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去工作,开发首个 app

如何把我的 app 转化成了可持续的业务

本故事可追溯到 2009 年夏天。我刚刚入手了第一台 iPhone 3GS,当时非常可心。可想而知,当时《愤怒的小鸟》还没有成为 App Store 上的黑马。Apple 在 2008 年上线了 App Store,就在同一年,我卖掉了之前的创业公司。我在一家大型软件公司做全职工作,但不是凭直觉进入的。我对移动领域感到极度狂热,开始着手开发 app。

就我个人讲,我刚刚在 2009 年结婚,并对我的第一个女儿充满期待。我想做一款 app,希望她能喜爱并使用。

我计划用公司的名字来发布我的第一款 app。妻子和我从助产医生那儿返回时,想到了名字,我们当时听到了即将出生孩子的心跳。这一刻让人激动,我边想边说,「为什么我们不给工作室取名为 Tiny Heartbeats 呢?」我妻子说不错,但是 Tiny Hearts 听起来更好。她说对了。

Tiny Hearts(旧版)

名字定下来后,我开始探索 App Store,也使用了很多不同的 app。对于攀升到排行榜顶部的 app,我逐渐痴迷于研究其原因,同时我看到其它 app 的消失。App Store 变成了我的学校。在 2009 年我真正喜爱的一款 app 是 Live Cams Pro,支持用户在路上就能观看监控摄像头。更有意思的是,用户能够浏览安装在交通信号灯、城市和机场的公共在线摄像头的各种视频流。Live Cams Pro 在《愤怒的小鸟》出现之前,曾短暂地出现在付费榜第一名。

Live Cams Pro

Live Cams Pro

它不是设计最好的 app,但是最喜欢动物园里动物们的监控视频。当时,我住的地方离多伦多动物园不远,定期和我妻子去那里(每年一次)。由于我特别喜欢动物,我就充满了好奇,我能否在 App Store 里做出最好的关于动物的 app 呢。

当我开始思考这个 app 概念时,我在想,人们或许会用我的 app 做什么任务。这个 app 的主要目标,就是用一种娱乐和参与的方式,教育孩子关于动物的知识。其次,但不是不重要的好处,这个 app 将让父母有五分钟的平和与安静。孩子们会喜欢,不过父母需要付费,因此该 app 能够为这两种观众完成任务。目标就是创建一个 app,孩子乐于使用,父母乐于购买。

我即将成为父母,在这一点上,对于我的目标市场的想法、以及他们的痛点和兴趣所在,我感同身受。如果你不了解你自己的目标市场,那么,你应该去和你的目标用户交谈,以验证你的想法。(你应该和社区会员携手,考虑重新创建你的产品。有挑战,但值得一试。我们改天再说这个故事。)

我不是要夸大对你目标市场理解的重要性。了解目标市场的问题、担忧、期望和他们需要 app 或数字产品提供的东西,这是你的职责。在某种程度上,我是在为我自己和我女儿开发 app——这就是我要负责功能集合、设计和各种其它产品决定的理由。

我决定创建一个可以适合放入人们口袋的虚拟动物园——最终我的 app 的名字叫 Pocket Zoo。它要能够教育孩子,让孩子感到有趣,还能激发你所爱之人的天性(就像我自己)。我设法创造出最好的 app 来解决这一具体问题。我们创建了美丽的虚拟动物园,动物插图超过 50 幅。我们还展览了一些不错的在线内容,包括图片和视频、以及在线摄像头。使得每种动物具备可读性,使其具有教育意义,这占用了我们大部分时间。

我们是怎样开发 Pocket Zoo 的?

