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4年Linux界发生的好事、坏事和丑事

2014年已经过去,现在正是盘点2014年Linux大事件的时候。整整一年,我们关注了有关Linux和开源的一些好事,坏事和丑事。让我们来快速回顾一下2014对于Linux是怎样的一年。

好事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在2014年对于Linux爱好者发生了什么有积极意义的事。

Linux上的Netflix

从使用Wine到使用Chrome的测试功能,为了能让Netflix能在Linux上工作,Linux用户曾尝试了各种方法。好消息是Netflix终于在2014年带来了Linux的本地支持。这让所有能使用Netflix的地区的Linux用户的脸上浮现出了微笑。不过,想在美国以外的地区使用Netflix(或其他官方授权使用Netflix的国家之外)的人还是得靠其他的方法。

欧洲国家采用开源/Linux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归功于经济滑坡,但是Linux和开源的采用已经俘虏了欧洲各大城市。我说的可不是个人用户,而是政府和各个官方机构。一整年我们都在听到这样的消息:法国和意大利各大城市如何通过改用Linux和开源办公软件节省了数百万欧元。而且这个趋势并没有仅限于意大利和法国,在西班牙、瑞士和德国也能见到。

Windows 10从Linux获得灵感

即将发行的微软的旗舰操作系统Windows,将被称为Windows 10(没有Windows 9)。并且Windows 10将拥有一大堆的新特性。但是这些“新特性”只在微软的世界里是新的,而且大多是这些新特性已经在Linux的世界里存在了数年。看看这些Windows 10从Linux复制的特性。

Linux在2014年并不是一帆风顺。某些事件的发生败坏了Linux/开源的形象。

Heartbleed 心血漏洞

在今年的四月份,检测到OpenSSL有一个缺陷。这个漏洞被命名为Heartbleed心血漏洞。他影响了包括Facebook和Google在内的50多万个“安全”网站。这项漏洞可以真正的允许任何人读取系统的内存,并能因此给予用于加密数据流的密匙的访问权限。xkcd上的漫画以更简单的方式解释了心血漏洞。自然,这个漏洞在OpenSSL的更新中被修复了。

Shellshock 破壳漏洞

好像有个心血漏洞还不够似的,在Bash里的一个缺陷更严重的震撼了Linux世界。这个漏洞被命名为Shellshock 破壳漏洞。这个漏洞把Linux往远程攻击的危险深渊又推了一把。这项漏洞是通过黑客的DDoS攻击暴露出来的。升级一下Bash版本应该能修复这个问题。

Ubuntu Phone和Steam主机

一个又一个的承诺,一次又一次的期望。但是即使在2014年也没人看见Ubuntu Phone或是Steam游戏控制台。围绕Ubuntu Phone产生了很多激烈的讨论。从2014年二月发行推到九月又推到十二月,(谢天谢地)终于有可能在2015年二月发行。但是Steam主机还是没有消息。想了解更多请读Ubuntu Phone说明书,价格和发行日期。

丑事

是否采用 systemd 的争论变得让人羞耻。

systemd大论战

用init还是systemd的争吵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了。但是在2014年当systemd准备在包括Debian, Ubuntu, OpenSUSE, Arch Linux 和 Fedora几个主流Linux分布中替代init时,事情变得不知廉耻了起来。它是如此的一发不可收拾,以至于它已经不限于boycottsystemd.org这类网站了。Lennart Poettering(systemd的首席开发人员及作者)在一条Google Plus状态上声明,说那些反对systemd的人在“收集比特币来雇杀手杀他”。Lennart还声称开源社区“是个恶心得不能待的地方”。人们吵得越来越离谱以至于把Debian分裂成了一个新的操作系统,称为Devuan。

还有诡异的事

伴随着好事、坏事和丑事而来得是诡异的事,而且没谁能比微软更诡异。

微软爱Linux

是的,你没看错。微软爱Linux。同为微软CEO,Steve Ballmer曾说Linux是毒瘤。当新CEO,Satya Nadella宣称微软爱Linux时,我们透过微软向Linux和开源的靠近,看到了领导层的改变。这份对Linux的爱实际上是微软试图让Azure成为更好的云平台。为了达成这项目标,需要虚拟化Hyper-V(Azure核心),以便同Linux一起运行。这个绝境让微软成为Linux内核的第五大贡献者。

收藏 3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