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汉笔译工作的三难

英汉笔译工作并非易事。初学者自不必说,即使是多年的老手,也常在难句面前煞费踌躇。不查词典的人是没有的,不起草稿的人是不多的,不出错误的人也很罕见。英汉笔译工作之难在于三个方面:一是英文理解难,二是中文表达难,三是知识掌握难。

英文理解难

这是学习、使用英文的人的共同感觉。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中国与英国相隔万里,历史、文化不同,风俗习惯不同;汉语和英语各属一大语系,它们各有自己的起源和发展过程,可以主没有丝毫的“亲属关系”。一个句子,在英美人看来顺理成章,在中国人看来却是颠颠倒倒,断断续续,别扭透了。例如:

  Mossolini, hard pressed by Sanctions, and under the very heavy threat of “fifty nations led by one”, would, it was whispered, welcome a compromised of Abyssinia.

人们私下议论说,墨索里尼受到了制裁的巨大压力,又在“由一个国家领导的五十个国家”[按:指国联]的严重威胁之下,他是会欢迎在阿比西尼亚事件上实行和解的。

这一句话若按照英文句式翻译下来,会成为零零碎碎,读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句子:

墨索里尼,受到制裁的巨大压力,又在“由一个国家领导的的五十个国家”的严重威胁之下,将要,人们私下议论说,欢迎在阿比西尼亚事件上实行和解。

下面这一句,中国读者读来也颇吃力:

  Roosevelt, said Sumner Welles, a close observer at the time, demonstrated the ultimate capacity to dominate and control supreme emergency, which is the rarest and most valuable characteristic of any statesman.

当时一位密切注视形势的观察家萨姆纳·威尔斯说,罗斯福表现了驾驭和控制最紧急事件的高超能力,这种能力在任何政治家身上都是难能可贵的品质。

一句话31个词,四次被切断,主语和谓语被两个插入语隔开。若照英文形式翻译下来,就是这样一句难懂的句子:

罗斯福,萨姆纳·威尔斯说,他当时是一位密切注视形势的观察家,表现了最高超的能力,足以驾驭和控制最紧急的事件,这在任何政治家身上都是最少见的、最宝贵的品质。

再举一例:

  Withdrawal from and neutralization of Germany would be disastrous, Acheson warned, for, as he had once remarked, without American troops “to monitor the continued integration of Germany into the West, we should be continually haunted by the spectre of a sort of new Nazi-soviet Agreement.”

艾奇逊警告说,无论是从德国撤军还是让德国中立化,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其道理正如他曾经说过的,要是没有美军“监督德国与西方国家一体化,我们就会不断碰到一种新的德苏条约的幽灵”。

这一句话将从句放在开头。主句Acheson warned刚说出口,便又插入for, 这是用来申述从句“无论是从德国撤军还是让德国中立化,都会带来灾难性结果”的原因的。但这个for刚一出现,又插入as he had once remarked, 来说明这个原因是“他曾经说过的”。这样剖析以后,without American troops…这后半句便容易理解了。

还有一种句子虽然没有被许多标点符号打断,是整整一块,但是有些组成部分之间的排列显得不同寻常,理解起来颇为费事:

Tito’s growing military strength raised in a increasingly acute form the ultimate position of the Yugoslav monarchy and the exiled Government.

铁托的军事力量在不断增强,这使南斯拉夫君主政体和流/亡政府的最后地位问题日益尖锐地突出了。

X铁托的军事力量以日益尖锐的形式发展起来,它使南斯拉夫君主政体和流/亡政府陷入最后的局面。

这一句话的主、谓语是strength raised, 倒不难确定。这个raised 是一个及物动词,它应有一个宾语,但这个宾语position却被一个介词短语(用作状语)in an increasingly acute form隔开,因此容易产生误解,以为raised 是一个不及物动词,从而是使the ultimate position及其后的文字部分无法读通。

It was no burden to me but a relief to dictate from my general body of knowledge acquired at the summit full explanations to one I know as well.

