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Graham : 创业之前

2014年10月

(这篇文章是我在斯坦福大学举办的Sam Altman创业课堂上的嘉宾演讲稿。本意是写给大学生的,但其中的大部分内容也适合其它年龄的创业者。)

有孩子的一大好处是,当你给年轻人意见的时候,你会问自己,“如果是我的孩子的话,我要怎样告诉他?”我孩子还很小,但我可以想象我孩子上大学的时候,我会告诉他创业的哪些东西。然后这正也是我现在要告诉你的。

创业是很违背直觉的。我还不确定原因是什么。可能是创业的知识还没有渗透进社会文化。但不管什么原因,创立一个公司是一件你不能总相信自己直觉的事情。

这个方面来说,创业就像滑雪一样。当你第一次滑雪的时候,你想停下来,你的直觉告诉你要向后倾。但当你向后倾的时候,你会飞起来而失去控制。所以,要想学会如何滑雪,也就要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第一冲动。最终,你获得了一种新的习惯,但一开始,要有意识地去控制自己。一开始,当你要滑下山的时候,你有一堆东西要记在心里。

创业就像滑雪那样非本能就会的,所以也有类似的一堆东西要记住。这里,我开始告诉你第一部分——那些如果你未来打算创业你需要记住的事情。

反直觉的

第一件事情是我已经提及过的事实:创业是如此诡异的,如果你总相信你的直觉,你会犯大量的错误。如果你丝毫不知道这个事实,你最好在创业前,先停下来。

当我创立Y Combinator的时候,我经常开玩笑说我们的使命就是告诉创业者们那些他们忽略的事情。这个确实是对的。一轮又一轮,YC的合伙人提醒创业者们那些他们将要犯的错,然后创业者们忽视了他们,然后过了一阵子,他们又回来说,“我希望当时我们能听取意见。”

为什么创业者们会忽视YC合伙人的意见呢?很好,因为那都是些违背直觉的观点:它们跟你的直觉格格不入。它们看起来是错误的。所以你的第一反应是忽视它们。事实上,我开玩笑的话不仅仅是Y Combinator的诅咒使命,也是它存在的理由之一。如果创业者们的直觉总是能给他们正确的答案,他们就不需要我们了。你仅仅需要其他人告诉你让你惊讶的建议。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滑雪指导员而没有那么多跑步指导员。[1]

当然,你可以,相信你对其他人的直觉判断。然而事实上,年轻的创始人经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自己对其它人的判断,相信得不够。他们很崇拜那些看起来很厉害的人,但好像有时会对他们的观点感到疑惑。然后当事情搞砸的时候,他们说“我知道他说的某些观点或许不对,但我当时没有相信自己,因为对方看起来很厉害。”

如果你觉得你确实和某人交情甚好——其它创业者,一个雇员,或者天使投资者,或者收购公司的人——如果你对他们的观点有疑惑,那么相信你的直觉。如果某个人的想法看起来不可靠,或者感觉像是骗人的,或者在开玩笑一样,不要忽视他们。

这里有一种情况是要尽情去做的。和那些你真心喜欢的人工作,和那些你长期觉得靠谱的人工作。

专家

第二个反直觉的事情就是,知道很多创业的事情并没有那么重要。创业成功的方法并不是成为创业领域的专家,而是成为了解你用户、能解决你用户问题的专家。Mark Zuckerberg 并不会成功如果他是十分了解创业的行家。尽管他完全是创业的新手、菜鸟,但他成功了,因为他十分懂他的用户。

如果你不懂其中的任何事情,比如说,如何拿到天使轮,不要感到难过。那些事都是你要学的时候,你可以马上学,学会之后又能马上忘记的事情。

事实上,我担心的是,不单单是毫无必要学会创业公司运作的机制、具体细节,而这样做也可能是危险的。如果我遇到一个本科生,他知道如何写些变通的文案书面语,很了解劳动合同 和 FF类的股票行情,我不会觉得这个人就比他的同龄人优秀到哪儿去。这些事情都敲响了警钟。另外一个年轻创始人的个性上的错误就是绕过了创业的本质。他们想出了一些听起来十分可信的想法,被估值很高然后拿到了钱,租了一个很酷的办公室,请了一堆人。从外面的世界看来,这就像是创业公司在做的。然后租了办公室、请了人的下一步是:渐渐意识到他们是多么地可笑,因为他们模仿了所有一个创业公司的外在形式的时候,他们忽略了创业内在的必不可少的本质:创造出人们想要的东西。

