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亿万富翁数学家的奇特好奇心

探寻者、实干家、给予者、沉思者

一个亿万富翁数学家的奇特好奇心

翻译:@haofly ,校对:@zcjerry229

James H.Simons 喜欢挑战自我。他是数学家和私人投资者中非常著名的亿万富翁,在科学研究方面的金融天赋以及如何让孩子们爱上数学的项目使他获得了很多的赞誉。

但是在他位于曼哈顿熨斗区第五大道顶层的的办公室里,他很快的讲述了他职业生涯中失败的经历。

他很健忘,还曾经被降职。他发现他自己在计算机编程方面表现的非常糟糕。Simons博士说:”我一直都在忘记这些符号,我怎么也写不出程序。”

在那之后,他被解雇了。

他很明显是想对年轻人说:如果我能做到,那你也可以。

在他办公室的下面一层就是Math for American,一个为了促进数学在公立学校的推广而创立的组织。在麦迪逊广场公园附近就是国家数学博物馆,也叫MoMath,是他资助的一个教育中心。它于2012年开业,已经接纳了25万游客。

76岁的Simons博士很爱笑。他不但谈了很多他职业生涯中“有趣”的事情,而且也讲到了失败和挫折。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讲述了自己曲折的一生,包括两个成年孩子的离去。这些经历似乎都使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探索他所说的宇宙的奥秘。

在 Simons 的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些他和陈省身合作的公式

当提到赞助的研究时,他说:“我真的是情不自禁,它实在是太有趣了”。

Jeff Cheeger,纽约大学的数学家,半个世纪前在普林斯顿和Simons博士一起学习,他这样形容Simons博士的职业生涯:“简直太难以置信了。”

Simons博士在23岁拿到博士学位,26岁编写代码攻破国家安全局,30岁领导一个大学的数学系,37岁赢得了几何界的最高奖项,在44岁成立了世界上最成功的对冲基金之一的文艺复兴科技公(Renaissance Technologies),56岁开始建立慈善基金会。

今年,他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一个由国会在林肯担任总统期间建立的给联邦政府提供建议的精英团体。

Simons博士的身价约125亿美元,现在他运营着相当大的科学领域内的事业。尽管华盛顿已经减少了对科学研究的支持,他还是不仅资助了数学老师而且还资助许多世界上最优秀的研究人员。他最喜欢的课题包括基因谜题、生命的起源、自闭症的根源、数学和计算机的前沿领域以及基础物理学和宇宙的早期结构。

“他非常有雄心壮志,他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力。”,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的物理学家Edward Witten说道。

Simons的妻子Marilyn是Simons基金会的主席,也是一个热衷于慈善的经济学家,Simons和她密切合作,不仅在尖端项目上投入了超过10亿美元,而且也包括世界科学节(World Science Festival)以及在他第五大道的大楼举办的一个科学系列奖座。当然,它是对公众开放的。

由于他那随意的性格,人们亲切地称呼他为Jim,他相信广泛的学识能与一些顶尖科学家产生共鸣。

洛克菲勒大学校长、神经系统科学家Marc Tessier-Lavigne说道:“他拥有巨大的天赋和成就,但他却非常的谦逊。他聚集了所有令人羡慕的品质。”

在Simons博士办公室的一面墙上挂着他的骄傲之一:一幅被称为Chern-Simons方程的画,这是他和著名的几何学家陈省身共同完成的。四十多年来,这个方程定义了许多的现代物理学定理,包括一些无形领域,比如重力对从超弦定理到黑洞产生万物的重要影响。

数学被认为是年轻人的游戏,但Simons博士继续在扩大着这一边界。

长岛冷泉港实验室(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的领导者Bruce W. Stillman回忆说曾经在他办公桌上看到一本数学期刊,并称赞他保持着专业方面的阅读。

