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艰难请努力,少些哭泣别抱怨

“我昨晚又在公司睡觉了,从早上11点到下午1:30这两个半小时我就蜷缩在办公桌下边的被子里。然后一觉醒来我就发现我会议要迟到了…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会议迟些再开便是。其实别人也不好在会议迟到这件事上说你什么——你是因为工作过度才精疲力竭晕睡过头的呀。”

突然间人人都在抱怨硅谷多么不公平。个个都奋力工作,怎么就得不到风投?怎么就不能要个好价钱把东西卖给Facebook或Google?但是别的许多人却 可以?所有的新闻标题都在说硅谷不是个公平的地方。媒体在大声疾呼Zynga要真的开始考虑和不再尽职工作的高待遇员工重谈合约。你大可期待会出现更多关 于在初创企业做牛做马的心酸血泪文章。人们工作如此卖力,他们哭着入睡。

创业艰难请努力,少些哭泣别抱怨

上面的这些看上去都挺新鲜的吧,但这并非来自过度辛劳的Zynga工程师,而是1994年Netscape一个名叫Jamie Zawinski的早期工程师所写的。下面还有:

“今 天我见到了Ian(几个月来第一次),他一见面就说:‘卧槽,瞧瞧你的屎样。’他说我看起来十足像个瘾君子。我原来还以为自己状态还不错呢!我昨晚睡足了 整晚。我没有生活。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位没在一起工作的朋友,我仅有的青春正在流逝,一去不复返。我应该出去,做些有意思的事情,那些在我身心憔悴后无法 再做的事情。但我却被困在日光灯下,在电脑上折腾着只有别的呆子才会感兴趣的二进制。我瞄了一眼电影清单,那上面有我压根儿就没有听过的电影。怎么变成了 这个样子?我吓坏了。我在药店买了些腕带,戴着它们打字已经有好几天了。它们用处不大;我的中指还行,但无名指却痛得不得了。这差事正吞噬着我的身体。这 根本不值。”

还有

“这些孩子出去买醉去了,有的还嫌醉得不够。我想他们有可能还是去的夜总会。

好了,这些孩子 又回来了,醉得已经不成人形了。没一个能好好走路,不断撞上格间,弄得我的桌子不住乱颤。他们烂醉而我没喝,这点差异就使我无法和他们展开对话,所以我只 能试着把他们屏蔽掉。但现在他们全都把音量开到最大在联网玩DOOM,为了集中精神,我只得戴上耳机,也把音乐开到最大,尽管见效甚微。

这是个周六的晚上,我呆在我的小格间里,周围是一堆来自伊利诺斯州的醉汉。

我快要耳鸣了。操!老子回家去。”

还有

“我真他妈累趴下来了,活着就他妈是受罪。我们全完了。我要折腾我的简历了,但我甚至还没有任何新东西可往上加,因为我们还没有真正做出点什么。我现在想要回家哭着入睡了。”

没错,早在1994年就有人哭了。但是,慢着,还有回报呢。每个工作过度的20来岁的工程师所梦寐以求的一瞬的荣耀。

“又 有电了,我们把这该死的程序摆到了FTP上,接着有200万人同时开始下载(我们还没来得及发布通知呢)。最后终于到底算完成了,我们都可以快乐幸福地生 活下去了吧。我们坐在会议室里,把一台电脑接到了大电视上,这样我们就可以团团围坐着、在黑暗中看着FTP下载日志在滚动。有个同事临时写了个脚本,每成 功完成一个下载就会发出一声炮响。伴着不断的炮声,我们在黑暗里欢呼。”

你可以想象Zynga的早期员工会写出完全一样的话来,或是Google和Facebook,或者是某个惨败以后被遗忘的初创企业。或许其中的某些人会以为他们比硅谷里的任何人都要更刻苦工作。努力工作、不懈努力,是他们灵魂深处非凡的要求。

他们错了。努力工作就是构成初创企业的东西。

假 如你在一家初创企业工作,认为工作太累、牺牲太多,你大可到别家找一份能满足你需求的工作。但是,如果你在内心深处知道你是历史的一部分,你所做的东西会 永远被记录被想起,那么,在你躲在桌子底下短暂睡眠以后,你可以放声大哭,然后拾掇一番,记住:你身在竞技场,你是一个海盗,你来这里是要改变世界。你可 能会觉得自己可怜:工作时间太长、气氛紧张起来你老板有时还会对你大呼小叫。但是你也知道世界上没有第二个硅谷了。没有任何别的地方像硅谷那样在结构上就 设计好了要帮你把想象变成现实。没有任何别的地方像这里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作出牺牲、努力工作、创造新的东西。

现在硅谷里到处是钱, 也有许多非我族类的人也跟着进来,想在一家热门的初创企业轻易获得股权。在意识到在成功之前要付出如此多以后,他们开始抱怨了。这种现象会周期性发生,我 在2007年就写过这个。但如果过多这类人跟风进来,就会达到引爆点。魔法就消失了。似乎是快要到了。不久以后人们会开始谈论最高工时、完成一项任务至少 需要多少工程师。再然后,初创企业员工联合起来了。我衷心希望这不会发生。要是不幸发生了,所有真正必需的人会离开,到别的地方去完成他们的东西。

奋力工作,少些哭泣,记住你是历史的一部分。

via uncrunched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