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失聪的程序员

(网络图)

我从出生起就失聪了。这个不难理解;我属于中重度失聪,主要是较高频范围出了问题,大多数人讲话是在这个频段。我得靠读唇和辨别元音模式来理解口语。特别纠结的是:

  • 识别辅音,特别是发咝音的和不发音的辅音(所有的辅音都是高频音,并且不发音和发咝音的辅音不用声韧带
  • 句子的开始
  • 句子的结尾

一些失聪的人成功地做了程序员。大部分是脑力的、往往是独自完成的劳动,你所有的产出都是写下来的。计算机程序(或系统)中的规格说明和错误都帮你(在理想世界里,至少是的)写在纸上和检查系统(ticketing system)里,而不是通过其他人发声器官。某些时候会有些尴尬(15人围坐坐在大圆桌旁,我看着你、你看着我,没完没了的电视电话会议),但做些调节调剂总还是有可能的。

程序员孤僻古怪、对人群过敏的形象是不公平并且不准确的。作为程序员而言,我们是非常有社会性的。我们写博客,在会上发言,编撰使用指南,指导学生。这一点也不新鲜——这种氛围是从早期的贝尔实验室、MIT,以及其他的研究开发组织中流传下来的。我喜爱代码的社交世界,把你自己包围在有才干的人中,热情洋溢的人们是你成为更好的开发人员的重要构件。但有件事我一直很排斥,那就是搭档编程。

原则上来说,结对编程是挺有趣的——就像小黄鸭调试法那样(《小黄鸭调试法,每个程序员都要知道的》)。你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工作,这个人比你懂的多、能够指导你,或者可能知道的比你少、感激你的指导,或者懂的和你一样多、能和你一起工作反复推敲出一个解决方案。还有,你懂的,这很好玩。你要了解你的同事。你要提醒自己每一个人都会偶尔犯错误。得有这么个人,在你部署一段你完全不想部署的代码前拽住你。

但当你失聪后,这种交互性带来的乐趣则变得黯淡了。对我而言,搭档交流变得鸡肋。如同一个司机,要设法考虑代码、类型,同时要看着前方的屏幕,还得读身旁伙伴的唇语,而理解那些(常常是不连贯的)频率较高的口语和专业术语的正确率约30%,很是悲催。最终我郁闷地盯着越来越受伤的导航仪,停止控制并放手让导航替我驾驶,这是唯一能使我们前行的方法。导航更糟糕——司机在一直看着屏幕,因为很难同时考虑怎么编写代码以及伙伴沟通需求。我懂!我懂。所以我变成一个被动导航者,司机做所有的事,对任何人都不好,噢。噢!

所以有机会在为《自然》构建的自动可访问性测试工具 Pa11y 项目上与 Rowan Manning 搭档真的很棒。使用 Screenhero 召开远程搭档会议意味着我们能够同时看屏幕又发文本通信,不会遗漏信息、产生迷惑。这是第一次我完成像样的搭档会议。很难表达这造成的差异,因为我认为听力正常的人难以评估听力受损的热在一般对话时的信息损失。想象一下,在你的城市里所有你读过的书籍有约60%的文字被随机留白。然后想象一下到附近的城市渡假,发现所有的书都是正常的,你突然能阅读完整内容而不需要做任何猜测。

这儿有一个更长的故事。在《自然》杂志,我们有一组开发人员,他们真诚的关心可访问性。并为《自然》400余个网站的提供平等的,被访问的能力,奠定我们工作的基础——当 Tim Berners-Lee 说:“网络的力量在于普遍性。被所有人访问,不论访问人残疾与否,这是最基本要求”,我们非常赞同。访问体验进行得很深入,在《自然》的那段时间,我享受同事们无可匹敌的笔记、会议实时反馈的保障,使用the ball method 帮助我跟上群组讨论讲话的节奏,让我从 Access to Work 得到支持。在我在《自然》的 3 年里,我因残疾得到的实用保障比我有生以来的34年都多!

在《自然》与访问性体验者一起工作的经历非常棒。他们不对访问者能力做任何估计,默认提供全面的支持。因此他们把可访问性专家请过来,浏览我们的站点,并提出建议。他们强力推行 WCAG 标准,并构建工具帮助达成那些标准。当他们在纯洁实在的团队中面对一个活生生的残疾人时,他们尽一切所能地帮助这个人成为富有生产力的小组成员。

可达性/无障碍(Accessibility)被认为是无足轻重的原则。不应该如此。残疾人被开发人员视为少数族群。这不正确。平等接入是一项基本权利。

如果你提供平等接入,你就能把网络以及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所有人都能因此受益。


赫莉·凯伊

赫莉是《自然》前端开发人员。主要关注平等接入网络和世界。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sinofalcon

简捷技术控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5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