“他回答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阅读?’”,Stillman博士回忆说。那本期刊刊登了Simons博士的一篇论文。考虑到Simons博士还在商业和慈善方面的工作,Stillman博士补充说,“这太让人印象深刻了”。

 

少年时代就喜欢数学和逻辑

在采访期间,Simons博士把手伸到蓝色衬衫的口袋里拿出了一盒香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并未点燃。他很放松和健谈,穿着棕褐色的裤子和休闲鞋,但他的口音透露出了他在波士顿的出生和成长。

Simons博士说他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就喜欢数学和逻辑了。他躺在床上都会思考怎样用清晰明确的方式让指令“传递下去”。

他回忆道:“有一天晚上,我终于想通了。”第二天早上,他补充道,他已经记不清细节了。

1998年,Simons 60 岁,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某个会议上展示 Simons 早期生活的海报。

这次会议汇聚了众多数学和物理学的明星。

在14岁那年的圣诞节期间,他得到了一份园艺店仓库的工作。但是他总是忘记东西放在了哪里,所以很快就被降到去做扫地的工作。在假期结束的时候,当他告诉周围的人他想要到附近的麻省理工学院学习数学专业,他的老板简直不敢相信。

优秀的考试成绩以及高中学校顾问的推荐使得他进入了一所声望很高的学校。三年后他就毕业了,又过了三年,他拿到了加利福利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学位。在伯克利分校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来自中国的数学天才陈省身博士。

Simons在他的博士论文里增加了空间扭曲的数学解释,一个爱因斯坦在他的广义相对论中用来展示重力是如何让空间和时间发生变形的课题。

回到东部后,他就在麻省理工学院教学,然后又去了哈佛。在1964年,他被招入了政府间谍部门的神秘世界。在普林斯顿的时候,他表面是一个学术精英,但其实他在为国防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Defense Analyses)工作,一个普林斯顿对国家安全局的军事机密承包商。

在他空闲的时间,每周都会对陈省身博士进行一次辅导,接着是一名研究生。“他成为了我非正式的老师。“,那个纽约大学的教授回忆道。

在普林斯顿,Simons博士的加密技术极大的帮助了国家安全局破解代码和跟踪潜在军事威胁。但他却没能成为一个程序员。

他还和他的老板Maxwell D. Taylor,一个退休的四星上将卷入了政治冲突。在1967年,Taylor上将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维护越南战争的文章。Simons博士表示了反对。他也在时报周刊发表了回复:冲突会“削弱我们的安全”,并敦促“以最快的速度”将其撤除。

不久之后他就被解雇了。在长岛的石溪大学聘请他成为了其数学部主席。

“这是一个糟糕的部门,”他回忆道,“在我被院长面试的时候,他说,“好吧Simons博士,我不得不说你是我们所面试的人里第一个真正想要这个工作的人。’”

“我回答说,‘我想要,我非常想要,那听起来很有趣’,那确实很有趣,我到了那儿以后建立了一个很好的部门。”

Simons博士在1976年获得了美国数学协会颁发的奥斯瓦尔德维布伦奖(Oswald Veblen Prize)——几何界的最高荣誉—,提高了部门的知名度。该奖项是为那些重铸了的高等数学中极小曲面问题而设立的,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皂膜形成的网状结构。

但之后他变得越来越不满足现状,被商业领域所吸引。在波士顿,他的家人开了一家鞋厂。在伯克利的时候,他开始股票交易。后来有一次,在他和他的大学同学一起开摩托车去哥伦比亚的波哥大之后,他说服了他的父亲让他在那里投资。

在1978年,他在一个靠近石溪校区的购物中心成立了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issance Technologies)公司的前身。1982年,他就创立了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并逐渐发展到占据了校园的50英亩地,有一个网球场那样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新方法改变了投资领域看待金融市场的方式。一个“不会写代码”的人会雇佣大量的程序员,以及物理学家,密码学家,计算语言学家,当然还有数学家。华尔街的经历使他感到不满足。在科学方面的天赋是非常重要的。技术人员收集金融数据,并用复杂的公式来进行预测并在全球市场交易。

