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83岁的长者,我开发了一款游戏App

时间会让人增长岁数,但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变老。想要保持年轻的最好方式,就是不断学习新知。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过去的两年中尝试着开发了一款移动 App。更准确地说,我和一帮移动应用开发者们通力合作,将一种历史至少可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典纸牌游戏带入这个数字化时代中。现在这个 App 已经制作完成了,我很欣慰地看到现代科技赋予了这个几乎要掩埋在历史尘烟中的纸牌游戏新的生命。

我对于这个游戏感触颇深,这个不可思议的纸牌游戏与一位 20 世纪中最伟大的领袖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在世界历史中最为混乱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展露了头角,我要为你详细讲诉这个故事。

在 1940 年 5 月 10 日,纳粹的坦克占领了比利时。希特勒的军队入侵西欧给世界历史带来了一系列的后果,其中之一就是让一位名为温斯顿 · 丘吉尔的男人成为了英国首相,他的前任尼维尔 · 张伯伦正是因为对纳粹德国的绥靖政策受到了英国朝野的一直谴责,被迫辞职下台。这次纳粹军事活动的另一个后果就是让一个名为安德烈 · 史塔克(André de Staercke)的年轻比利时政府职员被流放,因为他在比利时密谋反抗法西斯。那时候的安德烈想到了要去投奔丘吉尔,而丘吉尔也正处于难以理解的巨大压力中:德国空军夜夜轰炸伦敦,美国想要置身事外,不愿再次卷入世界大战,整个世界的反法西斯形势已经处于水火之中。

温斯顿 · 丘吉尔当时已经 60 多岁了,以固执己见、杀伐决断而著称,并且不时会妙语连珠。曾经有一个年轻的摄影师对丘吉尔说,他希望能在丘吉尔首相 100 岁生日的时候再来为他拍照。丘吉尔立马回了一句:「当然可以年轻人,我看你身体挺健康,应该能活到我 100 岁的时候。」

丘吉尔钟意很多东西——一本好书,一瓶威士忌好酒,一支上等雪茄,以及各类棋牌游戏,但是这些都比不上丘吉尔对于聪明头脑的喜爱。丘吉尔发现年轻的安德烈很有慧根,于是在丘吉尔人生最后的 20 多年里,安德烈成为了他的门生。

毫无疑问,丘吉尔肯定教授了安德烈很多东西,但是我自己确信的一点是丘吉尔教会了安德烈玩一种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单人纸牌游戏。之所以我能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在 30 多年前的 1973 年我曾经和安德烈有过一段交情。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提名我为美国驻北约的特使,安德烈那时候已经是一名德高望重的比利时高级外交官,常驻北约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就在那时候,安德烈将自己从丘吉尔那里学会的单人纸牌游戏教给了我。

作者携妻子乔伊斯与安德烈的合影

我仍然记得当时安德烈与我同乘一架飞机去出差,他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们两人中间的小桌上排满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小卡片。我问他到底在玩什么,他向我介绍了这款被他称作丘吉尔纸牌的起源,这游戏具有无比复杂的规则和玩法,这使得它成为最难的单人纸牌游戏。这款丘吉尔纸牌可能是我玩过的最具挑战性、最需要逻辑与战略思考的单人纸牌游戏。

也许很多人都曾经玩过不同版本的单人纸牌游戏,但是丘吉尔纸牌就像丘吉尔本人一样即苛刻又复杂。它使用的不是传统的 52 张牌,而是两副牌;它也不是像一般的单人纸牌游戏那样具有 7 列,它有 10 列。丘吉尔纸牌可不是让你简单地移动纸牌来让每一列排成从 A 到 K 的顺序,它还包括了额外的一行 6 张卡片,你必须将这些卡片也按顺序排放。

丘吉尔纸牌并不是适合所有人,它需要耐心与毅力,玩牌时你不仅需要集中精神,还得拥有几分狡猾。你得学会使用战略,必要的时候有所牺牲。即便是最为老道熟练的玩家,也有可能因为一个简单的操作就全盘皆失。不停地换牌并不能带来胜利,只有大脑清晰、意志坚定的玩家能够找出取胜的方法。