把戏

我们是如此经常地看见这一类事情发生,以至于给它起了个名字:过家家。最终我意识到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年轻创业者绕过了创业的本质在于他们就是这样一路被教过来的。想一想你进大学的时候你要干什么,例如,课外活动。尽管在大学课堂,大部分的东西也是人自己生造出来的,就好像操场跑圈圈。

我并不是在攻击教育系统变成这样了。当你被教了某些东西的时候,总是难免其中某些你练习的任务是生造出来的。如果你去衡量他们的学习表现,人们总是不可避免地使用分数的差异,而分数里的大部分东西,都是那些生造出来的练习任务的结果。

我承认上大学的时候,我是这么做的。我发现在大部分的课堂,仅有20到30个观点、知识,是有价值放在最终的考卷上的。我学习如何应对考试的方法不是去熟练课堂上被教的知识,而是去列举可能被考到的问题,然后提前做出答案来。当我期末考的时候,我当时的主要感觉是好奇我预测的哪部分问题会出现在卷子上。这就像一个游戏。

当他们的人生被训练得熟练玩这样的游戏的时候,这并不意外年轻创业者对创业的第一反应是试图找到赢得这样一场游戏的技巧。尽管融资已经成为了衡量创业成功的尺子(另外一个典型的新手错误),他们总是想知道哪些技巧可以让投资者信服。我们告诉他们最好的方法让投资者信服的是让一个创业公司真的做得很好,意味着快速成长,并且也同样告诉投资者们一样的话。然后他们就想知道快速成长的技巧是什么,然后我们告诉他们最好的方法是仅仅去创造人们想要的东西。

所以大多数YC合伙人和创业者们的对话是,创业者问道“我们怎样才能……”,然后合伙人答道“仅仅……”。

为什么创业者们经常把事情搞得如此复杂呢?原因,我想,是因为他们在寻找技巧。

所以第三个反直觉的事情是创业是玩技巧终止的地方。戏弄这个体制可能继续行得通,如果你去大公司的话。取决于这个公司有多腐败,你可以成功,靠巴结到正确的人,给他们一个能力很强的印象,诸如此类。[2],但那在创业里是行不通的。没有老板去欺骗,只有用户,然后所有的用户关心的事情是你的产品有没有满足他们的需要。创业就像物理学那样没有人情味。你必须去创造人们想要的东西,你的成功取决于你做到的程度。

危险的事情是,作假在投资者里可能有几分行得通。如果你超级擅长让人听起来很信服你的话,你可以欺骗投资者至少一到两轮投资。但你不会有兴趣去做的。这个公司迟早都会死定的。所有你做的仅仅是浪费你的时间去把公司停下来。

所以停止去找技巧吧。创业是有技巧,在任何领域都有一些技巧,但它们对比与解决了真正的问题,至少一个量级以上没那么重要。

尽管这听起来很坏,你失去了一个你最擅长的武器。我想,这是令人兴奋的,当你创业的时候,跟系统玩把戏不再行得通了。这是令人兴奋的:世界上真正存在着一些地方是只要你干得好,你就会胜出的。想象一下世界会多么令人沮丧,如果都像学校或大公司那样,那些地方你要么花很多时间在没有价值的事情上要么输给那些谁做了的人。[3]我想如果在大学的时候,我意识到存在某些地方玩把戏和其它东西比起来是远远没那么重要,或者丝毫不重要的,我会很高兴。但其它地方则不一样,这样的不同是当你考虑你的未来,要考虑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不同类型的地方,你要怎样胜出,然后你愿意在什么类型的地方去胜出?[4]

投入一切

这给我们带来了第四个反直觉的事情:创业意味着投入一切。如果你创业,它会把你的生活带到一种你无法想象的程度。如果你的公司成功了,还会持续占领你的生活:至少要几年,或者是十年,或者是你的余生。所以确实有机遇,但也会有代价。

Larry Page 看起来有个令人羡慕的生活,但其中的某些部分并不让人羡慕。基本上,25岁开始他就开始了全速奔跑,他似乎也并未停下来喘过气。每一天新的坏事情在谷歌王国发生,而且只有CEO才能处理,然后他作为CEO,不得不去处理。如果他去度假一周,一个星期的坏事情就会堆积起来。而且他必须毫不抱怨地承受一切,一部分是因为他是整个公司的老爹,不能流露出害怕或软弱,一部分因为亿万富翁谈论他们的困难生活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同情。其中导致的另外一个边际效应是创立一个成功的公司的艰难几乎没有人知道除了那些成功做到过的人。