Pocket Zoo app 的图标主角企鹅

Pocket Zoo app 的图标主角企鹅。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尽量达到目前的状态。

Pocket Zoo app 界面

Pocket Zoo app 界面

在想法确定之后,我就只关注执行了。我联系了之前创业公司的合伙人 Rob Chia 和 Mohamed Hashi,按合约的方式雇佣了他们。经过一番筛选后,我还和两个插画家合作。我找到一个做设计的朋友,帮助我们设计品牌和视频。我妻子负责内容。我甚至纠集我的老师参与其中,并取得他们的认可,以确保这个 app 对孩子是有益的。

早期的 Pocket Zoo 地图

早期的 Pocket Zoo 地图,受多伦多动物园的启发,按照动物地理学的位置进行划分。

最终的 Pocket Zoo 地图

最终的 Pocket Zoo 地图

在 App Store,设计就是你的营销手段。app 的外在表现决定了你的进入门槛,而用途将确保你能够保留在用户手机上。

原始的线框图

原始的线框图

当你理解了移动之后,你就能意识到,你选择不去做的事情,常常和你选择要做的事情一样重要。你无法把所有东西都塞入这个小屏幕。在 Tiny Hearts,我们尽量聚焦在让每一款 app 只做一件事,并且做好。最成功的 app 不仅仅在视觉上很棒,而且专注和充满直觉。这有些不谋而合。

这是在线摄像头功能的展示

这是在线摄像头功能的展示,当时是 2010 年

继续我们的故事,我想让这款 app 准备登录 App Star Awards,递交截止日期在 2010 年 3-4 月。为了有资格拿个该奖项,我们需要一个长达 45 秒的演示。App Star Awards 最初由 AppsFire 的 Oriel Ohayon 创立,我最初是通过 Mills 的作品和 Ustwo 团队以及来自于 Tapity 的 Jeremy Olson 了解到的,他俩都向这次比赛提交了 app。如果我们赢了,Pocket Zoo 就能被 Robert Scoble 这样的人群看到,并在 Techcrunch、TUAW 和 Read Write Web 之类的博客上被提及,这意味着极好的曝光。我们最终获得了亚军,因此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顺便说一句,创造外部的截止日期,也是重整团队的良好选择。

Pocket Zoo 被纽约时报报道

Pocket Zoo 被纽约时报报道

我女儿在五月份出生了(恰好在 2010-5-10),和我的 app 提交到 App Store 刚好在同一周(5 月 5 号)。我在商店里发布了 Pocket Zoo,当月做了一些扩展。我有了孩子,仍然专注在产品,因此我没有办法在上线之前早点儿做营销和推广。Pocket Zoo 在五月底登台了,并经历了短暂的平静。幸运的是,Apple 在六月份将其放到了「精品推荐」,它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很快它就跃升至付费 app 前 50 名,教育类 app 第一名。Pocket Zoo 紧接着被纽约时报报道,再次推动了其影响力。Wired Magazine 还将其称为「必备应用」。

Pocket Zoo 在前 50 名

Pocket Zoo 在前 50 名,EA 和 Disney 也在其中。

更重要的是,我收到了来自全世界各个年龄段的用户来信——父母、爷爷奶奶、孩子和老师。他们喜爱这款 app,用 Pocket Zoo 观看动物,一看就是数小时。他们留下了精彩的评论,这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奖励。如果我不得不选择的话,我宁愿听到使用我的 app 的真实用户的声音,而不是任何奖项、赞许或媒体报道。(很明显,没有不尊重的意思)

1_MgPZg2z_liHuOvgjZ7z3uQ

我们致力于用有意义的方式改变人们的生活。我们和 Plantronics、Teletoon、Philips 之类的公司一起合作。

我们在正着手于 2016 年 Q1 的客户项目。

飞跃

我女儿出生之后,就休了陪产假。我有机会了——要么利用这次飞跃来全职做 app,要么回到我的工作上。我赚的钱足够日常开销,因此我具备了辞职的条件。

我的决定和其他人在不同情况下的辞职不同,也有着不同的风险承受和方向改变。当 Pocket Zoo app 推出后,我知道没有退路了。我离开了这家大公司。

这不是说,做这个决定很轻松。在决定全职做 app 之后的几个月里,Pocket Zoo 并没有产生持续收益,我的银行账户开始告警。(我在下面的部分介绍我的解决方案,Pocket Zoo 进化成了 Tiny Hearts 工作室。)