正如我的朋友安德烈在教我玩牌时所说的那样:「一个人在生活中需要用最乐观的精神去迎接最糟糕的境遇。」只要你玩过几把丘吉尔纸牌,就会明白这话中的真谛。

在过去的四十年中,我不时坐在宽桌子前玩丘吉尔纸牌,我会设想自己就是丘吉尔本人,试着用他的方式来玩牌(不过我可没像他那样边抽雪茄边喝红方威士忌)。在前往世界各地的长途飞行中,又或者是在忙碌的一天结束后,我会找到一个安静的时刻,通过玩几把丘吉尔纸牌来厘清思绪。我发现玩这种纸牌有助于提高注意力,让思维更敏锐。想要在丘吉尔纸牌中获得成功,你必须要设想各种可能的情况,并且做出最佳的判断。

直到最近几年,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可能只剩下十几个人知道如何玩丘吉尔纸牌了。这些所剩无几的玩家大部分都是我的徒弟,比如说我的妻子乔伊斯(她是现在在世的人中除我以外玩的最好的),我的孩子们,以及我的一些同事和朋友。温斯顿 · 丘吉尔已经与世长辞,安德烈也已经不在人世,我明白自己也不会长生不死。也许随着我们这些老家伙一个个去世之后,这一款曾经备受丘吉尔喜爱的纸牌游戏就会失传了。

想来想去,我决定要把这款传统的纸牌游戏搬到手机上,做成一个 App。我其实并不是很清楚这个 App 要怎么做,我在自己的 iPad 上尝试了一些常规版本的单人纸牌游戏,但是如何将丘吉尔纸牌变成一款像这样的 App 完全超乎我的想象。我也不确定丘吉尔家族是否愿意让我们去开发这样一款游戏。

在 2014 年 2 月,我给温斯顿 · 丘吉尔爵士的曾孙伦道夫 · 丘吉尔先生写了一封信。我在当外交官的时候曾经与伦道夫的父亲相识,我在信中告诉了伦道夫这款单人纸牌游戏产生的背景,以及我打算将这个未来会成为 App 的纸牌游戏正式命名为「丘吉尔纸牌」,我想知道丘吉尔家族对此是否存有疑议。

出乎意料的是,丘吉尔家族对我的这个想法十分支持,伦道夫表示「这是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将温斯顿 · 丘吉尔重新在人们的记忆中唤醒」,他们同意将丘吉尔的名字借给我使用。对我们两方而言,做这件事情都不是为了挣钱,丘吉尔家族从这款游戏中分得的收益会和我取得的那部分一样,统统用于慈善事业。

自从我们的合作达成之后,我就开始搭建框架,进行品牌建设。我花了无数小时在 Beta 版本的测试与发布中,我还做了一些被他们称作「UX」(用户体验)的工作。我不停地测试这款游戏,提供修改建议,尽我所能地让它更加贴近于当年丘吉尔玩过的那款单人纸牌游戏。

经历了无数次测试,修改了诸多的版本,对于那些纸牌的排列翻来覆去的调整之后,我们终于完成了这款 App。我现在也算是正式地涉足 App 的领域了。

促使我投身到之前并不熟悉的科技世界中的原因很简单,我是真的很喜欢这款纸牌游戏。我与妻子乔伊斯经常互相比赛玩牌,给对方记录分数,她可能并不希望我告诉别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我一直都领先于她。最近我们两人开始使用 App 来玩牌了,在同一局牌中看看谁能够凭借熟练的技巧率先取得胜利。我们都相信丘吉尔曾经的名言就是对这款纸牌游戏的最好指导——永不放弃。

丘吉尔纸牌是一个矛盾体,它既简单又复杂,令人抓狂但是十分有趣。如今它摇身一变成为 App 跟上了新时代的步伐,这也算是丘吉尔这个伟人给予世界的一份礼物了。从本周开始,世界各地的玩家就能够从 App Store 中下载该游戏,它还会陆续登陆其他平台应用商店。

我不敢说这就是我所参与制作的最后一款 App,毕竟,我才只有 83 岁而已!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都这么信心十足,马克 · 扎克伯格应该对于未来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4 收藏 2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