Y Combinator 现在投资了几个可以被认为是很成功的公司,然后每个公司的创始人都在说着同样的事情。从来不会变得更简单。虽然遇到的问题有所改变。你在担心伦敦的办公室迟迟未开工,而不是工作室里的空调坏了。但是焦虑的总和从来不会下降,可能还会上升。

创立一个成功的公司就好像有了孩子一样,按了一个不能撤销的按钮。尽管这很棒,有了孩子,但大多数事情在没有孩子之前会更简单,比起有孩子之后。这样的牺牲也会让你有孩子之后能做一个更好的父母亲。既然可以延迟一段时间按这个按钮,大多数富有国家的人便这么做。

但谈到创业,很多人觉得他们应该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创立公司。你疯了吗?大学里的管理者、教授也在想些什么呢?他们走出了他们的世界,去确保学生们能有充足的避孕套供应之外,左手边是企业家培训项目,右手边是创业孵化器。

公平地说,大学在这点上是被推动的。很多要来大学的学生对创业很感兴趣。至少实际上,大学希望能培养他们走向职场。所以想创业的学生希望大学能教他们如何创业。然后,无论大学是否能做到,都有一些压力推动他们说可以做到,否则他们就失去一些申请,而被其它宣称可以做到的大学抢去。

那大学可以教学生创业的事情吗?可以又不可以。他们可以教学生创业的事情,但就像我刚刚说的那些,这些并不是你需要学的。你真正要学的是你的用户的需求,然后你并不能学会除非你真的去创业。[5]所以创业本质上是只有你真正去做了才能学会的东西。在大学是不可能学会的,原因就是我刚刚解释的那样:创业占领你的所有生活。你不能真正地创业,作为一个学生。因为如果你真正地创业了,你就不再是一个学生了。你可以在一段时间里名义上是学生,但很快你就不是了。[6]

给出了这个二分法,你愿意选择哪条路呢?做一个真正的学生但不去创业,或者去创业而不再是学生?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大学里不要去创业。怎样创立一个公司仅仅是另外一个更大问题的子集:如何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然后尽管创立一个公司可以成为很多有抱负的人的部分美好生活,但20岁不是最佳的时间。创立一个公司就像是粗暴的深度优先搜索。大多数人在20岁的时候都在进行宽度优先搜索。

你可以在你20出头的时候做那些你过去或者未来不能做的事情,就像深深投入到一个项目去,仅因为一时的兴致,然后在里面自由生长,没有任何快到截止日期的感觉。对于没有抱负的人来说,这类事情是令人害怕的 “怕失败而不去做的事情”,但对于有抱负的人来说,这类探索具有无与伦比的价值。如果你在20岁创业了然后你还足够地成功,你再也没有机会做这样的事情了。[7]

Mark Zuckerberg 在外国,也永远都不会沦落到乞讨的地步。他可以做大部分人都做不了的其它事情,像载着受特许的蒸汽式飞机去其它国家。但成功也会带走他生活很多的意外惊喜。Facebook 正在操纵他就如他正在操纵 Facebook一样。做一个投入了生命去做的项目不仅仅很酷炫,还有很多好处去创造意外惊喜,尤其是早年的生活。在这些好处中,一个就是能给你更多的选项,来选择你一生从事的工作。

这个或许不是没有去创业的补偿。如果你在20岁的时候不去创业,你并没有失去任何事情,因为你更可能成功,如果你等待的话。在某些几乎不可能的情况,比如你在20岁的时候,做了个项目,像Facebook那样起飞了,你会面临着是否要继续做下去的选择,这看起来继续做下去是很合理的。但通常来说,创业公司起飞的方式是因为它们的创始人投入了很多让它们起飞的,20岁做这件事情看起来是没有必要的。

尝试

那在任何年龄,你应该去尝试吗?我意识到我确实让创业听起来很困难。如果我没有的话,让我再说一遍:创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那它太难了会发生什么?要怎样才能判断你自己是否有能力接收这个挑战呢?