我离开的主要原因是:我明白,为了成功,我不得不慎重对待这个 app。即使 app 貌似有趣、像个游戏,如果你不认真的话,仍然无法成功。开发一个 app 可能出于爱好,靠 app 谋生却不能这样。要考虑商业运作,而非 app。你不能凭借「周日开发者」(Sunday developer)的身份就能做生意。Apple 在它的《App Store 审核准则》里指出:

如果你的应用一看就是一个三两天拼凑出来的东西,或者你只是想把一个练手应用上传到商店里,跟朋友秀一把,那在被拒以后一定要 hold 住。我们有大批严肃的开发者,不希望他们高质量的应用被这些业余作品包围。

在我辞职之后,Pocket Zoo 最初的动力仍然在继续,我有更多可利用的时间。虽然营销工作做得晚些了,Pocket Zoo 天生就受到 Apple 和媒体的青睐。这些有影响力的媒体愿意将其分享给人们。我在产品和设计方面所做的决定,和口碑营销有着数量级的差异。

当时的 Pocket Zoo 也非常独特:新事物往往得到关注。即使 Pocket Zoo 非常小众——面向孩子和动物爱好者——它仍然是独一无二的、新颖的。今天,已经有数百万个 app 了,因此很难做到独特与新颖。不要泄气。对于更多优秀的 app,仍然是有空间的。那里有很多新想法,也有很多新瓶装老酒的方式。

从 Pocket Zoo 到 Tiny Hearts 工作室

新的 Tiny Hearts logo

新的 Tiny Hearts logo:四个象限分布代表着我们努力打造的产品类型:美丽、有趣、有用和有意义。

在本文,我提到过以公司名字来发布的初衷。此后,我知道,为了靠 app 过活,我需要一个工作室。我不能够仅仅依赖 Pocket Zoo 或任何其它一款 app,我需要多样化。

工作室模型符合我的 DNA,因为我的大脑不喜欢只做一件事。我想做不同的事情。我知道,在发布 Pocket Zoo 之后,我还想创建其它东西。我想继续上线一款游戏、一款闹钟 app(在 App Store 相应分类第一名)、一款健身 app(位于 Apple 的精品推荐)、一款 iOS 键盘(最近达到付费 app 排行榜第 2 名)。在我钻研不同种类的 app 时,我跟随好奇心,但是这个过程也是通过实验来学习创建 app 的艺术和科学的优秀途径。

Quick Fit

Quick Fit,出现在 Apple 的「Strength」电视广告上

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我找到了用 Tiny Hearts 赚钱的其它方式。一些合作者有伟大的想法,但缺乏移动专长,因此我就和他们合作,把他们的愿景变成现实。Pocket Zoo 让我们和教育类游戏相关的教育科技、以及媒体公司有机地协作。Quick Fit 为我们和客户合作可穿戴设备,打开了大门。通过为大公司、创业公司、非盈利机构提供服务,我得到了现金周转,使我们减轻了一些压力。这让我们可以较少依赖投资者和变动的 app 收入。更重要的是,那些让我们感到满足和兴奋的项目,使我们受益良多。

今天,Tiny Hearts 由十多个全职团队成员和承包人组成,致力于我们自己的产品和客户的产品。我们在 Tiny Hearts 的使命就是,通过微小的、有意义的方式,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我们做我们喜爱的 app,所以才能做出人们喜爱的 app。

在 Pocket Zoo 里,关于流程和价值,你能找到很多 Tiny Hearts 的 DNA。我们最终不得不放弃 Pocket Zoo(改天我再说这个故事),但是它永远地保持着基础地位,体现在我们开发的其它 app 和服务上。

Tiny Hearts 团队

Tiny Hearts 团队,团队协作,创造出有梦想的作品。

1 6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