我根据我在最高的地位上所获得的全部知识来对一位我所深知的人说明情况,这并非是一种负担,反而使我如释重负。

在一上句话中,It 是个形式主语,它所代替的真正主语是不定式to dictate, to dictate的宾语是full explanations, 在它们中间插入了from my general body of knowledge acquired at the summit, 这个插入的状语相当长,而且未用任何标点。

对于翻译工作者来说,要掌握英文,更有几层特殊的难处。一般人看英文,对于一篇文章或一段文字的理解,可深可浅,可多可少,随自身的条件和需要而定。如果你有一定的阅读能力,在阅读英文报刊书籍但不要求把它翻译出来时,你自由得很。你不必把每一个字眼,每一个句子都弄懂。你可以放守一些生字,绕开一些难懂的句子,这并不影响你大体上了解整篇文章的意思,因为你的目的只在于对它有大致的了解。当然,如果你有时间,有兴趣的话,可以借助字典把它们完全弄明白。

做翻译工作却不能这样。你已经不是“自由的”普通读者,而是一个为读者传达作者思想的“传话人”。你必须全部地、不折不扣地理解作者在文章中所说的每一句话,然后再用自己的语言全部地、不折不扣地复核给读者。你必须比任何读者都要细心、周到,你必须比读者更关心、体贴他的外国读者,因为作者一般是不为他的外国读者设想的。当然,这并不是说,只有精通英语的人才能搞翻译。在多数情况下,不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在动手翻译时,你必须完全弄懂你所要翻译的这一句]、这一段文字。幸好笔译并不要求像口译那样出口成章,你尽可以慢慢领会原文的意思,查字典,问别人都行,但你一定要全部吃透。

中文表达难

创作有创作的艰难,它需要酝酿、构思;写三千字,一删删掉两千五,甚至全部推倒重来;一篇文章,一部作品,三易其稿,五易其稿,是常事。翻译不用费那么大的功夫,却有另一种难处。一个词,一句话,创作时写不出,或表现不好,可以另外找词,另换表现方法。翻译则不成,原文如此,你想避开,那是失职,译不出也还得译。所以鲁迅先生说,创作难,翻译也不易。翻译并不比随便的创作容易。为了想一个名词或动词,往往“一直弄到头昏眼花,好像在脑子里面摸一个急于要开箱子的钥匙,却没有。”鲁迅这番话真是经验之谈。

中文表达之难还在于找到了确切的词以后,还要把句子弄得通顺流畅。麻烦的是,英语句子往往是嘀哩嘟噜一大串。按照中文习惯把它译得文从字顺,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有时似乎是两者不可兼得,符合愿意了又不大通顺,中文通顺了又有一两个零件没处安放。遇到这种情况,翻译人员自然更感到不比一般的创作轻松了。

The soldiers, embittered by the memory of hardships undergone and battle so often hoped for against the elusive foe, took every man his fill of revenge and blood.

士兵们想到自己曾经吃过的苦头,又想到这是一次早就希望要同那些神出鬼没的敌人进行的战斗,他们憋了一肚子火,因此作战是第一个人都尽情地进行报复和杀戮。

主语soldiers和谓语took之间插了很长的一句话。Embittered是一个过去分词,说明士兵们被memory即回忆中的那些事情所苦,可译成“憋了一肚子火”。他们想到的是两件事情:过去吃过的苦头;早就想同敌人进行的战斗。The soldiers took every man his fill of revenge and blood是这句话的主体,不好译。为了与前面回忆的事情区别开来,为了“作战时”三个字。Revenge比较好译:“报复”;blood则用字典上“杀戮”的释义;take one’s fill of 意为“尽情地进行杀戮和报复”。

He, amply provided with liberal accomplishments, and bound, if he kept the straight road, to attain all distinctions, was goaded by a spirit of haste, which impelled him to outpace first his equals, then his superiors, and finally his own ambitions: an infirmity fatal to many, even of the good, who disdaining the sure and slow, force a premature success, though destruction may accompany the prize.