这个答案是第五个反直觉的事情:你不能判断。活到目前为止,你能大致设想如果你立志成为一个数学家会是怎样,或者打算成为一个职业的足球的运动员会是怎样。但成为一个创业者就不是一回事了,因为你会过上一种未知的生活,你之前从来没有过过的。创立一个公司会改变你很多。所以你尝试去衡量的不仅仅是衡量你是谁,而是衡量你能成长到怎样的程度,和衡量其他谁能与你一起成长。

过去9年,我的工作是预测人们身上是否有那些创立成功公司的品质。很容易知道他们有多聪明,大多数阅读这篇文章的人也应该跨越了那个门槛。困难的是预测他们会变得有多坚韧和有多雄心勃勃。或者除了我,没有谁有更多的经验去预测这个,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专家对于这个能预测到多少,答案是:并不多。我于是学会了每一轮都以完全开放的心态去思考哪些创业公司最终会成为明星。

创业者有时认为他们知道。有些来到后,确信他们能顺利通过 Y Combintor就好像能顺利通过他们一直以来遇到的那些(相对少的、生造出来的、容易的)考试一样。另外一些人来了,好奇为什么他们进来了然后希望YC不会发现让他们顺利通过的错误。但创业者刚开始的态度和最终他们的公司做得有多好,几乎没有联系。

我读到过类似正确的事实,关于部队的——那些声势浩大、大大咧咧的人,并不会最后真的比那些安静的人表现得更加坚韧。或者因为同样的原因:后来的考验跟他们之前生活上的那些考验太不同了。

如果你真的很畏惧去创业,你或者不适合去做。但如果你不确定你是否能够做,唯一去找到答案的方式就是去尝试。但不是现在。

创业点子

如果你某一天想创业,那你在大学应该做些什么?仅有两件事情你一开始要做的:一个点子和几个创业伙伴。拥有这两个的方法是相同的。这里衍生出了我们第六个也是最后一个反直觉的观点:获得创业点子的方法是不要去想创业点子。

我已经写过很多关于创业点子的文章了,不会在这里重复了。一个短的版本是,如果你真的下意识的去找创业点子,那想出来的点子不仅仅会很糟糕,而且还会听起来很可信,意味着你将会浪费很多时间在上面,直到你意识到它们很糟糕。

想出一个好的创业想法的方法是,后退一步。与其下意识去想一个创业想法,不如投入到创业想法自己会诞生的领域上去。事实上,点子来得如此无意识,以至于你一开始都不认为它们是创业点子。

这不单单是可能的,Apple、Yahoo、Google和Facebook 都是这样开始的。这些公司没有一个一开始意味着要做成一个公司。它们都是一些业余项目,但好点子是如此地异类,以至于你有意识的大脑都不认为它们能成为任何创业点子。

好,那如何打开你的思维,投入到能无意识地产生创业点子的事情上去?(1)学习很多有意义的东西,然后(2)投入到那些感兴趣的问题上(3)和你喜欢和尊重的人。第三个,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获得创业伙伴之时,也正是你获得创业点子之时。

第一次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而不是“学习很多有意义的东西”,我写道“擅长某种科技”。但这个方法,尽管充足,但未免太狭窄了。Brian Chesky和Joe Gebbia 身上特别的不是他们很擅长某种科技。他们擅长于设计,或者更重要的是他们真的很擅长组织群体、让项目诞生。所以本质上你并不需要投入某种科技,只要你投入到能充分挑战你的问题上去即可。

那么那些问题又是什么?一般来说,很难回答。历史里,有大量年轻人投身于他们认为重要而同时代的人不认为重要的问题的例子,尤其是他们的父母不认为重要。另一方面,历史里也同样充满着父母认为他们孩子在浪费时间而父母们确实是对的的例子。所以,你如何知道你投入的事情是对的呢?[8]

我知道我自己是怎么知道的。真正的问题是有趣的,我在这方面是尽可能让自己尽情去做的,尽管没有人在意它们(事实上,尤其是没有任何人在意的时候),然后发现自己很难在无聊的问题上投入进去,尽管那些问题被认为很重要。

我的生活充满着我开始解决某个问题只是因为有趣,而最终发现它们在更广阔的范围也很有价值的例子。Y Combinator 一开始也是因为仅仅觉得有趣我才去做的。所以我好像有某种指南针来帮助我。但我不知道其他人头脑中都有些什么。或许,我可以想多一点,我可以提出辨别真正有趣问题的启发式算法。但现在我可以给的是可能疑问比较多的建议是,如果你有发现真正有趣的问题的品味,尽情投入到有趣问题是最好让你准备好去创业的最佳方式。确实,或者也是最好的生活方式。[9]

