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进ADOBE工作吗?先从了解ADOBE 用户体验主管开始

作为世界上最酷的公司之一,Adobe绝对是设计师最想了解的企业之一。所以,这次的专访对象选取的是来Adobe盐湖城分部的用户体验主管Ryan Cobourn,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致力于跨部门合作,游走于客户、设计师、Adobe的各路专家之间的UX主管,是怎样工作,如何生活的。

你觉得工作中最重要的三样东西是什么?

  1. 大量的白板和和标注用的标签。
  2. 会议室和视频会议设备。在设计的早期阶段我介入的比较深,会同湾区、犹他州、瑞士、法国、印度的设计师一同工作,所以这些东西是非常必要的。
  3. 聪明人。我们为大型的企业机构解决复杂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和聪明的人一起碰撞出想法,获得反馈。这是必不可少的。

在你工作中,管理占多大比重,设计占多大比重?

我的工作是激励其他人作出炫酷的设计,而我工作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领导设计,以身作则地领导设计。所以我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同客户合作,获取意见和反馈,并且为他们呈现我们的设计。同时,在最初的概念设计阶段,我也会和团队一起待很长时间来勾画出想法,创造很多东西。最终,我们会针对产品拿出很多实际的解决方案供客户选择。但是就同许多其他的大公司一样,我们的设计团队要做大量的工作,并且设计师永远不够用。

你如何确定你某一时刻对于产品设计的理解与客户真正想要的东西是契合的?

在客户开始狂热地抠细节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展示的方案已经接近他们的需求了。早期阶段我们会密集展示我们的方案,当某个方案让客户进入亢奋的状态,并且开始说“对,这就是我们试图解决的问题”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方案差不多是他们要的了。实际上,客户为我们提供了许多灵感。

当你遭遇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引入其他的人,借助外部力量来打破障碍。我们每个方案都会有几个设计师负责,并且此外还有一个庞大的跨职能团队待命。在这个时候,我会引入这个团队,向他们重申障碍和问题所在,并让他们提出他们的想法和方案。在此过程中我会试图从他们的角度上来看待问题,因为这才是最有用的东西,今后如果我碰到类似的问题就可以使用这次的经验来解决了。

你会在纸上画草图么?

会的,不过我最近已经将画草图的地方从纸上转移到白板上了。在办公室以外,比如旅行的时候,我还是会在我的Moleskine笔记本上画很多草图。近期我还买了更大的速写本,方便我画草图。

你从哪里获得灵感?

我花了不少时间钻研数据可视化,这是一个很大的命题。人们通过各种各样有趣的方式在网络上搜集大数据,然后将它们可视化。在数据可视化这个事情上,客户也给了我很多灵感。在与我们沟通的过程中,客户为了解决问题会给我们带来许多表格,而他们自己也常常惊讶于问题的规模。最后,在Adobe内还有许多聪明的人,他们也给我带来了许多灵感。我们有的团队所有成员都拥有博士学位,他们致力于为各种问题寻求解决方案,这些团队有的甚至不为人知。我相信,他们也是Adobe的伟大的思想来源。

作为一个设计师,你所倚靠的东西有哪些?

当然是我的团队! Edward Tufte, Nathan Yau, Nicholas Felton这几位都是数据天才,而Dan Roam则不同,他善于使用简单的沟通来解决复杂的问题。

你最喜欢的书是什么?

在专业领域以内:

  • 《餐巾纸的背面》,作者Dan Roam,这本书讲的是如何简化问题和沟通。
  • 《The Visual Display of Quantitative Information》(暂无中文版),作者Edward Tufte。对我而言,这本书就是圣经。在这本书里,我找到了真正能展示复杂数据集的不同方法。

专业领域之外,我比较喜欢看科幻小说。

  • 《冠军早餐》,作者是Kurt Vonnegut(国内通常译作 冯内古特,译林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作品合集《冠军早餐 囚鸟》,感兴趣的同学可以买来看看)。这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我喜欢作者那种极为强烈的个性,以及幽默的沟通方式。

日常生活中你喜欢什么样的饮料?

工作的时候我会选择咖啡,而下班后则是啤酒,而现在我最喜欢的是盐湖城本地酒厂出品的啤酒,也就是Epic Brewery产的 Spiral Jetty IPA。有人觉得犹他是个没有酒文化的地方,但是实际上这里有着本国屡获殊荣的酒厂。

平时你会听哪些音乐?

听什么音乐通常取决于我的心情

说说你创作过程中最喜欢的工具吧

  • 显然, Adobe Creative Cloud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
  • 我们会用Illustrator实现很多数字化的内容,甚至包括线框图
  • Fireworks 也很重要
  • 我们使用Photoshop创建了很多素材
  • 我使用白板、各种炫酷的标记以及我最爱的速写本来绘制草图。在我的墙壁上,整面墙都是白板和连续不断的草图。
  • 使用InVison制作原型,收集反馈信息
  • 由于我要参加很多会议,所以我会用Evernote记很多笔记。另外,我也常常会用Spotify听歌。

当你忙于一个项目的时候,你会怎样让自己进入状态?

一般说来,如果是独自工作的话,我会控制好节奏。我会审视问题,牢记这一切,定位用户群,然后重新界定目标。有一次,我有一个想法,在速写本上勾画出来后又擦除了,然后一直这样重复,直到我找到我真正想要的东西。当我们进行团队合作的时候,基本流程是一样的,只不过会在工作室中协作,更多地利用到额外的工具来进行设计,在白板上画出我们的想法,或者玩个游戏来激发创意。

InVision是如何帮你们进行设计的?

在一个庞大而分散的组织中,利益相关者之间的有效沟通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InVision的存在使得我们可以共享工作流程,可以快速地收集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评论和反馈,进而可以不断在设计上反映出这些改变。它让主管和客户都能提出合理建议,参与完善解决方案,无需等待开发者和工程师的帮助,所以它真的提高了沟通效率,巩固了反馈体系。

在你看来,同设计师进行合作有多重要?

非常重要。在这里,合作是一切的核心。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足够复杂,牵涉到这么多不同的人,没有足够深入的沟通和合作,可能永远都无法达成最佳的解决方案。所以,跨部门的沟通很重要。我们会同做产品研发的团队紧密合作,也会积极听取来自咨询部门的同事的意见。那些能够为客户提出一次性解决方案的设计师,往往对应对不同的客户有着非常好的思路,他们的建议对我而言非常有价值。

设计过程中,你最喜欢的部分是什么?

这个问题有点像“谁是你最喜欢的孩子”。为了解决问题,我们会努力调整设计流程,达成目标。所以我真的不能说我对某一个部分的喜爱超过其他,因为我享受这一切。我享受这种为了设计而不断调整的过程。

那么你觉得设计中最令人沮丧的是什么?

我认为最令人沮丧的事情之一,就是好点子因为商业上的考虑而妥协。这就是我们所生存的真实世界,而恰恰相反,设计师们(包括我)内心深处往往都是理想主义者,当设计中的一部分被妥协掉的时候,就仿佛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被切掉了一样。非常令人沮丧,但是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Ryan Cobourn 的相册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