下去。”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