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奠基人!非科班顶尖设计师ANDREI的传奇人生访谈

编者按:非科班可以成为国际顶尖设计师吗?作为Adobe第一个产品界面设计师,Photoshop、Illustrator、Indesign和Lightroom的团队带领人,他的答案是可以。略过辉煌的履历,今天这篇深度访谈不仅有他对学习设计的具体建议,还针对中国的学生提了不少建议,干货担当!

Andrei Herasimchuk:紧跟时代的新浪潮,勿成为只有一个维度的人。

1tz20150831

Andrei Herasimchuk

1990年从艾姆赫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辍学加入创业公司Specular International,开发出第一个适用于苹果的麦金托什机(Macintosh)的图像处理产品

1995年加入Adobe,成为第一个产品界面设计师,之后成为Adobe的设计领军人物,带领设计开发的产品包括Photoshop、Illustrator 和 InDesign

1999年离开Adobe创立自己的工作室,投身于网络技术的发展浪潮中

2002年重回Adobe,带领团队开发出数码摄影产品Adobe Photoshop Lightroom

此后,先后加入过Yahoo、Twitter等公司担任设计总监

目前是Freestyle软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采访(Q)= 清源
达人(A)= Andrei Herasimchuk

Q:从您的简历上来看,您是Amherst文理学院毕业的,对吗?

A:我并没有从那里毕业,呵呵。Amherst确实是美国最好的文理学院之一,有趣的是,我进去了,但是我的第一选择是卡耐基梅隆(CMU)。

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希望自己是一名戏剧设计师。我当时很希望去卡耐基梅隆学习戏剧设计。申请学校的时候,我是一心放在卡耐基梅隆的申请上的,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去卡耐基梅隆,一定要去。其实当时,我还认为我的父母不会乐意把钱花在让我读一个艺术学位上,我选择卡耐基梅隆还因为它是一所偏技术的学校。结果是我虽然在后补名单中排第一,但所有收到录取通知的学生无一例外接受了录取,于是我与它失之交臂,去了Amherst文理学院。

艾姆赫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昵称安城学院,被誉为美国最好的文理学院之一。

Amherst是非常好的一所学校,但是它没有设计或者戏剧这样的专业,我当时选择的文学。当时是九十年代,拿设计学位是非常疯狂的想法,因为我现在做的设计在当时根本无法赚钱——那时没有人在做软件设计,做戏剧设计幸运的话也许能拿到最低工资。但我从小就喜欢搭东西、建东西和画画,当我是八九的小孩的时候,我就十分喜欢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从来没有想过做那种朝九晚五的工作,比如做销售。当我在Amherst读书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正在把大量的钱花在一个我认为不会用到的学位上。文学写作对于我来说是感兴趣的事,但更像是一个业余爱好,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作家。

Q:什么让您选择了辍学?辍学之后有再次尝试申请卡耐基梅隆吗?

A:故事是这样的,得益于Amherst属于麻省的五校联盟,我实际上能在其他联盟院校找到我想学的一些课程。我发现了在UMASS(马萨诸塞大学,俗称麻省大学)的3D动画课程,用3D软件来制作虚拟场景、设置其中飞来飞去的摄像机,我认为它非常有趣,所以我选了这门课。尽管我在Amherst的导师不推荐我选这门课,但我当时认为我应该自己选择我读书的钱要花在哪里。

当时教这门课的是两个即将毕业的学生,他们当时在设计一个自己的3D软件程序,并获得了他们在苹果工作的工程师朋友的投资,从而创建了他们自己的公司。我当时十分喜欢和他们一起共事,而我是唯一一个可以给他们画些东西的人。于是在Amherst第一年结束的暑假,我去他们那当实习生。暑假的时候,一家日本的公司投资了他们30,000美元,有了资金基础,我当时真的非常想加入这个公司,和这些人一起做事真的很有趣。我不想回到Amherst,因为那些课真的不怎么有意思。于是我回Amherst向他们说明我要休学一个学期,去和这些人开一个叫做Specular的公司,白手起家来干一番。


1992年Andrei设计的Specular Collage的产品手稿(早于Photoshop)

休学的那个学期,我最初的工作是设计手册、包装,做所有的品牌设计,而我们的产品在那时真的有卖出去。当我一个学期的休学结束的时候,我意识到我能干活能赚钱,而且有人买我们的软件,于是我决定辍学。Amherst告诉我说:“不行,你不能辍学,这太疯狂。”我说,“不不,软件这东西行得通,我必须要做这个。”于是当时的院长为我做了个规定——我可以离开,但我有十年的时间可以随时返回学校。我当时想的是,这么好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那我当然接受。