他是个很有才能的人,如果走正路的话,一定能够得到一切荣誉。但是急躁情绪促使他首先想超过与他同等身份的人,接着又想超过比他地位高的人,最后竟想超过他自己的野心:这是许多人的致命弱点,甚至优秀的人物也在所难免,他们不屑于稳步迁升,强求过早地成就功名,但是功名到手,郁怒就会身败名裂了啊。

一句话,66个英文单词,用了14个标点符号。主语he和谓语was goaded之间隔了4个逗号,17个单词,其中有分词provide引导的短语,有形容词bound 引导的定语成分,bound后面又插进了一个从句。在谓语was goaded后面,介词短语by是用于说明这个谓语的,后面又跟了一个which从句,是修饰spirit的。冒号之后并不是一句完整的话,只是infirmity一个词,fatal to many是用来修饰它的。Who又是用来说明many的,这个who引来了一个从句——细藤上结了一个大瓜,后面还跟了一个连接副词though引导的从句呢。

知识掌握难

翻译工作者必须有丰富的知识。你不是搞古代历史的,但有可能要你去译一本古代历史书,或者在你翻译的一篇经济论文中插有一段古代历史。你不是搞国际问题的,却有可能要你去译一篇国际关系的文章,或者你正在翻译的文艺作品会涉及某些国际知识。翻译不比其他专业,它的疆域并不固定。你翻译的文章或书籍,其内容可能涉及到极为广阔的知识领域:历史、地理、哲学、文学、自然科学、社会生活、风土人情,而且多半是一般人不太熟悉的外国的事情。写这篇文章或这本书的作者,在动笔时并不考虑翻译上的技术问题而缩小他们所谈及的知识范围,也许他正以知识渊博而怡然自得呢。他海阔天空地写文章,你就得跟着他,把意思译出来,不海阔天空也不行。例如:

   In March 1959, Kassim destroyed the shell of the Baghdad Pact by formally withdrawing.

1959年3月,卡塞姆正式退出巴格达条约,从而使这个组织破了外壳。

巴格达条约以其总部设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而得名。卡塞姆宣布伊拉克退出巴格达条约以后,这个条约组织改名为中央条约组织,因此这里说“使这个组织破了外壳”。这句话若是译成“从而使这个组织解体”,便不确切,因为它并未解体,只是改了名字。

  Naturally, a child of both worlds, am conscious of these.

作为新旧两个世界的后裔,我当然意识到这些关系。

作者丘吉尔的母亲是美国人,所以他自称是新旧两个大陆的后裔。若是不了解这个背景,很容易误译成“当然,作为了解两个世界的人,我是懂得这些的。”

  Ethiopia’s betrayal left American internationalists in sea of uncertainty and despondency. Isolationists jeered that once again Uncle Sam had been gulled by European diplomats.

埃塞俄比亚的被出卖使美国的国际派陷于迷惘与消沉之中,孤立派揶揄说,山姆大叔这回又上欧洲外交家们的当啦。

这句话里betrayal一词可以解释为“被出卖”,又可以解释成“出卖”。翻译时如何确定其含义,需要“知识”。这里说的是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英法等国的绥靖主义者对侵略者搞妥协,出卖了埃塞俄比亚。因此这句话里的betrayal只能译成“被出卖”。此外,这句话里的internationalists, isolationists, Uncle Sam等词要译得准确,也需要一定的知识。

我们谈了翻译的这些困难,目的在于强调翻译研究的重要意义。各行各业都有攻关的任务,各行各业都有研究工作的必要,各行各业都有规律可寻,翻译工作也不例外。当然,研究翻译工作,并不想在最后找到翻译各种句型、各种体裁、风格文章的公式;找到这样的公式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但是,我们可以比较英汉词句结构、语法特点、表现方式的异同,比较两种文字的种种翻译方法,研究翻译工作中应该注意的事项及如何避免缺点和错误,探索翻译的新技巧、新门径。我们通过总结经验、交换意见、互相借鉴、互相学习,不断改进工作,就可以使翻译这朵花开得更加鲜艳多姿。

摘自陈廷佑《英文汉译技巧》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