但尽管一般而言我不能解释什么是有趣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大部分有趣的问题。如果你把科技当成正在扩散开来的分形的碎片,每个边上移动的点都意味着一个有趣的问题。所以一个确保打开你思维、让你拥有好点子的方法是让你自己处在科技的边缘处——来让你自己,就像 Paul Buchheit 说的那样,去“活在未来。”当你到达那里的时候,那些让人们看来非常惊讶的先见之明在你眼里是如此明显。你或许没有意识到它们是创业点子,但你会知道它们是迟早会出现的东西。

例如,在90年代中期的哈佛,我朋友 Robert和Trevor的一个研究生校友写了个 IP电话软件,他并不知道会变成创业想法,他也不会去用它去创业。他仅仅希望能和他在台湾的女朋友聊天,而不用为长途电话付费。然后既然他是互联网的专家,对于他来说,做这个事情显然是把声音放在传输包里,然后通过互联网传输。他除了用这个和女朋友聊天之外没有用来做其它。但这恰恰是最好的创业公司诞生的来源。

所以奇怪的是,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最佳的做法不是某些新的、有助于创业的专注于“企业家精神”的大学教育。而是回归教育本身的大学教育。如果你想毕业后创立一间公司,你在大学里需要做的就是学习威力强大的东西。如果你有真正的知识上的好奇心,那就是你仅仅追随你爱好,你本来会去做的。

企业家精神中真正重要的是成为领域专家。成为Larry Page的方法是成为搜索引擎专家。成为搜索引擎专家的方法是让真正的好奇心驱动自己,而不能靠其它的动机。

最好的情况是,创立公司仅仅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去做的事情。而如果你把这种动力贯穿了整个过程,你会做得最好。

所以这是给年轻的潜在的创业者的终极建议,浓缩成一句话:仅仅去学习知识。(just learn)

注解

[1] 某些创始者比别的人更善于倾听,而这个倾向于成为判断人是否能成功的根据。Airbnb在YC的日子里,我记得的一件事情他们是如此专心地倾听。

[2]事实上,这是创业公司存在的一个理由。如果大公司在效率方面没有遭受内部的折磨,他们会成比例地更加能干,留下很少的空间给创业公司。

[3]在一个创业公司,你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在笨蛋身上,这类工作仅仅是无聊的,却并不是虚假的事情。(译者注:指相对于那些在大公司搞好关系的事情)

[4]如果你职业上擅长的就是跟体制玩把戏,那你应该做什么呢?管理咨询。

[5]这公司并不一定是要注册成立,但你要开始去获得大量用户的时候,你不得不创立公司,不管你自己有没有意识到。

[6]大学不能教学生如何成为优秀的创业者,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他们也不能教自己如何成为一个好员工。

大学“教”学生如何成为好员工的方法是推开一个任务给公司,通过实习生项目。但你不能为创业做同样的事情,因为如果学生干得好的话,他们不再回来了。

[7] Charles Darwin(达尔文) 22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邀请,作为一个自然学家乘坐 HMS 贝格尔号去旅游。这仅仅因为他比较空闲,以至于能接受邀请。如果他没去旅行的话,或者我们就不知道他的名字了。

[8] 父母有时会在重要问题上特别保守。有些父母认为重要的问题仅仅是那些能通向医学学校的那些问题。

[9]我确实想到了启发式方法来判断你是否有判断有趣点子的品味:你是否发现所知的无聊点子都非常难以忍受?你可以忍受学习文学理论或者学习如何在大公司担任中层管理人员?

[10]事实上,如果你的目标是创立公司,你可以更近距离地看看过去几代所接受的教育。那时学生们大多数毕业后主要专注于找工作,他们想的是,起码想到了一些,他们上的课程在公司员工看起来会是怎样的。或者更糟糕的是,他们会从困难的课程中退出来,直到获得了一个很低的分数,而这会影响最重要的GPA。好消息是:用户并不关心你的GPA分数。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投资者会关心。Y Combinator当然不会问你在学校里上了哪些课程以及你考了多少分。

感谢 Sam Altman, Paul Buchheit, John Collison, Patrick Collison, Jessica Livingston, Robert Morris, Geoff Ralston, and Fred Wilson 阅读了初稿。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