所以我辍学了。不过也不完全是吧,我被给予了十年内返校的机会。我在Specular工作了五年,然后去Adobe工作了五年。我在Adobe工作的第四年,收到了来自Amherst的邮件说:“嘿,你就剩一年的时间了,是否愿意返校?”当时我正在设计Photoshop和Illustrator,当然不打算返回学校,于是我就再没有回去。

我不喜欢告诉别人应该辍学,我也许是这样的,但是我当时辍学是没有太多风险的:如果公司失败,我仍然能返回Amherst。我很幸运,我没有规划这些,但是我就这样一路走下来了。

Q:您说到您没有正规的设计教育背景,设计学于实践。设计知识方方面面很丰富,设计的书籍也是多种多样,自学者通常有心但不知如何开始着手,您能分享下您学习设计的一些具体方法吗?

A:我推荐的方法是从喜欢的东西开始着手,把它“打碎”了然后进行重建,重建成和原来的一模一样。如果你喜欢一样东西,那就去思考:它是用什么制成的?它的模型是如何构建的?用怎样的模具?如何画它的设计稿?如何把它的设计过程逆推回去?

我女儿也是一名设计师,目前在Yelp工作,她喜欢从零开始设计,我经常教导她说:“不不不,去找个你喜欢的东西先重建起来,先把手伸到这些切切实实的设计里来。”当你的手运转起来的时候,你的脑子也跟着运转了起来。想法是会在你做东西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冒出来的。边做边学是最重要的准则。正如如果你想学习吉他,你一定会找一首你喜欢的歌开始练习起来,而不是一首你不喜欢的歌(或者直接开始写歌)。

此外,如今你们所处的时代有大量的网上资源,这些资源太疯狂了,这很有价值。我觉得第一点我说的是最重要的,现在太多的人想一开始就从头做起,而不是去重建,于是就会不停地想如何从头做起。

Andrei也是这些资源的贡献者之一。他和其他四名作者发起了一个名为Design Axioms(设计公理)的项目,介绍了一些设计师和工程师需要知道的界面设计基础知识。此图为该app的iPhone界面。

Andrei在Design Axioms中的画像

Design Axioms主页

Q:您能再分享一些关于您成为Adobe第一个界面设计师的经历吗?

A:我并没有计划成为Adobe的第一个界面设计师。当时是1995年,做我在做的事情的人可能整个湾区可能十个不到,那时就我、Bob Baxley(现任Pinterest设计总监),还有Kevin Ellis(广告公司THANK YOU® 合伙人)等。

我当时没有想过做软件设计,我的规划是做电影,但是我深深被软件所吸引了,尤其是当时没什么人在做软件设计,所以我会是最开始做它的人之一。我当时到处看做软件的这些公司,我去了Adobe和那里的人聊天,并加入了它们。当时Adobe已经有2000人,他们有设计师,但都是在做包装设计或者市场广告材料,没有软件设计师。我去之前,都是工程师自己把产品直接做出来的,那时候还没有什么软件设计师的概念,只有苹果(Apple)有很少的软件界面设计师。

我在Specular工作的时候创建了“图层拼贴”,还和工程师一起弄出了Alpha通道和混合模式,这些都是在Photoshop有这些功能之前。我记得当时去到他们Adobe的派对玩,他们的工程师问到:“这家伙是谁?”。我当时也就二十三四岁,就这样跟他们接触了一两年。1995年,我接到了来自当时项目负责人Mark Hamburg的电话说到:“我们团队正在扩招一些设计师,你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清楚所有电脑图形这块的人。你是否愿意来加入Photoshop团队?”我当时想:“当然愿意,为什么不呢?”于是我接受了一系列面试,也做了些东西,最后得到了这个工作。当时电脑图形这个领域还非常新,但是它当时是很热门的,于是我就一头栽了进去。

1993年发布的Specular Collage的工具栏和图层素材界面,该产品中有许多功能被Andrei带到了Photoshop中

当时还有一件趣事,你知道Photoshop现在顶端的那个会根据工具选择不同变化还可以到处移动的面板吗?那大概是我工作的头两个月,我找到了当时的工程师主管Mark说:“嘿,我做了个很棒的东西!”然后我花了十分钟用桌上的设计稿解释这样一个面板。但Mark说:“这完全不可行!”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们不能随时地渲染这些像素,这算法很麻烦。”我当时的反应是:“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他当时一定认为我是个白痴,说:“这个先放一放,大家以后可以再讨论。”