随着公司的蓬勃发展,公司每年都给以投资者两位数的投资回报率。这标志着“宽客”早期的胜利-使用先进的数学方法引导投资的定量分析师,预示了大数据的优势。

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因为他是一个好的经理人”,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一个前合伙人Nick Patterson说道,“他没有一个数学家刻板的形象。”

Simons 博士和他的妻子 Marilyn。Marilyn 是一位经济学家,也是他们基金会的主席。

Simons博士十分信任他的员工,他说道:“一个好的氛围和一群聪明的人能够做成很多事情”。

但他也承认他的好奇心驱使他去验证各种不合乎逻辑的可能性,比如太阳黑子和月相是否会影响金融市场。在他五个孩子中的一个出生的时候,一个护士曾告诉过他,产科病房在满月期间总是很拥挤。

“我也测试过那个假设,但那并不是正确的。”,他说道。

 

成功和灾难是一对伙伴

他的慈善工作开始于1994年,当时他和他的妻子在建立了其它慈善机构后创立了西蒙斯基金会。

在他成功的时候灾难也随之到来。1996年在长岛,他34岁的儿子保罗在骑自行车的时候与一辆汽车相撞去世。

2003年,他一个更年轻的24岁的儿子Nicholas在环球旅行中淹死了。他曾在加德满都工作过,Simonss博士和他的妻子多次去尼泊尔建立了纪念所。

他开始思考很多古老的数学谜题。他说,“这就像一个庇护所,我脑中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

在加德满都的一天早上,他在酒店走廊放松的时候,突然想出了一个证明结构。这一次印象很深刻——他没有忘记。他和Dennis P.Sullivan一起进项了讨论。Dennis是石溪分校的数学家,最近赢得了国家科学奖章(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他们两人是合作伙伴。

2007年,他们发表了论文《Axiomatic Characterization of Ordinary Differential Cohomology》。

这是什么东西?

“它很难解释,但我们解决了它”。Simons博士在尝试解释几遍后说道。

Sullivan博士说Simons博士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作出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的贡献,是“彻底改变后人意识”的先行者。他补充说,在2013年5月为了庆祝Simons博士的75岁生日,四个美国数学家和科学界杰出人物为他在各个领域所取得的进展表了演讲。

《福布斯》杂志将他列为世界最富有人的第93位——排在谷歌的Eric Schmidt和特斯拉汽车公司 Elon Musk等人的前面—,2010他和他的妻子成为了亿万富翁中第一批签署了捐赠誓言(承诺将绝大多数的财富用于慈善事业)的人。

近来,Simons博士说,随着他的贡献越来越多,再加上他对Math for America感到特别的自豪。它将提供高达100,000美元的补助奖学金用来培训高中数学和科学教师并补充他们的固定工资。受众群体已经扩展到1100名教师,他们主要集中在纽约,还有在波士顿、洛杉矶和其它地方。

然而,他的热情依然在基础研究—充满了风险和自由。他最近在智利安第斯山脉投资了新的望远镜,将用于寻找来自宇宙大爆炸-宇宙诞生理论所产生的微弱光波。

在下午的采访中,他计划与斯坦福大学一群渴望检测axion(轴粒子)的物理学家们一起讨论,这种一种渗透到宇宙中的幽灵般的粒子。他们的努力“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他这样说的时候表情明显就像是一个在糖果店里的小孩子一般。

尽管十分谦虚,Simons博士却坚信在他所有成就背后隐藏着喜欢思考的品质。

谈到年轻时候对数学热情,他说:“我不是世界上最快的人,我并不擅长做奥林匹克或数学竞赛。但我喜欢思考。遇到问题的时候,就一直想着它,最后证明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1 3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左手的灵魂

(新浪微博:@左手的灵魂)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