我在我职业的早期经常被说不,因为没什么人在做这些事,所以我画的东西基本上都会被工程师否决,然后我逐渐从中学到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想要的可能就是让我画一些图标,但是我希望设计的是行为,如何让用户来使用这些产品。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我职业生涯的前十年(1995-2005),我在说服所有和我一起工作的人,我的工作不是光画画图标的,我实际上是在享受产品如何运作和定义用户的行为;我的第二个十年(2005-2015),我还真的要告诉大家我们要设计图标,因为交互走得太远了,我希望人们记得,我们还是需要做视觉设计的,我不希望人们认为我们只能画些线框稿。

不过我当时确实花了很大力气来告诉Adobe的这些人,我从麻省大老远跑来这里不只是做视觉的,我要一份真正的设计产品的工作!

Q:您之后有投身到网页发展这一浪潮中,您给网页的标准化建立提了很多的意见。您是如何从电脑图形转变到这一领域来的呢?

A:你要听真实的原因吗?(当然)呵呵,真实的原因就是我觉得无聊了,我不想再做Photoshop了。我希望我能够一直做新的东西,一直学新的东西。我实际上很幸运地让我的职业发展和科技浪潮的发展匹配了起来。

计算机图形在九十年代是非常重大的事,所以我最开始是投身到了计算机图形软件;然后网页开发的热潮在九十年代末到来,我中途转到网页开发;随后数码摄影技术的浪潮袭来,将改变整个行业,我需要看着这些发生,所以我回到Adobe做数码摄影相关的产品。然后是Web2.0的热潮来袭,我就是那时候建立了做新网络技术的工作室。之后雅虎(Yahoo)联系了我,于是我去了雅虎学习如何做服务器端的大规模应用。当时有很多人用邮件,于是我想知道这些大用户量的产品是怎么做的。之后推特(Twitter)联系了我,我去了那,因为我认为社交网络是很重大的趋势。

我很幸运,总是能在浪潮来的前几年和硅谷保持同步,时机都恰到好处。

Q:在中国,有两类的设计学生:一类偏艺术,他们通常入大学前有绘画基础,高考之外会有艺术特长考试,招收他们的设计项目通常偏视觉;一类不一定有美术基础,通过正常高考进来,他们通常选择的设计项目偏工程或者技术。您认为这两类设计学生有所不同吗?您有什么建议给这两类学生?

A:在你人生的某一个阶段,你会发现你有了擅长的地方,那些地方你不用花太多功夫就能够做得不错。有些人就擅长画画,有些人擅长数学。在工作上也是一样的,你需要去发现你擅长做什么。

但是,请记住,你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做这些,因为你很擅长这些。你应该努力花精力时间在你不那么擅长的事情上。所有的真正的大师都在这么做。

我最喜欢的一个艺术家是王子(Prince Roger Nelson),他是一个音乐家,他弹奏所有乐器,钢琴、吉他、贝斯各种,他还写歌,给各种乐器写各种歌,还演奏这些歌。他如果对一种乐器很在行了,他就停止花时间在这样乐器上。当他成为吉他大师的时候,他就开始转变成为其他乐器的大师了。

美国音乐人Prince

这是我的建议:花时间在不擅长的东西上。

而且现在跨学科的东西越来越多,于是你很需要知道哪部分你是擅长的,然后强迫自己去练习不擅长的部分。哪怕仅是平面设计,有字体的部分、色彩理论的部分、空间和排版、情感联系的部分;而软件交互设计,有交互的部分、行为的部分、用户研究、编程的部分等等。任何一种设计都有各种各样需要学习的内容,这也是为什么设计学习是一生的过程。所以,需要对自己诚实:OK,这部分已经做得不错了,我会继续练习,但是我会把精力减少很多,用来做其他那些做得不那么好的事。

不要成为一个只有一个维度的人。

Q:您的职业道路是十分令人鼓舞的,您说您当时没有太多的提前规划,那您对现在这些站在职业生涯起点的设计毕业生有什么职场规划的建议吗?

A:我的建议就是——像规划一场旅行一样规划你的职业生涯。

你先想想你是怎么规划你的旅行的?你会有个方向知道去哪里,你会去研究别人的路线,去看书查阅,去了解有什么可以准备的。正如旅行是无法完全被规划好的,职业生涯也是无法被完全规划好的,应该对风险和意外有所准备,但是当正真去经历的时候,就让自己去顺其自然地面对。

这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变化,无论是旅行还是职业生涯,你都需要去适应变化。也许过程中不一定会顺利,会绕路、会和规划有偏差,就像旅行中飞机会晚点、酒店会停水、各种意外会到来一样,但是你还是会朝着你的方向前进。

1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